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零一章

    壳工程部处于家的暗中影响之下,那台被命名为小T|机甲能够研制成功,本来就是家与许乐“合作”的产物。夫人从来没有怀疑过果壳工程部的性能,因为她是联邦中唯一知道许乐真实来历的人,她对那个人有极大的信心。

    联邦科学院方面征调了李封,夫人才开始有些担心,但从秘密渠道第一时间知道,许乐亲自驾控机甲上阵,这抹担心又淡了一些,毕竟和那个人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许乐的最终获胜,在这位夫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切的一切,还是因为对当年的那位故人实力,拥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绝对信任吧?

    像珍珠一样的白泡均匀地出现在白果粥中,粥色微青,睹之食欲大开,火候正好。夫人盛了两碗,自取了一碗,就在阔大若画廊般的厨房内开始品尝。

    总装基地中许乐与李疯子的那个赌约她也知道。一面调弄着粥,夫人一面想着,如果按照那人的辈份算,李封那个小霸王喊许乐一声小叔,实在是很应该的事情。

    “夫人,林斗海少爷刚才打电话来,他最近刚好在代表家里来拜访您。”一般都要通过沈大秘书,只有延绵共存无数年的七大家中人,才会通过管家传话。

    “最近我心情不好,不想见客。”夫人轻轻地吹着碗中的热粥,微笑着说道:“如果林家那几个老家伙,什么时候能够想明白,他家只有林半山那个家伙才值得依靠,我倒很愿意见见林半山。”:回复。

    夫人这两天的心情确实不好,关于总统竞选,新式机甲标准这些事情,并不能让她的情绪太过波动,过往十几年间,她与每一任总统阁下都保持着良好的私人友谊,仅这一点,就足以令她有资格将联邦里的一切都看的云淡风轻一些。

    令她感觉有些不愉快的事情,是地面指挥大厅里,果壳工程部对联邦科学院的抄袭指控。

    抄袭风波之事,让政府、管理委员会里很多人感到不满意,认为联邦无法对民众交待,这些人都认为此事背后有夫人的影子,最终这些情绪都投射到了家的身上。

    夫人不在乎那些政客的抱怨,因为没有人敢当面抱怨,但许乐和商秋做这件事情,没有向何塞报告,让整件事情太过被动。不论这件事情对于家的利益有何好处想到的是,那个年轻人对自己不够尊重。

    林远湖虽然一直独立于林家之外。但毕竟是林家这些年来。少有能在前台立足地大人物。就这样毁在了许乐地手里。先前林斗海想来拜访她。自然也是林家一次小心翼翼地态度试探。

    “夫人。请问有什么吩咐?”沈秘书从门外走了进来。看见厨房里正在吃粥地夫人和管家。微微一怔。进入这个庄园有些日子了。他大概明白自己距离能够吃夫人亲手煮地粥地日子还有很长。

    “给布林打个电话。”

    夫人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很随意地吩咐道。科学院抄袭事件。不是联邦上层社会愿意看到地丑闻。但很奇妙地是。席格总统本人却一直没有压制下去地意思。她对这一点感到很好奇。所以要沈离联络一下总统官邸办公室地副主任。

    秘书接着说道:“六天后是电视直播地大选辩论。新闻频道方面我做了一些安排。”

    夫人挥了挥手。阻止了他地汇报。说道:“你办事。我放心。”

    既然许乐那个小家伙,已经蛮横阴险地把林远湖掀翻在地,夫人也只能借势而行,借此谋取更大的利益。帕布尔议员的竞选办公室对此事件一直保持沉默,但家能够影响的媒体力量却已经突显出来。

    夫人想到今天电话中,帕布尔议员那个浑厚的声音以及十分直接的拒绝,不由皱了皱眉头。她从来不曾奢望能够控制一位总统先生,但她总觉得帕布尔议员这个人显得太过独立自主了一些。

    不过帕布尔将来是要当总统的人,夫人会给予足够的尊敬,而像许乐,她却不会如此看待。

    “真是一个没规矩的家伙。”夫人在心里说道。

    联邦里最重要的便是规矩,许乐这件事情做的太没规矩,夫人沉默地想着,调弄着青色的粥,决定暂时再给这个年轻人一次机会,而且不会再有下次。

    ……

    ……

    保密,沉默,无人问津,来自各方面空气里无形的压力,让卡琪峰顶的战斗并没有给许乐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好处。他不知道夫人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另一方面却也是在警告他。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两个方面。

    用拟真系统作战会不会暴露自己的逃犯身份?在被情绪充斥大脑的时刻,许乐根本不会去考虑这一点,至于警告……他已经从机甲标准之争中得到了最想要的东西——道理以及精神上的胜利,这便满足了,更何况此时还有朋友。

    孤独是一种病,许乐一直这样认为,却时常被这种病痛缠身,最要好的亲人朋友都因为某些原因,消失在了茫茫宇宙、比宇宙还要宽宏的人潮之中。

    所以在西山大院门口,接到了商秋电话时,他没有什么犹豫便答应了下来,这位天才头脑与丰满胸部并存的女工程师,在这些天后,已经成为他最信任的伙伴之一。

    没有标志的黑色汽车在夜晚十点钟,驶抵了都特区南市口的酒吧。都大学便在南市口周边,这是一座难得地不用在临海州建校的社会大学,酒吧四周的街道上满是穿着短风衣的美丽女孩儿。

    酒吧的装璜极为高档,许乐也看不明白,但大抵了解这里至少比东林的那些夜总会要高级很多。轻柔的舞曲里混着隐晦的节奏,酒吧里的人虽然多,但由于面积太大,所以显得并不拥挤,年轻的男女们跟着舞曲轻轻地晃动着自己的身体,炫目的几何光线扫过全场,偶尔混合成像,变成充满太空感的三维星辰图案,烙印在那些青春骚动的躯体上。

    “干杯!”几个盛满了烈酒的圆杯被举了起来,轻轻地撞击了一下,根本无法压住众人开心的喊叫。

    除了商秋之外,还有几名留在都的技术小组成员也来参加这次聚会,这些平日里看上去沉默木讷的工程师们,因为此次mx机甲研制工作

    成功,而比平时要显得放松许多,不过半个小时时间T3美酒下肚,口齿开始不清起来。

    在港都工业园的时候,许乐和工程部里的同事们只是通过内部网络联系,但后来一系列的会议,让他们快地熟悉起来,大家坐在一起倒也自在,只是听着那些工程师们夸奖自己的话语,许乐不禁有些赧然。

    工程师们借酒壮胆,向着舞池里走去,准备与那些正在扭动着青春身躯的姑娘们亲近一把。许乐端着酒杯看着他们,不禁笑了起来,问道:“我记得有几个人好像已经结婚了。”

    “结婚和没结也差不多,去年实验失败之后,大家基本上都生活在工程部里,很少有时间回家。”商秋懒懒地躺在密织布的沙答道。

    或许是喝了一些酒的缘故,商秋并没有戴那幅方方正正的眼镜,腿压在身下,身体倚着沙的姿式,让她胸前丰硕的被挤压的更为显眼。她今天穿着一件很随性的衬衫,衬衫里面是一件淡青色的小抹胸,雪白的肌肤从衬衫的开口处透了出来,在昏暗的酒吧里,竟也是那般的刺眼。

    许乐转过头来,看到商秋胸前动人的风景,一时间怔了,想起在工程部地下第一次打开视频头的刹那,又想到那时候兰晓龙,周玉站在自己身后,目瞪口呆的表情。

    “这也未免太大了些。”他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在封余大叔的薰陶下,许乐绝对算不上目不斜视的正人君子,但终究未曾经历太多男女之事的磨砺,带着一丝留恋偏过头去,不敢被那片丰软的白嫩迷了眼。

    他给白玉兰打了个电话,确认宪章局没有为难他之后,心情轻松了许多。询问了一声商秋,便通知他也来这家酒吧喝两杯。

    “我当然没有什么意见。”商秋说道:“你那位白秘书,其实为mx也做了很多事情,你我都清楚。”

    她顿了顿后,忽然很认真地举起了手中的酒杯,说道:“许乐,谢谢你。”

    “有什么好谢的?”许乐说的是真心话,轻轻与她碰了碰,说道:“我也只是想拿回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说起来,我倒真要替沈老教授和自己,谢谢你在指挥大厅里说的那些话。”

    两人相邻而坐,许乐看着商秋那头乌黑散乱的秀没戴眼镜的她,看上去比平时要更秀丽柔软了一些,然而他总觉得自己的目光落处有些尴尬,拿手指头隔空点了点。

    商秋顺着他的手指低头一看,笑了起来。她其实平时很注意自己的穿着,如果不是在酒吧这种轻松的场合,又是半密闭的私人卡座空间,她绝对不会把外面那件衬衣解开透气,只是没有想到,许乐会表现的如此不安。

    “你不会还是处男吧?”商秋没有重新系上衬衫的扣子,反而极感兴趣地眨着眼睛问道。

    灯光迷离,杯中有余香,身畔女子春光乍泄,说了一句大胆直接的话,许乐感觉脸有些起了酒杯,没有回答。

    安静的酒吧里,偶有小风波起,但很快又平息了。

    “为什么挑这间酒吧?都是些年轻人在玩,酒精作用下,容易出问题。”

    许乐看着酒吧深处那个小舞台,舞台上有一位穿着全身轻蓝紧身衣的女孩儿,正在随着轻歌曼舞淡淡迷离的味道。酒吧的装修水准非常不错,现代感十足的设计十分迷人,但看上去总像是年轻人应该呆的地方。

    “你不是年轻人吗?”商秋好奇地看着他,不明白怎么能从他的嘴里听到如此老气横秋的话语。

    许乐微微一怔自己大概心态真的很有问题,笑了笑遮掩了过去。没有过多长时间,白玉兰走进了酒吧,寻到了众人的卡座。

    两人见面,也没有多说什么,拿了一杯酒先一饮而尽。一络黑搭在白玉兰的眉心,他习惯性地低着头,给许乐斟满了杯中的酒,然后抬起头来,想着那天在旧月基地看到的一幕,轻声细语说道:“老板,我这两天想了想,你给我两千万似乎有些亏了,要不要退些钱给你?”

    许乐给白玉兰那张银行卡,不是想千金买马,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在联邦这种社会环境下,组织什么**组织,他只是需要身边有一个得力可靠的帮手。在原本的计划中,白玉兰作为联邦最熟悉mx的机师,可以帮助他顺利研,并且可以参加机甲对战。然而机甲对战许乐亲自去了,在平日里的工作生活中,能够用到白玉兰的地方看上去确实有些不多,所以白玉兰才会有这样一番话出口。

    “怎么了?”许乐却没有想到这点,有些意外地问道。

    酒吧里带着轻缓节奏,声音却并不低的音效,盖住了两个人的对话声。白玉兰轻笑说道:“除了铺床叠被倒茶杀人,我好像在老板你身边,没有太多的功效。”

    商秋此时已经喝的醉眼朦胧,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在说些什么,胡乱地将衬衫的扣子扣上,便走出卡座,准备去洗手间。

    许乐看了她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商秋白衬衫的扣子系错了,反而衬得她的胸部格外夸张,这才明白,原来拥有绝妙身材的女子,无论怎样穿,都会引起旁人的注意。

    有时候,引人注意并不是好事。商秋一路摇晃着穿行而过,酒客们都注意到了这个气质特异,胸部迷人的女子。好在都特区的水太浑太深,这家都大学边上的酒吧也是商秋特意挑选的出名地方,虽然引来了无数灼热目光的注视,却没有人会肆意地上前搭讪。

    相处工作这么久,许乐知道商秋有极不好惹的性子,加上还有这么多同伴在酒吧里,并不怎么担心她的安全,反而担心她会不会走到洗手章门口便醉倒在地。他担心地望了那边一眼,和白玉兰说了一声便跟了过去。

    ……

    ……

    (这章是定时时应该正在送阿黄阿黑去宠物店寄养的路上,明天清晨便走了,存了些稿子,依然惴惴,以后每天定时抵便是三党的出息,一直要持续到下个月十一号罪。

    上次本说不拉月票,这月到今儿也没拉过,然则居然真要双倍啊,编辑大哥T哥哥专门写邮件督促我拉票,我无语了,二十八号应该在九寨沟?看情况咯,苦着脸说,提前祝大家国庆中秋快乐了,我痛苦地快乐去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