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七十九章 女工程师商秋

    看到这句话后,许乐心里的紧张消除了一大半。

    前几次强行入他梦中入他脑中的恐怖存在,不知其来自何方,显得无所不能。他虽然没有丝毫痕迹可抓,但用工程师的逻辑早就推断出,对方如果不是宪章局,便是宪章局地下那台联邦中央电脑,这是一个令他惊惧到根本不愿意想起的可能性。

    先前在工作台上看见忽然出现的一行宇,他马上想到的便是那个自称老东西的伟大存在,但紧接着想到对方可以直接入侵自己的大脑与自己对话,何必要通过这种方式。而且虽然在那些黑梦的宇符中,那个存在也曾经很礼貌地用您宇来称呼他,可终究不像此时工作台上的问话,显得这样世俗真切。

    许乐思考了片刻,没有把有人入侵自己工作台的事情告诉何塞主管。他在脑中快地分析了一下,工作台此时和工程部的内部网络相连,而工程部的地下部门却是没有与联邦网络完全断绝的,入侵自己工作台的那个人,一定就在工程部之内,而且看对方说的话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恶意。

    他在在ge对话软件窗口里输入道:”你是谁?”对话窗那边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出现了一行宇:”请不要惊慌,我是工程部的技术员,因为找不到联系你的方式,所以入侵了你的工作台。“许乐挠了挠头,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虽然说在联邦上层自己帮助果壳工程部的事情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但在其它的层级上,自己参与x机甲研制仍然是绝密消息,何塞主管严密控制着工程部,以至于他和工程部那些成熟而老练的工程师们合作了这么多天,双方直线距离不过一公里,那些工程部的人,却依然不知道是谁在帮助他们。

    看来对,面那个技术人员真是现了什么问题,急着和备用库房里“神秘“的支援小诅联系,通过正规途径又没有权限,所以才会采用了这种方式。只是许乐有些警惕对方的技术手段,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通过工程部内网,入侵了自己的工作台。

    “,科学院的设计如果比我们更好,也很正常。”他在光屏上输入道:”有什么问题吗?”那边送过来了一个图片压缩包“紧接着在光屏上显示道:”科学院的新闻布会后,我截取了一些对比图纸,里面有些问题,给你看一下。“许乐打开了压缩包,撑着脑袋开始认真地观看那些被标注的十分清楚的图纸,他本来有些不清楚对方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但认真地阅读了一下标注和旁注,他大致明白对方应该现了联邦科学院的mx设计有些问题。

    ,两边设计思路的主要差别在于双引擎后方电子喷流器的微调角度,那名工程师只不过通过图纸的对比,计算联邦科学院mx机甲腰后处的护甲比例,便推算出了这个角度。这个角度并不是什么特别核心的数据,问题在于,这个入侵入许乐工作台的工程师,只凭借这个角度的区别,便推算出了联邦科学院与工程部所使用的量子可测动态核心数据及函数模型在式中的差别。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这些计算结果,内心深处却已经被震动的无以复加。联邦科学院在他手中抢走的那些数据里,本来就有他通过那个伟大存在做过的手脚,所以对方关于电子喷流器的改造设计方案有所不一样,是他早就预计到的事情。他所震惊的事情是那个不知名的工程师,居然仅仅从布会上紫色mx的外形,便能推算出这么多的事情。

    这才应该是真正的天才吧?他怔怔地看着光屏上的那些数宇,心里涌起了很复杂的情绪,一方面他很佩服那位工程师,另一方面他又担心这位工程师的现会干扰到他的计划。

    流线型的银白mx机甲就在他的身前不远处,那些复杂的动力装置和火力系统早已安装完毕,设计精巧的附装飞翼也开始在校准接口,工程部的小型生产线土正在制造可以快驳装的接口投置。许乐挠着脑袋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场景,想着那个天才的工程师,沉默不语。

    整个果壳工程部都将他所带来的那些数据和函数模型当成了最重要的东西,许乐却明白,这只是因为联邦学术界这些年来对于量子动态可刻方面没什么研究的关系。

    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为了这台银白色的mx机甲奋斗了十几年的时间,绝大部分的工作都已经完成,只不过因为去年秋天的实验失败,才需要他的帮助。因为要进行引擎入口处的改造,许乐参与了这次最后定型的总成设计,但真正解决问题的,还是工程部里那些优秀而没没无名的工程师。

    只有果壳工程部的工程师们,才是制造mx机甲的真正功臣,了不起的巨人,许乐清楚自己只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帮他挑出了一根耳垂下令他刺痛的木刺。”你的判断是正确的,我们两边所用的函数模型不一样。“许乐沉默了很久之后,输入道:(,但这件事情请你进行保密。”“保密?”那边的回话很快“,是纪律要求吗?如果是,当然会进行保密,不过我还是觉得科学院那边的设计似乎更好一些。”许乐不知道应该怎样解释这个问题,输入道:“我能见见你吗?

    他强行转了话题,本以为对方会保持一下神秘感,或根本不愿意袒露自己的身份,不料那边的回话更快,而且在宇符里加土了很多代表激动的表情符号。”当然可以!我一直都很好奇你们这个神秘的小组究竟来自哪里,我让研究所的人帮我打听过,最近一段时间研究所那边根本没有人被工程部借调过来。”这些平常的语句里隐藏着激动与渴望,许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工程部里早已经变成了一个天大的谜团,所以有些不理解对方的激动。

    “打开你那边的视频通过安全权限。“那个工程师输入道。

    许乐依言打开,了权限,然后看到对话框里的色块开始变化,从模糊变得清晰,然后出现了那边的场景。他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视频里看到的第一眼,会是一个弹性极好的枕头,被人用手压在一起,露出了一条深沟。

    深沟动了动”往后退去,渐渐整幅图像映入眼帘,许乐的脸微微一红,这才现原来自已第一眼所见,竟是一个女孩子无比丰满的胸部。

    视频那,方的女工程师年纪并不大,清秀的脸蛋上是一双饱含好奇的眼睛,一双大大的眼镜让这双眼睛显得更为可爱,一头黑胡乱地用根笔插在一旁,穿着一件白色的工作服,工作服并没有系紧,露出里面那件鹅黄色的紧身背心。

    ,许乐看到那副眼镜之后怔了怔,待看清了对方的脸,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旋即视线又被鹅黄色背心紧绷的胸前曲线所吸引住了,先前就有些讶异于这位女工程师的丰满身材,此时看到对方的打扮与年龄,更觉得这种搭配实在是太过突兀。

    他只是打开了允许视频信号进入的安全权限,所以对方应该看不到他此时的动作,可是许乐依然下意识里觉得有些尴尬,把头偏了偏,可是隔了不到一秒钟,又忍不住好奇地盯着视频上那个女孩儿的胸部看了两眼。

    材余大叔虽然没有能把他成功地带入脂粉的世界,却也培养出了他在大街上看美女的习惯,更何况此时在戒备森严的工程部地下,可以如此近距离地观看一个女生最吸引人的身体部位,他终究还只是一个年轻男人,难以抵抗这种诱惑。

    “,我叫商秋。“那位女孩儿笑着自我介绍道:”是工程部的技术人员,何塞先生一直把你们藏的严严实实的,我还真好奇是谁能够搞出那些结构图纸,要知道从去年秋天之后,我一直在进行电子喷流器的改造工作,动作却比你们慢太多了。“许乐看着这名叫做商秋的女工程师,挠了挠头,有些不安地转过头去,又转过头来,想到先前对此人天才的评价,在心里猜想技术天才大概都是生活白痴,不然肯定会注意到她的丰满胸部近距离展示对亍视频另一边的人会产生怎样的困扰。

    他想了想,还是对那边了一条消息,说道:”商工程师,能不能把视频往上调一些。“这行宇一打出去,便只听到他身边传来一句愤怒的反对声。兰晓龙少校十分郁闷地盯着许乐说道:”虚伪的人啊……这么大的胸,还是个戴眼镜的工程师……怎么就舍得不多看两眼?”许乐愕然,这才注意到那几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旁。那位负责保护他的兰晓龙少校正死死地盯着屏幕,白玉兰却是袖着双手站在一旁,而周玉则是表情有些古怪地看着自己。

    “现在也没有什么保密的必要了,工程部那边猜你的身份已经猜了很久,甚至已经下了好几次庄。“何塞主管来到了众人旁边,微笑着说道:“侵入你工作台的商秋,是工程部最出名的技术狂热派,也是我最得力的下属。,“,她是工程部里思路最诡异,也是最了不起的技术人员,一般而言我们都当她是个怪胎甲最终定型里有很大程度是她的贡献。”周玉耸耸肩,加了一句:(,当然,现在我觉得你比她更怪胎一些。”兰晓龙少校有些依依不舍地看着视频从那个丰满的胸部移到了商秋的面部,认真地说道:”我只知道,这肯定是果壳工程部里胸部最大的技术人员。“正如周玉所说,许乐加入了果壳工程部的研队伍,重新开启了x机甲的最终修复工作,这些天双方不曾见面却配合默契的工作,让工程部里数百名的技术人员,都对备用库房里的技术支援部队产生了一丝佩服和无穷的疑惑,他们不知道联邦里什么时候又出了这样一个出色的技术小诅。

    只是从事的是机密事业,自然也不会有太多人去打听,即便打听,以何塞主管和周玉这两个人的保密性,也不会告诉他们。所以关于那个神秘技术小组的猜训渐渐风行起来,有不少人认为是研究所的那些老教授,有些人认为是联邦科学院为了联邦的整体利益前来支援,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应该是董事会请来了古钟公司的那些研人员,毕竟古钟公司在战舰多引擎方面的技术领先于整个联邦。

    有很多人知道那一个雨夜里生的冲突,但那个事件,只是加重了备用库房里那些人的神秘感,有资格让现役联邦军人进行周密保护的技术小组,光凭想像,就觉得有些深不可侧。

    商秋是一位毕业亍都大学的女博士,就如同许乐一样,她也是一个没有三大院机动系背景,却成功进入果壳的非正常人类,只不过她的非正常主要是体现在她乎常人的智商,以及对机动技术的狂热钻研之中。

    她并不相信那个神秘小诅是来自研究所,科学院或是古钟公司,因为但凡设计总有有迹可循的理论支撑与风格,而那个神秘小组的电子喷流器改造,却完全基于对量子可测动态的研究,尤其是最后成型的那几组结构设计的理念,更是有些难以琢磨,和联邦学术界的一惯定式大不相同。

    商秋不是学院派的技术人员,所以她很敏锐地判断出,那个神秘的技术支援小诅,至少小组中的精神核心,应该也是像自己一样从野路子出身。

    这些天的工作里,商秋看着备用库房传过来的那些数据指令和设计图纸,对那个神秘小组的技术实力产生了一股自内心深处的佩服和强烈的认同感,她是一名技术狂热派,所以当她现有人比自己走的更过,水平更高时,便不可自抑地产生了一种想向对方学习的念头。

    可惜工程部的纪律严明,她身为技术主管更要以身作则,所以这些天只好强行压抑着内心的好奇,等待着最后结果公开的那一天。只是眼睁睁看着联邦科学院抢先布了新机甲,她用电脑进行了无数次的海量计算及图纸对比之外,确认这件事情里透着一丝古怪……无论是哪一种女人,要做某一件事情之前总是需要一个理由,商秋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再加上一个暂时联系不到何塞主管,时间急迫的勉强附加理由,便理直气壮地侵入了备用库房里那台工作台,开始了与那些神秘人物的对话。

    这是商秋与许乐的第一次对话,对话的双方都没有想到,从此以后,这种关于技术的对话,会贯穿他们二人的一生,并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将改变他们的生活,影响很多人的生活。

    “,如果不触犯保密条例的话,能不能透露一下,你叫什么名宇?你们小组有多少人,究竟来自哪里?你们的技术主管是谁?”商秋快地敲打着键盘,好奇地问道,全然没有注意随着自已的动作,被黄色背心紧紧裹住的鼓囊囊的胸部,显得更为迷人。

    对话框那边沉默片刻后做出了反应:“我叫许乐,我来自白水公司,我们小组……不知道有多少人,如果算周玉和何塞先生的话,那就是四个人?没技术主管,不过如果你想要讨论先前那个问题,你可以直接与我对话。“商秋看着这些宇,不禁愣住了不相信对方的回答,白水保安公司里的那些低级技术主管怎么可能做出这些东西,而且按对方的意思,实际上这个小诅只有两个人?

    ,她揉了揉有些紧的额头,把快要落到鼻梁下的眼镜顶了顶,动作显得格外可爱,认真地问道:”许工,您说的是真的吗?那您真是个绝顶的天才。“通话系统的那些人,都没有看见,这位女工程师早已开始悄悄地操作自己的电脑,输入了几个指令,再次入侵对方的工作台,没有惊动任何防御系统,便开启了对方的视频捕捉设备。

    许乐在那边有些汗颜,心想这个女工程师能够入侵工作台,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现问题,而自己其实只是靠着沈老教授的遗产和那个黑梦里的结构图纸,才能做到这一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只不过是个作弊的家伙罢了,得到这样的赞扬还真是有些脸红。

    便在此时,商秋已经安静地远程打开了备用仓库那台工作台的视频捕捉系统,然后她的表情顿时变得怪异起来,因为她确认,这个叫许乐的家伙说的是真的。

    视频上是一张带着一丝羞涩,一丝尴尬的年轻面孔,而在年轻人的身后,则是何塞主管与周玉,再往旁边一些,却是一个穿着军服,看上去异常恶心的色狼。

    商秋下意识里低头看了自己胸前眼,然后抬起头来说道:“我的胸部是不是很大?”视频那边的人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说,也不知道她正在监视着自已。许乐愣了愣后,当然没有傻到输入胸很大三个宇,只是下意识里点了点头。

    他身后的兰晓龙少校却快要把头都点掉了,即便是何塞主管和周玉、对视一眼后,也忍不住笑着耸了耸肩。

    商秋微笑输入道:”胸大可不是无脑,让那个臭当兵的滚开。“这句话一出,众人的身体都僵住了。

    商秋是一个重要角色,所以花了些笔墨,大胸部的天才少女虽然多见,但总要自己写一个才有意思。她的将来就像白玉兰一般,是许乐的小组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只不过负责的方向当然是在技术方面,换句话说,那些修理机甲之类的粗重活儿,都归她了,许乐主要还是去打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