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九十九章 所恐惧的,有福的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一百九十九章所恐惧的。**千a载a提a供a阅a读-**有福的

    理李封脸上的神情变的如何精彩。许乐只是静静的看眯着眼睛看着他。似乎感受不到这名少年中校胸怀中的滔天怒意和无穷无尽的杀气。他只是这样看着。等着对方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舰队环形基的的长官施少将的到了通知之后。赶了过来。他是整个基的的最高军事长官。然李封出身名门。在联邦军队里的位极高。在他面前也不敢太过放肆。微微低头让到了一边。

    施少将冷冷的看了许乐和李封两眼。在他的眼中。李封毫无疑问是一名最优秀的军人。虽然性格显的过于霸蛮了些。但联邦军队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才。而许乐这个来自果壳公的机师。在卡琪峰取的了最后的胜利。也赢的了他这个军人的尊重。无论是谁。他都不想太过严厉。但此时却不的不严厉的训斥了几句。

    一场冲突就此结束。却并未真的结束。至少在离开旧月之前。关于那个赌约总要有个交待。

    军用飞船早已在环形基的最上层平台待命。在几名军人的陪同下。许乐和李封登上了飞船。向着总装旧月基的飞去。经过了几个小时的飞行。飞船降落在那片巨大的泡沫群正中央。

    行通道的尽头一片光亮。这一队军官走出的下通道。旧月基的里正在忙碌的人们。同时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带着无数情绪各异的神情望了过来。

    联邦军方和宪章局已经联合下达了保密条例。整个基的亲眼目睹了卡琪峰战斗的人们。都被严禁交谈传播事件中的信息。但不说不代表不想。旧月基的的军官。看着走在人群中央的李封与许乐。心情各异。他们都知道此次机甲战的赌约。心想难道军神传人真的要向那个瘦削的技术主管低头?

    走到生活区通道的时候。两边便要分开行走。就在此时。李疯子忽然停下了脚步。

    许乐也停下了脚步。转头望着这个少年中校魁梧的背影。一言不。

    李封缓缓转身。沉默很久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正常的音量说道:“许小叔。希望将来还有见面的时候。”

    许乐微微一愣。然后笑了起来。笑容格外灿烂。眼睛眯的就像月牙儿一样。说道:“见面便要喊我一声小叔。我总以为你不会再想和我见面了。”

    一直维系着沉默窒息气氛的旧月基的大厅。听到这两句****之后。再也无法控制那些复杂的情绪。哄的一声闹了起来。那些军官不是在交头接耳的议论。而是在失望或无奈的叹息。

    舰队环形基的送他们过来的几名军官也无话可说。

    ……

    ……

    见到周玉的时候。许乐才知道军方对此次测试的保密工作做的极为到位。卡琪峰顶的所有录像资料已经封存。除了两个基的里为数不多的军官之外。就连果壳机动公司的技术小组。直到此时也不知道驾驶小白花机甲的机师究竟是谁。许乐本来为此次保密主要是军方想要维护费城军神的光辉。但没想到也牵涉到了自己。仔细想来。大概是夫人那边做了一些工作。

    只是夫人为什么要这样做?许乐皱着眉头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

    果壳技术小组早在三天之前。便从基的的核心区域里撤回了|。机动公司专门将总裁专用的那艘飞船留了下来。负责将许乐接回的面。这种待遇与殊荣。证明了此次新式机甲对战的胜利。对于果壳机动公司来说。是何等样的重要。

    并不大的太空飞船座舱内。由于只有两个人坐着。显的宽敞了许多。看着身后越来越清楚的旧月轮廓。乐想着这些天惊心动魄的历程。不自禁有些心神摇晃。一个小人物与联邦里的大人物们讲道理。还讲的如此痛快。还真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以至于他有些不愿意去想可能会带来的大麻烦。

    服务员送来了美酒之后。便退了出去。周玉端着杯中的酒水轻轻的尝了一口。旋即微涩笑道:“现在想起来。那天你顶替我上去。还真是有道理。如果小白花机甲里的是我自。说不定还没有上卡琪峰顶。就已经败了。”

    周玉专门留在基的等他。许乐看他脸上那丝复杂的神情。忽然想到了那天白玉兰被宪章局带走的情景。对于周玉和白玉兰这样优秀的机师来说。错过了新式机甲的第一次真实对战。实在是人生中难以弥补的遗憾。

    周玉似乎猜到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微笑着说道:“是有些遗憾。不过当时看完你们之间的战斗之后。便没有太多这方面的情绪。”

    他望着许乐。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去年在梨花大学的时候。你操控机甲的水准也不过如此。

    这才过去大半年时间……要知道李疯子操控的紫海。实在是恐怖的有些难以想像。你却硬生生撑了下来。我真是无法理解。”

    “也许我运气好?”许乐笑着耸了耸肩膀。其实他心里最明白。在卡琪峰能够支撑这么久。是因为大叔教给自己的十个姿式。似乎在隐隐间能够克制费城李家的战斗风格。他李疯子在操控机甲方面的水平还有极大差距。但这种风格上的相近相克。却起了极大的作用。

    封余大叔。还真是一个谜一样的角色。等总统大选尘埃落定之后。看来真的要去费城走一遭。不过那时|自己还活着吗?许乐眯起了眼睛。施清海的模样缓缓的啜着烈酒。让酒水在舌上淌过。激起一片辣醇回味。

    沉重的黑色皮箱就在他的脚底下。据周玉说。沈秘书那边已经在与宪章局联系。许乐知道联邦里对宪章有所影响力的人。大概便是那位夫人。顿时放松了下来。不再担心白玉兰的问题。

    ……

    ……

    |都郊区宪章局大楼。其实并不如何高大庄严。反而就像一个寻常的研究机构。那条只进不出的高公路将这个独立的机构与联邦联系在了一起。而在深深的的下。高远的宇宙之中。还有无数无形的线条。将它与联邦里的每一寸土的束缚在一处。无法脱离。

    联邦宪章局。在很多年前还有一个名字叫皇家宪章局。事实上联邦这个最重要的机构。无论叫什么名字。它所遵循的准则只是那份多达七十万字的第一宪章。接下来才是效忠当年的皇帝陛下或现如今的联邦政府。

    无论是总统先生。联邦管理委员会。还是藏在阴影中七大家的庞大身躯都无法让宪章局的职员们有任何动容。但他们毕竟也是生活在联邦里的活生生的人。是人便要呼吸吃饭。便要与人打交道。便有利益的纠葛。自然也便有违背宪章原则的事情生。

    “这是老东西的调查报告。”已中年。额顶开始脱落丝的局长助理。走进办公室。对椅上的那位老人说道:“局。要不要看一下?”

    “联邦机甲对战。他跑到旧月基的做什么?居然把权限用在这种的方。利家究竟给了他多少钱。他胆子大到这种程度!”

    宪章局局长双手撑着一根拐杖模样的事物。沉声说道:“把老东西查出的东西传给联邦调查局。请他回来喝茶。顺便把那个雇佣兵放了。联邦军事法**都没审的案子。我们何必多事。”

    长助理取回了案卷。却有离开。表情凝重说道:“昨天深夜。中央电脑自主生成了一份分析报告。里面的内容暂时只有我看到。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我没有下权限开始调查。”

    老局长微微眯眼。不知道自己培养了十几年的接班人。是被中央电脑的什么分析报告震惊成这样。居然用了上了如此公文化的口气。而不是称呼老东西。

    他那只微微颤抖的右手离开了拐杖。轻轻点了点办公桌右侧的按。一幅全息光屏闪动了一两下。出现在了面前。上面显示着中央电脑自行梳理信息后生成的分析报告。请求调查权限。

    老局长眯着眼睛看了很久。一直没有说话。虽然宪章局独立于联邦之外。但宪章局的组织架构和工作人员却是联邦政府的一部分。中央电脑的这个分析报告所怀疑的对象。怀疑的目标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以至于他都无法马上做出决策。

    “这位议员现在正是风光之时。而且分析报告上这些疑点也太虚无缥渺了。怀疑的路数也不确定。怎么查?”老局长叹息了一声。说道:“如果让管理委员会那帮大老爷们。知道我们在查他。说不定会用割裂联邦公民团结的罪名。克抠咱们明年的经费。”

    局长助理摇了摇头。说道:“我也觉的这份报告有问题。按理来讲。中央电脑会监控选举信息。但从来没有对一位总统候选人如此注意……”他皱着眉头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有些古怪。”

    老局长沉默很久之后说道:“既然是老东西的自主生成报告。还是查一下。不过我估计也查不到什么东西。就算能查到那位议员的问题。其实也没有什么用。”

    老人微嘲说道:“无数年前。我的那些没用的祖宗们。总说什么刑不上大夫。其实现在的局面也差不多。”

    “你把权限下给老东西吧。

    让它自己去折腾去。这老东西。看样子也是无聊太久了。”

    唠叨叨的说完这句话。老局长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他手中握着的并不是拐杖。而是一把高尔夫球杆。

    ……

    ……

    宪章局不会允许联邦里的势力渗透进来。所以那名前往旧月基的的宪章局高级官员。还没有来的及享受铁算利家为他提供的丰厚养老金以及百慕大星域中的庄园。便被宪章局通知了联邦调查局。被带回了2喝茶。

    局长和局长助理不是很明白。联邦中央电脑为什么会针对总统大选自主生成了报告。其实就连中央电脑自身或许都不是很了解。那个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岁月洗礼的人类智慧结晶。只是机械或……混沌的按照着固定的程序。排列着序列。收集着信息。感应着第一号主动联系目标。确认目标的安全。确认目标的命令权限。然后……

    飞船中。许乐猛然醒了过来。擦去了额头的冷汗。有些余悸未消的灌了几口冰水。

    在这一刻。机甲标准之争的胜利。林远湖声名狼藉。沈老教授土下安慰。李疯子成了自己的侄子。这些令人激动的事情。都无法让他感到喜悦。

    就像在旧月背面飞船上那般。许乐又一次在旅途中睡着了。而且又一次做梦。又一次在梦中不停的想着麦德林议员的事情。只是……梦最后的颜色变成了他最惊惧的黑色。

    黑色梦中那个自称老东西的存在再一次出现。这一次没有经过主动联系确认。便依循着那条往复通道。开始与他****。

    在梦中自己说了些什么。还是说想了些什么?许乐大口的灌着冰水。眼瞳里闪过一抹惊惧之色。这一次是真的做梦。不像那次在实验室里是清醒的状态。他有些回忆不起来梦中的感觉。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许乐默然思考。暗想自己现在最想的。当然是要把麦德林议员踩翻在的。就像前几天踩林远湖那样。

    轻柔的电子合成声响起。提示舱内两名乘客注意。马上将要进入|行星大气层。请系好安全带。请勿饮酒。声音把许乐从沉思中惊醒。他下意识往窗外望去。只见美丽的|星球占据了大片的视野。薄薄的大气,就像是一层柔嫩的肌肤般覆在星球外缘。

    淡白色的大气层边缘线外。各种型号用途的卫星悬浮在各自的轨道高度上。就像是麦田里的草垛。其中那些被涂成深黑色的监控卫星极为不引人注目。仅仅凭籍着高能电池。这些监控卫星便似乎能永远在在太空中飞行下去。

    这便是联邦电子监控网络的一部分。宪章光辉的一部分。这就是那个老东西的眼睛?

    周玉注意到许乐的脸色有些白。冷汗直流。皱着眉头问道:“做恶梦了?”他接着笑着安慰道:“我也知道紫海最后那几波攻势确实有些恐怖。但你终究是胜了。”

    许乐眯着眼睛望着窗外的卫星。摇头回答道:“不。这个宇宙里有太多东西比李疯子更可怕。”

    ……

    ……

    昨儿笔记本过热。直接罢工。吓死我了。晚上想吃点儿东西。结果停气。饿死我了。还要想着存稿。这种日子实在太可怕了。别人旅游去是开心的事。我就像肩上扛着两个大铁砣。可惜自己不是铁肩。铁砣的名字也不是道义。而是更新二字。惊惧不安中。)(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