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机甲标准之争中,身为军方最重要人物之一的迈T[曾经偏向于联邦科学院的紫海机甲,一方面是受到某些人的劝说影响,一方面是因为他尊重林远湖院长,从军数十年,他比谁都清楚,联邦科学院为联邦军队做出过多大的贡献。

    其实不只是他,包括那位在太空里巡游的三星女将军洪予良,一开始的时候倾向于采用科学院的标准,也是这个原因。

    然而联邦军队效忠于联邦以及联邦的代表总统先生,过往很多年来的优秀传统,让这支铁打一般的军队,并未在星际的繁华中迷失方向。这些军方大佬,在事涉联邦军队战斗力的大事面前,会马上抛弃自己曾经拥有的私人立场,而完全站在联邦的角度上考虑问题。

    今天的对战结果已经出来了,林远湖院长先前的那一席话,让席格总统感到非常不满意,而迈尔斯上将的心里也涌起了一丝不悦的情绪。联邦军方要培养一名优秀的机师,是多么困难的事情,难道就要让军队机师,去开那台时刻可能爆机的紫海?

    连李封中校都败在引擎爆机之下,更何况是其他的机师,所以当林远湖院长认为新式机甲频状态罕见,并不能用来比较双方机甲优劣时,他必须站出来说一些什么。

    身为此时会议室内军方的头号人物,他的话份量很重,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军方对此次对战的看法。

    “总统先生一直亲自关注新式机甲的研制工作。”迈尔斯上将冷冷地环视四周,解释说道:“之所以如此,此时会议室中的大家其实都很清楚,那是因为从帝国那边得来的情报,帝国方面的新式机甲研制已经开始,并且取得了突破,至于取得了何种层次的突破,我们却无法知道。”

    “今天的对战大家都看到了,在新式机甲强的机动性能支持下,机甲自载的远程火力系统作用被大幅度降低,只要敌方无法在短时间内,集中密集火力。一台机甲便是一杆能够直插敌阵,进行高难度作战的大枪。”

    “无论是联邦还是帝国,想要在复杂环境和低强度电子监控战场中,阻止对方的新式机甲突袭,尽可能地保护自己的要害部门,那就只有一个方法。”

    迈尔斯上将严肃地伸出一根手指,加重语气说道:“用新式机甲对新式机甲,而且是近身战!”

    ……

    ……

    “我不习惯低估联邦地敌人。我们可以设想帝国地新式机甲和联邦地性能相仿。而且研制时间差不多。那么新式机甲地近身格斗便是能够影响到战场局势地重要一点。”

    迈尔斯上将皱着眉头阻止了国家安全顾问地插话。继续说道:“我们都知道频作战是非稳定特异状态。正常战斗中。没有哪个机师愿意进入这种状态。可问题是。新式机甲之战就是近身格斗。如果想杀敌。想不被敌杀。便只有进入频作战状态。”

    “频很危险。帝国皇家机甲营里那些野蛮崽子们。满脑子地杀身成仁地狗血思维。他们会怕这种危险吗?他们当然不怕。那我们呢?联邦军队地机师就算怕。也只能不怕。因为怕就要死!”

    “所以我说。在今后地行星地表战中。新式机甲地频作战将是常态。”迈尔斯上将看了林远湖院长一眼。缓声说道:“频状态下地机甲稳定性。是联邦军方最急需地要求。”

    “性能很重要。稳定性更重要。军队采购向来执行这个标准。我们从来不会让自己地年轻人们。去冒这种风险。”

    ……

    ……

    迈尔斯上将的这番言很简略,但会议室里的人们都是老谋深算之人,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联邦与帝国间的战斗,便将是新式机甲对新式机甲,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联邦的机师操控着一个进入频状态不到三分钟便会爆机的机甲,哪里还能有丝毫胜算?

    林远湖平静的脸庞愈显苍老,先前强行压抑下来的情绪,因为联邦军方的表态,又开始在他枯朽的身躯里肆虐,他下意识轻轻按了按左边的胸膛。

    他沉默许久之后说道:“稳定性的问题不是不能解决,现问题才能解决问题。紫海的优异性能,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将来在战场上,也能让联邦优秀的年轻人们取得更大的优势。”

    “先听一下技术报告再说。”席格总统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林远湖的解释,没有给这位联邦学术界领袖留任何面子,直接走出了会议室。

    在会议室外一直等候的总统官邸办公室副主任布林,接过了总统先生手中的文件,然后用余光瞥去,然后现席格总统不引人注意地点了点头。

    布林拖在了人群的后面,取出了加密电话拔通了一个号码,片刻后轻声说道:“夫人,果壳的表现很不错。”

    向指挥大厅走过去的联邦大人物们,没有谁注意到布林副主任打的这个电话。

    走到席格总统身后一步的国家安全顾问先生,看着总统阴沉的表情和急促的脚步,知道先前自己在会议室里的言大为不妥。虽然席格总统任期马上就要到了,但国家安全顾问也不愿意自己与他之间的私人关系受到影响,他决定解释一些什么。

    “今天代表联邦科学院紫海机甲出战的是李封中校,是,费城那位老人家的亲孙子。”国家安全顾问压低声音说道:“我是考虑到这点,才觉得如果选用果壳的标准,或许会有些不妥当。”

    “你把李元帅当成什么人了?”席格总统霍然回,毫不客气地训斥了起来,声音并不高亢,语气却非常沉重:“对战决定标准,就是元帅的提议,不要把李元帅的心胸当成一般人!”

    国家安全顾问眉毛微皱,轻声说道:“可是联邦树立起来一个英雄人物并不容易……”

    这句话有很多未尽之意。

    席格总统表情阴沉,心想这位老师真是越混越回去了,居然用费城那个不视事的元帅来压自己这个现任的总统,缓缓说道:“这件事情不用你操心了。我先前已经签了命令,此次机甲对战详情完全保密,宪章局列入第五序列事件。”

    ……

    ……

    “真空环境中的辅助飞翼效果并不能真正体现出来,但卡琪山机甲攀行过程中

    飞翼喷射引擎对机体的调姿加成效率非常不错。”

    指挥大厅台上,巨幅的光屏上不时回放着先前对战中的画面,复杂的数据与函数图形在画面旁边不停闪过,作为论证的根据。国防部总装基地席技术主任,手里拿着光标器,标记着光屏上的内容,解说的声音通过传声器,清楚地回荡在大厅中央。

    双方的技术人员在认真地核对数据的正确性,军方的技术人员则是在为台上讲解的主任提供内容,看台上的联邦大人物们沉默而认真地倾听着,大厅内一片安静。

    “请大家注意一下值和术主任用光标指着画面中两条曲线,压抑着心头的兴奋,尽可能平静地说道:“两台试验机的功率输出指标,都已经大大突破了现有技术水平的局限。双引擎下的四倍功率,得到了最充分的展现。”

    “新式的s自适应悬挂系统,在这次测试中也表现的非常好,按照刚刚得到的数据,两台机甲的自适应悬挂系统,在被动磨损期内,应该还可以再支撑两百分钟以上。”

    总装基地技术主任轻轻咳了两声,认真地看着看台上那些大人物,知道包括席格总统在内的大多数,其实并不见得能够听懂这些专业的技术名词,他停顿了片刻后,微笑着说道:“虽然一号机频状态下的引擎故障还没有查明原因,但基本上我们可以说,联邦革命性的双引擎机甲,已经成功。”

    很平常的一句话,指挥大厅里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新机甲标准之争,只是联邦内部力量的一次搏弈,但今天的结果表明,无论谁赢谁输,在这片浩翰星河中,作为一个整体的联邦,已经跑在了帝国的前面,身为联邦公民,每个人都必将为此而感到骄傲与自豪。

    联邦科学院的专家教授们也在鼓掌,只是他们的神情并不像果壳工程部那边轻松与兴奋。总装基地技术主任又花了十几分钟,才将今天对战测试的所有数据汇报了一遍,然后负责一号机研制的科学院才挑选了一名代表上台,进行最后的总结陈辞。

    这是一名年纪约在四五十岁的教授,教授的表情有些尴尬,但他依然很认真地将某些重要数据重复了一遍,然后认真说道:“关于紫海机甲最后的那个故障,我们认为是频状态下的偶然情况。在这次实验中,紫海机甲优越的性能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不能用一次偶然的事故,来否定紫海的优秀,这并不符合科学的精神。”

    这句话一出口,科学院的专家教授们纷纷点头,联邦军方的机修工程师们保持着沉默,有些人想到紫海机甲先前若疯虎一般的恐怖表现,都觉得这句话有些道理,联邦如果就此放弃,未免太可惜了些。

    然而果壳工程部的技术人员们却不干了,他们根本不理会看台上有多少高官名将,甚至连总统阁下的存在都遗忘的一干二净,吹着口哨,开始起哄。

    台上那名科学院的教授此时却冷静了下来,就当自己没有听见果工程部的起哄,极为诚恳说道:“如果能够解决那个故障,紫海机甲的优越性能保留下来,我认为,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

    ……

    那名教授后面还说了一些什么,商秋根本没有听,她只低着头处理着下属送过来的数据,在心里斟酌着呆会儿要在台上说的话。她想着此时仍在旧月之上的许乐,在心中默默想着,事情还没有完,马上自己便要代表许乐和某些人,给林远湖院长,给这大厅里的所有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不要在乎他们说什么。”何塞主管此时匆匆走了过来,将手机放入了口袋中,在商秋身边微笑说道:“事情已经定了下来,总统已经决定选用我们的标准。”

    “我并不意外这一点。

    科学院的电子喷流器设计有问题,频状态下的双引擎稳定性,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解决。”商秋抬起头来,用指尖顶了一下鼻梁上的镜框,笑着说道。

    她的笑容渐渐敛没不见,因为她现何塞主管的表情有些严肃。此时指挥大厅内一片嘈杂,科学院那位教授还在努力地挽回什么,台下却是起哄声一片,没有谁注意到她与何塞之间的对话。

    “你和许乐是不是事先就知道了这个结果?”

    何塞先生没有望着她,而是看着台上科学院的陈述教授,那位教授此时正说道,紫海最后的故障,应该是频时间过长之后,引起的引擎系统过热,只需要进行相应的设计改造,便能解决这个问题。

    听到这句话,商秋微微一震,不明白何塞主管为什么要在此时说这句话,就算公司猜到了自己呆会儿上台后要做什么,可这不是应该做的事情吗?

    “我已经请示了总裁先生。”何塞主管低下头轻声说道:“既然已经赢了,就不要再多生事端了。毕竟都是联邦里的一分子,把联邦学术界的领袖逼入绝境,让一个老人颜面涂地,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商秋沉默了很久,在心里分析着何塞主管这句话的意思,片刻之后,她抬起头来,用一种很复杂的目光望着他,说道:“我不知道就在刚才那几分钟之内,联邦这些大人物们在幕后又有什么交易,但何塞先生,您应该很清楚,我只是一个头脑简单的技术人员,我答应过许乐,我肯定要做。”

    何塞没有想到她居然敢当面拒绝自己的安排,眉头皱的极紧,压低声音急促训斥道:“总统,议会山,董事会,整个联邦……没有谁愿意听到你呆会儿想说的事情!”

    他语重心长而又严肃地说着,看着商秋低头不语,知道她应该是默认了自己的安排,才略微松了一口气,轻声叹道:“林院长明天便会递上辞呈。”

    “他毕竟在民众心中的地位崇高,如果此时爆出丑闻,政府在联邦公民心中的公信力,只怕会降到一个恐怖的程度,在帝国蠢蠢欲动的时刻,联邦需要公民对政府的绝对信任。”

    他拍了拍商秋的肩膀。此时台上那名教授言结束,商秋微低着头,走了上去,在台前快地翻着那些数据,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