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零三章

    可不是我招蜂惹蝶。/商秋对同伴们恼怒地解释道T7子重新扣好,挥手说道:“我平时可不会这么穿,那天在指挥大厅里,你们都看见我穿的有多么庄重严肃。”

    技术小组的工程师们赶紧点头。许乐挠了挠头,笑着说道:“可我记得你在工程部里穿的比现在还要清凉。”

    商秋知道他是在说那次视频的事情,噗哧一笑说道:“我在工程部里从来不把自己当女人,因为这些家伙在我的眼里,根本不是男人。”

    技术小组成员们苦着脸纷纷点头,心想只有长年在一起工作,大概才能知道这个女人要求有多变态,态度多严苛。

    聚会散了后,许乐送商秋回酒店,开车望着前方的道路,开口解释说道:“今天请你喝酒的人,是七大家里林家的少爷。”

    商秋微微一怔,眼波流转,似会说话一般,望着他的侧脸,摇头感叹道:“我知道你有国防部的关系,不然8384部队那位色狼少校也不会专门负责在港都保护你,但没想到,你居然和联邦里这些大家族都有瓜葛。”

    许乐耸耸肩,说道:“也就是这两年的事儿,我都觉着有些莫名其妙……嘿嘿,是不是挺羡慕我?要不要我介绍几个世家子弟给你认识一下?说起来,这些大家族的子弟往往修养不错,像林斗海那样的人并不多见。”

    “免了吧,七大家?老娘我还八大姨哩。”商秋打了一个酒嗝,难掩头中醺然的感觉,闭上了双眼。

    秋天的都,深夜的街巷,还未降雪,地面下的自动升温除雪系统自然不会启动,所以四周一片安静,有风席卷着枯黄的落叶在安静无人的人行道上吹拂着。许乐下意识里落下车窗,不想让厚重的防弹隔音玻璃,隔绝了枯叶与地面交错时的簌簌响声。

    簌簌,这是秋天的声音,许乐快乐地听着,双手稳定地把握着方向盘,要知道在没有什么四季分别的东林,秋天的况味只是散文集上才能感受到的东西。

    寒冷地空气通过车窗吹了进来。他脸上微凉。打了一个寒颤。却反而觉得精神一振。旋即想到身旁还有一人。马上关上了车窗。用余光望去。

    商秋安静地靠在椅上。脸上带着一丝疲惫与放松地神情。稀疏地眼睫毛。翘立地鼻尖。微嘟着地唇。光洁地下颌。形成一道精致地线条。安全带紧紧地系在女孩儿地身上。将她鼓囊囊地胸部勒出一道惊心动魄地下陷。

    许乐没有什么**地想法。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知道这几年里她为累成什么模样。大约也只有在这样地夜里。才能真正地轻松一下。他自幼便以成为一名联邦顶尖地机修师为目标。如今正行走在这条路上。而身旁地商秋毫无疑问是最值得他敬佩地人物。如此年轻便已经做到了很多工程师一辈子也做不到地事情。

    他回过头去开车。商秋却悠悠醒了过来。用有些模糊地眼光看着许乐地侧脸。想着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历。心中却也涌出了一些与许乐先前想法近似地东西。她也是一个技术至上论地狂热崇拜。在这段日子地合作中。她被许乐那些横溢肆行地设计理念所震惊。更被他解决地天才构想所击倒。她并不知道许乐脑海中地那些秘密。所以这个年轻人在她地心中显得越神秘而强大。

    “你醒了?”许乐说了一声。

    “嗯。”黑色地汽车在都安静地夜街上前行。一阵沉默之后。商秋忽然开口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许乐沉默了片刻,声音有些沙哑回答道:“没有。”

    商秋望着车窗外,忽然笑了起来,望着镜中的自己想到,自己终究还是要比他大好几岁,而且自己向来没有想过男女之事,为什么会忽然问了如此好笑的一个私人问题?

    “你呢?”许乐问道。

    “我也没有。”商秋用手撑着脸颊,静静地望着他,说道:“我瞧不起联邦的男人,不过你算是个例外。”

    许乐心头微动,握着方向盘的手掌里渗出汗来。然而商秋紧接着微笑说道:“可惜啊,你这个小处男太神秘了,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在工程部呆下去。”

    虽是一句玩笑话般的解释,但隐约间点明了一些什么,许乐这颗少年之心就像被冰镇过一般,不是形容寒冷失望,而是有些脆脆的,凉凉的,很舒服的感觉。许乐的脸有些热,不明白身旁这个身材傲人的女孩儿为什么会这样说。

    “你这次替公司或说替联邦立下了大功劳,虽然不明白董事会为什么暂时没动静。”商秋有趣地打量着许乐,现这个男孩儿在躲避着自己的

    觉得越有趣了,却也不想让许乐窘迫的太过厉害,T+“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温暖的车厢,惹火的女子,杀死眼光的酥软胸部,许乐目视前方,也能感觉到一股子暧昧的气氛正在弥漫,听到这句话,顿时松了一口气,回答道:“能有什么打算,大概还是先回白水吧,我的档案还在那边。”

    “要不要把你调到工程部来?何塞先生那天在指挥在厅虽然生气,但一定很希望你能过去。薰事会想必也会直接升你为一级技术主管。”商秋坐直了身体,双手平静地放在光滑的大腿上,平息了心中的那一丝不安,平静微笑说道。

    果壳机动公司是一家技术至上的巨型公司,董事会里有一位技术独立薰事,下面便是三级技术主管体系,一级技术主管往往是下属各大公司的重要人物,商秋因为在工程部机甲设计方面的能力,也只不过刚刚代理一级半年时间。

    不过以此次机甲的研制过程中,许乐所起的巨大作用,破格提升他为一级技术主管,并不算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问题在于,他很清楚自己在联邦公司中的前途,其实一直在夫人的注视之中,所以他也不好说什么。

    黑色汽车在云后宾馆外围停了下来,许乐盯着车载雷达上的显示,确认林斗海那边没有人跟踪自己,才放下心来。这是联邦军方的高级宾馆,商秋和技术小组的人住在这里,给林斗海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前来惹事。

    下车之前,商秋忽然转过身体,紧紧地抱住了许乐,在他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说道:“不要瞎想,只是谢谢你。”

    许乐一时间怔住了,感受着脸颊上的湿软和胸前真切的丰满弹嫩,根本说不出话来。

    ……

    ……

    回到望都区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酒后的许乐感觉有些口渴,却没有睡眠的渴望,他打开了一瓶纯净水,舒服地靠在了沙上,看着电视开始呆。

    许乐清楚自己与工程部的合作已经结束,或许以后的岁月里,再也没有与那些工程师们无间合作的机会,或许以后很难再见到商秋,所以想到先前酒吧里的聚会,临别前的那一次拥抱,他有些回味有些不舍。

    很久没有与异性如此亲密的接触了。许乐眯着眼睛看着联邦电视台的一台颁奖晚会,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在他这个年纪,本应该是青春怀春的时节,然而一想到感情男女这方面的事情,他便会想到那副黑框眼镜,那团消弥于s2大气层中的烟火,心头便会痛起来,所以他不肯去想。

    前时狂欢,此时落寞,许乐孤单地坐在沙上一动不动,脚搁在茶几上,散着金属光泽的电话搁在脚边,就像他一样沉默安静,没有人联络的夜晚,还确实有些难以渡过。

    林远湖倒下了,可联邦里还有很多人站着,许乐能做的事情已经不多,但他想看一下事情会怎样展下去。

    电视里正在播放联邦秋季文艺大赏,获得最佳剧情类女主角的那位明星,激动地抱着奖座,泣不成声,旋即幽幽一笑说道:“这真是令人心情激动的一年,总统大选还没有出结果,我这边却先合的奖了。”

    台下的明星观众们大笑了起来,纷纷鼓掌示意。那位漂亮的卷女明星笑着说道:“当然要感谢很多人,不过这时候我似乎最应该感谢简水儿没有报名参加。”

    紧接着,这位卷女明星认真说道:“我希望任何事情都不要阻拦住我们欣赏美的东西,简水儿,我们等着你回来。”

    台下一片掌声。

    ……

    ……

    自从环山四州演唱会恐怖袭击之后,联邦电视台23频道那部红遍宇宙的电视剧便停止了播出。简水儿也消失在了荧光幕前,已经很久没有出现。

    许乐静静地看着电视,想着那个已经快要淡忘了的联邦偶像,想到当年的痴迷,才觉得人生的进程竟是这样迅,迅到自己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一年的时间,因为忙于很多事情,他已经很久没有看电视了。

    就这样想着,他在沙上安静地入睡,公寓四周的简易安全监控系统,忠实地执行着使命,直到天色破晓之时,茶几上一直安静的电话,却忽然响了起来。

    许乐揉了揉眼睛,收回有些酸麻的双腿,只见手机上是一封电子邮件,信人是一串保密的星号,邮件里写着:

    “我还活着,不用替我报仇,你要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