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八十五章

    在幽蓝色的太空之中,无数的星辰正在宁静地注视着飞行于其间的飞船,而飞船上的人们,也在注视着它们。就在黑暗星域下方的视野处,一个六角星形状的巨型太空站反耀着恒星的光芒,比四野里任意一颗星辰都要更亮了一些,六角星太空站安静地俯视着s1星球的表面,随时准备接纳跃出大气层的太空飞船。

    许乐站在船窗旁边,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太空站渐渐远离,心情略微有些激动。他经历过太空航行,上一一乘坐古钟号飞船从东林来到都星圈时,便是在那座巨型太空站里转乘的空地转接舱,不过今天他所乘坐的这艘续航太空飞船,并没有在太空站里停歇,而是直接突破了s1行星的重力牵引和大气层的缠绵,飞入太空,向着旧月基地而去。

    果壳机动公司拥有自己的商业舰队,数量并不多,但性能极为优越,技术小组此行前去旧月基地参加辛式mx机甲的测试对战,总公司自然提供了最好的飞船,根本不需要在空间站处进行能量补给和换乘。

    窗外的恒星光芒忽然变得黯淡起来,许乐知道飞船正在转向,他走回了自己的座位,看着四周那些表情严肃的伙伴,心情也不禁有些紧张。果壳机运动公司的技术人员们,都穿着深灰色的军装,因为他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属于联邦鉺军队的编外人员,就连商秋都有一个文职少校的身份。

    这艘太空飞船里,唯一没有穿军装的,便是许乐身边的白秘书,和坐在飞船前方豪华包间里的总载先生。白玉兰是当年在军队里犯了大错误,被开除了军籍,而那位总载先生则是不屑于用一身军装来提升自己的底气。

    果壳机动公司的总载,如果放在联邦鉺东林西林这种地方,大致也是大区行政长官的级别了。前些日子,果壳机动公司在联邦鉺内部争斗中所展现出来的态度,明显不符合这家巨型公司在联邦鉺内的地位,许乐想到那位四十余岁的总载先生,心里便有些疑惑。

    果壳总载前些日子一直没有展露什么山水,最主要的原因联邦鉺管理委员会刚刚任命他为果壳总载不到一年的时间,恰在他接手的时候,果壳内部却生了多问题。去年秋天实验失败之后,联邦鉺科学院借口参与双弓@@擎技术的设计,无耻而霸道的加入了进来,这是联邦鉺学术委员会的正式决定,所以果壳方面也不能以此来指控对方,然而紧接着科学院又偷走了沈裕林实验室中的数据,果壳董事会里那位独立董事,又出了一些问题,诸般烦忧拢在一处,让这位辛接任的总载先生恼怒之余,也不免有些焦头烂额。

    如果果壳董事会内部的争执,就如同联邦鉺内的争执一样,还没有完全平息,总载先生却不能把时间都耗在这些政治争斗上,他比谁都知道,mx机甲对于联邦鉺,对于公司的重要意义,所以他亲自带领着技术小组,坐了这艘开往旧月的飞船.

    太空中的航行实在有些乏味,光屏上那些衣着火辣的舞者,并不能吸弓@@太多人的目光,技术小组里的所有人,都在沉思着后天便要开始的机甲对战,分析着自己所负责的那一部分技术内容,确保不会出现什么漏洞。

    商秋没有跟着技术小组过来,旧月基地进行机甲对战测试,数据采集分析和评价工作,却是在地面上的控制大厅,她还有重要的工作要做,所以留了下来。

    许乐看着身旁一直低着头的白玉兰,不自禁地想到,如果商秋这时候在身边,估计旅途也不会如此乏味无趣,白秘书这人太过沉默宁静,实在不是一个好旅伴.

    就在这个时候,通话器里响起了一个声音。许乐微微一怔后,离开了椅子,向着总载先生所在的房间走去。

    没有过多长时间,他走了回来,面色微沉地坐回了原位,忍不住又看了白玉兰一眼,心想这个消息究竟是现在说,还是等机甲对战开始的时候说?

    白玉兰看出了他情绪上的变化,轻声细语问道:“那边的人选出来了?”

    “是的。”这次事关重大的机甲对战测试,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双方肯定会选用联邦鉺里最成熟,最厉害的机师,许乐猜测对方应该猜不到,果壳公司早就已经做出了用白玉兰当机师的决定,但他也没有猜到,对方居然有办法说动那个家伙亲自出马。

    他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是李疯子。”

    白玉兰秀气的眉毛挑了挑,然后平伏下来,就像是微石入湖,稍荡即伏,只是沉默片刻后,他却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根香烟,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许乐一直以为白秘书不抽烟,他不知道那天夜里,白玉兰看见他操控老式机甲,做出那么多凌厉的攻击动作时,悄悄地抽了一根,也不知道当mx成功的那时刻,白玉兰也抽了一根。

    白秘书不是不抽烟,但只有他感到真正震动的时候,才会点燃一根。

    太空飞船内部的烟雾探测器鸣叫了起来,电子女声开始警告,四周的技术小组成员,纷纷从自己的沉思中惊醒,好奇地望向了许乐二人的座位,然后他们看到了两张沉重而略显疲惫的脸,一瞬间,他们就明白了一些什么。

    听着电子女声的警告,许乐的心情有些烦燥,恨不得把扬声器一脚踢飞。

    “怕什么来什么。”白玉兰只吸了三口,手指间夹着的香烟便燃烧的只剩下小半截。他轻轻咳了两声,说道:“老板,看来你背后那些人物,并不像你想像的那般有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白玉兰便开始用老板称呼许乐,也许是看在那两千万联邦鉺币的份上。许乐清楚他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在都特区两个人曾经有过一番长谈,那个一直站在许乐身后的邵家,和费城李家的关系向来亲密,为什么此一李家那个疯子却要插手此一机甲之争?

    总载先生也是刚刚收到的消息,许乐此时身在太空飞船之中,纵使心中有百般疑惑,也无法打电话去一一释疑,只好沉默。白秘书微垂眼帘,手指缓缓捏弄着半截香烟,想到两日后那个不可一世的对手,也陷入了沉默。

    就在二人的沉默之中,一颗荒芜的星球出现在了太空飞船的侧前方,土黄色的行星表面,在恒星的光芒下显得更加清晰,从而破败,唯有表面上那一颗颗有如珍珠状的建筑,和遍布四方的黑色材质,提醒着人们,这不是一个无人定居的荒星,而是s1星的最大伴星,旧月。

    …….

    …….人类二一进军宇宙,第一个正式开的星球,就是双月之一的旧月。在文献中,这颗陪伴着s1星球数十亻乙年的卫星,被称为一号月球,但联邦鉺的民众一般称之为旧月。

    旧月的开已经进行了多年,虽然直至今日,科学家们尝试重造生态系统的努力,一一又一一的失败,低重力环境下的大气逃逸现象,始终无法消除,但是人类对旧月的开,也进行的极为深入。

    那些从太空里便能看到的珍珠状建筑,实际上是多达七百的居住基地,基地的上方覆盖着高强度多层刚性薄膜,过滤着炽烈的恒星光芒与无所不在的宇宙射线,同时将基地的维生系统与外界隔离开来.

    那些快要覆盖旧月四分之一6地面积的黑色材质,则是利用相邻四个行星里的矿星资源所改造而成的太阳能采集吸附材料,现在已经完全可以提供旧月上无数军用民用基地的能源供给。

    那些无所不在的黑色,是联邦鉺历史上最大的五一星球改造活动之一,耗费无数财富和岁月,是人类的无上荣光之一,在诗人的笔下,往往会充满诗情画意地描写,人类的巨笔,是怎样将天际上那颗荒芜的行星,涂抹上了一层非自然的颜色,能改天换地,自然是惊天动地。

    旧月基地上七百多个基地中,最大的自然是联邦鉺军方的总装基地和果壳机动公司的太空飞船制造工厂,据说在月球背面的军事管制区,还有一个大型的基地,专门负责为联邦鉺三大舰队提供补给,不过一般的联邦民众却永远无法窥见其真面目。

    一艘淡白色的商务飞船在旧月表面航控中心的指引下,画过一道近乎平直的孤线,向着预定的着6点驶去。只看这艘飞船的外表设计,便知道这是一艘直接续航飞船,可以突破s1大气层。飞船的侧方涂着一行很醒目的字:有金属的地方,就有果壳。

    看着那些珍珠一般的大型基地外面越来越清晰,飞船上的技术小组成员,早已站了起来,出了一阵阵地惊叹之声,人类对宇宙的改造,总是能让这些工程师们生出一股自肺腑的崇敬感。这些工程师教授们研究的是机甲却不是太空战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竟是他们第一一到达旧月基地,那种激动更是无以复加,以至于他们此时根本就不愿意想起后天的那场机甲对战。

    漫无边际,就像东林大区的草原一般伸展开去的黑海,确实是极为壮阔的景象,而那些从珍珠变成巨大薄膜覆盖的基地,也是一个令人激动的过程。许乐本应对眼前的一切感到激动,然而旅途中那个极为不好的消息,让他的心情有些沉重,对此般壮阔丽景竟有些无视。

    果壳机动公司的专属飞船,没有降落在自己的基地中,而是直接飞抵了国防部的太空总装基地。伴随着巨大的气流声与电子定位鸣笛声,飞船稳稳地降落在船坞之上,然后被大型的收缩装备置入了地面之下。

    警报声解除,技术小组一行下了飞船,坐上了飞船下方的自行电动车,顺着长约十公里左右的地下通道,向着幽暗宁静的前方驶去。

    总载先生有专车接送,早就已经离开了。在离开的那瞬间,许乐注意到总载先生的脸色有些阴沉,身旁的秘书正拿着电话,在与某些方面不停地争执,大概果壳总载也嗅到了一丝危险的信号。

    联邦鉺里有太多人不想让果壳拿到辛机甲的标准了。许乐想到这一点,便不禁有些心寒,铁算利家就算是联邦鉺七大家之一,可是怎么能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他看了看自己的电话,确认在地下通道有信号,便直接拨通了沈秘书的电话。

    在电话中,他把刚刚得知的消息告诉了对

    方,然后安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沈离在电话那头沉默许久后说道:“这个消息我也刚刚核实。据情报称,应该是那位麦德林议员给国家安全顾问出的主意,至于费城那边……我没有这种影响力。”

    “夫人呢?”许乐继续问道。如果放在以往,不论对方挑选什么人做机师,都不会干扰到他对小白花的信心,对紫海的判断,但是李封不同,那是一个疯子,那是费城李家的独孙,联邦鉺军方难得一见的级机师。

    这时让许乐和李疯子去打一架,他都不介意,但正如白玉兰以往所说,论起操控机甲,李疯子的实力太过恐怖,这是战绩所造成的。

    ……

    …….

    坐在巨大穹顶的下方,许乐隔着玻璃,看着十米外的那层透明薄膜,有些好奇薄膜的材料和基地里补充重力设施运行原理。只有身处太空之中,才能真切地感觉到,联邦鉺数万年来的科技文明展到了什么地步,即便是他号称机修方面的天才,但也不可能完全了解这些繁若星辰的技术领域。

    几个电话下来,没有任何的好消息,总载先生的秘书先前打电话过来,也无奈地表示,公司方面向联邦鉺政府所做出的交涉全部失败,因为在总统办公室会议中,费城李家那位军神老爷子,亲口答应国家安全顾问,随便双方挑什么机师.

    正因为这种心情上的沉重,所以许乐才干脆把目光放到了总装基地的构造上,然而再如何看薄膜外的太空景象,他依然难以回复平静,心里甚至隐隐有一丝悔意,早知如此,当初是不是应该抢先要求李疯子来做果壳的试机师?

    总装基地生活区内安静,高约数百米的穹架上,自行轻清扫维修机器人,正沿着合金骨架缓慢地行走工作。许乐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又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实在是有些对不起面前的白玉兰。

    “那天在酒店里说的是假话。”白玉兰轻声细语说道:“我亲眼看见过李封操控机甲,对上他我没有丝毫信心,不过既然我们的目标只是把那台紫海拖入限战中三分钟,这倒是有可能办到的。”.

    听到这句话,许乐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要和费城李家那根独苗做正面对抗,在联邦鉺军方寻找别的王牌机师没有任何意义,比较起来,白秘书对辛式mx机甲的认知,比任何人都深刻,而且许乐一直认为,这个秀气男人的实力一直没有得到过充分的挥。

    “改变不了什么了。”许乐端起茶杯来,认真说道:“让我们搞定他。”

    白玉兰端起茶杯和他轻轻一碰。

    ……

    ……

    匆匆喝完一杯茶,技术小组没有多作停留,便直接向总装基地的核心区赶去。果壳的mx机甲在昨天的时候,已经在军队的严密看护下,从港都运到了旧月基地中,按照流程表,马上便要开始进行机甲对战测试的外甲改造和火力弱光化工作,果壳工程部的技术小组成员,自然要去亲眼盯着,不然谁知道国防部那些机修师会把自己的宝贝折腾成什么模样。

    技术小组的成员逐一通过芯片扫描,获得了旧月基地的暂时通行权限,往地下库房内走去,他们看着远处中心地带被防尘罩包裹的机甲,便开始激动起来,虽然只是七日不见,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却像是隔了很久。

    许乐和白玉兰依然走在最后,芯片扫描没有任何问题,然而当两个人正要走进库房的时候,一队荷枪实弹的军人却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果壳工程部技术主管许乐?”军队队伍中一名穿着黑色正装的官员,冷峻问道。

    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说道:“是。”

    “你可以进去了,这个人留下。”官员指着白玉兰说道。

    许乐的眼睛眯的更厉害了,问道:“为什么?”

    “白玉兰当年涉嫌非法向境外出售军械,所以他不能进入核心区域。”那名官员回答道。

    许乐知道白秘书当年的罪名,只是军事法庭都没有定他的罪,为什么偏偏在这个重要时刻,却忽然冒出了一些人来?不想而知,联邦鉺科学院那一派又开始出招,不仅抢先用李疯子当试机师,这时候还试图临时拦下白玉兰。

    他看着官员那张冷漠的脸,忽然开口说道:“这是果壳公司参加机战的试机师,不能进入核心区域?那机战怎么开始?你能负这种责任?”

    “不止是不能进入核心区,他马上要跟着我走,接受进一步的调查。”官员微笑说道:“您不用拿mx机甲对战的事情来吓我,我不是联邦官员。”

    “有完没完?有完没完?”许乐心中的愤怒再也抑制不住,盯着他的双眼大声说道:“我管你妈的是什么鸟屎官员,你敢拦我们,我看你怎么向总统交待。”

    “我是宪章局官员,我做事不用向总统交待。”官员微微一笑,然后挥手让身后的军人走上前来,准备逮捕白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