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霸王卸甲

    一幅画面落在不同人的眼中,代表着完全不同的意义。

    山谷包围圈一处高大乔木的后方,一辆被漆成哑光的m52就像一头打盹的老虎一样,悄无声息,以难看却实用的姿式侧蹲着。这是联邦军方装甲最厚,火力最猛的单兵机甲,两根合金机械腿被军人们戏称为青蛙腿。就在青蛙腿的上方,莱克上校坐在操作舱内,警惕地注视着前方。

    以一点四公里为基准距离,第四军区远道而来的特种机甲小组队员分散在这片山谷四周。莱克上校是他们的头儿,自然有信心自己的B4突击队形可能保持完美的统一协调,那些队员们就像他的手指一样,在高的手下,依然能够保持准确。

    中程武器系统早已在追击的过程中充能完毕,在收到目标1具体方位的那一瞬间,全体追击队形锋头一转,直接将那道小小的山谷封闭了起来。然而莱克上校并没有起火力覆盖的命令,虽然说在十一台m52的链式覆盖攻击下,应该没有任何碳基生命还能存活下来,可是在没有看到目标之前,莱克上校不敢冒险。

    高敏探头将山谷里的景象传了回来,莱克上校看到了那个一头花白头的机修师疲惫的面孔和大腿上的伤口,他的心里松了一口气,一个赤手空拳的前任军人,危险性应该大不如前。

    可不知道为什么,莱克上校依然没有布攻击的命令,因为他总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如果在这个距离上动攻击……目标说不定真的可以趁乱逃走,虽然说这从逻辑上是说不通的事情,可是十几年前,山谷里那个满脸惘然的机修师似乎就是违反逻辑,从国防部暴怒的追击中活了下来,而且一活就是……十几年。

    机甲单兵操作舱的小光幕上,清晰地展现出山谷里的景象,那个花白头的机修师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他点燃了一根烟?他不急着逃跑,为什么要点烟?他看了自己一眼?莱克上校鼻梁上变形的墨镜抖了一下,看着光幕上那个直视自己的冷冽眼光,不知道那个机修师是不是在看自己。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难道对方现了自己的存在?对于机甲操控隐迹能力格外自信的莱克上校心头生出一丝寒意,越地不自信起来。

    尤其是当他现机修师开始猥琐地颤抖起来,一股强烈的不安占据了他的全身,让他再也不想再等,直接对小组里的十名队员出了远程攻击的命令!

    然而……光幕上的机修师似乎能够准确地计算到联邦特种机甲小组的心态,就在远程攻击命令还没有完全转换成电波信号前零一秒,机修师封余动了!

    一动惊天地。

    重达半吨的岩石被机修师的双臂出,像炮弹一样呼啸,砸中了一直小心翼翼潜藏在十一点方向,准确好了强攻狙击炮的一台m52!

    m52操作舱外的重装甲被狠狠地砸中,石屑乱飞,虽然没有生严重的变形,但这股强大的冲击力,依然震的操作舱内连接着电元感应椅的机甲小组队员吐出了鲜血,短时间内,再也无法回复!

    半吨的岩石在那个机修师的手上,竟然像是一颗手雷扔出!这需要多么惊人的力量,这个机修师还是人吗?莱克上校满脸震惊地计算着机修师先前那一刻所展现出的雄奇力量,嘴唇感到一阵苦涩。

    紧接着,他的眼光追寻着已经变成了一道影子的机修师,在山谷里的一片长草上滑过,向着一棵大树后冲了过去!

    “老七!”莱克上校在通话器里厉声喝斥,想要提醒躲在树后的队员,然而一切都晚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修师的拳头砸中了m52粗重双腿膝后的液压管。

    莱克上校知道m52相对薄弱的防御短板,就是在膝后的联结处,但他从来也没有想过,一个赤手空拳的人,可以单凭自己的拳头,便能砸断那条合金钢做成的液压管!

    先前的飞石展示了机修师强大到不可一世的力量,后一刻的双腿颤飞而掠展示了机修师封余恐怖的度,而生生击断m52液压管的拳头,则似乎是在向这些联邦军人展示,他身体的强度。

    只是一刹那,还没有来得及攻击的机甲小组便损失了两台机甲,其中一台m52被巨石击中,震伤了操作舱里的队员,机甲像喝了一样,正在努力维持着平衡,不从山坡上摔落。而大树后直面封余攻击的机甲,则已经是向后倒了下去,看上去凄惨不堪。

    向着天空喷射而出的机甲,被暮色照耀成了令人心悸的血水,就在血水幕帘的那一方,在巨大的机甲面前,显得无比渺小的那个身影,却显得格外强大。

    这一刻,山谷里的特种机甲队员和东林警备区特种兵们,全部都怔住了。

    那个头花白的机修师,他不像是一个人,至少,他不是一个正常的人。这个世界上没有正常人敢和机甲正面对抗,然而封余证明了,在强大的个人力量面前,机械文明的金属机甲,也并不是无法抵抗的存在。

    ……

    ……

    莱克上校所率领的西林第四军区特种机甲小组,被宪章局建议负责此次追杀任务,并且得到了国防部和特勤局的认可,这是因为在前些年与帝国的战争之中,第四军区强悍的战斗力量得到了整个联邦的尊敬和信任。然而今天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故,一向冷漠坚毅的莱克上校依然感到了一阵心神摇荡,因为他现此次行动的目标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是在战场上没有见过的,也是在第二军事学院没有学过的。

    然而联邦军人强硬的神经,让山谷里的整个队形依然只是微微一滞,依然完好的机甲和重火力部署瞬息间动,中程武器开始向着大树方向渲泄能量与金属子弹,哪怕那里还有自己的同伴,他们也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将那个叛国机修师杀死!

    弹片轻易地将大树削成了无数在空中飞溅的碎片,山谷里令人心悸的枪声掩盖了一切的存在。只是一瞬间,便有无数的弹药密集的轰击在了大树后方。

    “老七能撑住吗?”莱克上校率领着五台m52顺着山谷的道路,最快的度向着那边扑了过去,整个包围圈没有任何漏洞,他在心中替自己的队员担心。

    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瞳微缩,心情沉重而决然地按下了身旁的按钮。从此刻起,敌我识辩系统职消,无限制攻击开始,那台被轰断液压管的机甲,也成了无数火力的攻击目标!

    因为他现,机修师如鬼魅一样的身影,已经爬到了那台跛了的机甲腹部,不知通过什么手段,竟然轻易地卸开了机甲防护罩,将要打开操作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