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八十二章 抄袭风波

    “不要问我的姓名或者公民编号。我还没有愚蠢到这种地步。虽然我写这一封信本身就是愚蠢的作为。我也不想用什么证据来证明自己确实是果壳工程部的工程师。因为这只是我一个人的公开信。信者恒信。不信的朋友尽可以当做一个玩笑。写这封公开信的原因很简单。是为了解释……”

    “我们知道科学院已经率先完成了mx新型机甲研制。在这时候果壳公司还要另行研。会让很多人不理解。觉得这种重复是在浪费联邦的资源。但我想提醒你们记得一件事情。机甲不是捏泥人。不是三岁小孩子在河岸滩涂上随手一揉便能做出来的东西。拙美的泥人或许带着孩子天真的美感。但绝对无法帮助联邦军队在与帝国的战斗中获取太多利益。这个最高精复杂的人形机械。需要长时间的研。”

    甲的研制。果壳公司早在三十年前就有了初步意向。()在做了长期的准备工作后。于十二年前正式立项。无数专家学者技术人员投入青春汗水。才在去年秋天研出来第一代的原型机。而我们知道。你们也知道。联邦科学院从来就没有过类似的计划。他们只是今年才忽然开始的。所以论起先来后到。浪费联邦资源的。应该是联邦科学院。而不是我们果壳公司。”

    “更令我不明白的是。联邦科学院启动了新式mx机甲的研项目后。只用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取得了成功。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我们清楚。联邦科学院集中了联邦最优秀的科学家。可我依然不相信。他们有这种技术实力。因为如果他们真的有。联邦的军队。早就踏上了帝国京都的土地……再次重复一遍。研机甲不是捏泥人。但科学院却偏偏用捏泥人的度把它做了出来。”

    “敬佩吗?我当然敬佩。就像联邦少儿频道的那部动画片一样。能够拥有这样的度。实在是令人惊叹的事情。”

    “我并不是在指控联学院。虽然大家都知道那部动片是在抄袭。我只是举了一个可能并不恰当的例子。尤其当这种指控的对象。是深受我们尊敬的联邦科学院时。则要更加谨慎。虽然在学术界有传言。我们的林院长以往的记录。并不像大家所想像的那样纯洁无瑕。”

    “由于关系到联的绝对技术机密。所以一些细节我无法说出来。但我只想提醒大家一个名字。沈裕林教授。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研究一下这个名字。而且我可以提醒大家。拥有沈老教授全部学术遗产的学生。是我们果壳工程部的技术主管之一。就在几个月前。这名技术主管受到了某些方面的压力。被关进了地检署。幸好他现在被放出来了。”

    “无论果机动公司应不应该研机甲。现在已经研成功。接下来的便要看联邦政府究竟是选用联邦科学院的标准。还是果壳公司的标准。从一名从业者的角度出。我认为这是一道很简单的命题。”

    “我知道这封一个人的公开信。会引起多议论。但我想。身为果壳机动公司的一名工程师。做技术的良知和做人的原则。让我必须站出来说这些话。我不愿意看到做事的人被批评。而那些只知道攫取果实的人。却被做成雕像受人尊敬。”

    (有位书友昨天晚上就把这封公开信写好了的是真好。害得我好头痛。又不能直接抄他的。问题是他写的本就是我最开始想写的。只好换个方式写了也像科学院一样抄袭了。)

    公开信里还有多内容。但基本上都只是在以一种当事者的口。用花边小报的语气。描述着所谓的联邦学术界**。这是一种典型的黑幕文学格式。但凡清醒的人们。一定会觉得这封公开信里有很多问题。只是这名工程师的公开信里提到的事情太具有爆炸性。以至于深层次的问题没有人去考虑。

    这个工程师的公开信一共三千七百字。没有一个字用来指控联邦科学院抄袭。但三千多字其实也都只是在说这一个问题。但凡阅读了这封公开信的读者。都知道此人想要说些什么。联邦科学院是联邦最令人尊敬的学术机构。林院长是深得民望的学术界领袖。这样的机构和学者居然会抄袭?

    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星的天空讨论区顿时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贴子。有一部分人直接将对联邦生活的不满泄出来。想都没有想一下。便开始用激烈的语气。痛骂联邦科学院的无耻。有一部分自以为冷静的民众。则开始字斟句酌地表意见。认为这件事情完全是无稽之谈。这些人当中有大部分人认为表公开信的工程师。根本就不是果壳工程部的工作人员。而只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

    真正的腹黑阴谋论者。则是开始尖酸刻薄地对那名工程师大加批评。认为这不过是联邦上层政治势力之间的一次搏弈。果壳机动公司为了谋求政府巨额订单而使出的卑鄙手段。更有敢想的阴谋论者。甚至联想到了帝国收买的网络特务分子。

    而沉默的大多数。则是开始思考公开信里提出的问题。他们的心中也开始生出了疑惑。如果果壳公司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了mx机甲的研制。联邦科学院为什么会半途插手。而且工程师所指出的问题。谁能解释?

    就在当天晚上。这些沉默的大多数。开始凭借联邦网络上的相对自由环境开始查找一些资料。尤其是关于那位渐渐要被人忘记的沈裕林教授。

    在深夜一点钟的时候。有人查到了很多年前。一份学术期刊上面的文章。那篇文章用隐晦的语气提出。联邦科学院林远湖教授用来申报星云奖的学术成果。早在三年之前。便已经由沈裕林教授完成了大部分的内容。

    林远湖教授便是如今联邦学术界领袖。科学院的院长。当时在申报星云奖的时候。已经是联邦内著名的年青教授。声望极高。紧接着又有人查到。那份敢于刊登林远湖教授涉嫌抄袭的学术期刊。就在当年便被联邦学术委员会收回了资助与权限。最终落了个关门散人的下场。

    至此。沈裕林这个曾经辉煌过的名字。曾经的星云奖得主。再次进入了公众的视野。民众们在网络上查到。沈老教授在那件事情之后。便离开了联邦科学院。进入了果壳机动公司研究所。在学术界里消失了十余年的时间。至于他后来具体在研究什么方面。却没有人能够查到。

    凡走过必有痕迹。林远湖想必没有料到。被他一手遮天的联学术界早已没有敢反对他的声音。但在联邦的公共网络上。却依然留存着那些久远的资料。

    凌晨三点半。终于又有人查到了半年前果机动公司研究所的那一异动。沈裕林教授死后不久。他的实验室便被封存。而最后陪伴着他的那位助理研究人员。被逮捕之后。现在不知所踪。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被民众们了出来。虽然只是星星点点的痕迹。但加上他们的热情与想像力。便已经形成了一个关于学霸打压异己。无耻夺取他人学术果实的故事。

    愤怒的人们愈加愤怒。沉默的人们也开始表一极富※推理色彩的长文。就连那些尖酸刻薄的阴谋论者。在消停几个小时之后。也开始重新蹦了出来。只是他们这次的目标已经指向了联邦科学院。甚至是联邦政府。

    整个星的天空讨论区前四十。全部是关于这件事情的讨论。此时没有人再去关心联邦新式mx机甲标准到底是采用联邦科学院。还是果壳最新的标准。所有人都只是在猜疑。抄袭的事实是不是存在。

    媒体闻风而动。就在凌晨五点钟的时候。联行量最大的严杂志《星河》的记者。拔通了联邦科学院新闻布人的电话。在电话中。记者将今天晚上网络上面生的事情告诉了对方。询问对方有没有什么需要回应的。

    “网络是自由的。自由是是无的。无是不可信任的。身为联最高学术机构的新闻言人。你认为我有必要对于这些毫无道理的议论表任何回应吗?”联邦科学院新闻言人在电话那头朗声笑道:“我只是私下和你说一声。关于这种对于联邦科学院和林院长的无耻诬蔑。我们会保留起诉造谣者的权利。”

    记者挂断了电话之后摇了摇头。心想你凌晨五点还这么快接电话。明显是没有睡着。看来也必然是被果壳机动公司研成功的消息。和网络上指控抄袭的流言扰的无法入睡。居然还能笑的如此爽朗。

    不知道是这位记者没有遵循私下谈话的原则。还是有好事者模拟了这位新闻言人的口吻。总之网络新闻布板上。再次出现了与这次谈话内容极为相似的贴子。

    后面有无数民众的回贴。

    “我好怕怕呀……”

    “先前我的言是被人盗号所致。本人不承担任何法律上的责任……”

    “老子住在百慕大。有本事你跨宇宙来追捕我!”

    第二天的都特区也在下着雨。沈教授撑着雨伞。刚要走进第一军事学院大门的时候。便被无数不知道从哪里涌过来的记者包围住了。他看着四周的雨伞与照相机。摄影机。微微一怔。不明白生了什么。他每天晚上睡的极早。自然不知道果壳公司生了什么。网络上又生了什么。

    被记者告知了网络上的消息之后。沈教授沉默了很久才抬起了头来。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说道:“我不方便说些什么。”

    就在这一刻。他知道许乐。这个父亲临终前最喜欢的学生。终于开始为地下的父亲寻求一些什么。他的心情平静之中带着一丝安慰。

    “沈教授。沈老教授当年与林院长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问题?据说他们当年是一个实验室里的同事?”

    “沈教授。沈老教授的实验室被封存。是不是与这次的mx机甲研制有关?”

    “网上有传言说。沈老教授的学术遗产现在由一名助理研究人员所有。你身为沈老教授的唯一遗产继承人。对这个说法有没有什么评价?”

    沈教授一直没有回答任何记者的提问。听到这句话后。他却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认真地说道:“这句话是真的。我父亲最后十几年的研究成果。按照与联邦政府之间的协议。归属权在我父亲手中。联邦只有使用权。而这种权力现在已经移交到我父亲那名学生的手中。移交的过程我和律师亲眼见证。如果需要的话。我愿意再次重复以上的说明。”

    记者随身的微小录音笔。忠实地记录了这几句话。又有一名记者很急迫地问道:“关于林院长抄袭沈裕林教授学术成果的事情。以及此次联邦科学院可能抄袭果壳机动公司设计的事情。能不能请您说几句话?”

    沈教授沉默很久。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证据。”

    说完这句话。沈教授在潇潇秋雨间向着校园内走去。步伐平静。他就像他的父亲一样。对于那些不公虽然愤怒。却更愿意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有意义的研究当中。而不是像个怨妇一样悲哀一生。一个严谨的学者。不会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表任何意见。

    果壳工程师这个Ld已经变成了联邦网络上的名人。只是无论怎样人肉搜索。都无法找出这个Ld背后的主人。联邦科学院理所当然地没有对这件事情表任何评论。而赶到港都工业园区的记者。也无法采访到任何一名果壳公司的工作人员。

    不过他们总算是得到了果壳公司新闻部的确认。果壳公司确实已经研成功了新式mx机甲。通过了国防部的初步验收。暂时定名为小白花。没有盛大的新闻布会。就像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地宣布了这个重要消息。所有的记者都感到有些不能适应。不明白果壳机动公司为什么表现的如此低调。

    何塞主管走进了库房。对工作台边认真工作的许乐说道:“你昨天晚上上过网吗?”

    许乐笑了笑。

    何塞先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说道:”总统办公室把电话打到了总裁办公室。据说把总裁痛骂了一顿。然后总裁先生把我痛骂了一顿。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该做的事情已经做成功了。我相信我们比联邦科学院在机甲方面的研更扎实。只要据理力争。联邦将来的机甲标准肯定是用我的。何必在这个时候多起事端?”

    “科学院那台紫海的瞬间输出功率应该比我们大。”商秋在一旁回答道:“不过这不是关键。稳定性方面我一直有怀疑。”

    说完这句话。商秋看了许乐一眼。

    其实场间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昨天晚上将消息出去的人。一定就在场间。果壳研mx比科学院要晚一些。再召开如何盛大的新闻布会。也不可能再取得科学院那种轰动的效果。这种从下而上。从网络而现实的新闻布。反而能取得不错的成果。

    许乐在心里想着。仅仅拿到标准是不够的。何塞先生平静地看着许乐。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事关沈老教授的身后名誉。这个天才的技术人员。一定不会做任何退步。

    “没有证据。”何塞先生沉默片刻后说道:“民间议论的再厉害。没有证据。过一段时间也就淡了。”

    “我在想办法让证据自己生出来。”许乐低头说道。

    一夜之间。整个联邦都知道了果壳机动公司也研成功了新式mx机甲。关于联邦究竟应该采用何种标准的讨论。在都特区的各大官邸。在联邦管理委员会的办公室里。在各大军区的参谋会议上。开始热烈的讨论起来。

    同样是一夜之间。星之天空包括联邦公共网络上。任何关于新式机甲的讨论都被一扫而空。联邦政府基于保护新式机甲秘密的理由。得到了大部分民众的宽容。毕竟这不是在讨论哪家饭馆的菜做的更好吃。但也正因为此。那些关于林远湖院长涉及抄袭的指控。也在这种理由下被严格控制了起来。

    一阵秋雨一阵凉。一辆黑色的汽车缓缓地停在了都特区宪章广场边的酒店前。利修竹下车后竖起了风衣的领子。遮住了自己那张俊美从容的面庞。走进了酒店。

    通过专用贵宾电梯直抵顶楼。推开那扇沉重的门。罗秘书站起身来迎接他。()利修竹没有理会他。将风衣挂在了衣架上。微微一笑说道:“明天有没有把握?”

    “我们已经拿到了果壳的技术参数。他们全面落于下风。明天的会议没有任何问题。”罗秘书轻声说道:“林院长参加完会议就会过来。”

    “院长的心情还好吧?”

    利修竹尽可能地让自己的笑容里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走到了窗边。看着远处颜色醒目的总统官邸。心想只要明天的会议上确定采用科学院的标准。那些议论又算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