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八十七章

    就像所有的戏剧场景一样,没有立场可言、天生敌对的两个人金风玉露一相逢,火花四溅于平静言语之中,四周的群众演员自然要适时地用沉默和惊愕的目光来表示自己丰富的内心情绪,对这个赌约的莫名惊诧。

    联邦鉺人口以百亻乙计,联邦鉺军队以百万计,史上的英雄难以计算,谁也不曾想到,一个身材瘦削的技术人员,会当着军神后人的面说要拆了费城李家的门牌号码。

    许乐和李疯子说话的声音虽不响亮,却也没有刻意避着四周的人群,赌约里的内容清清楚楚,落在众人耳中,这是何等样的嚣张甚至有些夸张。费城李家狂放嚣张自有其历史缘由以及联邦鉺民众的狂热支持作为基础,可是这个技术主管又有什么嚣张的资格?

    许乐不是一个嚣张的人,他的心情沉稳而开朗,就像是一面水滑石所打造而成的古镜,面对着温和的人,他便温和,面对着善良的他,他便善良。

    这个世界给予他什么,他便还予什么,少年时总以为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所以他展露出来的便是一张露出白齿开心笑着的脸,如今现这世界不是那模样,他的表情自然也沉了些些。

    在医院时,对着性情狂放而暴戾的李疯子,他一步都不想让,更何况今天他的心情非常糟糕,更是直接顶了上去。这一顶,竟是把李疯子顶的沉默了久。

    十六岁的联邦鉺中校缓缓地眯起了眼睛,那张少年青稚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残忍的意味,旋即回复了平静,确认许乐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说道:

    “男人的膝盖下面有无数万晶矿,我不要你跪我,如果这一果壳那台小白花被掐碎了,我只要求你这辈子不要再见邹郁一面,不要再出现在都星圈,联邦鉺的战舰能开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就这么说定了。”许乐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准备转身离开,他并不想让旧月基地里的这些军官,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自己。

    李疯子背着双手,眯着眼睛看着他向通道走去的背影,忽然开口说道:“你的愤怒或许有你自己的道理,科学院那帮老家伙确实挺混蛋。”

    许乐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过头.

    “不过这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是一名联邦鉺军人,这一前来参加机甲对战只是执行国防部的军令,我不会被这个赌约激怒。你既然在修身馆里呆过,应该清楚,紫海的机动性能,只有在我这种人的手中才能挥出极限的能力。这些事情,你最好还是早一点告诉果壳的机师。”

    许乐微微低头,知道李疯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二人在林园中曾经交过手,虽只是电光火石刹那间的事情,但都感觉到对方在近身格斗技方面的实力。李疯子看来误会他是那个修身馆培养出来的不知名高手,自然以为只有他们二人才清楚,一名近战高手操控辛一代双引擎机甲时的可怕之处。

    听到李疯子的话,许乐忽然想到了邹应星将军曾经对自己说过的那些,军队是不允许有思想的。费城李家专门出产联邦鉺中最标准的职业军人,十六岁的李疯子已经隐隐有了当年军神李匹夫的感觉,只不过显得更加肆无忌惮一些,这大概便是青春所带来的副作用,不过从这几句话看来,李封当然不会是一个只懂杀人的疯子。

    ……(看书就来

    ……

    当天晚上,整个旧月基地的人都在讨论着费城李家传人的到来,关于军神李匹夫的传奇已经渐渐淡去,关于打遍军中无敌手的李疯子的故事,驻守都星圈的军人们,也只是听前线退下来的同袍们提到过。操控一台m52便能正面对抗一队帝国皇家机甲营的军人,这是什么样的境界?一想到再过几十个小时,便能亲眼看到那些机甲的操作,所有的人都激动了起来。

    基地核心区域内分划给果壳机动公司的库房,却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中,维生系统提供的混合空气总令技术人员们感觉有些怪异,他们其实都很清楚,这种感觉上的怪异,完全来自于信心的渐渐消失。

    操控紫海机甲的是李疯子,这位少年中校在军方民间的声望越高,果壳的技术人员便越感到无助,尤其是当事先挑好的白玉兰被宪章局带走之后。

    果壳总载依然在愤怒地与政府方面进行交涉,时间却已经来不及了,当天夜晚标准时间十一点整,又有一艘太空飞船从s1星球驶抵了旧月基地。备选的机师在一队军人和公司董事会成员的陪伴下,走进了库房。

    如果连这名机师也被对方使出诡计弄走,果壳机动公司只怕会愤怒地将整件事情给辛闻界,与政府撕破脸大战一场。

    夜深人静,所有的技术人员都心中瑞瑞不安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总装基地进行的机甲程序改动已经结束,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但他们总觉得有些不安。

    许乐坐在纯白色的mx机甲下方的箱子上,啃着手里的面包,含糊不清说道:“真没想到备选的机师会是你。”

    周玉缓慢地嚼着面包,微微一笑,说道:“临时还能找什么人?除了你那位秘书之外,对mx最熟悉的就是我了。”

    这名第一军事学院机动系的王牌学生已经浑身湿透,先前配合技术小组尝试着进行了热启动和基础操作,消耗了一些体力。他看着表情落寞的许乐,心头微微一动,尽可能地温和说道:“我知道白秘书是你暗中准备了好几个月的机师,但对方既然用了这个阴招,也没有什么办法,你现在就只能相信我,并且支援我。”

    许乐不会不相信第一军事学院上下交口称赞的周玉实力,但他总以为一名机师要在真正的战场上进行过搏杀,知道死亡与鲜血的味道,才能将mx的强机动性挥出凌厉的风格来。

    看着满头汗水的周玉,许乐忽然觉得人的一生真有奇妙,自己第一次操控机甲与人进行对战,就是身旁的这名军官,而如今自己还要从对方的手中,将小白花的操控权抢过来。

    周玉没有查觉许乐的意图,只是开解着他:“那位负责保护你的兰晓龙少校,也知道了白玉兰被捕的消息,通知了8384的军事长官,你不用担心。说来都是十七装甲师的人,军神大人如果自己师出来的人遭到这种不公平的待遇,一定会开口,军队里向来极为护短的,只是却来不及了。”

    他接着说道:“此一用机甲对战决定标准,其实都是军神大人一言定计,李封中校被科学院那边征调,也算是一种平衡,不然谁都能看出来,费城是倒向果壳这一边。”

    “你知道修身馆吗?”许乐忽然问道。

    “都星圈已经不多了,百慕大那边倒还有一些。”周玉回答道。

    许乐沉默片刻后说道:“对上李疯子,你有多大把握。”

    “不打怎么知道?”周玉轻闭双眼,说道。

    “到时候我上。”许乐没有解释别的东西,自然地说道.

    周玉惊讶地望着他,长久时间说不出话来。

    ……

    ……

    都特区效外,戒备森严的国防部全天候作战指挥大厅,还是清晨时分,却已经是人满为窜。大厅前方的三幅大光屏正在进行着信号同步调协,下面无数的工作台正在繁忙地进行运算。

    联邦鉺的公民们都不知道这幢建筑内,今天将要决定一件重要的事情。身处大厅内的工作人员,却是各自表情凝重。联邦科学院和果壳机动公司各自占据了两角一大片的工作区域,而中间的区域则是留给了国防部的技术军官们。

    在这些工作人员的后方,几排舒适的座椅上,已经坐了二十几名穿着军服或是便服的大人物,这些人物基本上可以决定联邦鉺里的多事情,但今天他们也只能旁观一个结果,然后被动地根据这个结果宣布结论。

    联邦鉺科学院院长林远湖坐在这些大人物的中间,苍老的面容上一片平静,身旁那些将军和官员们,谁都看不出他心里到底有没有焦虑这种情绪存在。身为联邦学术界的领袖人物,他在政界有太多的人脉、支持者,崇拜者,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坚定地站在科学院的身后,替他摇旗呐喊,替他办理多他不想亲自去办理的事情。

    看着光屏上逐渐清晰的旧月极地圈对战环境,林远湖微微眯起了眼晴,心想这件大事一了,自己也应该要退休了,用一个开创辛世代的机甲做为谢幕的歌声,真是不错的选择。昨夜回馈的消息,那个被果壳公司暗中培了百日之久的王牌机师已经被宪章局带回,李封中校也已经开始了试验性操作,似乎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事情。

    下方果壳机动公司的工作区域内,商秋摘下了眼镜,揉了揉额头,看着上面的技术参数核准分析,有些头痛。她下意识里回头望了一眼看台上的林远湖,习惯性地用笔尖扰了扰有些痒的丝,不知道周玉能不能在机战中,将那台紫海逼入频状态三分钟……

    ……

    ……

    大型的军用近6飞船降落在旧月极地区域卡山脉,这片纬度以上的区域常年处于恒星光芒的直射之下,温度极高,地形极为复杂,挑选这片山脉作为联邦鉺辛式机甲对战的演练场,才能真正地判断出双方机甲的全天候以至真空环境下的作战能力和全面维护水准。

    旧月背面是联邦鉺舰队的基地,就在卡山脉附近还有一个附属基地,两台承载着联邦鉺军队未来的辛式机甲,此时正在基地中做着战斗检验之前最后的准备。

    所有的技术人员已经先行撤离,果壳总载先生神情严肃地拍了拍周玉的肩膀,说道:“你在毕业考核中,在一分钟内击败了一院机动系的教官,那可是获得过紫勋奖章的王牌机师,所以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周玉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轻声说道:“请您放心。”

    总载离开之后,基地这一片区域之中,便只剩下周玉和许乐两个人,许乐身为机甲技术主管,还需要进行最后的一些参数驳接和监控权限准定。安静的令人毛的环境中,周玉望了一眼身前高达七米的白色mx机甲,忽然问道:“你有信心吗?”

    这是前天晚上,许乐问过他的问题,周玉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许乐合上地面上的总控工作台,平静说道:“对上李疯子,我没有一丝信心。”

    沉默了片刻后,他加了一句:“但我有决心。”

    ……

    ……(看书就来

    周玉看着拖着沉重的黑箱子往机甲上攀爬的那个背影,忽然大声说道:“你真是个疯子,我居然会答应让你上,我也是个疯子。”

    “不要忘记,我们今儿要面对的,就是一个疯子!”许乐没有回头,大声地回答道。

    周玉自西林而来都上学,一路便被烙印上了优秀的印记,所以他越沉稳温和,每一步都没有什么差错之处,直到前夜听到了许乐的要求,他才现原来自己偶尔也会疯狂一把。看着钻进操控舱的许乐,他忽然觉得,这种疯狂也许会换来一个不错的结果,毕竟这家伙在机甲方面的天赋,确实可怕。

    ……

    ……

    关闭舱门,打开黑箱,取出拟真系统安装好,将线头接入mx机甲的标准接口,这本来就是商秋在做最后设计的时候,听从他的意见,预留的一个数据通道。

    机甲的热启动早就完成,许乐安静地看着头盔里反馈回来的机身数据,感受着皮肤上的微微麻痒,轻轻地下了红键。

    依照第一宪章关于**的规定,机师的个人操作数据可以做保密处理,对于军队的王牌机师们来说,那些专属于他们的技能,是他们用生命换回来的东西,除非军方强制性征调,谁也别想窥视他们的操作,就连此时在几十万公里之外注视着此地的指挥大厅也是一样。

    所以许乐并不担心自己使用拟真系统的秘密会被人查

    觉,事实上,这也是他参加机战,正面对抗李疯子的凭恃之一。也许有人会从他操控机甲的风格中查觉出一些什么,带给他一些未知的危险,可是他已经不在意了。

    几乎同时,卡山脉地下基地,旧月总装基地,s1都指挥大厅内,同时响起了电子倒数计时的声音。

    “十,九,八,七……”

    许乐冷静地听着电子声,左手放在操作杆上,右手放在指触光屏上,这种混合了两种操控方式的想法,大概也只有他这种不拘一格的工程师才敢于尝试。

    随着最后一声轻鸣响起,基地下方的灯光瞬间黯淡了刹那,气流外泄的声音呼啸而作,却无法传到机甲的内部。基地顶部的合金开闭舱门用了两秒钟的时间打开,下方的承重升降台,将白色的沉重mx机甲缓缓运送到了月球表面。

    真实视野与淡绿色的捕捉系统合并,出现在头盔中的视窗上,许乐眯起了眼睛,放眼望去,只能见到四周一片的光亮,无风无尘的卡山脉沐浴在炽烈的光芒之中,一片宁静而凶险。

    机甲配备的中控电脑已经出了警告,真空环境对于维生系统是非常严峻的考验,好在mx机甲在设计作战用途时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就算机甲外表受损,内部的操控舱依然可以保证独立的维生循环,只是那个时间维持不了太久。

    嘀嘀嘀嘀!一连串尖锐的警鸣声响起,只见光芒最戚的那片视野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台淡紫色的机甲.

    在炽烈的光线下,卡山脉中两台联邦鉺最辛式的mx机甲,白色反耀的更为圣洁,紫色显得更为妖魅杀厉。两台机甲运出基地之后,相距便只有两百米,对于一匹猎豹来说,只需要几个呼吸便能冲到猎物的面前,而对于拥有双引擎技术四倍功率的辛式机甲来说,这段距离其实短的有些可怕。

    紫海机甲动了,双引擎功率全开,上一刻还在远处,下一刻便已经化为一道紫色的影痕冲了过来!

    小白花机甲踏上月球表面的那一瞬间,全神贯注的许乐,在机载雷达之前,便现了那一片光芒中傲然而立的紫色机甲身影,肉眼能见自然比雷达更为直接.

    然而他没有想到,操控紫海机甲的李疯子的出手,会这样的迅猛,这样的壮烈,甚至一开始就没有选择远程武器攻击,而是意图扑到近处进行机甲近身格斗。

    白色机甲右机械臂早已平举了起来,安装于机甲臂侧的悬挂式武器开始狂野地喷吐弹药,只是双方机甲的火力系统,都已经被总装基地改造成了演习所用的弱光标记武器,加上月球表面没有空气,所以难听到那些清脆的美妙的嗒嗒连续响声。

    然而就在小白花机甲做出远程攻击的同时,迅猛无高突进的紫海机甲,却提前做出了预判,沉重的机械腿根根地踩在一块突出的月岩上,机身的动作极为怪异而强悍地强行一转,避过了那些代表着杀伤力的光线,没让有机身上的感应器接受到任何伤害讯号。

    只是瞬间,紫海机甲已经突破了远程火力的封锁近距值,来到了许乐的身前,毫不犹豫,沉默而冷酷地用坚硬的合金拳头,轰向了小白花机甲的腹部。

    沉重机甲的巨大惯性,双引擎的初始强启动度,四倍功率下的闪避机动性,被操控紫海的李疯子挥的淋漓尽致,用最简单的动作,营造出了一个最危险的时刻。

    紫海机甲一路突进带起的月岩轻灰,根本来不及沾惹机甲的紫色表面,只是瞬间,杀招便至。

    一机,绝尘而来。

    ……(看书就来

    ……

    卡山脉附近,安装了无数的数据采集器,双方机甲机身上也有总装基置的监控设备,再加上被调姿至旧月极地区域上空的七颗高灵敏度卫星,这些设备忠实地将场间生的一切,传回了旧月基地的会议室,传回了数十万公里之外的s1行星指挥大厅。

    电子倒计时结束的那一刹那,指挥大厅内所有人都沉默了瞬间,他们看着巨幅光屏上分隔二百米巍然站立的两台辛式机甲,没有任何人说话,甚至出声音。

    无论指挥大厅内的技术人员属于何方,无论那些观战的大人物们究竟支持何方,但至少在这一刻,他们拥有一种同样的情绪。不管联邦鉺究竟采用何种辛式机甲标准,也不用去理会那些背后的利益争夺与倾车,至少他们荣幸地看到了联邦鉺划时代辛式机甲的第一一真正战斗。

    光屏上的光芒炽烈,两台机甲外表的白色和紫色却因为光线的反射而显得更为浓郁,指挥大厅里的人们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光屏上面,直到片刻之后,那些技术人员才醒过神来,准备进行数据采集。

    这是辛式mx机甲的第一一实战,实战中双方所展现出来的技术参数,不仅对于可能存在的争议将起到评判作用,更重要的是,这是联邦鉺收集机甲数据的良好时机。

    只是技术人员们还来不及做数据采集的工作,也不来及通过那些数据分析真空环境下mx机甲的三大系统运作效能,便又只能将目光投回了光屏之上。

    因为紫海机甲动了,而且一动便是如此气吞山河,霸气十足,度更是快地令人难以想像!(看书就来

    联邦鉺的机甲研制已经有多年了,机甲以机动性能强著称,但谁也没有想像过,在旧月崎的地表环境上,机甲居然能够挥出如此令人恐怖的度,这种瞬间的启动度以及随后的奇妙加,难道便是双引擎所带来的改变?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所有人却来不及感叹什么,因为一切生的太快,紫海机甲双引擎的轰鸣声无法采集,但指挥大厅里的人们,却感觉自己似乎就在旧月之上,正亲眼目睹着紫海机甲呼啸而去,快若闪电,用这种度展现机甲展革命性的突破!

    商秋目瞪口呆地看着光屏上那台高突进的紫色机甲,手中紧紧地握着笔杆,身为双引擎技术成形的关键人物,她比谁都要清楚双引擎功率全开的,四倍功率下的机甲度能达到何等样的水平,但那只是实验室里的数据,模拟环境下的测试,今天真正看到战斗中的双引擎机甲,她依然被震撼的难以言语。

    度!决定机甲性能和近战威力的,只能是度。

    光屏上白色机甲试图用远程火力封住紫色机甲的前进通道,然而在紫海机甲恐怖的度和机师强悍的操作面前,那几道弱光所代表的火力线,显得是那样的徒劳和衰败。

    这便是双引擎辛式机甲的可怕之处,在强的机动性能保障下,宇宙固有的火力系统已经显得落伍了,如果机械武器的喷射度,制式导弹的追踪度,已经无法达到机甲的瞬间趋避度,那怎么击伤它或者是消灭它?

    光屏上那台高移动,只留下一道残影的紫海机甲,向旧月基地会议室和指挥大厅里的所有人贻示了一个事实,在今后的战争中,除非是火力密集覆盖或者是战舰精确定位下的光能武器打击,mx机甲将是难被包围或者是战胜的级武器!

    工程师的本能激动一闪而过,商秋怔怔地望着光屏,手指用力的动作还没有结束,就看到紫海机甲已经冲到了小白花的面前,她担心果壳的mx机甲会不会在这一击下溃败,但更令她震惊的是,操控紫海的那个机师,居然只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便将双引擎的操控系统掌握的如此完美,完全挥了辛式mx机甲的度优势,抛却了原有的联邦鉺军方机甲动作,舍远攻而求近战……

    费城李家子,果然都是战场上的天才。

    也只有天才的机动战士,才敢于在第一一实战中便完全地抛却固有的机甲操控方式,凭借着近乎本能的直觉,临时改变作战方法,将双引擎机甲的机动性挥到极致。这种选择,毫无疑问证明了紫海机甲里那个疯子乎常人的冷静以及对自己的强烈信心.

    指挥大厅里注视着光屏的军官和技术人员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一道绚丽的紫色光影,看着联邦鉺科技水平从未制造出来的机甲度,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什么数据都还没有来得及分析,便下意识里做出了判断,两台mx机甲的战斗似乎刚刚开始便要结束。

    指挥大厅后方那些被紫海机甲度震惊而站起的军方大们心中,也是做着如此的想法。

    果壳的机师就算是联邦鉺军方最优秀的王牌机师,在紫海机甲狂暴而迅猛的攻击面前,也一定无法做出最正确的反应,那个明显还固守远程火力攻击和近身格斗结合听白色机甲,下一刻就会像它的代号小白花那样,摇破碎于旧月卡山的真空之中.

    ……

    ……

    强悍的机械臂占据了四分之一的视野,光滑的紫色外表反射着恒星的光芒,剧烈收缩的关节构件与传动管件,是那样的清晰,而且越来越大。

    许乐一直认为李疯子接触mx机甲只有两天的时间,不可能比自己还要熟悉,但是看到这一幕,他知道自己错了。在这种情况下,联邦鉺军方机师最快的反应度,只怕也来不及让小白花做出正确的反应。

    但是他能,因为他的神经比别人粗,他的反应比别人快,就在幽暗的驾中,他的手指快扫过光屏,同时体内那股温热的力量也瞬间爆了出来,通过身上的拟真系统,将精准的信号传递到机甲的每一个构件当中。

    紫海机甲的合金拳,足以一击溃敌,挟着冲刺的巨大力量和高度而至,似乎无从闪避。

    所以小白花机甲并未闪避,而是在合金拳将要击中自己机身前的那一刹那,左机械腿向后蹬了一步,右机械臂快若闪电一般击了出去。

    ……(看书就来

    ……

    真空环境中,紫海机甲的合金拳不可能产生爆空的声音,但那个破空而至的拳头,落在所有注视着卡山脚的人们眼中,却挟杂着无穷的霸气和杀意。

    小白花机甲动了,却动的是那样的匆忙而无措,就像是被劲风吹过,腰身微扭。

    但偏偏就是这看上去有些无措的一扭,紫海机甲蓄势已久的那一拳,擦过了白色机甲左胸部,直接对上了那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探出来的一根机械臂!

    两只强悍的合金拳重重地击在了一起,在这一瞬间,似乎能够看到那些坚硬的合金表面,在这一一冲击中缓慢地变形,露出内部复杂的构件。

    机甲撞击之时,没有任何声音,这一幕落在所有的人眼里,却如同身边响起一道惊雷,让所有人都醒了过来。

    “非标准动作!”

    地面指挥大厅中,受邀前来的第一军事学院机动系主任,手扶在栏杆上,双瞳紧缩,看着光屏上刚刚生第一一冲撞的两台机甲,沉声说道:“全部是非标准动作!”

    没有人注意到他在说些什么,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光屏,如果说操控紫海机甲的李封中校,因为军神后代的身份,能够在短时间内,将新式mx机甲的功能挥到极致,是一件令人惊叹却还能接受的事情。但果壳公司派出操控白色机甲的机师,居然能在最后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有效的反应,虽然有些狼狈,却成功地挡住了紫海机甲的霸道一击,则是令所有人都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需要多快的手?”

    指挥大厅内大部分都是专业人士,虽然他们没有亲自操控过辛式机甲,也知道在紫海机甲的霸道攻势下,最后留给白色机甲机师的反应时间非常短暂,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输入指令操控机甲做出唯一可行的反应,这需要怎样的手和眼光?

    ……(看书就来

    ……

    今天有空,就多写了点儿,明后天事儿又来了,会少写一些,提前向大家报告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