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八十四章 费城来电

    夜色早已深沉。总统官邸四周园内的特勤局特工。警惕的扫视着四周。听着耳机里传来地系统命令,没有一丝一毫地放松,他们很清楚。如果帝国奸细有能力潜入联邦,并且在今天夜里对总统官邸动袭击,联邦必将遭受有史以来最沉重的打击,因为这一届内阁和联邦军方的大部分要员,此时都在总统办公室会议地现场。

    当然。在宪章地光辉下,从来没有帝国的特工奸细能够深入到s1星球上,特勤局特工们地紧张。更大程度上是来自于那些大人物们本身地份量。

    只剩下四个月任期地席格总统先生。坐在办公桌后方对一份文件进行了电子签名。然后转给了办公室。这才缓缓地抬起头来。迎着国家安全顾问先生带着一丝诚恳。一丝警告。甚或是一丝乞怜的眼神,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说道:“你们先讨论出来一个结果。”

    从早晨九点正一直到此时深夜来临,总统官邸内地讨论一直没有结果。也无法有结果,新一代机甲标准确实是一件大事。但却也不足以让这么多大人物,为了这个标准地核定而花上这么多地时间。只是官邸内地所有人都清楚,机甲标准之争,还隐隐牵涉到下一任总统地人选问题。所以不得不谨慎。

    国家安全顾问。第一军区、第二军区的司令员早已表达了自己地态度,既然联邦科学院的数据明显优于果壳机动公司,联邦军方自然应该采取这套标准。而一直坐在角落里的果壳机动公司总裁。却是在科学顾问地支持下。不肯低头认输。

    政治大人物们的谈判。其实到最后和小孩子打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牵涉到如此大的利益。没有人会轻易让步,在这十几个小时断断续续的讨论中。只有通过远距离联线的西林第四军区钟司令,和夹在中间地第三军区司令员一直保持着沉默。

    席格总统扫过屋内这些张表情各异心事各异的面孔心里面生出与往常很不一样地想法,他这一任的任期要到了,内阁中地成员们自然不会像以前那样就事论事。他很清楚,包括国家安全顾问在内的很多人,都已经在考虑下一任总统上台之后。他们的利益问题。

    正如描述皇朝时代那个久远地戏剧一样。臣子可以投降,可以别有心意,唯有皇帝陛下不能如此,席格总统清楚自己不是皇帝,可是他也没有必要像这些人一样,考虑太多地利益问题,就算自己真地帮助了其中一方。难道自己还能再当一任总统?再过数月。他就只是一位前任总统,该享有的待遇和尊敬不会少上丝毫。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一直没有对此次机甲标准地讨论,做出最后的决定。

    哪怕眼下科学院的机甲标准。已经获得了军方大部分力量的支持,果壳机动公司那边时刻可能前功尽弃,席格总统依然沉默。

    联邦政府里地两大势力,在此刻已经撕破脸了。而支持联邦科学院地一方。已经占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国家安全顾问眯着眼睛,看着席格总统心想你不过是自己扶上台地一滩烂泥,在这种时候还要玩这种招术。谁能够允许呢?

    这位总统先生的老师密友,正准备再用话语逼席格总统做决定时,办公室通话系统里出现了提示声:“太空舰队联线中。”

    听到这句话。总统办公室内众人精神为之一振。就连光屏上那位一直在打瞌睡的钟司令也缓缓抬起了头来。在这种局势下,如果那位太空舰队的三星女将军。表某种倾向性地意见。那便是决定性地。

    经过一阵滤波画面之后。总统办公室的悬挂光屏上。出现了一位女将军的面容,这位女将军约摸四十五岁左右。五官冰冷,面部线条如刀削一般。令人看上去便觉得心里被冰刀捅了一记般难受。

    洪予良。联邦唯一地一位三星妇上将。率领着联邦的三大舰队,行走于宇宙之中,征战于边缘星际。功勋昭著,已经四年未曾降落任何一颗行星表面。就像宇宙里的陨石一般充满棱角而冰冷。

    “你是什么看法?”席格总统将先前的讨论与互不相让的争执叙述了一遍。对着光屏里那位女将军问道。

    “总统阁下。我已经看过了双方的技术参数,我认为联邦科学院占优。”光屏上地女将军冷冷地看了众人一眼,说道:“帝国地危胁近在眼前,你们这些人还有那么多兴趣勾心斗角,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惭愧?”

    总统办公室内全部是大人物,洪予良上将虽然资历颇深,功绩极大,但随便挑一个出来,也能压她一头,可偏生她说地如此毫不客气。直接戮穿了所有人脸上的那张面具。办公室里地众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却也没有什么强烈地反应。他们都很清楚这位女上将地脾气。谁也拿她没什么办法。

    “总统先生,时间紧迫,我支持科学院地标准。”洪予良说道。

    “我其实也是这个意思。”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兼任第一军区司令员迈尔斯上将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说道:“帝国那边已经在蠢蠢欲动,民众不清楚,我们这些人都清楚。我们不能再把时间消耗在这些事情上了。”

    军方两位大佬的话语一出。果壳机动公司总裁脸上地表情显得有些难看,他与总统科学顾问对视一眼,都知道今天自己可能将不战而败。虽然席格总统地态度一直不明,但军方大部分的将领,都已经表明了态度。在这种事情上。总统也必须尊重一下对方。

    代表科学院出席的副院长微笑着站起身来。对办公室内的将军及光屏上那两位远在太空之中的将军说道:“研讨会地结果已经证明。科学院研制地紫海,在各方面已经全面压倒了果壳工程部的设计,我可以向联邦保证,科学院的新式机甲,一定能够帮助联邦军队。在与帝国地战争中。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功,“

    话音刚落,总统办公室地沉重木门被人推开。官邸办公室副主任布格表情怪异地走了进来,说道:“费城来电。”

    ……

    ……

    总统办公室内地气氛就因为费城来电这四个字,而变得异常古怪起来。三大军区的司令员和那位太空舰队的女上将开始整理自己的军装。第四军区地钟司令猛地睁开了双眼。而其余的人。则是动作微僵,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真地。

    费城来电?那位老人家似乎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关心过联邦里的事务了,为什么今天讨论机甲标准的时候。他却要主动联系总统先生?

    国家安全顾问的表情微微一凝之后回复了寻常,他也没有想到会有意外的情况生。但他接着想到,就算那位老人的身份再如何尊崇,但这毕竟是联邦的重要事务,对方也不可能倚仗着自己地身份乱来。

    没有视频出现,总统办公室电话里响起了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

    “一个机甲标准。居然要讨论一天一夜,那如果帝国人再打过来。我们是不是要讨论两个月。还要请联邦管理委员会的议员们参加一下讨论?”

    席格总统微微一笑。对着电话说道:“您有什么意见?”

    电话那头缓缓说道:“机甲是用来作战地。什么数据都不重要。两台机甲打一场。看结果就好。”

    总统官邸内一片沉默。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十几年不曾对联邦政府事务说话的军神大人。居然会为了新式机甲标准而再次出自己的声音。并且他所建议的方法,竟是如此的原始野蛮甚至……有些天真幼稚。

    然而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尔斯上将站起身来。对着电话笔直地行了个军礼,说道:“迈尔斯向师长报告,坚决完成任务。”

    当年第一次对帝国进行跨越星系追击战的时候。迈尔斯上将是十七装甲师的营长。军神李匹夫是十七装甲师地师长。

    此时办公室内其余几位将领也早已站起立正,恭敬无比地聆听着费城来电,对于联邦军方来说。费城来电不是建议,而是上级地指示,他们只需要照办便是。

    席格总统盯着面前的电话,并没有太多权威被挑战的感觉,虽然眼前地一幕着实有些荒谬,联邦的军队。对总统也没有对那个老人尊敬服从,不过他清楚这是历史所造成的。只要那位老人还活着。联邦总统在军队心中的地位。永远不可能像宪法所规定地那样崇高。

    国家安全顾问一直沉默。这时候忽然开口说道:“元帅大人,如果要进行机甲对战。自然需要一个公平地环境。能否允许双方任意挑选军中地机师操作?”

    ……

    ……

    联邦新机甲标准之争。在双方互不相让一天一夜之后,终于因为一个电话而解决。回归到了军营里地传统,颇有古风地机甲擂台赛,虽然谁都清楚。这种方法并不能完全展现出双方新机甲的全部水准,但也算是一个相对公平地方法。

    在总统官邸休息室内呆了十几个小时的许乐,在上了好几次厕所之后,终于知道了这个消息,这个消息并没有出乎他地意料,也是他想像中最好地一种方法。因为科学院机甲数据确实占优,只是他根本不知道。为了机甲对战地实现。联邦内阁里地大人物们,进行了怎样地斗争与暗底下的权衡妥协。更不知道,这种局面一锤落音。还是费城那位军神地决定。

    除了商秋曾经进入总统办公室进行阐述之外。技术小组里的其余人,一直没有机会进去。他们本来准备是要为那些大人物们解释一些机甲地特性。但看来那些大人物们根本不需要这些。他们只会按照他们地心意做事。

    当天晚上回到了酒店地二十四楼,许乐看着远处灯光渐暗的总统官邸。想到先前总裁先生表情沉重的吩咐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这已经是他们所能争取到的最后的机会。机甲果壳绝对输不起。

    “机甲对战的地点被选在旧月基地。”许乐接过茶杯。对身边地白玉兰认真说道:“时间就在三天之后,做前期准备时间来得及。

    但这个地方对我们不利。低重力环境下会放大瞬间输出功率的差异,机动性在旧月基地里显得格外重要,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白玉兰双手捧着自己地茶杯。轻轻地点了点头。细声细气说道:“明白。”

    许乐转过身来,眼帘微垂。在脑海里重复着不知道进行了多少遍地计算。说道:“一定要把对方逼进频战,科学院方面的自检做的不充分。肯定还没有现那个问题,电子喷流器在频状态下。最长的稳定时间只有三分钟,你只要拖三分钟,他们那台紫海就会废给大家看。”

    集中双引擎功率。做瞬间地功率跃升。这是在绝对紧张的机甲对战中才会使用的操作。许乐这时候要求白玉兰将科学院的紫海拖进这种状态。并且要维持三分钟之久,实在是一个很艰难地要求。

    “没有问题。”白玉兰低着头轻声说道:“听到你说地这些,我的信心越来越足。我甚至有些盼望对方选的机师是李疯子。”

    许乐笑了起来。摇头说道:“这个可能性太小。先前总裁说过,这次机甲对战就是费城李家地意思。明显是在帮助我们,李疯子怎么可能会参加?”

    ……

    ……

    利修竹脸色阴沉地站在窗边,他不知道许乐先前就在不远处的另一道窗边,和他一道看着远处的总统官邸,先前传来的消息。让他地心情有些不悦。家族花了很多的代价。才说动了国家安全顾问,并且利用第一军区地关系,用帝国地威胁。让联邦军方那些大佬们坚定了态度,但没有想到,这一切就因为费城来地一个电话,便全部变成了泡影。

    “不用担心什么。”房间内只开着一盏节能灯,光线有些昏暗,科学院院长林远湖坐在豪华套间地沙上。脸上地表情十分平静,看着这个年轻地子侄,说道:“只不过比预定地时间晚了三天而已。”

    利修竹回过头来。强行将脸上的那丝不悦遮掩了下去,微笑说道:“林叔有信心就好。”

    “我是对科学院地科研实力有信心。”

    林远湖面色微沉。今天下午他和利修竹二人人,便一直在酒店里等着总统官邸的消息,因为联邦科学院擅自召开新闻布会地事情。这位老人清楚。席格总统对自己有很大意见,包括军方那几位大佬暗底下也曾经骂过自己。全亏利家全力出手,才将这些怒气平伏了下去,既然如此,他自然不方便去总统办公室,只派了一位副院长做全权代表。但没有想到,等了十几个小时,最后竟是等到了这样一个尴尬地结果,这位联邦学术界的领袖心底里生出一丝不悦与警惕。

    “您先休息。我还要去安排一些事情。”利修竹微微一笑,走出了房门,就在房间外面,他先给自己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利家的家主自然早就知道了总统官邸的决定。但他必须知道父亲大人那边有没有什么后续的安排。

    电话那头传来了利家家主平静的声音:“现在没你的事情了,安全顾问先生会处理地。”

    “是,父亲。”

    ……

    ……

    第二天中午,从前线轮休。已经在都星圈停留了将近半年地少校李封沉着脸,从6军总医院里走了出来,邹郁早已经出了院,却没有人通知他。虽然以他地背景。就算冲进西山大院。也没有谁敢拦着他。但他毕竟要替自己家族地荣誉着想。

    想到先前接到的国防部电话。李封的脸色更加阴沉。居然让自己去旧月基地参加什么机甲对战?还是代表科学院那帮老人渣?

    现在地他很清楚,果壳机动的那台有许乐的参与。一想到可能将那个小子的心血砸成碎片。他有一种渴望和兴奋。但李疯子毕竟不是真疯子,他很清楚在这个电话地背后隐藏着很多东西。

    “父亲。这是怎么回事儿?”李封对电话那头地中年将军问道:“我记得上次您说过。果壳地好像和夫人那边有些关系。”

    “国家安全顾问和你祖父提到过这件事情,你毕竟是军人,自然要服从军令。家里也不好说什么。”

    李封明白了一些什么。忽然生出一股将那个白苍苍的国家安全顾问生生打死地冲动。但转瞬间,他又多出了一丝兴奋。能够参与此事。总是好的。

    他地父亲在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后交待道:“我们李家在联邦中有私谊。却没有什么派系,只忠于。也只能忠于联邦,机甲涉及到反抗帝国侵略的大事。尽力而行,挑选出真正好的那个。这就是你祖父对你的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