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零二章

    吧里总会有很多老套的故事重复其是在商秋动能力的女人经过的时候。友情提示:喜欢该小说,请到秀阅读最新章节然而许乐总以为自己并不是有资格与人争风吃醋的世家子弟,也没有这种资格,所以上天不会安排这种老套的剧情在自己头上。

    可是当他走出卡座没几步时,便看见商秋从身边的吧台上抢过一杯酒,直接泼到了一个人的脸上。

    许乐微微一惊,赶到商秋身旁,扶住了她的手臂,触手处微凉冰润,手背处有弹嫩滑过,颇是动人。

    “没事儿吧?”来不及去看生冲突的另一方是谁,他低头问商秋:“有谁向你伸手?”

    “我没醉。”商秋皱了皱眉头,却不知道自己胸前衬衫扣错了扣子,挥了挥手,“也没人伸手,只是这个家伙说什么少爷要请我喝酒,说话的语气很讨人厌。”

    许乐微微一怔回头望去,只见一个中年人正有些狼狈地擦着脸上的酒水,看这个中年人的穿着打扮应该是联邦社会里的有力人士,却只是替人邀约,不知道背后那人是谁。

    他没有问商秋那人说话的语气如何令人讨厌,因为他们根骨里都是工程师的禀性,与这个社会总有些格格不入,某些有权有钱人士大概习惯了居高临下,用轻佻代表实力的行事方法,他们却没有办法习惯。

    当然许乐也不会担心呆会儿可能收不了场,虽然自己在mx研制中的作用,在政府方面强行压了下来,但商秋和果壳工程部的功劳却已经是板上钉钉,从某种角度上说,如今的商秋便是联邦的英雄,在这种时间段,哪个不长眼的人想惹她,就算闹到台面上,也只有吃亏的份儿。

    “我只是代我家少爷,想请这位小姐上去喝杯酒,不知道为什么会受到如此无礼的待遇。”站在不远处的中年人擦掉了脸上的酒水,愤怒地质问道。

    许乐不知道事情的细节,自然也无法回答,他抬起头往上望去,只见酒吧二楼的豪华隔栏内,有几个衣着富贵的年轻人正在轻声说着什么,时不时还扭头望过来,似乎在评论自己或是商秋。

    他的眼睛眯了起来,认出了其中一张脸背对着自己的一个人的背影也有些眼熟,一时间不禁有些疑惑,虽然这家酒吧是都大学旁边最出名的高级夜店,但以那个年轻人的家族身份,应该不会来这种地方才是。

    他并不想惹麻烦。但也不会自虐到给身前地中年男人道歉。带着商秋便准备离开。商秋却是微红着脸说道:“我有些急。”

    许乐马上想起来了这椿事。陪着她往前走去。平日里看惯了商秋清颜**混着工程师气魄地古怪模样。难得看见她会羞红了脸。倒也算是种享受。

    那个中年人明显没有想到。这一对男女居然视自己如无物般走开。不说道歉。便连一句道歉地话也没有。

    于是当许乐和商秋回来地时候。道路便多了几个人。拦在了他们地面前。

    “果然很老套。”商秋眨着眼睛说道。先前在路上许乐便笑着说过这种戏码地问题。

    酒吧空间很大。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此处地异动。便是偶有留意到地。也被不知道从哪里来地人隔离在了区域之外。许乐眯着眼睛看着面前地这些人。倒也不意外对方来喝个小酒也会带如此多地手下。毕竟是世家子弟。难得来体验一下民间疾苦。安全方面当然格外注意。

    就在这个时候,被隔绝开来的安静区域上方,传来一道很平静的声音:“不喝酒也罢了,长这么漂亮却要学泼妇,却实在不好,你总要向我手下道个歉。”

    某些人自以为文雅平静,便能扮出一种绵里藏针的风范味道,却不知道这些话听着实在是很欠抽。许乐看着悄无声息靠过来的白玉兰,听到身旁的商秋直接对着楼上喊道:“老娘道你妈的歉!”

    商秋今年二十四,长年在果壳工程部地下工作,少见阳光倒也蓄出了一身如雪的肌肤,清丽容颜配着夸张的身材,确实很引人瞩目,但她这句老娘一出口,才真正是显露了她的性格。作为果壳一级技术主管,哪里仅仅是个美人儿这般简单。

    楼上那位年轻人坐不住了,面色一沉,顺着楼梯走了下来,豪华隔间有一位安静的女孩儿看了他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无奈。

    许乐看着走下楼梯的那个年轻公子哥,脸色不变,但看见跟着他走下楼来的利孝通,却不禁生出人生何处不相逢的感觉,原来先前楼上那个熟悉的背影竟然就是利家七少爷。

    利孝通看见许乐,不禁微微一怔,旋即露出一声苦笑,说道:“斗海,不要胡来,这是我朋友。”

    七大家两位二代子弟,出现在这间酒吧里,是很难得的场面。先前话让下属请商秋上楼喝酒的,正是林斗海。

    林斗海此行本是按照家族的意思,去莫愁后山拜访夫人,只是被那边很冷淡地拒绝了,他也只好在都停留几日,看看风声。利林二家最近这些年关系密切,身在都的利七少自然要做一下接待工作,只是林斗海却不愿意去那些安静的会所,要求来都大学附近的酒吧。

    林斗海做这个选择是因为那个安静的女孩儿正在都大学读书,而他先前邀请商秋上楼,只是看中了商秋惹火的身材,想借此事来向那个安静的女孩儿泄一下自己的怨气。但没料到,那个身材傲人的女孩儿似乎也很有来头,不止泼了属下一脸酒水,还被利七少称为朋友。

    场间安静了片刻,林斗海眯着眼睛看着许乐的脸,总觉得有些眼熟,忽然开口冷漠说道:“利七少,我给你面子,让他们道个歉就行。”

    利孝通没有接话,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

    等了一会儿,现身边一片安静,林斗海诧异地回头看了一眼,心想你并不是利家的正统继承人,先前对自己也颇为亲热,自己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还想怎么样?

    “利七少,我给你个面子,让他们把路让开,这件事情就算了。”一片沉默之中,许乐忽然开口说道,只是自己都觉得这些话有些别扭。

    听到这句话,利孝通却十分顺耳,那张

    沉的脸,忽然间就像被水洗过的雪中花朵一般,笑的答道:“那自然好,这家酒吧是我一个手下的,呆会儿让他给你送两瓶好酒去。”

    当楼梯上面的人走下来时,商秋便知道今天的局面有些不一样,她在联邦中也见过一些有钱人家的子弟,但能明显地感觉到,今天对方的两个年轻人,明显要比那些人高出一个层次,无论是言语还是作派里透露的讯息,都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她沉默了下来,想看许乐准备怎么处理。

    然而这简单的两三句对话之后,不仅商秋怔住了,林斗海和手下的脸上也浮现了惊愕的神情。

    林斗海说给利孝通面子,许乐也说给利孝通面子,实际上利孝通最后那句话,却是给许乐凑足了面子。

    七大家子弟什么时候会如此不受尊重?林斗海脸色阴沉的快要结成冰一般,冷冷说道:“既然如此,利孝通,就不要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太拗口,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人给的。”许乐眯着眼睛表达了意见,并没有理会林斗海,只是看着他身后那位如临大敌的孔叔,问道:“最近可好?”

    孔武自然不会回答,他的眼睛早已经盯住了许乐身后的秀气男人,不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溜过来的,他更知道面前这两个年轻人有多么恐怖的实力,如果这时候生冲突,自己根本不可能保住少爷的安全,所以他走到林斗海身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林斗海脸色微变,才想起了港都的那个酒会,联想起当日的情景,前所未有的愤怒涌上了心头,但这里毕竟是利七少的地盘,对方既然已经了话,自己又不想撕破脸,也只是待事后再作打算。

    许乐对利孝通说道:“曾哥呢?”利孝通微涩一笑,说道:“过两天再和你说。”

    ……

    ……

    看着那对男女自然离去,楼梯口的林斗海沉默了很久,回头冷冷地望着利孝通,说道:“你没有什么想说的?”

    利孝通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本不用解释什么,但知道这人是把许乐记住了,为了替许乐减少一点儿麻烦,所以他开口说道:“他就是许乐。”

    “许乐?”林斗海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以为自己明白了利孝通的忌惮,机甲对战的内幕被封锁,却无法阻止七大家这样的存在探知细节,在他的印象中,这是一个逼着李疯子叫他小叔的更疯的家伙。

    利孝通不再理他,往楼上走去,唇角泛起一丝冷笑,心想你先前想强请上来喝酒的那个女子,大概便是果壳的商秋,连你家林院长也被这个女人掀翻在地,你又算什么?

    林斗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由许乐这个名字,他想到了很多事情,也想到了前几天闹的沸沸扬扬的关于机甲的风波,双重的羞辱让他无法再在这间酒吧呆下去,尤其是想到那个安静的女孩儿,先前在楼上一直看着这一幕,他更觉心头愤怒至极,带着下属拂袖而去。

    “斗海还是个小孩子脾气,希望婚后能改改。”利孝通望着沙上那个一直安静的女孩儿说道。

    “我和他的婚约已经解除了,只不过他今天专程到学校来看我……毕竟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加上知道你也在,所以就没有拒绝,但没想到他居然会如此失态。”

    安静的女孩儿轻轻地拨了拨蓬松的黑,秀丽的眉眼中带着一抹伤感,正是南相美。

    “解除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利孝通眉尖一皱,林家和南相家的联姻取消,这自然是一件大事,为什么一直没有风声传出来?

    南相美并不想解释这些私人的事情,更不方便说是林半山半夜登车说了一席话,毕竟这对于两个家族来说,都不是什么光彩的故事。她轻轻地眨了眨眼睛,忽然很好奇地问道:“先前楼下的……是许乐吧,你和他很熟?”

    “你认识许乐?”利孝通又吃了一惊得许乐这个人有些看不透,一个普通的联邦平民,怎么好像认识的全部是七大家这个圈子里的人?

    南相美安静地坐着,轻声说道:“应该算认识吧。”然后她又用力地嗯了一声,重重地点了点头,似乎是想用这个可爱的动作,来表达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确认。

    “我和他是在火车上碰到的。”南相美笑了笑,露出一口如贝白齿,她和利孝通并不熟对方好像认识那个人,“他是果壳的工程师,你怎么认识他的呢?”

    利孝通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僵,想到了望都郊区的飙车,青藤园里的刀光,不由自嘲一笑,轻声说道:“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投资,而且从现在看来,应该是稳赚不赔吧。”

    利孝通与许乐私底下的来往,不可能瞒过家族长辈们如鹰隼般的眼睛。利孝通收服了家族请来的高手曾哥,而如今曾哥却被调走,这应该算是家族对他的一次警告,不过利七少爷并不担心这一点,他所投资的许乐,已经开始在联邦中崭露头角彩。铁算利家是商人,从来不会把所有的资源都放在一颗星球上,也永远不会把所有筹码都压在所有的一边。

    就像是对冲基金那般,利孝通提前很久,便投资了许乐,这份眼光在卡琪峰战斗之后,必然会得到家族的赞扬,虽然许乐对家族的大事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南相美看着出神的他,鼓足勇气,丽容微红轻声问道:“你能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吗?”

    一向冷静到甚至有些阴沉的利孝通听到这个要求,顿时傻眼了,不是说你们认识吗?原来只不过萍水相逢,这时却要许乐的联系方式?

    虽说利孝通现在认为自己和许乐是朋友,然而还是觉得人生大不公平,一个蹲坑兵出身的家伙,把自己和李疯子都喜欢的邹郁弄大了肚子,现在又勾引着七大家里家教最严的南相家千金,鼓起勇气玩倒追?

    那个小眼睛的男人究竟哪点儿好?传承了无数年的联邦七大家怎么都因为这小子有些乱套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