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星辰变

    “这是什么?”

    矿车在坑道里滑行的度渐渐降了下来,打铁一般的当当响声渐趋平缓,让许乐声音的颤抖格外明显。少年一惯稳定的手也在抖动,摸着左手腕上光滑的手镯,隐约猜到什么,却不敢相信。

    封余没有回答。

    忽然间,七cm粗细的金属手镯随着许乐指腹的触摸,像流动的水银一样滑动起来!

    金属表面突显出极细的纹路,然后顺着纹路裂开,出手镯内部极为复杂而精致的构造。手镯中空腔内,三根细如丝的金属线上串着看不清楚数目的微亮金属粒。

    就像是现实油画里被描成线条的星光,将那些夺目的星辰全部串了起来。

    借着矿坑内幽暗的微光,许乐那双并不大的眼睛瞪的浑圆,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的手腕,就像看见了并不存在于世间的神仙或是妖怪。那些金属线太细了,矿车的震动太大,许乐很担心这些金属丝会随时被震断。那些微亮的金属粒太小了,小的似乎没有一丝重量,随时可能被矿坑里幽幽的风刮拂而走,再也追寻不到丝毫踪迹。

    在一般人的眼中,这些金属线和小小微亮的金属粒或许只是非常精著易碎的工艺品,但许乐跟随着封余学习了四年的机修,对一切人类机器文明的结晶都有一份天成的敏感,他一眼便分辩出这些肉眼应该不能看清楚的金属粒表面,有些令自己心动的东西。

    那是美若艺术品的线条流动,那是以一种极奇妙方式排列组合的晶芯队列,虽然许乐根本不知道这些事物是如何组合在这样小的面积上,又是怎样挥作用,但很简单地便和封余先前所说的那个秘密联系在了一起。

    伪装芯片?能在第一宪章的光辉下,通过一切监控检测的伪装芯片!

    许乐的后颈又寒冷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颈椎深处,也隐藏着一个类似的芯片,陪伴了自己十七年之久。更准确地说,联邦每一位公民的身体里都有这样的芯片……而且无数年来,从来没有人能够仿造这种芯片,甚至也没有人敢于尝试取出芯片,除非他决定逃往它乡,一生不再回到联邦。

    而此时少年手腕手镯里……便藏着可以完美伪装的芯片!这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在强烈的情绪冲击下,许乐不能清晰地掌控,但他只知道一点,一块芯片便代表着一个全新的人生。他还想到了老板当初说过的那句话,能够研究出伪装芯片并且付诸实践的人,必将获得联邦科学的最高荣誉,星云奖。

    当然,如果联邦里真的有科学家研究出这种东西,在他获得星云奖之前,肯定便会被联邦政府判处无期徒刑。可是无论如何,许乐依然被震撼了,需要什么样的知识的力量,才能与联邦文明最强大的宪章光辉相抗衡?

    他愕然地回头看着封余有些疲惫和苍老的脸,张嘴许久,却说不出话来,他这一生未曾如此被震撼过,或许除了十二年前那声巨响外。

    也正是这种震撼,让许乐忽视了手镯另一个令人折服的工艺处理,指纹认证和开启在那一刹那完成。这本身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然而在这样粗细的一根金属手镯上快完成,也说明了很多事情。

    ……

    ……

    “我说过,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封余似乎不知道自己随手扔给许乐的手镯,如果出现在联邦社会里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说道:“如果你不想因为我的关系被捉进监狱关上几年,找点儿时间,找点儿空间,把你脖子里那块芯片取出来,换上手镯里的一个。身份资料和操作方法,都在光幕里,你自己去学……以你的本事,应该不是什么难戍。”

    此时矿车已经停在了矿坑的某一处巷道交汇处,许乐轻轻颤抖的手指将手镯复成原位,下意识里恐惧地想把手镯扔掉,又或者是还给封余,然而他才现,手镯竟然已经扔不掉了,浑圆一体,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拉开的缝隙,就像他从小戴到大一样。

    “你……你……你用,不然……你会……死的,你可……以用。”许乐看着封老板花白的头,今天才知道老板是怎样神秘而深不可测的人物,不禁有些结巴,“我……顶多关几年……你要死的。”

    “愚蠢的家伙,我已经说过原因了。”封余毫无表情地看着少年青涩的脸,说道:“而且这东西只能一个人用,不要问我原因,将来你也不要尝试着用这些芯片去救别的人的命。去吧……换一个身份,去都星圈,过一个全新的人生,用另一种方法实现你的人生理想。”

    另一个身份?另一种生活?许乐忽然呆了,老板的话,手腕上真实的冰凉金属触感,提醒了他,原本以为陷入绝境的人生,忽然间打开了另一扇门给自己,只是那扇门后……真的是自己理想的生活吗?

    而且,老板怎么办?

    “送了你一点儿小礼物,还想送你几句话。”封余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将来你去都星圈之后,或许这几句话对你有用。”

    许乐还在惘然之中,下意识里听着。

    “你的双眉如刀,太直太正,这样不好,会压的你的眼界不开,会伤神,如果可以改,就改一改。”

    “星辰之间没有造物主,也没有什么光辉需要崇拜,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这句话只能相信三次。”

    “今日之后忘记我,这四年之事一应拉倒,埋掉,不要奢望去寻觅什么公平和报酬,更不要去搞报仇这种无聊的事情,我又不是你老爸,我又没对你存多大善意……只是注意远离生活里那些人,那些吃着你们的肉却主张吃素的善人。”

    “我知道你很好奇当年战争中的那次爆炸和我的罪名,你愿意我是无辜者,但我不能说我自己无辜。只是我可以告诉你,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可能就会知道那次爆炸是什么模样。”

    “我的话说完了。”封余花白的头在黑暗的矿坑里骤然显得刺眼起来,他的真实年龄终于袒无疑,从口袋里摸出烟卷点燃,美美地吸了一口,往许乐的脸上喷了一口,继续说道:“时间快到了,他们也快到了,你也可以滚了。”

    许乐一直怔怔地听着,总觉得心底深处有一股悲哀一直在往上面冒,刺的自己的头顶无比的痛,沙哑着声音,像是祈求一般说道:“你可得活着。”

    “我当然活着,老子永远活着。”封余的脸上骤然表现出极其牛叉的表情,看着许乐腕上的手镯,说道:“还用你来说?”

    说完这句话,联邦头号叛国贼、东林区普通的机修师封余一脚踢向许乐,将那个傻乎乎的少年踢进了坑道旁边的下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