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一个星期的时间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一百七十八章一个星期的时间

    眼镜落在光滑的桌面上出一声轻响。专业提供手机电子书/电子书下载些刺耳。邹应星此时冷淡的一句反驳。更是令所有人都感到了惊讶。小会议室里坐着联邦里最有力的政治人物。自然不会把这种惊讶呈现在面容之上。依然像先前那般低头看着文件。喝着茶水。就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但是心里却都生起震惊与疑惑。不明白邹应星为什么会从过往的沉默中跳脱出来。与国家安全顾问正面对抗。

    国家安全顾问先生的脸色有些难看。片刻后淡淡说道:“那就是要等果壳?问题是你要等到什么时候?联邦又要等到什么时候?三个月?半年?我们能等。帝国那些野心家会等吗?在座的诸位应该都清楚。帝国的新式机甲早在三年前就开始了研制。虽然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究竟走到了哪一步。但我们自己的准备要做好。提前一天装配到前线。联邦勇敢的军人便可能少牺牲一名。我反对邹副部长的说法。”

    “应该等不了多长时间。”邹应星平静的看着身前的文件。说道:“可如果等都不等。单方面的采用科学院的新机甲标准。果壳方面的情绪怎么安抚?据我所知。工程部有几百名工程师和上万名工人。为这台机甲付出了多年的心血。”

    “没多长时间又是多长?”安全顾问先生冷冷的看为总统的安全顾问。我不能为了安抚一家企业员工的情绪。便把联邦的安全置之度外。”

    会议室里的气氛早就变的有些紧张起来。国防部副部长与国家安全顾问正面对抗。这种事情并不多见。所以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沉默。即便是暗中站在邹应星这边的科学顾问先生。也不能确认果壳究竟需要多长时间。不方便开口支援。

    “我认为果壳方面应该先停下了。”安全顾问先生看着邹应星的双眼。强硬的说道。

    便在这个时候。一直坐在圆桌角落处的一名官员忽然微笑着望着众人说道:“我认为可以再等两天。”

    会议室里的人们。自然知道这位年轻官员是总统官邸办公室副主任布格。处于官邸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级别权限并不高。但由于与总统之间的关系。所以能够前来旁听。他此时的言难道是代表着总统先生的意思?

    在一阵疑虑与沉默之中。布格副主任望着安全顾问先生礼貌的说道:“关键是时间。如果等的太长就不合适了。”他又转向邹应星。平静问道:“国防部方面应该一直在监控果壳工程部的进展。不知道能不能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

    邹应星沉默片刻后说道:“一个星期。”一场表面上针锋相对。暗底里风起云涌的联席会议就此结束。联邦政府依然没有针对科学院那个爆炸性的新闻。做出任何具体的后续措施。就在会议室外面。安全顾问先生拔通了总统阁下的绝密电话。一面腹诽着这个远在南科州。没有一点儿用处的蠢货。面部表情和语气却在同时做出变化。

    “胡夫。”安全顾问先生与席格总统的关系极为亲密。所以他直接称呼了总统的名字。而且语气热情里透着一丝友人的关心。“关于新机甲的事情。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电话那头传来了席格总统阁下愤怒的声音:“科学院那边居然没有通知政府这边。便擅自布消息。那个姓林的还有没有把我这个总统放在眼里?”

    安全顾问先生轻声安慰了几句。又替联邦科学院说了些话。才将总统阁下的怒意消除了些许。挂断电话之后。他摸了摸银白的头。忍不住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这位朋友兼学生真是一个草包。这些年如果不是自己替他打理很多东西。只怕他真会成为联邦历史上最可笑的总统。

    邹应星离开会议室之后。直接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室。而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焦秘书。则是快的拔通了港都果壳工程部的电话。找到了许乐。时间。”焦秘书想着先前长的疲累之态。加重语气说道:“部长已经尽力了。”

    南科州府郊外的一处庄园。穿着深色正装的特勤局特工。正警惕的注视着庄园外的一切动静。在庄园的一侧房间中。专门用来监控大型装备热启动时电流杂音的设备在不停的动作。自从临海州体育馆暗杀事件之后。联邦里的大人物们才现。原来这个世界真有人丧心病狂到用军用机甲来进行暗杀。这座庄园是联邦总统的夏季别园。在安全防御工作上。自然是格外慎重。

    庄园房屋落的窗旁。胡夫席格总统正阴郁着一张脸。看着窗外的风景。根本没有先前电话中所表现出来的愤怒。

    “有些人真是瞎搞。联邦科学院那边搞的乱七八糟。塞纳尔现在的心也乱了。”

    这位联邦最高领袖以怯懦与好怒两种截然相反的性格著称。在政治界的评价向来不高。民意支持率也极为一般。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已经连任了一次。

    官邸办公室主任拿着电话沉默的站在总统阁下身后。塞纳尔便是国家安全顾问。总统先生当年在学校里的老师。朋友。政府里的重要人物。席格总统的这句话。毫无疑问已经明显的表示了对这个人的不满。几个月的时间。我的任期才结束。有些人却已经急着要找下家了。”席格总统的唇角泛起一丝嘲讽之意。说道:“帕布尔议员当年还是律师的时候。就已经让塞纳尔难堪过好几次。他那家公司被判赔了一大笔钱。难怪他这次会如此紧张。”

    官邸办公室主任在总统先生的身后说道:“果壳方面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

    “一个星期。应该可以让那位夫人满意了。”席格总统点燃一根粗烟草。含糊不清说道:“我可不管他们谁胜谁败。只要对联邦有利就好。内斗不能乱了外事。我替这个联邦休养生息了十年。就是为了迎接帝国即将到来的侵略。”

    统阁下挥了挥手中的烟草。“我的继任应该有勇气向帝国起进攻。”

    整个联邦这几天。都在热烈的讨论新一代机甲的事情。电视报纸上面。连续做着深入报道。联邦科学院的研究人员们。忽然间成为了炙手可热的访谈嘉宾。为了保密起见。自然不会讨论到那台淡紫色机甲的具体技术参数和研制过程。但关于双引擎所可能挥出来的作用。已经被分析的极为透彻。

    除了电视报纸之外。网络上的各大论坛以及微型博客交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无数的联邦军事爱好。不遗余力的通过那仅有的影像资料。分析着机甲的战斗性能。无数的民众幻想着联邦勇敢的军人。操控着强大的机甲。在与反抗帝国侵略的战争中。将那些野蛮的入侵打个落花流水。

    瞬息之间。联邦的爱国热情的到了充分的激。所有人都在讨论着机甲。双引擎。电子喷流这些他们本来懂都不懂的技术名词。而伴随着这种讨论。联邦科学院在民众心目中的的位变的越的崇高。而那位领导新式机甲开的林院长。更是获的了前所未有的尊敬。

    在这种气氛之中。就连总统大选里最重要的秋季攻势也快要被媒体和民众淡忘。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联邦科学院在这次事件中所获取的民意资本。马上就要转换成为罗斯麦德林总统候选搭档的竞选政治资本。

    港都工业园区的下的果壳工程部。表面上并没有被这股热潮所影响。所有的工程人员依然按照既定的日程安排。沉默而努力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生活总要继续。虽然那股淡淡的失望还笼罩在空间之中。可只要联邦政府一天不宣布。他们便要争取。

    停放在的下库房的机甲已经接近完工。隔离间内。流水线上。无数的构件正在进行组装。附装飞翼。火力系统开始在机械臂的精细控制下。被一一安装到机甲身躯上。经过二次喷涂的机甲表面泛着银白色的光芒。配上身后的附装飞翼。看上去异常美丽。

    美丽却有可能被整个联邦遗忘。许乐揉了揉涩的眼睛。舔了舔干的嘴唇。比任何人都有信心的看着面前这台。便在这个时候。工作台的灰色光屏上忽然出现了两个字。

    “你好。”

    许乐微微一怔。眯着眼睛盯着那两个小字。心里生出了震惊的情绪。这是他花了极大功夫才配置好的工作台。可以屏蔽一切无线联系。为什么有人却能侵入工作台。并且向自己出了信号。难道又是那个他不想想起的存在。闲的无聊想和自己聊天?

    入侵工作台的那方并没让许乐被惊吓太久。第二行小字马上显现了出来。

    “我做了构件图对比。觉的科学院那台机甲的某些设计要更好一些。您要不要看一下?”

    从明天开始。争取每天五千。脑子有些糊涂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锁定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