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九十六章

    到果壳的技术代表上台,指挥大厅里马上变得比先前T多,紧接着便是再次掌声响起,这次的掌声小了一些,却也持久了一些。果壳的技术人员们激动地看着台上那个年轻的技术主管,他们比谁都清楚,在机甲的研制中,这个天才的女博士挥了怎样决定性的作用。就连看台上那些军方的将军们,也鼓起掌来,对联邦年轻一代的技术力量表达自己的欣赏。

    掌声安静之后,商秋依然没有开口,她轻轻地翻着那些数据,似乎遇到了极为为难的事情。许久之后,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刚才科学院的崔教授说两台机甲到最后差不多同时崩溃,我想先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果壳的小白花机甲最后的崩溃,那是因为承受了长时间的外力打击,这一点必须承认操控紫海的机师所拥有的强大战斗力。而紫海的崩溃却是内部的引擎错误,在日后与帝国间的战斗中,哪一条更为致命,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问题。”

    说到这里,商秋的话语顿了顿,她习惯性地用俏直的手指尖顶了顶鼻梁上的镜框,指甲上没有涂抹任何东西,十分清爽漂亮。

    何塞主管先前在台下的严厉命令,她很清楚并不虚假,这个联邦其实都不欢迎她起先想要做的那些事情。许乐当初在网上放出消息,总统办公室便已经震怒,要将联邦学术界领袖打落尘埃,而且还要狠狠地往对方老脸上踩一脚,确实会触动很多大人物敏感的神经,伤害很多人的利益,哪怕那些大人物一开始时,是站在联邦科学院的对立面。但这其实和何塞刚才讲的公民对政府信任无关,这纯粹是联邦的脸面问题,操控着这个联邦的阶层,并不愿意将自己的丑态,展露在联邦普通公民的眼前。

    就连联邦的公民们,想来也不愿知道林远湖院长道德上的问题,对大师偶像的美好想像一旦幻灭,那会带来精神上的痛苦,所以绝大多数人们宁肯不知道真相,只生活在那些报纸和期刊所营造的崇高假象中。

    商秋有些自嘲地在心里想着,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在许乐用数据,用计算,用今天的事实说服自己之前,她又怎么可能相信林远湖院长会做出那些事情来?

    她不准备再说些什么了,所以她合上了自己准备了很久的计算数据,缓缓抬起头来,说道:“紫海机甲的性能确实优异,但既然是军方标配的新式机甲,稳定性当然是……”

    忽然间,她看见了右手边区域里一张张熟悉的脸,那是和她日夜一同工作了几年的伙伴,伙伴们的脸上都露着疑惑的神情,大概他们很奇怪,为什么商秋今天会表现的如此平静。

    指挥大厅里别的人并不吃惊,一个年轻而漂亮的女工程师,能够成为果壳工程部的一级技术主管,想必肯定有很多与众不同的东西。联邦军方的人们,更是觉得这份冷静,才是设计出机甲工程师应有的素质。

    ……

    ……

    “我说不下去了。”商秋忽然皱着眉头说道。然后把眼镜摘了下来。胡乱地扔到了桌面上。看着台上地人们。深深地呼吸了几声。说道:“因为这不是我本来想说地东西。”

    台下地何塞先生面色微微一沉。他先前接到了电话。知道了夫人。薰事会。以及总统先生对此事地最后定夺。所以才会有先前与商秋间地对话。然而此刻。好像台上地商秋情绪有些失控。

    他准备换人上去。但此时却听到看台上传了一个声音。

    “你原本想说什么?那就说吧。”

    指挥大厅里地人们回头望去。才现说话地是席格总统。

    ……

    ……

    商秋有些吃惊地看了总统先生一眼,又看了一眼总统身边不远处的林院长,现在这几个小时之内,林远湖院长看上去老了好几岁。

    她沉默了很久,放在桌上的手指尖,忽然碰到了眼镜框,微微一顿,像是醒了过来,深吸了一口气,翻开桌上的数据册,清声说道:“关于今天的机甲对战测试,我只想说几点。”

    “一,果壳胜了。”

    “二,从十四年前,果壳工程部前辈们立项开始,机甲的设计目标便是高下的近身格斗。机甲必将、而且正在改变日后6地作战的模式,只有新式机甲才能对付新式机甲,频作战将十分常见,一台不能支撑频作战的,根本就不是。”

    “三,紫海最后的引擎故障,不是过热的问题,而是设计上有致命性的缺陷,这个设计错误根本无法修正,除非对总成系统进行改造。”

    这时候台下一名科学院的教授忽然小声地抗议道:“既然能改造,为什么说无法修正?”

    商秋看了他一眼,一字一句说道:“因为科学院的设计起始于动量可测函数模型中的一个错误参数,事实上修正这个参数之后,所能做出来的总成设计,必将损失一部分的机动性,也只有一个方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果壳工程部现了这个错误参数,进行了修正,才有了现在的小白花。如果科学院能够修正这个错误,最后设计出来的机甲引擎系统,必然和我们设计出来的小白花一模一样。”

    “而现在已经有了小白花,紫海改造成小白花,有这个必要?”

    这句话回荡在指挥大厅内,科学院区域内的教授专家们都露出了愤怒的神情,因为双方的设计理念虽然相同,但基础的核心数据及函数模型却是分头进行的研究,果壳方面凭什么一口咬定,科学院的如果要进行修正,便只能重走果壳的旧路?

    商秋微微低下头,轻声说道:“之所以我很能确定这一点,是因为我清楚,有些人一样清楚。

    联邦科学院的机甲研制,用来解决电子喷流器的理论及核心数据、函数模型……和果壳工程部的相关数据,本来就是一模一样。”

    “这是我今天想说的第四点,也是最后一点。”

    ……

    ……

    这句话的意思有些拗口,但常年沉浸在科学领域的众多专家们怎么会听不明白?商秋这是在正式指控,联邦科学院抄袭或者窃取了果壳方面关于电子喷流器的研究成果。

    一时间整个指挥大

    了起来。

    果壳方面的工作人员已经通过网络知道了这个传言,此时虽然有些不明白商秋工程师为什么说的如此肯定,但也不是太过吃惊。而总装基地以及联邦科学院的专家们,在震惊之余却有些恼怒。

    抄袭在学术界毫无疑问是最严重的指控。联邦科学院的机甲研制工作,一直是由林远湖院长亲自领导,这些联邦学术界的成员们,怎么可能相信受人尊敬的领路人和领袖,会做出如此无耻的事情。

    商秋抬起头来,重新戴好了眼镜,没有注视看台上那个越佝偻的老人身躯,望着台下犹自愤怒的科学院专家们,冷静地说道:“我知道这是很严重的指控,但也是事实,因为早在此次对战之前,我与工程部另一位技术主管,已经通过原始数据,推算出紫海机甲,进入频状态之后,坚持不了三分钟。”

    说完这句话,商秋连通了手中的数据存储盒与桌面上的仪器。指挥大厅的光屏上,出现了几张复杂的结构设计图,以及几处不涉及保密的函数模型重要参数偏差。

    看着光屏上那些滚动着的图纸以及参数分析,专家教授们渐渐安静,感觉到这整件事情开始向着诡异的方向展。指挥大厅里随着这些计算结果,商秋淡然的声音继续响起。

    “去年秋天实验的失败,正是由于4电子喷流器出现了问题。必须完成对电子束喷流痕迹的捕捉,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所基于的核心数据,是果壳研究所沈裕林老教授的研究所果。”

    “让我们从这个带有错误参数的原始函数模型开始计算,粒子纳入管道接口的方位如图上所示。”

    “机甲引擎容纳室的结构件改变如图上所示。”

    “问题是进入频状态后,双引擎粒子容纳室处于长时间内的量子饱满态,本已捕捉的电子喷束痕迹会再次生微变,改造后的4电子喷流器,需要进行二次调节,但在联邦的科技水平下,是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

    “经过长时间的努力,果壳工程部找到并且修正了那个错误参数,再次改变了4电子喷流器的设计,为之牺牲了一部分的功率输出,但成功避免了量子饱和态下,引擎会出现的致命问题。”

    “让我们继续顺着科学院的设计思路向下计算,因为那个错误参数的存在,导致紫海的4电子喷流器设计还是走的第一条道路,这样所产生的后果……便是先前一号机的引擎忽然滞灭。”

    安静的指挥大厅里,商秋用简单的语言,加上光屏上那些一目了然的推算过程,将紫海机甲先前的爆机,清楚直接地推算了出来。

    她推了推眼镜,望着台下的科学院专家们,平静说道:“只需要计算,便能知道最后的结果。”

    最后一幅图纸出现在指挥大厅的光屏下,那是实验室条件下所做的引擎内壁裂痕绘制,那些裂痕呈放射状散开,有迹可遁,触目惊心。

    “旧月卡琪山上那台紫海机甲已经进入了回收程序,稍后可以把紫海机甲引擎爆机后的残余痕迹,与我事先计算出来的这张图纸进行对比,便可以很清楚地知道,紫海机甲所采用的核心数据,以及函数模型,正是果壳早已经掌握了的数据。”

    台下联邦科学院的一位教授忽然大声说道:“这算什么?这什么都不能证明!”

    商秋知道这位教授是联邦科学院技术学部高幅粒子实验室的负责人,她皱着眉头回答道:“如果不是今天的紫海爆机,我确实什么都无法证明,然而这些引擎内壁的射线状痕迹,足以倒推证明,你们科学院曾经做过什么。”

    “你没有证据!”那名负责人愤怒地反驳道:“肯定是果壳事先就偷取了科学院的数据,也查出了这个隐患,却一直没有说出来,这时候才拿出来做无耻的污陷!”

    商秋猜到台下这位教授,肯定参与到了窃取数据之中,不然不会如此愤怒,事至此时还要强言狡辩,甚至贼喊捉贼。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向着台下愤怒地说道:

    “不要忘记沈裕林教授的核心数据做过电子保全,联邦中央电脑里还有备份。如果你们只是参考,谁都无法现什么,但你们居然全盘照搬,有中央电脑的备份,再加上那些引擎内壁痕迹,这就是铁一般的证据!”

    这位女工程师失望地望着沉默的科学院教授们,片刻后轻声淡漠说道:“你们这些人就像是笨拙的窃贼,抄同桌的试卷,结果却连我们最开始写错的答案都抄了上去!”

    “联邦学术界,由你们这样一批无耻而且愚蠢的家伙把持,还能有什么前途?”

    这句比喻很好很强大,科学院方面直接被打击的无言以对,没有勇气再做任何辩解。

    台上的商秋脸上的失望情绪溢于言表,她重重地呼吸了几次,才压抑下心头复杂的情绪,准备下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看台上林远湖院长缓缓地站了起来,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商秋沉默了很久,说道:“我们计算出来的紫海引擎故障时间,应该是在三分钟之后,但现实当中提前了三十七秒。”

    林远湖在看台上的身躯显得格外萧索,他点了点头,回答道:“我对量子动态方面没有什么研究,拿到裕林的数据之后,本着这么多年的学识直觉,总觉得函数模型里有一个参数,放在队列中,总显得有些突兀,有些不美……”

    “人越老胆子越小,更何况是我不擅长的微观领域,所以我没有对这个参数做任何改动,只是提醒院里同事们,在4电子喷流器上加了个高敏反应装置,一旦引擎反应炉有异常状况,便会做出反应。紫海的引擎确实废了,不过没有扩展到机身带来全面爆炸,这点儿我很安慰。”

    台上的商秋忽然开口问道:“是不可逆转冷却反应?”

    “是。”

    简单寻常的对话,就像大学里一名教授正在指导一个天才的女学生,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联邦学术界领袖,科学院院长林远湖教授,当着总统阁下和无数人的面,正式承认了自己的抄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