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九十七章

    宪章局地下那台联邦中央电脑的数据备份,加上果壳先便计算出来的引擎内壁射线状裂痕分布,除非果壳工程部能够未卜先知,不然除了科学院抄袭果壳数据之外,没有别的解释。

    那台远在旧月的紫海机甲残破引擎,打不打开已经不重要了,至少对于科学院方面是如此,引擎上的灼流痕迹如果真的与商秋拿出来的那幅图完全一样,这种事后的调查,更是他们不能承受的羞辱。

    当果壳工程部那个年轻的女工程师,说到了这一点的时候,林远湖院长就知道再想隐瞒事实,已经变得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有些疲惫地站了起来,与对方说了几句话,间接地承认了科学院抄袭了沈裕林教授的核心数据。

    老院长此时已经站了起来,他眯着那双有些浑浊的双眼,看着台上那名女工程师,脸上的老人斑显得格外清晰。在这一刻,他望着年轻的她,却想到了公墓下面的沈裕林,想到了旧月上裕林兄的那个关门弟子,那个叫许乐的家伙。

    前一段时间,林远湖去银河公墓看过沈老教授的墓地,他们两个人毕竟曾经是相交莫逆的好友,虽然在漫长的人生中,因为某人的卑劣而分道前行……

    林远湖院长向着四周微微鞠躬,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当年需要完善战舰多引擎系统的设计,需要科学院的资源,需要一个进身之阶,所以暗中复制并延展了沈裕林教授的系列设计,才有了这几十年的光彩与地位。

    数十年过去,沈裕林已经死了,当年的学术风波早已在他的压制下无人敢提,他还习惯性地按照那种方式工作生活,结果却在机甲研制上,遭受了人生最沉重的一次打击。

    “那个喜欢抽烟的家伙,会不会正在墓园里看自己的笑话?”苍老衰弱的林院长在心里这般想着。

    ……

    ……

    整个指挥大厅一片死般地安静。此时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因为商秋所揭露地事情真相。实在是太过令人震惊。

    看台上那些联邦地大人物们纷纷向总统阁下望去。却见到了席格总统一张阴沉无比地脸。

    商秋望着看台上瘦削地林院长。心中生出了无数复杂地情绪。她竟有些不忍再看这个佝偻着身子地老人一眼。虽然她很清楚。许乐交待给她地事情。是要寻求一个公道。科学院和林院长理应得到身败名裂地下场。可是她还是沉默地低下头去。开始整理那些数据证据。

    林远湖当年领导联邦科学界研制成功52机甲。并且完善了战舰多引擎地设计。再由联邦里地机动公司生产出来。建立了不朽地功勋。以他这些年来在联邦里地地位。所取得地丰硕成果。如果就这样从科学院地院长位置下退下来。已经足够令他获得终生地尊敬。

    然而人心总是不足地。就像利修竹曾经感叹过地那般。林远湖此生最过不去地关卡便是“名”之一字。这位学术领袖临退之前。还想在革命性地新机甲上刻下自己地名字。为获得星云终生成就奖再压上一块重重地筹码。结果却败在了此事之上。

    商秋是都大学地学生。但曾经在第一军事学院旁听过林院长地大课。林远湖对战舰多引擎系统地完美阐释。对她地影响很大。之所以她能在果壳工程部前辈们地研究基础上。最终完成了双引擎地设计。可以说和林院长地研究成果。有很大地关系。

    今天当着众人面前,她指控林远湖抄袭,在她低头收拾的一刻,不禁想起了四年前的一个场景。

    那一年,联邦科学院院长林远湖,难得地访问果壳机动公司太空本部,对设计人员们表演讲,并且答应在演讲结束之后答复询问。商秋当时已经进入果壳工程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临时请假前去参加这个难得的地。

    然而在演讲结束之后,太空本部的会场上一片沉默,林远湖在讲台上站了很久,依然没有人问。当这位德高望重的老院长微笑着离开之后,果壳太空本部的人事主管不解地询问工程人员:“这么难得的机会,你们为什么不举手问?”

    在一阵沉默之后,一位工程师感叹着回答道:“要你对造物主问,你敢吗?”

    当时的商秋,对联邦学术界这位老人,也抱着如此的看法。然而今天,她却亲手将对方打下了神坛。她沉默地抱着资料走下了讲台,没有理会紧锁双眉的何塞先生,也没有与身旁的工作伙伴们说话,直接坐到了座位上。

    指挥大厅里一片沉默,只是这种沉默和当年会场中的沉默,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席格总统沉着脸站起身来,看也没有看林远湖一眼,离开了指挥大厅。湖安静地站在看台的正中央,微佝着身子,看上去^

    ……

    ……

    死寂一片的月球极地区域,由四艘太空飞船组成的编队飞临了卡琪峰顶的平台,飞船有些勉强地降落下来,船腹部机械门打开,粗壮的机械臂开始进行机甲回收工作。

    紫海机甲三大系统基本上已经全部报废,而小白花在紫海机甲倒下之后,再也无法承担连续伤害后的机体劳损,紧跟着倒下。当联邦军方的战舰飞临时,两台机甲就像是两堆垃圾一样,对粗壮机械臂略显粗暴的动作,做不出任何愤怒的反对。

    机械臂收了回去,飞船腹部的机械门关闭,随着巨大的四孔气流喷射,摆脱了月球的重力,向着月球背面飞了过去。

    ……

    ……阔大的船舱内部,数十名军人正在忙碌地进行着检查工作,内部环束状的金属机械臂,正在电脑的控制下,快地对两台报废的机甲进行拆卸。

    无论是费城李家的后人,还是那个获得了最后胜利的果壳机师,对于联邦军方来说,都是极为珍贵的财富。联邦军方自然不愿意他们的安全有任何问题。

    操控舱内的许乐嘴唇上早已经翘起了干枯的飞皮,在小白花停机之后,他便抢先将拟真系统取了下来,放回了黑色箱子之中,换上了备用的操作服。

    他清楚这个黑箱呆会儿肯定瞒不过军方的研究人员们,但也不想主动交代什么,身为机甲的设计者之一以及获胜的机师,许乐的心里有这个底气。

    舱门开启,人工照明柔和的光线,代替了宇宙真空环境下刺眼的恒星光芒,许乐眯了眯眼之后,马上适应了飞船内部的环境,在几名医护人员的搀扶下,强行压抑着身体每一丝肌肉里的酸痛,艰难地爬出了操控舱。

    回头望去,只见漂亮的小白花机甲早已不复当初的模样,就像中了无数次面目全非脚,黑糊变形扭曲,十分丑陋且凄惨。

    “这是什么?”两名负责收集数据的军方机修师,提出了黑色的皮箱,向许乐问道。

    许乐有些疲惫地眨了眨眼睛,说道:“私人物品,你们可以核对目录,请不要乱动。”

    在阔大舱房的另一边,紫海机甲里的李封中校也在军人们的帮助下走出了。

    紫海的受损相比小白花更为严重,当军用飞船拖回机甲时,研究人员后怕地现,紫海的最后一层维生循环系统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如果他们的动作再慢一些,紫海里的机师便有可能直接与月球表面的真空打交道了。

    然而李疯子却没有需要身旁有人搀扶,因为他比起许乐来说,身体所受到的震荡反而要小一些。

    从紫海倒下的那一刻起,这位十六岁的天才机师便陷入了沉默,那张本来就容易出现暴戾神情的面容,此时冷漠的令人心悸。

    先前那件特制的操作服已经不再紧紧地包裹住他充满爆炸力的身躯,他的身上穿着一件中校军服,站在地板上回头向着舱房的另一边望去,眼眸里闪过一丝不甘与幽深的神情。

    “中校,这是什么?”一名机修师站在操控舱门口,手里拿着一个小箱子问道。

    李疯子回头看了那人一眼,冷漠开口说道:“私人物品,你们不要乱动,呆会查完目录之后,就给我送回来。”

    ……

    ……

    联邦科学院和果壳机动公司提供的试验体组件编号目录中,并没有许乐的黑箱子,也没有李封的小箱子。两名机修师分别提着这两件东西,向着飞船的存物舱中走去。因为联邦军队的机师们,向来有在自己的机甲里放一些特定物品,以求好兆头的习惯,所以他们也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两个箱子。

    他们只是觉得这两位王牌机师用来镇机的随身物品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其中一名机修师在做物品编号的时候,忽然好奇地问道:“那名叫李封的中校,听说……是军神的孙子?”

    另一名机修师皱了皱眉头,说道:“刚才船长传达了部里的命令,此次机战全程保密,据说是宪章局第五序列事件,你还议论什么。”

    “只是和你聊聊。再说了,我没有丝毫对军神不敬的意思。我只是很好奇,费城李家一般会用什么镇机。要知道以前在第七装甲师的时候,我们师长最宝贝的特种机甲营,一般都是用自己女人的内裤。”

    那人笑着说道,然后目光落在了两个箱子上。

    ……

    ……

    (尝试着存点儿稿子,为月底做准备……)(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