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九十四章

    白花机甲最后暴起的连环三击,看似简单,实际上却T着受损之后的机甲,能做出来的最完美的攻击动作。小白花机甲每一次看似寻常的出手,连绵而至,避开了失去动力后,依然凭借着惯性保持着高的紫海攻势,成功地重创对方。

    这是封余教给许乐十个姿式里三个姿式的合成,被小白花机甲在瞬间内施展了出来。

    机械臂前端高转动的链齿刀,从紫色的机甲里拔了出来,带起一路火花,画出一道凄惨的伤口,这个动作很快,但看上去却显得格外的缓慢。

    丧失了动力的紫海机甲似乎已经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然而小白花并未就此住手,机甲高地运动起来,就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化作了卡琪峰顶的无数白色线条,连续向着紫海起了攻击,那些白色线条的顶端染着一抹黑,显得深沉而阴狠,无数线条汇聚在紫海机甲的身躯上,最后集为一点,猛烈地暴放出了力量!

    这一幕落在旧月基地,指挥大厅观战的人们眼中,都感觉有些头皮麻,这是军方的测试作战,驾控小白花机甲的果壳机师居然还不罢手,似乎非要让对方爆机不可,这手法未免也太过狠辣了一些。

    卡琪峰顶颤抖着,那些安静了亿万年的真空空间似乎都要因小白花最后这些狠辣的出手而扭曲起来。

    小白花机甲就像一个冷血的怪物,不停地高做着击打动作,那是因为操控机甲的许乐很清楚紫海中的李疯子是个什么样的怪物,而且紫海比计算中提前了几十秒双引擎爆机,这究竟是因为什么?他必须冷酷地将紫海完全击倒,不能给对方留下任何机会,这只是沉默的工程师的计算,然而呈现在画面中,小白花此时却显得如此狰狞。

    长约一米的锋利坚硬合金军刺,随着紫海机甲最后那个惯性的动作,随着各关节微引擎通道中残余的那一丝动力,狠狠地扎进了小白花机甲的左机械腿中。

    受创严重的小白花左机械臂连结杆脆生生地断了,就像是被压制太久的弹簧般,终于再也承受不住什么。

    这正是许乐一直警惧的紫海的最后一击,小白花机甲的高锋齿刀,狠狠地捅了过去,就像城市森林阴暗处江湖子弟们投身而入,不曾思回,刀锋破开总成护甲,深深地扎了进去!

    然后才是真正的安静,小白花机甲左机械腿处电火花四溅,液体喷涂在白色的峰顶岩石上,已经无法支撑沉重的机甲身躯,看上去就像是了的武士,只能靠着机械臂前端的军刀强行支撑。

    面前两米处地紫海机甲忽然间颤了颤。然后就像断了线地傀儡般向着地面倒下。在最后一刻。强大地李封中校依然卸掉了小白花一条左机械腿。小白花却是伤害到了紫海地总成系统。此时地紫海双核心引擎已爆。关节微引擎动力散灭。已成死物。

    眼看他人造了台若高楼般地机甲。眼看这机甲垮了。就在卡琪峰顶地烟尘下。

    闷热地操控舱内。许乐缓缓地推开头盔。急促而沉重地大口呼吸着。抹去唇边地鲜血。看着不远处如同一堆破铜烂铁般地紫海机甲。知道对方再也没有什么战斗力。这才真正地放下心来。没有继续去追击。

    一抹淡淡地兴奋与惘然涌上心头。许乐没有丝毫得意地情绪。他眯着眼睛。怔怔地看着地面上地紫海机甲。无尽地疲惫涌上心头。李疯子并不是被他击败地。只不过紫海被小白花击败了。身为机师地他。并没有什么成就感可以用来夸耀自己。

    小白花机甲地机载电脑开始报警。总成系统已经进入崩坏边缘。

    ……

    ……

    旧月重力比s1要小很多,但先前威猛无俦、看上去不可战胜的紫海机甲轰然倒塌在风化岩石之中,震起一地烟尘,却显得格外沉重。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心中就像是被重石狠狠地砸了一下。

    紫海机甲瘫倒在峰顶,操控舱内的李封缓缓推开头盔,然后一动不动地仰天躺着,通过可视系统看着头顶的星空,很长时间内都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只是沉默。

    紫海机甲最后连续遭到重创,引擎爆机,已经成了一堆废物,最后一道维生系统也开始渐渐失去作用,危险正在逼近,李疯子却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些。

    先前的战斗中,紫海一直占优攻击,他的身体没有受什么伤,那张清嫩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神情,薄唇微启,喃喃自语说道:“**。”

    ……

    ……

    旧月基地里的数数声,在紫海机甲出现问题的那一瞬间便戛然而止了,现实生的画面,让那些以费城军神为荣的联邦军人们感到了不可思议。大厅内的人们盯着光屏,看着小白花机甲最后那连续的狠辣攻击,脸上的表情异常惊愕。

    当最后那台紫色的机甲就那样突然而绝决地倒了下去,而小白花机甲依然拖着一条残破的机械腿勉强站着时,旧月基地里的变得更为安静,像死一般的安静。,然后几乎同时爆出一阵惊呼与咒骂。

    “**!”

    楼上房间里的白玉兰,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身边表情极为难看的宪章局官员,放在裤兜里的拳头紧紧地握了握,吐了一口闷气。

    ……

    ……

    地面指挥大厅内显得更为热闹,谁都无法在一时间接受这个结果,包括果壳工程部的专家工程师在内,明明科学院的紫海机甲眼看着便要获得决定性的胜利,结果居然引擎爆机!明明先前的参数曲线中,根本没有看到丝毫危险的征兆,这是怎么回事儿?

    “**!”果壳工程部的技术人员们虽然想不清楚,但眼看着自己公司的小白花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他们早已经激动地跳了起来,互相鼓掌欢呼,用脏话泄着兴奋与心头的紧张。

    商秋是极少数几个能够预见今日情景的人之一,在先前紫海功率红柱猛然下

    候,她已经情不自禁地说过一句**,此时却能稳定T|心的笑容涌上她素净的面庞,虽然从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紫海机甲最大的隐患,但先前李疯子那种压制性的打法,成功地重创了小白花,她一直担心了这么久,终于放下了心来。

    下意识里,商秋回头望去,想看一看科学院的那些教授以及林远湖院长的表情如何。

    ……

    ……

    联邦军方总装基地的机修工程师们,虽然也异常惊讶于军神传人会输掉这场对战,但他们总比两边的当事者醒过来的更快一些,早已经开始进行后续的程序,只是在心里想着,紫海机甲的优异性能,居然就毁在了最后一秒钟,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联邦科学院的专家教授们,则是表情落寞地看着画面,看着已经进入回收程序的两台机甲。他们为了那台紫色的,也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很多的努力,此时却眼睁睁地看着它败了,还没有谁明白引擎为什么会出问题,那种挫败的情绪与未知的惘然混合在一起,令他们的表情无比黯然**。

    商秋看着这些画面,唇角绽放出甜美而满足的笑容,然而紧接着她现,看台上那位原本愕然的林远湖院长,此时竟又平静地坐了回去,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

    看台上那些联邦政府以及军方的大人物们,都为旧月卡琪峰顶那场突然的大逆转而震惊,他们都站了起来,双手扶着身前的栏杆,愕然地看着画面,时不时低头与身边的人们说些什么。

    就在他们准备坐下的时候,指挥大厅的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联邦总统席格先生,终于结束了一场重要的会议,赶到了此地。

    然而战斗已经结束了,众人纷纷站立向总统阁下行礼。商秋却是注意到跟随总统先生一起走进来的何塞主管,她眯了眯眼睛,总觉得何塞主管的眼光里有些什么潜在的意味。

    ……

    ……卡琪峰顶的战斗已经结束,联邦近太空舰队正在完成回收程序,巨幅光屏上的画面,早已换成了不停流动的各项技术参数比较。旧月基地观战的官兵们,早已经骂咧咧地离开,那两名亲自参加战斗的机师此时应该正在接受治疗,而地面指挥大厅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些工作甚至比测试战斗本身更加重要。

    在进行数据校准的准备程序时,指挥大厅内暂时安静了许多,很多人开始休息,开始喝咖啡,开始舒缓自己先前的紧张情绪。

    指挥大厅一侧的小型会议室内,席格总统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低头看着下属呈上来的作战报告,并没有对此次对战测试以及联邦新机甲标准做最后的决定。

    采用对战这种太过直接,以至于有些儿戏性质的方法来决定联邦新机甲标准,是费城那位老人家提出的建议,那位老人基本上可以影响整个联邦军方的态度,所以按道理来讲,卡琪峰顶战斗的结果,便可以确定标准的归属。

    但很明显,有些人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

    “所有的技术参数都表明,联邦科学院研制的紫海机甲拥有果壳方面不可比拟的优势。”

    国家安全顾问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自己率先言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然而事情的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为了将来的政治前途,他只有违背总统阁下的暗示,继续站在科学院这一边。

    总统科学顾问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事实就摆在眼前,紫海机甲进入频状态才两分多钟便爆机了,联邦怎么可能采用这种标准,国家安全顾问先生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

    “事实很清楚。”科学顾问有些恼火地说道:“最后是紫海爆机,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联邦的机甲新标准,当然应该采用果壳的标准。”

    国家安全顾问摇了摇头,说道:“新标准不是小事,怎么可能就用一场对战便决定?应该要综合考虑,紫海的高性能,对于联邦军方明显更有用处。”

    “强辞夺理!”科学顾问根本懒得与此人争辩什么稳定性方面的问题,直接说道:“那今天安排这次对战有什么意义?”

    席格总统忽然抬起头来,看了林远湖一眼,淡淡说道:“院长,你有什么意见?”

    林远湖布满老人斑的双手平静地放在桌子上,沉默片刻后说道:“常态作战下,紫海占据绝对优势。频状态本来就不稳定,而且这次是试验机型,就算紫海机甲今天的问题不是偶然生,但总可以进入改进。”

    席格总统表情不变,心情却变得有些烦燥起来,他冷冷地看了林远湖一眼,如果先前这位科学院的老院长不再说话,他对此人的看法或许能好转一些。

    林远湖就像是感觉不到总统先生的目光,低垂眼帘,用苍老的声音缓缓说道:“频作战是罕见情况,联邦军方配装标准机甲,我觉得不合适用这种罕见情况做为标准背景对照。”

    这个理由听上去似乎很有一些道理,如果是常态双引擎四倍功率作战,紫海机甲优越的性能,确实显得极为突出。

    然而此时会议室里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迈尔斯上将缓缓说道:“我不同意林院长的意见,新式机甲将来的作战方式,进入频状态,将会很常见。”

    联邦政府国防部长因病住院,而主持部里工作的邹应星,却因为某些势力的集体运作,没能直接参与到最高层的谈话之中。此时的小会议室内,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兼第一军区司令员迈尔斯上将,毫无疑问是军方的绝对代表人物。

    他说的话,便代表了军方的态度。

    迈尔斯上将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林远湖,说道:“实际上,军方对此次新式机甲测试,最看重的便是频状态下的性能指标。”(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