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机,绝尘(二)

    联邦铒军方操控m系列机甲,一直严格遵守军用机甲操作规范,因为战场上的无情事实早已证明,任何越规范之外的战术动作,在战斗中都只能成为华而不实的死亡舞蹈。军用机甲是高大而沉重的金属存在,拟人而不可能是真正的人类,要通过那些复杂的线路构件操控这个巨型战斗机器,那些繁琐的规范,恰恰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指挥大厅里那位一院机动系主任有些失神地看着光屏,因为他清楚,从紫海机甲高启动,再到小白花机甲以难以置信的手作出反应,无论是行进方式,还是格斗技巧,那两名机师的操控机甲手法,已经与他沉修数十年的教学规范完全不一样。

    双引擎,四倍功率,前所未有的机动性,让辛式mx机甲变成了一种崭新的存在。事先他就想到,新式机甲的操作肯定会生变化,但他没有想到居然需要一种全辛的操作手法,才能把这种辛式机甲的威力挥出来。

    军神李匹夫当年单机杀入敌阵,用一台老式m机甲杀死帝国皇帝,再浴血而退。

    其实军方多人都清楚,军神大人的操控机甲手法,一定与所谓的王牌机师不同,只是这种手法无从去学,而且在老式的m系列机甲上也无法施展。

    直到今天辛式机甲对战,一个全辛的世界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指挥大厅里的人们隐约捕捉到了一些什么,却还不是足够清晰。只有这名机动系主任先想到了这一点,今后联邦铒军方要培一批全辛的机师了,革命性的机甲,需要革命性的操控手法……

    果壳公司的白色机甲,居然在紫海机甲的猛烈一击下存活了下来,这个事实震惊了指挥大厅里的人们,众人都对那台白色机甲里的机师感到了一丝佩服。

    商秋疑惑地看着光屏上的白色机甲,忽然觉得这台无比熟悉的mx,竟然在这一刻变得有些陌生,她知道机甲内应该是周玉,但问题是她和周玉共事已久,清楚那个温文而雅的男人,操控机甲的风格,绝对没有这般沉默。

    是的,沉默是用来形容风格,表示冷静到什么都不在乎…………

    ……

    旧月卡琪山脉脚下,有尘飞扬而起,两台mx机甲正在高的状态下搏击,机甲的度太快,在烟尘中竟有些看不清楚,真空的环境下一片安静,也听不到任何碰撞的声音,只有时不时激扬而起的火花与大地的震颤在显露着威力……许乐左手的三根手指快地摁动着快键按扭,感受着机甲所带来的剧烈震动,盯着头盔中视界画面的眼睛眯的极小,不停地通过触式光屏输入和拟真系统控制着机甲,躲避着紫海一波强过一波的攻势。

    直到直接接触之后,他才感觉到李疯子驾御的紫海机甲,竟是如此的可怕,双引擎辛式机甲的机动性,被那个人挥到了极致,从一照面起,对方便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合金拳挟杂着壮烈的气息,从刁钻的路线,向着自己机甲的每一个薄弱区域砸来,如果不是他在最先前那一刻水平挥,只怕小白花机甲早已被紫海击落倒地,只能任人羞辱。

    两台辛式机甲之间的战斗,实际上已经不再是以往的机甲战争模式,而更像是军队高手在较量近身格斗技一般,又像是黑夜里那些扛着大刀砍人的江湖子弟,充满了血腥直接的风格。问题在于李疯子驾御的紫海,完美地挥了辛式机甲的度,用标准完美的战术动作,作出了绝对非标准的连续攻击,竟生生打出了大江大河,奔涌不歇的感觉……

    干净利落,大开大磕,壮烈无筹,霸气之中充斥着一股疯狂的气息,面对着这样可怕的紫色机甲,山脚下的白色机甲在侥幸地逃过第一波攻势之后,便完全落在了下风,根本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自己不是李疯子的对手。在这一刻,许乐想到白玉兰在地下基地里曾经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如果碰到李疯子在机甲上,你最好赶紧躲开。

    他以往对这句话的认识并不深,但此时此刻,看着恒星光屏映照下,那个紫色机甲充满震慑力与压追感的攻势,才明白了更多。

    ——这个十六岁的联邦铒中校,似乎是一个天生为机甲作战而生的人,而双引擎辛式机甲,就仿佛天生是为他这种人而设计出来的战斗工具。

    只不过两天两夜,李疯子便已经与那台紫色机甲合而为一,操控的如此完美,干净利落迅捷,趋避穿行若狂风一般围绕在四周,令人有窒息的感觉。

    ……

    ……

    合金拳头在机甲表面上摩擦而过,划过一道深深的痕迹,球状关节下伸出的尖锐破甲刀,斩向了白色机甲的左侧,那里是中控芯片的所在。白色机甲在绝境之中强行一扭身躯,两只粗重的机械腿踏着标准步伐,往后一退。

    火花在机甲的表面弹起,然后迅疾在无氧的环境下熄灭,有若流星一串。机甲近身武器彼此格挡,时有坚硬合金表面出现惨不忍睹的缺口。

    看这局势,紫海机甲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但奇怪的是,每每当要击中白色机甲要害的时候,白色机甲似乎总能判断出紫海机甲的下一次攻击的来路,提前做出了趋避。

    开战至今,其实不过才将将三十几秒钟的时间,紫海机甲已经完成了无数个令人眼花撩乱的非标准机甲格斗动伤,在白色机甲的身上,造成了极大的损害,但偏生却还没有把白色机甲击倒,无论是指挥大厅里观战的人们,还是冷漠操控着紫海的李封本人,都对这个局面感到了一丝疑惑。

    果壳的机师究竟是谁,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在费城军神传人狂暴而高的打击下苦苦支撑?

    小白花机甲外表伤痕累累,偶有黑色液体喷出,看上去狼狈不堪,但却没有受到致命性的打击,在卡琪山脚下且战且退,竟似隐隐能跟上紫海机甲的操控度,传回指挥大厅的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那名机师的手虽然一直没有能够达到,最先前那一刻的爆度,但依然快的令人惊叹。

    但如果就这般战下去,在旧月荒山下如白花摇晃的机甲,终究不可能支持太久,失败似乎是注定的局面。

    旧月基地和指挥大厅的人们听不到任何声音,却能看到这些令人惊心动魄的画面。身处机甲之中的那两个年轻人,更是能清楚地感受到机甲的每次震动,每一处伤害。

    许乐此时的全副精神意志,都投入在操控机甲上,他身躯里的灼热线条,在快地奔走,帮助他通过拟真系统,将白色机甲的度提到了极致,唯有如此,他才能挥小白花的双引擎全功率状态。饶是如此,面对着紫海机甲狂放的攻势,他依然感觉有滔天的巨浪正在袭来,似乎随时可能把自己淹没掉。

    他不知道自己使用拟真系统,相当于联邦铒机师等级里哪一个等级的手,他也不知道自己操控的白色机甲,每一个难度极大的趋避,每一次高下的游转,都属于非标准动作,他只是依循着自己的本能,捕捉着紫海机甲狂暴而可怕的攻击痕迹,控制着白色机甲按照自己最熟悉的那十个姿式动作。

    在花大学图书馆1区,他一个人进行过多次机甲第六级的演练,后来又跟着白玉兰学习联邦铒军方的标准战术动作,可是在这一刻,在李疯子操控的机甲面前,他将这些全部忘记了,必须忘记,他只能按照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将小白花机甲变成自己,屈肘,突膝,横挡,进身。

    以壮烈对壮烈,加上不知为何,许乐总觉得对那台紫海机甲的格斗动作有些熟悉,就像是天生便知道对方会从哪里攻来一般,所以他操控的白色机甲,才能在对方的狂暴攻击下苦苦支撑。在这一刻,他忽然间明了,如果换成别的任何人,比如白玉兰,比如周玉,只怕在李疯子与双弓擎机甲合而为一的可怕攻击下,都无法应付。

    那台紫海机甲给人的感觉,竟是不可战胜的。但许乐依然冷静,沉稳而快地输入着指令,调整着身体内散的信号,让小白花机甲的每一个动作都变得更加准确和有力……封余大叔最为赞赐许乐的冷静,这种欣赐甚至还在对许乐机修天赋的赞赏之上。许乐这个年轻人似乎天生就是一块石头,无论怎样的艰难情况下,他都会保持思路的清晰。

    紫海机甲的双引擎提供了强大的动力,在卡琪山脉下,机甲猛地一拧身,避过了白花机甲的格挡,瞬间推进到了小白花的身后,合金拳砸向了毫无防御的机甲头颅。

    机甲的头部安置着精密的信息捕捉备,火控雷达,还有平衡装置,如果遭受这样猛烈的攻击,这些设备一旦失效,胜负自然可以想见……紫海机甲那一拧身,一趋步,是那样的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而且完全掌控了白色机甲在那一刻会做出的反应,对于时机的把握,紫海操控舱内那位身经百战的李疯子,明显拥有联邦铒军队里最高的水准。

    情况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就是这个时候。”

    机载电脑给出方位示警信号的同时,甚至更早零点几秒的时候,许乐便已经做出了自己的操作。

    白色机甲的格档动作并没有完成,三节动力同时输出,强行将左机械腿的关节引擎关车,液压系统瞬间内完成一次冷压缩,整台机甲就因为这个复杂到了极点的动作,猛地向左一倾!

    紫海机甲的拳头擦过了白色机甲的头部,重重地砸在了白色机甲的左肩上,白色机甲肩部的护甲顿时翘起,飞溅,巨大的力量压的白色机甲惨然向左倒下。

    却没有倒下。

    因为白色机甲的左机械臂已经提前做出了反应,撑住了月球表面风化严重的地面,借着这股巨大的力量,庞大的机身凌空转了起来,沉重的机械腿在空中画了一道孤线,迅捷无比地向后弹起,猛烈地砸在了紫海机甲的头部。

    这是战斗至今,小白花第一次真正地击中紫海的要害。

    ……

    ……

    指挥大厅里,表情复杂的一院机动系主任刚刚坐下,看到巨幅光屏上的这一幕,又猛然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盯着光屏上小白花机甲的这个动作。

    机械臂撑地,机械腿反弹倒打,直攻敌方机甲的要害,这是机甲能做出来的动作?这倒更像是修身馆里那些强者们的近身格斗技法!

    联邦铒军方的机师们在平时或许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但在以极短时间段为单位的机甲真实作战中,谁敢做出这样的动作?也只有双引擎的强动力,才能保证沉重机甲能够进行如此灵活的攻击?

    这位主任震惊地看着光屏上白色机甲的凌空犀利一击,还来不及感慨什么,却现今天这一场辛式机甲对战,给他带来的理念上的冲击,又出现了。

    就在小白花凌空倒踢击中紫海头部的同时,紫海机甲的双引擎全动,竟是同时做出了反应,击出的合金拳来不及收回,紫海机甲的机械腿却是同时弯曲了起来,凭借着喷流带来的动力,在空中滑了过去,坚硬的机械腿关节部位,根根地击中了白色机甲的腹部!

    紫海机甲狂暴向前,白色机甲犀利倒踢,双方一触,巨大的力量同时展现,被分别震开了二十几米。风化严重的月球表面,因为这一击而荡起了无数烟尘,久久不曾落下。

    紫色机甲上半部分受损严重,出现了一道凄厉的破损,不远处的白色机甲,却受损的更惨,腹部的外甲结构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形。

    两台机甲分开数十米而立,中间月球表面上,那一个深深的机械手掌的印迹十分明显。

    ……

    ……

    扰头在写,真不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