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八十六章 李无敌还是许小叔?

    许乐见过联邦鉺里不少大人物,且不说旅途之中一直和言悦色,郑重嘱托的总载先生,便说邵家母子二人,邹应星这位将军,谁不是在联邦鉺里说句话,行星表面也要抖一抖的大人物?然而见过大人物,并不代表能够完全了解大人物们的行事风格,准确来说,他根骨里依然没有摆脱底层公民的道德评判标准。

    他总以为,无论是政治家还是政客,终究应该还是要一张老脸的,还是要在联邦鉺的规@@矩下做事,即便面临着强烈的利益冲突,这些人撰取利益的吃相总要讲究一个优雅、从容、自信,就像联邦鉺科学院吃掉果壳研究所沈老教授的数据,一应手脚做的是那样的干净,居高临下,气吞山河而清无声流淌……

    直到今日,先是听说那边把李疯子挑来当机师,又被这个自称为宪章局官员的家伙带着军人把白玉兰拦下,准备逮捕,许乐才明白,联邦鉺上层大人物们,在被触犯了根本利益的时候,竟是丝毫不吝于展示自己的贪婪阴冷模样,只要占着一分道理,他们便能使出十分的手段,做事做绝,没完没了地展现无耻所可能达到的境界。

    “这和你们宪章局又有什么屁的关系?要上军事法庭,也是国防部的事情。”

    因为这种认识,许乐难再压抑自己已经压抑了久的愤怒,眯着眼晴看着面前的官员,目光如刀,时刻可能将对方那张冷漠如木偶的面容划.!成无数斑驳的碎片。相对应的,他也再难以扮演一个沉默乐观开朗的技术人员,而是从骨子里开始散一种孤根的气息。

    “和宪章局有什么关系,宪章局不需要告诉你。”

    那名官员没有理会他的怒火,微笑回答道。宪章局一般只负责配合政府部门的工作,少直接出面,今天旧月基地之行,是因为联邦鉺政府内部某些强力人士的劝说,事实上果壳机动公司已经进驻旧月总装基地,在这种时刻,也只有宪章局这种然的存在,才敢于挑战整个联邦鉺的规矩巨,不惜破坏一场关系重大的辛式机甲测试对战,也要逮捕这名叫做白玉兰的机师。

    这名官员并不担心果壳机动公司的反击,宪章局少出手,但一旦出手,却也没有什么政府部门敢于硬抗,更何况是一个企业,在第一宪章的光辉下,他们这些官员仿似也被蒙上了一层不容侵犯的光彩.

    许乐挡在了白玉兰的身前,毫不客气地直接把身前的枪管拍开,他的力量极大,随意一拍,竟是让那名军人的手腕有些酸痛,场间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看什么看?”许乐眯着眼睛扫视了一遍四周态度生硬的军人,沉声说道:“有本事开枪打死我。”

    在这个时候,他自然地想到港都工业园区里的那个雨夜,只不过当时他和白玉兰所面对的,是白水公司的雇佣兵,而今天所面对的,却是宪章局的一名官员以及随命而来的联邦鉺军人.

    重复又重复,联邦鉺上层社会的阴谋或是冷酷蛮横的大锤不停地来到他的头上,实在是令他有些不厌其烦。只是上一他有国防部的军令护身,这一面对着宪章局,还能有谁从天而降打救自己,打救白玉兰?

    后天联邦鉺政府便会秘密进行机甲对战的测试,在这种时候,许乐相信对方不敢贸然动用暴力手段,他也不可能任由这些军人把白秘书逮捕,他暗底下准备了几个月的王牌机师如果都被抓走了,后天谁去和那个李疯子正面硬抗?

    白玉兰一直低着头站在他的身后,没有像往常那样站在他身前挡枪口,大概是因为今天对方的突然难与自己有关系,他比平时更加沉默,只是看到许乐愤怒地拔开枪管时,他的眼角微微颤动,隐约间找到了当年在军营里,被那些兄弟同袍们护在身后的感觉。

    已经通过扫描的技术小组成员,现了门口的异动,纷纷走了回来,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面色剧变,抛却了学者的优雅风度,对那名宪章局的官员和军人们破口大骂,并且威胁马上便要将这件事情通知国防部。

    然而明显,国防部并不能威胁到那名宪章局官员,事实上这名官员只是拿了宪章局一份文件,便可以要求旧月基地的驻守官兵按照自己意志行事,这种权限实在是高的有些恐怖。

    许乐正在给总载先生打电话,对方既然使出了近乎无赖的可耻招数,除了总载亲自出面之外,他们这些技术组成员,想不到别的办法。然而电话那头一直没有接通,无论是总载还是秘书的电话,都处于关机状态。

    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知道对方一定有所准备,说不定总载先生此时的离去,正是对方安排的。

    白玉兰的双手一直揣在袖子里,忽然这时候叹了一口气,缓缓地将双手拿了出来。

    从这一声叹息之中,许乐听出了多种情绪,有不甘不屈,也有无奈失望。

    白玉兰十五岁参军,无任何背景靠山,进入十七装甲师特种机甲营,一把秀气的小刀和一手绝妙的机甲操控技术,才是他真正的立身之本,也正是因为他在前线所立的功绩,才让他在触犯了军令之后,只是被开除军籍,却没有被送入军事法庭。

    即便这样一个生猛的退伍军人,在知道对方的机师是费城李疯子之后,依然生出了避战之心,这一路太空旅途上,白玉兰不知道做了多少心理建设,激了自己精神世界里最强悍的那个部分,先前才能在茶桌旁对许乐平静的说出那句话。

    白玉兰已经决定全力出手,不留遗憾,要看看那位老师长的孙子究竟生猛到什么程度,然而将将调起虎气,却被山林里的一群貂狼拦住了上另一座虎山的道路!

    英雄当有用武之地,那些人却在白玉兰精神最巅峰的时刻,想要无耻地剥夺他的这一机会,那一声叹息,自有一分不甘淡漠之感。

    ……

    ……

    许乐眼角的余光,注意到白玉兰从口袋里取出的双手中,并没有握着那把秀气的小刀。

    白玉兰眼帘微垂,说道:“我跟你们走。”

    不得不走,此时情况与那雨夜不同,以联邦鉺科学院为的那拔势力,甚至不惮于动用了在宪章局内的关系,证明对方有不惜一切代价,赢得联邦鉺机甲标准之争的决心.

    玉石俱焚固然惨烈,问题是对方只堆了一堆柴,而许乐对于此一机甲之争来说,却是一块千年宝玉,白玉兰不能眼睁睁看着许乐因为愤怒,而堕入对方的算计之中。

    “你走了,我们怎么办?”许乐恼怒地斥道。

    “他们只是不想让我参合到这一机甲对战中来。”白玉兰轻声细语说道:“顶多关我几天也就没事了。至于后天的机甲战……你自己上吧。”.

    最后这几个字,白秘书说的声音极轻,只有他身前的许乐能够听到,许乐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提出这样一个建议。

    说完这句话,白玉兰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他清楚自己其实还是在为当年在军中,以及去年秋天在百慕大所犯过的那些错误还债,宪章局既然出面,自然是避开了8384部队的封锁,直接拿到了自己的罪证,也不知道自己会被联邦鉺法庭判多少年。

    “不用。”宪章局官员微笑着说道,他也清楚两天后那场机甲对战的重要意义,心里其实并不是有底气,所以只是要求白玉兰配合调查,却没有直接逮捕的意思,毕竟要照顾一下果壳方面的情绪。

    白玉兰看着他的微笑,却没有被照顾的情绪,轻柔地笑了笑,然后一脚就悄无声息地踹了过去,直接踹中了这名官员的小腹!

    一声闷响,宪章局官员倒在了地上,满脸惨白,想喊痛却被痛楚扎进了小腹深处,竟是说不出话来。

    这一脚不知惊着场间多少人,那些军人马上端起了枪,这时白玉兰却低着头轻声说道:“事先就申明了我不拒捕,打他是私人恩怨,要上法庭告我斗殴,我不介意。”

    许乐并没有因为这一脚而有丝毫的宽慰,他沉默地看着白玉兰,理都没有理那个痛的在地上打滚的官员,说道:“我会尽快把你捞出来。”

    白玉兰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受了气便要泄一下,后天你如果用这种心态去做事,或许结果会出乎多人,甚至包括你自己在内的预判。”

    ……

    ……

    “我生气。”许乐眯着眼晴看着库房中央正在进行改造的白色mx机甲,想到商秋取的那个小白花的名字,想到已经被带走的白玉兰,对电话说道:“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联邦鉺会有多公平,但也没有想到,在这种事情面前,那些人居然还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权术。”

    果壳总载先生回来后,得知了选定的机师被宪章局带走的消息,自然愤怒到了极点,他甚至直接给总统先生打了电话,但事情涉及到宪章局,便是总统办公室也没有办法命令对方马上放人。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无耻的如此直接,丝毫不在乎颜面方面的问题,愤怒之余,给国防部打了几通电话,把联邦鉺军方臭骂了一通,却依然改变不了已经生的既定事实。就连果壳机动想借此事,拖延机甲对战时间的要求,也比主持此一机甲测试的国家安全顾问先生一口回绝。

    此时许乐正在给邹郁打电话,一方面想了解一下s1行星表面上的动静,另一方面也是想泄一下自己心头的怨气。

    “利益斗争的表面,往往会蒙上一层政治和谐的外衣,但如果利益够大,人们并不惮于撕掉这层衣服,**裸地上前抢食,就像电子围墙那边丛林里的野兽一般。”

    电话里邹郁轻声说道:“mx机甲的对战,牵涉到多利益,而且事关林院长这一生的名誉,他不想颜面无存地下台,自然不会在乎这些事情,说到底,你能帮助果壳把对方逼出如此**裸的丑态,也算是了不起了。”

    她看了一眼保姆怀中的孩子,压低声音说道:“成者为王,败者为贼,只要结果达成,没有多少人会在乎过程,现在对于你来说,关键就是要在后天的机战中帮助那台小白花获胜。”

    “国防部紧急调派了一名王牌机师过来。”许乐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但对方用的是李疯子……”

    “所以我不理解,那边究竟在想什么,虽然费城李家向来以中立著称,但我相信,如果夫人真的愿意帮助果壳,一定能做更多的事情,我得邰之源说过,宪章局老局长是他的七代远亲。”

    “这个我也不清楚。”听到李疯子的名字,邹郁的语气里多了一丝警惕,“你现在只能希望父亲为你们挑的王牌机师,能比你的那位秘书更强大。”

    挂断了电话之后,许乐走到近处看了一眼正在改造的机甲,果壳的工程师们面色阴沉的做着各自的工作,盯着总装基地的机修师们进行火力系统的置换和外个感应装备的安置,眼睛眨都不眨。已经到了旧月基地,结果对方还使出阴招带走了自己的试机师,果壳的工程师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当然担心,这些总装基地里的机修师会不会手脚有些不干净。

    许乐走出了核心区库房,在生活区要了一杯绿茶,靠着玻璃墙小口地喝着,隔着多层刚性薄膜,看着基地外面那些苍凉而动人的月球表面起伏,点燃了一根烟。

    一根接一根地抽,直到感觉唇边有些麻,烟雾熏的他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他的情绪才稍微好了一点,想起白玉兰被带走前说的那句话,轻轻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轻柔的合成电子女声响起,表明总装基地外面有外船降落,许乐并没有理会。席格总统以及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们,后天都会在s1的控制大厅远距离观看此一机甲对战,这两天繁忙起降于旧月基地的飞船,大部分都是工程师和后勤保障人员。

    几分钟之后,从飞船泊位通往基地的地下通道入口处,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这些脚步声显得极为稳定,就像是一队士兵正在正步前行。许乐下意识里扭头望过去,却被建筑拦住了视线,只看到生活区里多军官和机修师们,都纷纷向那边走了过去,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站在了道路的两旁。

    先进入视野的,是联邦鉺科学院的十几名教授,明显先前这些教授们的脚步声,都被后面的脚步声所压住了。

    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端着茶杯看着拐角处。

    掌声率先响了起来,旧月基地的军人们自动站成两排,欢迎着来人.

    在几名军官的拱卫下,联邦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中校,走出了墙角,走入了掌声和灼热的目光,走入了许乐的视线之中。

    对于联邦鉺军队来说,费城李家的传人本来就值得接受这样的礼遇,更何况李疯子用他在西林前线的变态战绩,早就证明了他自己也必将是联邦里的一代传奇人物。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那边,现李封并不像自己见过的那般狂傲嚣张,那个十六岁的中校,极为有风度地向四周鼓掌的军人行礼致谢.

    在众人的注视中,李疯子正准备说几句什么,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道目光正看着自己,而且看的他非常不舒服,下意识里回过头来,便看见了幕墙旁边,端着一杯绿茶的许乐。

    李疯子眯起了眼睛,青稚的五官中闪过一丝快意,就像是一头山林猛虎看到了最可口的猎物。

    虽然他参加机甲对战测试只是简单地执行国防部的军令,然而能够击溃果壳机动公司的机甲,让这个家伙实实在在丢一次脸,实在是他额外的最大动力。

    旧月基地生活区里上百名军官技术人员,都注意到了这名费城李家传人的目光,他们好奇有谁值得他如此认真的注视。

    在几个人的小声叙述中,众人知道了知道站在幕墙旁那个身材瘦削的年轻人,是果壳工程部的技术主管,专门负责此一的辛式机甲对战机修方面。

    在无数双好奇的眼光中,李封挥手阻止了身后军官的跟随,缓步向着许乐走了过去,每一步都走的那样的稳定,那样的凛意十足。

    许乐的身材并不瘦削,只是和李封充满了刚劲力量的身躯相比,看上去有些秀气。他低垂眼帘,看着手中的茶杯,就像是没有注意到此人的到来一般。

    “我说过我要亲手打死你,不过可惜,你不会操控机甲,而且这是军方的任务,就算你在机甲中,我也不可能真地打死你。”李封认真严肃地说道:“不过既然我来了,你们果壳也就没什么希望了,就算科学院那台破紫海再烂,结局也是一样。”

    这般霸道十足的话语,如果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只会令人觉得荒唐可笑。然而此人十二岁便上前线浴血杀敌,操控着m52杀的帝国皇家机甲营血流成河,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显得那样的理所当然。

    “原来的机师叫白玉兰,几个小时前,就在这个地方,他曾经答应我,要搞定你。”许乐低着头说道:“可惜你为之作战的那群混蛋,却剥夺了他搞定你的机会。”

    “打遍军中无敌手?”他盯着茶杯,喃喃轻声自语道:“看你信心十足的模样。我忽然很想和你打个赌。”

    李疯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他,说道:“你说。”

    “如果果壳输了,从此以后我见你就跪,尊你一声李无敌。”

    “如果是你输了,整个宇宙你见我就让,不要再来烦我,同时记得要喊我一声小叔来听听,或者你可以把费城庄园那个门牌拆下来送我。”

    缓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许乐依然盯着杯中的绿茶,就像盯着联邦鉺里很多大人物丑陋的脸。

    ……

    ……

    抱歉,有点儿小感冒,状态不好。但今儿总要祝广大的教师同志们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