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一机,绝尘(六)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一百九十二章一机,绝尘(六)

    峰顶的战斗与山脚下的战斗,山间的奔逸状态都完全不同。无论是紫海机甲还是小白花,都再也没有做出机甲腾空的动作,而是老老实实地用机械足抓着地表,全凭机甲上半身的动作在交锋。

    这里说的老实自然是放慢了很多倍度才能感知的感觉,实际上两台mx机甲就像是柳树妖物一般,根深植在土壤之中,一丝不乱,每一步踏出辗转,都显得那般扎实,但机甲上半身的动作,却像是柳丝随风狂舞,快捷凶险精确可怕。

    这幅画面给观战者一种错觉,这两台进入了频状态下的mx机甲的机械腿似乎一直没有移动,而只是机甲脚底下的地面在移动。

    ……

    ……

    天神一般的紫海机甲机身一拧,锋利的破甲三棱刺顺着小白花已然破烂的合金机甲表面滑过。近一米长的巨大三棱刺,就像孩子们手中握着的烟花棒,刺尖**一道触目惊心的火花。

    颤动大作,在无声的战斗中,白色机甲右机械臂上的锯齿刀悄无声息地从臂下横割了过来,在紫海机甲机械臂的腕部留下了一道不怎么深的痕迹,但总算阻止了紫海机甲要命的一刺。

    双引擎的巨大轰鸣声没有空气做为媒介宣告它的威力,却带动着机甲的身躯颤抖了起来,在峰值功率的作用下,紫海机甲倏的抽回机械腿,就像道狂风般欺进小白花机甲的中腹,肩头狠狠地撞在操控舱所在的中腹部位!

    一时间,残碎的减震护甲碎片四处激射,令人心寒的变形缓慢扭曲显现,白色机甲颓然后挫,垂垂欲堕。

    ……

    ……

    “147……”许乐没有理会胸前的血迹,在心里默默倒数着。

    高下的重力负荷,对于机师来说,已经是足够沉重的负担。而进入频状态后的小白花机甲,在正面抵挡紫海狂暴的攻击时,已经无法像先前那样提供无比完备的减震及维生系统。那些巨大的冲击力量,让他如铁铸一般的筋骨身体,都开始感觉到有些酸涩痛苦,就像马上要散架一般。

    这是喷的第几口血,许乐并不清楚。脸色有些苍白的他盯着头盔里的光屏,双手快地移动,操作杆快要被扭断一般啪啪作响,身体上每一寸皮肤都在灼热,在向拟真系统传递着指令。

    操控着小白花挡住了紫海猛烈的一刺,却没有办法挡住壮烈的一撞,随着机甲表面的变形,许乐被这股巨大的力量震的双眼黑了一瞬,从机载电脑的示警数据中知道,小白花已经失去了平衡。

    闷哼一声,许乐被包裹在拟真系统中的身躯开始急地颤抖起来,无数复杂的指令,传递到机甲的每一个元件之中。

    粗大沉重的机械腿开始颤抖,开始滑移,开始以某个定点为区域绕着半封闭圆弧,护甲内高的液压管线和传动装置,以肉眼看不清楚的度压伸、拉展、复位……

    就在这个过程中,紫海机甲恐怖的撞击力,被渐渐消除,小白花机甲看上去危在旦夕,却最终骄傲地站立住两道深痕的终点处。

    “不能倒下。”许乐右手五根手指一弹,配合着拟真系统,控制着小白花机甲平贴着峰顶平台,向着紫海再次冲了过去。

    进入频状态之后,不论是许乐还是李疯子,都不再使用先前山脚下那些凌厉的跃升攻击动作,而是极有默契地让机甲紧紧抓住峰顶风化岩石前行,平移的度更快了一些,却都没有尝试从空中进行攻击。

    频战是风险极大的作战模式,从一开始的时候,许乐便从本能出,按照封余大叔教过的那十个姿式,操控着机甲,不肯让小白花有哪怕一微秒的离地时间。那十个神奇而古怪的姿式,全部都是屹立地面,不动如松的强横进身技。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紫海机甲也会选择这种作战方式?难道大叔真的和费城李家有什么关系?

    许乐隐隐能够捕捉到紫海机甲的战斗风格和出手痕迹,联想到林园那个夜晚,他甚至有种感觉,大叔教给自己的十个姿式,好像就是为了克制费城李家的某种秘法一般。

    然而李疯子毕竟是李疯子,不愧被称为打遍军中无敌手,不愧是在三年多时间里,不停狙杀帝国皇家机甲营的级强者。

    即便许乐用拟真系统控制机甲,相当于一名军方王牌机师的手,即便他能隐约猜到紫海机甲的攻击节奏和方位,然而在那漫于峰顶的紫色狂流面前,竟是找不到任何还手的机会。

    先前山脚下紫海机甲在李疯子手中所挥出来的机动性以及疯狂的攻击能力,已经让许乐感到了难以支撑。然而进入频状态,紫海机甲在近战中,却变得更为可怕。一是紫海频后的强性能得到了充分的挥,二来操控紫海的李封似乎真的有些疯狂了……

    在许乐头盔里的视界中,在旧月基地和地面指挥大厅的光屏上,所有人都隐约间似乎看到了一头正在咆哮的紫色斑点猛虎,正向月球极地卡琪峰顶的平台上,向那台死不认输的白色机甲,动着最后的撕咬。

    机甲高闪动、趋避,在一次又一次的接触、撞击、刀芒、拳影中,白色机甲被震开,被伤害,机甲里的许乐,却在一直瞪着那双并不大的眼睛,在心里沉默倒数着:“132,131……”

    ……

    ……

    此时小白花机甲里的许乐,并不像以往那样眯着眼睛,而是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视界中的紫海机甲。

    紫海中的李封,却是一边娴熟地操控着机甲,动一波又一波强悍的攻击,一边眯着眼睛打量着那台惨不忍睹,性能急剧下降,却依然不肯认输的白色机甲。

    对于这位联邦的少年天才机师来说,机甲战斗早已经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血液中令人兴奋的因子,这种测试强度的对战,本来不至于让他进入如此暴戾狂野的感觉之中,然而那台白色机甲里那个可恶的人,却让他意外地产生了如此强大的战斗**。

    李封承认许乐让他很意外,不止是他

    亲自操控机甲来和自己战斗,也包括许乐在这一场战斗当中所表现出来的水准,这已经接近军队的王牌机师水准了,而且他知道许乐是研制果壳mx的技术人员,所以在操控新式mx方面,有很大的优势。

    可他依然没有想过许乐会击败自己,这是一种深植于骨子里的骄傲与自信,紫海优异的机动性能,完美地展现了他机甲操作的水准,紫海此时狂暴如江河奔流一般的猛烈攻击,其实他闭着眼睛都能做出来。

    ……

    ……

    当李封还是个婴儿,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他那位祖父就把他抱进了机甲;当他刚刚学会走路不久,祖父就开始让他尝试攀爬高大机甲旁的梯子。李封除了爷爷之外,学会的第一个词就是机甲,在没学会开汽车之前,他就学会了操控机甲。当他还没有来得及喜欢女生比如郁子之前,他就已经喜欢上了操控机甲的感觉……

    当联邦里所有的少年都还在看着教学光屏,想像着网络游戏里的机甲升级时,十二岁的李封已经被他的祖父送到了西林前线,通过了军方破天荒的测试,拥有了第一台真正属于自己的军用机甲。

    然后他开始操控着m52在矿星上,在海盗舰上,学会了屠戮,习惯了将敌人的机甲砸成一堆破铜烂铁……

    李疯子短暂的十六年人生,一直和机甲这个名词紧紧联系在一起,不曾分离。他甚至有时候会觉得,每次呆在闷热而幽静的操控舱里时,他才是真正的自己。

    打遍军中无敌手,李疯子,其实都是他驾控机甲(╰→3Qz)得来的形容词,因为他一旦进入机甲,会比平时更加狂野暴戾。

    因为机甲中的他,更为强大。

    所以李封不明白,许乐为什么能够坚持这么久,为什么明知必败,只能更惨,他却不认输。想到那个赌约,以及此时白色机甲的坚持,李疯子的眼睛眯的更厉害了,微红的眼瞳里闪过一丝怒意。

    紫海机甲凶猛地再次攻击,将小白花蹂躏了一遍又一遍……

    ……

    ……

    没有什么惺惺相惜。

    脸色苍白的许乐,在巨烈的震动中瞪大着眼睛,盯着那台如疯虎般的紫海,控制着自己的机甲避开那些致命的攻击点,轻声喃喃自言自语道:“**的,**的。”

    他的声音是那般的轻柔,那般的平静,以至于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依然冷静,没有感觉到面前紫海机甲所展示的震慑力与气场。然而他的理智却告诉自己,无论是操控机甲的精准度,还是战斗经验或者是操控机甲所需要的任何素质和能力,李封都远在自己之上。

    如果这不是军方秘密的测试对战,许乐清楚李疯子一定不会介意击败之后杀了自己,所以不曾相惜,他只是冷冷地瞪大着眼睛,想看对方怎么死。

    心里的倒数已经到了一百十一七秒,过去了一分钟,还有两分多钟,许乐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两分多钟,不知道小白花机甲会不会提前爆机。

    进入频之后的战斗,更加呈现一边倒的态势,白色机甲凄惨到了极点,似乎随时都可能爆机。然而许乐却一直没有投降的意思,他只是让自己的每一次操作更精准一分,每一次趋避更加快捷一分,每一次的攻击更加凌厉一分。

    寂清的卡琪峰顶平台上,紫海机甲就像不可战胜的天神,白色机甲就像是一朵瑟瑟抖的小白花,时不时被吹拂而走,时时被巨人脚掌碾压而过,机甲身躯好几处扭曲变形翘起,液体外泄,中控系统受损,随时可能倒下。

    却一直没有倒下。

    ……

    ……

    地面指挥大厅里的人们,沉默地看着光屏上的画面,中立的军方机修工程师们,安静地看着这一幕,在心中生出对军神传人的崇敬,以及对果壳机师的敬意。果壳工作区域里的工作人员们,却是紧张地握着拳头,看着画面上小白花惨不忍睹的场景,都生出了认输了冲动。

    商秋的一双眼眸已经变成了月儿,她怔怔地看着画面,知道小白花机甲不肯认输,是在坚持,想要坚持到那一刻的到来,可问题是看此时返馈回来的数据,小白花机甲坚持不到那一刻,便会有爆机的危险。

    身为果壳工程部方面的技术主管,她也没有权力终止这场测试,可是隐隐间,她忽然很希望许乐就此认输,因为这样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生命安全。

    有紧张,有敬意,自然也有别的情绪,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对坚持的失败者,投以尊敬的目光。联邦科学院那边的教授专家们,看着卡琪峰顶的画面,都已经露出了平和而自信的笑容,在他们看来,联邦新式mx机甲的标准,必然是属于自己这些人的荣耀。

    看台上林远湖院长不再向前倾着身体,他抚摸了一下额角的白,坐回了椅中,侧头与身边的国家安全顾问先生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

    ……

    旧月基地里有权限观看这场机甲测试战斗的人数不多,但也有上百人,他们都是联邦的军人,自然站在操控紫海机甲的军神传人一边,就如同地面指挥大厅里科学院的人们一样,他们也都露出了放松的笑容,只是军事基地里的人们,表现的更为直接一些,有的人开始欢呼,有的人甚至开始数数。

    这些军官们想到了两天前,果壳那名技术主管在这里与李封中校打的那个赌,想到了那个年轻人对费城军神的不敬,此时眼看着紫海机甲近似疯狂地凌虐着那台小白花,他们的情绪被激荡到了极点。

    “1!2!3!……”

    他们在数,紫海机甲究竟还需要几秒钟才能击倒那个徒有其形的白色机甲。他们甚至在想,是不是应该马上去把果壳那个技术主管揪出来,好让他实践赌约向费城李家下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