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九十章

    秋下意识里捂住了嘴巴,她清楚小白花的舱下有n构件,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小白花此时颤立峰顶,紫海瞬间之后便会击来,机师居然会在此时选择修理自己!

    ……

    ……

    实力是刻苦磨练来的,信心却是要从实战中获得的。泡书吧专业提供电子书下载.

    战斗追逐至此刻,许乐深深惊叹于李疯子深不可测的控甲能力同时,对于自己也多出了很多信心。在此刻,他终于明白当年在梨花大学1区被六级虚拟测试折磨的不**形的日子不是白费的。

    年初从之源的口中,他就知道了机甲六级测试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关卡,他相信自己使用拟真系统的操控方式,如果换算成手的话,应该已经接近了军方王牌机师的水准。再加上前一段时间在都郊外白水地下基地里进行的高强度机甲操作训练,他相信自己操控机甲的能力。

    有信心,许乐才会听从白玉兰临走前的轻声吩咐,临时顶替了周玉的机师位置。

    只可惜李疯子更强,强的出奇进入紫海机甲的少年,比那个暴戾蛮横的模样,竟还要可怕一些,明明有几十吨金属相隔,却阻不住那人将冲天的杀气通过冰冷的机械展现出来。

    此时的许乐宁肯与对方单对单用拳脚杀上一场,也不愿意开着机甲面对他。在这一刻,他不禁想到之源所说的那位帝国公主殿下,十二岁就进入了六级的境界,李疯子当年也是十二岁上的战场,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生而知之的怪物?

    最令许乐感到警惕,连一颗坚硬如石头的心却都有些摇晃的事实是,那台一直跟在身后的紫海,并没有如他先前计划的那样,在追上卡琪峰顶的途中,进入频状态,强行提拦截自己。

    那台先前如此疯狂暴戾的紫海,为什么却忽然间变得如此冷静和冷漠?暴戾的风格如果再加上绝对冷静的思维,还只有仅仅十六岁,这种对手实在是太可怕了,费城李家,军神老头子,大叔,是不是这个宇宙里所有的怪物,都和这些有关系?

    在想这些东西地时候。许乐并没有像古代剑客一样傻站在峰顶等着紫海机甲地到来。他是一个待人处事有古风地三有青年。却不会愚蠢到奢求和杀戮相关地战斗。也能遵循某种刻板地规矩。

    稳定站在峰顶平台崖边地小白花机甲。左臂上地远程武器已经打开。没有了备用能量地火力系统。无法启动主炮。然而旋转式达林枪管。依然将那些代表高弹体地光点喷射了出去。不停地射向崖下那条崎岖难行地道路。

    只可惜机甲左臂上地枪管没有嗒嗒地清脆响声作为伴奏。弱光化地弹体也无法击碎风化了地月球山体。给那台紫色地机甲身影带去更多地麻烦。

    紫海机甲沉默而迅捷地在山崖上进行着无比牛叉地趋避动作。将小白花射出地弹线全部闪开。

    许乐不曾指望测试中远程攻击能够击中紫海。或将对方逼下山峰。只是希望能够拖延对方登上峰顶地时间。事实上他也做到这一点。

    精准地弹着点。似乎能够预判到紫海机甲趋避动作地射击痕迹。让操控紫海地李封也感到了极为艰难。当他接近峰顶地时候。又一个三分钟已经过去了。

    在这三分钟的时间里,小白花的右机械臂一直没有闲着,而是在快地进行自我修理工作。在一般的机甲战斗中,根本不可能给机修师任何维修的时间,然而在今天旧月卡琪山脉这种特殊的环境下,白色机甲却做到了这一点。

    因为操控它的是许乐,如果说操控机甲的水平,许乐比李疯子差很远,但要说修理机甲的能力,联邦里还真没有多少人能比他更强。

    左机械臂精准而快地射击,右机械臂沉着地进行着修理工作,一动一静间,屹立在峰顶之上的小白花机甲,竟给所有能看到这一幕的观众,一种极为特殊的感觉。

    战斗中修理机甲,已经让地面指挥大厅里的人们傻了眼,更何况此时白色机甲明显在进行双重叠加操作!

    这种操作的困难性不问而知,许乐进行的却极为顺畅,他用拟真系统配合控制杆和指触式光屏,同时进行这两项操作,使用起来并不困难。

    地面一阵剧烈的颤动,机械右臂完成了最后一个关键性部件的替换,许乐看着头盔视界中那自天而降的数字模型,体内热流一振,将控制信号输入机甲之中。小白花机甲关节引擎全开,斜斜向后划过峰顶平台的表面,直退七十米!

    没有声音,却像是有轰的一声巨响,紫海机甲避开了最后那道弹线,冲天而起,迅猛而落,就像一块陨石般,重重地砸在了小白花先前所站立的位置上。

    机载电脑迅地进行了自检,许乐清楚动能导入装置被修复了大部分,

    设计当中的自载备用构件,本来就不可能太多,只键,而且自重极小的设施,能够修复到这种程度,他已经很满意了。

    紫海并没有像先前那样冲过来,而是静静地站在崖边,注视着小白花缓缓收回了右机械臂上的维修手,似乎它也觉得对方很奇怪,居然会选择在这时候进行修理工作。

    ……

    ……

    紫海机甲内的李封没有输入任何攻击命令,他透过头盔中的视界看着不远处那台有些破烂的白色机甲,一直沉默。由于头部信息捕捉系统受损严重的关系,火控雷达全部失效,此时的机载电脑无法及时地计算出那台白色机甲的现状,但就这样用可视光观看着对方,十六岁的他忽然觉得很有意思。

    李封的双手离开了操作杆与触式光屏,缓缓地活动了一下指腕处的关节,然后重新放了上去。他身上穿着一件特制的操作服,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将那副魁梧有力的身躯包裹的极为严密,那张依然带着青春期稚涩神情的面容上,闪过几丝与他年龄不相衬的沉思。

    十二岁参军入伍,当年便在军方的秘密测试中进入虚拟六级的层次。李封知道这整个宇宙中,大概只有遥远帝国里那位公主殿下能够与自己相提并论。骄横暴戾,有将世间一切砸烂冲动的性格,来自于他离奇的青少年人生和他自身具有的强实力,说穿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气势也就越加凌人。

    李封十六岁,总不可能像费城庄园里那位祖父一样,深井无波,若星辰永恒而不屑闪耀。

    然而前线的浴血奋战,无数次在帝国机甲伏击中死里逃生的经历,那些飘浮于太空之中的海盗舰残骸及同袍们鲜血呈流线散开的尸体,让这位联邦最年轻的中校,以一种有些畸形的度成熟起来,或许,这本来就是当年军神送他参军的真实原因。

    能在那种环境下活下来的李封,绝对不仅仅是个只有武力而没有头脑的疯子,虽然他的性格虽然有些疯狂,然而一旦进入战场,在疯狂的外表遮掩下,他便会进入绝对的冷静。所以从开战至今,哪怕先前进入卡琪山脉阴影区时那么好的追击机动,李封都用那根钢铁一般的神经,强行控制着自己以及身下这台紫海机甲。

    万事不能入其极,不到最危险的关头,李疯子绝对不会让自己真正的疯狂,使用出自己控制能力的操控手法,比如频。

    对面白色机甲里那名机师很有意思,李封看着视野里如临大敌的对方,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丝。有意思不是因为此人先前居然敢在激战之中进行自我修理,而是因为在山脚下,这名机师居然能在紫海的连续攻击下支撑了下来。

    只有李封自己才知道,那一连串的狂猛攻击是多么的可怕,家族的传承加上这台双引擎构造的大功率机甲,一旦配合起来所产生的巨大威力,连他自己都有些震撼。他甚至在想,就算是西林军区那帮崽子们时常提起的那个姓田的家伙,或是钟司令亲自操控机甲,在自己先前那串攻击下,只怕也会抵挡不住。

    而果壳的那名机师却挡住了,虽然挡的极为狼狈,却保住了机甲的重要部位。

    更令李封感到警惕的是,他从白色机甲的非标准战术动作中,捕捉到了一丝熟悉的风格痕迹。

    与自己的风格不同,却总是似乎能提前预判到自己的行动,而且白色机甲的每一次出手,都是那样的准确,就像是能完美配合自己的攻势一般。

    “这个家伙很不错。”

    李封在心里对这名机师做出了如下的评语,而且因为心中的那丝警惕,暗自将对方的危险等级又提升了一度,只是他根本没有想过要借着这次机战测试将这名机师如何,因为他很自信,最后胜利的肯定是自己,而联邦军队现在正是需要像对方这种优秀的机师。

    就在这个时候,机甲操控舱内一个深绿色的指示灯亮了起来,李封漠然看了一眼,知道这是联邦军方的标准配置,短距离加密通话系统,用于军队在敌人电子攻击下进行小范围组队合作。

    “认输吧。”

    此时在旧月荒凉峰顶,能够进行机甲短距离加密通话的,便只有对面那台白色机甲,李封虽然有些不明白,却抢先开口,而且说的是如此理所当然,他冷漠说道:“机甲是我的强,操控也是我更好,你没有机会。”

    通话器那端安静了几秒钟,响起了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年轻声音:“可我还想把你家的门牌拆了,也想叫我一声小叔。”

    ……

    ……

    同学们,请打人不要打脸,呃,我不是懒,确实是忙……(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泡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