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二十五章 虎躯一震

    下水道里的污水并不多,难成汹涌之势,更谈不上汪洋,然而这一段渠道正是河西州下水管道体系里落差最大的一段。在那些混杂着垃圾腐叶塑料袋的污水冲击下,许乐瘦削的身躯根本无法保持平衡,只能无奈绝望而悲哀地顺水远去,眼看着老板封余在水那一方悄然转身,留给自己最后一个难以言喻的背影。

    时浮时沉,腥臭的水流将许乐打沉水底,又拎着他的身体翻出浪来,不知道漂流了多久,吃了多少口水,终于来到了一处水势渐趋平缓的地段。许乐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右手奋力一探,抓住了水泥壁上一处突起的锈蚀把手,将半个身子悬在污水之中,略喘息片刻,体内那股熟悉的颤抖感觉再次出现,传递到手臂上,骤然一热,身体却是感觉骤然一轻……

    如一只狸猫般,许乐瘦削的身躯在空中一个漂亮至极的转折,人已经从渐缓的水势中爬了出来。他趴在水泥地上,不停地喘息着,身上的汗水血水污水混在一起,打湿了他的全身,散出一股恶臭难闻的味道。

    将食指探入喉中抠弄了几下,吐出一大滩污水,许乐委顿的精神好了一些,确认了手腕上那道冰冷的金属手镯还在,口袋里用来屏蔽联邦电子监控的小设备也还在,他不再停留于原地,四周打量了一番后,顺着最近的一个上行通道,用最快的度爬了上去。

    封余将他踢落污水,污水将他冲到这里,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知多远。许乐当然明白老板的意思,只是他依然有些不甘心,总觉得老板不是那样一个轻易放弃自己的人。他拼命地爬到了地面,从井盖里钻了出来。井盖的出口刚好是在河西州府郊外的一处高地上,居高临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四周几公里之内的景象。

    许乐用力地分辩着四周的方位,却现徒劳无功,那些搜捕自己的军队应该都拥有极为强悍的隐迹能力,在府郊外高达百分之七十的森林覆盖率下,想用肉眼现对方的踪迹,实在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许乐不甘心,他继续向着山丘上的大树顶端爬去,虽然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呆久一些,只怕会被电子监控定位,但是他不亲眼看着老板的身影,他总是不放心。

    就在他的脚尖踏上大树顶端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了他想看到的,更看到了他不想看到的,视线落在此地与矿坑间的某处山林间,久久无法挪开。他的脸色苍白,嘴唇抖,眼瞳里充满了绝望的情绪。

    “老板你说你会一直活着,原来你还是在骗我……就像这些年里一样。”少年眼眶里渐渐湿润,因为他知道下一刻,自己也许将永远失去这个亦师亦友的老板大叔。

    在遥远的山林中,他看到了大叔封余的身影,还看到了,一、二、三、四……七……十一台……机甲!

    ……

    ……

    第四街区外临时营地,光幕上的两种颜色区块重叠在了一起,而其中一种颜色已经被成功地凝合具体的坐标方位,变成了一个光点。负责接受都星宪章局信号的东林警备区军官,在第一时间内,将目标1的坐标方位,传送到所有行动的人员手中。

    机修师封余在和许乐进行了那么久无营养的谈话后,终于“成功”地将自己的踪迹曝在了联邦军方的眼皮底下。一直跟随模糊颜色区块进行追踪的上百名特种精兵还有专门从遥远西林而来,全权负责此项任务的第四军区机甲小组,用最快地度扑向了那个山谷。

    身着迷彩的特种兵们还在山林中潜行,从西林商业飞船偷偷降落警备区机场的机甲却是毫无踪影,暮色下的山林,充满了一种怪异的氛围。

    在城市中注视此次行动的东林警备区军官,心中纷纷闪过猜疑,对于那位莱克上校的指挥生出诸多想法。就算目标1是联邦史上最穷凶极恶的叛国贼,但毕竟此时对方只是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是这么多精锐部队的对手?

    更关键的是,联邦方面出动了十一台m52制式机甲!要知道整个东林警备区也只拥有四十台同等型号的强大武器。在金属洪流的面前,一个脆弱的人类,又能做出怎样的抵抗?

    暮色如血,树林的边缘像燃烧起来一样。封余从矿坑里钻了出来,扶着腰大口的喘息,这才现原来自己真的老了。他看了看四周安静的环境,眼瞳里闪过一丝嘲讽,心想联邦方面还真是很看的起自己。

    突进阵形?看样子和那年一样,这些军人接受的命令依然是格杀勿论……封余坐在了一块大石头上,从上衣口袋里取出烟卷,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脸上流出畅美的神情。

    封余不知道此次带队的军官是谁,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如此小心,没用m52射恐怖的链式钢弹直接将自己所处的树林扫射成满地残渣,而是选择了一步步缩小包围圈。

    那些开启了迷彩功能的机甲,和那些大树混在一起还真是容易骗过人的眼睛。只是那些趴在长草里的特种兵又在等什么?封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干枯双唇叼着的烟卷猛地燃了起来,直接烧到了过滤嘴的边缘,烟雾遮住了他的脸。

    这口烟很劲,想必很爽,机修师封余的身体爽的颤抖了起来,就这样突兀地颤抖了起来,那条先前似乎受过伤的腿,似乎也被这种颤抖所感染,没有丝毫的不适应。

    这种颤抖自全身的每一处肌肉关节,甚至是每一个细胞,最终诸于四肢,封余花白的头披散于身后,身上那件破旧的夹克呼呼作响,他的双脚微微分开,颤抖的异常夸张,夸张到空气里似乎都开始嗡嗡作响。

    机修师的双腿颤抖若弓弦!双手颤抖若受力而屈,时刻准备爆的箭!空气中嗡嗡的声响,越来越密,终于变成了一记闷雷般的空爆声!

    封余身上那块石头不知何时到了他的手中,然后变作了一颗炮弹,直接砸向了密林深处,喀喇一声,出一声金属破损的异响。

    他那略粗的双腿,却是颤抖着原地消失!下一刻从那些长草之上飞掠而过,颤抖着绕到了一棵树后,以人类绝对反应不过来的度,单拳狠狠击出。

    一辆m52左腿关节暴在外的液压管,就被这**的一拳砸断!机油像爆布喷射中,庞大的金属机甲忽然间失却了平衡,缓缓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