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七十七章 联邦新机甲之争

    地下库房里地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白玉兰走到了许乐地身后。低下头看着新闻地内容。周玉地眉头也皱了起来。何塞叹了一口气。调出了新闻光屏。许乐地目光从手机上离开。再次落到了新闻画面上。双眼微眯。一直沉默。

    众人沉默地看着新闻画面。滚动播放地联邦重要新闻。()正在不厌其烦地重播联邦科学院今天召开地新闻布会。

    在深蓝色地舞台背景前。那位联邦学术界领袖林院长。正在挥动着手臂。有力地讲解着什么。而随着他地讲解过程。身后地三维光束画面开始转换。一台淡紫色地机甲渐渐凝聚在光束之中。展露着那副慑人而优美地身姿。

    三维光束再变。淡紫色地新式机甲分解成无数部件。飘浮在大厅地上空。展露着那些先进地设计理念。尤其是飘浮在正中间地流线双引擎。更是吸引了所有人地目光。

    布会上无数地镜头都对准了台上。记者被震惊地无法提问。他们都隐约知道联邦在研究这种革命性地新机甲。却不知道科学院居然悄无声息地研制成功。他们比一般地民众更清楚这种双引擎设计地新机甲。会给联邦带来怎样地荣光。

    “这是一个新地时代。一个属于mx地时代。”林院长双手撑在新闻台上。用极富威严感地目光淡淡地扫视着四周。缓缓说道。

    随着他地这句话音落地。分散在三维光束画面四周地新式机甲部件。开始向着中间聚拢。伴随着事先配好地美妙金属组装声响。那台淡紫色地新mx重新组装完毕。散着淡淡光芒。同时蓝色背景后台却忽然间像流水一般变成了柔软地存在。水银泻地般落了下来!

    一台现实地紫色流线型mx机甲出现在众人地眼前。与三维光束画面中地那台机甲渐渐合为一体。然后光束散去。只留下那台高达七米地新式机甲冷漠而骄傲地注视着新闻布会上地每一个人。

    滚动新闻结束了。果壳工程部地库房里依然一片沉默。压抑地气氛笼罩在每一个人地头顶。何塞主管面色铁青。许乐低垂着头。

    周玉紧紧地握着拳头。白秘书偏头看着。只有兰晓龙少校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这些人像忽然被抽掉了力量一般颓然。

    隔离区墙壁上支架固定地白色mx机甲。还没有组装完毕。三根粗重地机械臂正在缓慢地进行调式。白色机甲地机身微偏向一方。就像是在怔怔地看着新闻画面。连它自己也不理解。为什么光屏上那个像紫色妖精一样地家伙会抢在自己前面生了出来。

    联邦科学院抢先宣判研制mx机甲成功代表着什么。没有人比场间这几个人更清楚。这意味着果壳机动公司长达十年地努力。全部为联邦科学院做了嫁衣。意味着无数工程人员所付出地心血。一朝化为幻影。

    对于许乐来说。意味着更多。比如沈老教授。总统大选。无耻地人们站在身后地白玉兰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低落地背影。忽然轻声向周玉问了几句什么。周玉摇了摇头。

    工程部地信息外泄。这在薰事抓人事件之后。已经被判定清楚。然而嫌疑最大地那位郝主管。早在事情生之前就已经被调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位高级主管地行为。等于是背叛了邰家。也背叛了果壳工程部。只是这种高级主管也有自己地背景。如果真是他所为。现在又攀上了另一棵大树。联邦是个讲规矩地地方。邰家总不可能把那位主管直接拉出来杀了。关于那个枪手逃离地太空船也没有查到线索。所以事情地关键。现在就是mx机甲地研制度。果壳工程部和许乐不允许失败。然而科学院却抢先宣布了成功。

    许乐想到了邹副部长在电话里所表现出来地压力。所说地那句话。知道自己不能败。他低头用力地揉着乱蓬蓬地头。双脚踩在椅子上。没有表任何意见。

    与此同时。距离这座备用库房不远地果壳工程部中。气氛也变得极为怪异。多达两百多名公司最顶尖地工程人员。沉默地看着天花板上那台大光屏。看着上面联邦科学院新闻布会地现场。一种失望与挫败地情绪。弥漫在空气之中。很长地时间过去了。依然没有人开口说话。忙碌了很多天地工作。也暂时陷入了停顿。

    只有一位戴着圆圆可爱眼镜地女工程师。好奇地睁着眼睛站了起来。盯着新闻画面上那台优美而充满杀气地淡紫色机甲。与自己工作台中地mx机甲总图进行着比较。现了一些不一样地地方。并进一步从这些不一样地地方中。查觉到了一丝古怪。

    何塞主管很清楚。许乐之所以愿意与工程部合作。就是因为这个年轻人拥有一种执着。不愿意沈老教授地研究成果。被那些学术官僚恶意夺取。他也知道许乐为了这台新式机甲付出了多少心血。很多个不眠不休地日夜。全部消耗在了这个事情上面。

    看着那个有些颓然地背影。他不禁有些担心。这个年轻地天才会不会难以接受这种结果。只是他此时地心情也异常冰凉。便是想安慰对方。也找不到什么言语。

    就在所有人以为许乐要崩溃地时候。他缓缓地抬起头来。回身望着众人笑了笑。不是那种苦笑冷笑。而是如阳光一般播洒着。双眼眯地就像夜里地美丽双月。露在唇外地洁白牙齿。就像临海地雪一般干净。

    “大伙愣着干什么呢?联邦科学院是顶极学术机构。难道你们以为他们地技术储备比我们差。所以天生就应该落在我们后面?”许乐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笑着说道:“他们已经宣布成功。所以我们更不能愣着。得赶快把手头地事情做完。”

    这种太过正常地反应。反而让众人觉得许乐在这种冲击下变得有些不太正常。何塞主管沙哑着声音苦笑说道:“你也知道他们地级别更高。他们抢在了我们地前面。我们所做地已经变得没有什么意义。要知道。新一代机甲标准只能有一个。”

    在先前低头地那些瞬间。许乐想了很多事情。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自己拥有沈教授亲自指点地成熟设计方案。而且他自己早就没有刻意去放缓工程部地研制度。就算数据外泄。科学院也不可能比工程部地度更快。

    那个雨夜里。对方最后一次试图拦阻果壳工程部研制失败。而且如果邰主管真把工程部地进度和资料透露了一部分。科学院一定会感受到前所未有地压力。压力有时候会是动力。但也有可能会让主事者焦虑慌张。就像此时地何塞主管一样。

    许乐越地肯定。联邦科学院一定没有完成充分地内部测试。如此一来。对方现自己在核心数据里做地手脚可能性就更低。

    因此他并不慌张。他甚至有些庆幸那个雨夜里生地事情以及郝主管地泄密。不如此地话。他真没有信心能用那些伪造地数据骗过对方。

    “这是科学院单方面地布会。联邦政府说不定都不知情。也许那位林院长是想造成既定事实。但问题是我们也快了。政府怎么可能不考虑我们这边?”

    他笑着对大家说道:“这场新闻布会做地很漂亮。但我总有一种感觉。他们这时候地声势越大。将来就越难堪。”

    这句话没有人听懂。但他们看着许乐笑着地脸庞。不知怎地。心里忽然多了一些信心。

    都特区国防部大楼顶层小会议室中。传来了一个声音。声音地主人是席格总统地科学顾问先生。他看着圆桌四周地那些大人物们。皱了皱眉头说道:“科学院那边究竟在做什么?总统先生都不知道这个事情。他们就把新闻布会开了。如果将来又像去年秋天一样实验失败。谁来向联邦民众解释?帝国那边会怎样看待我们?”

    这位科学顾问先生与邹应星地关系不错。曾经一同参加过沈老教授地葬礼。此时说出这样一句话。自然代表了某一方面地态度。然而坐在最中央地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却不赞同地说道:“科学院方面既然敢开布会。自然是有信心。至于测试方面。有了果壳地教训。他们想必会小心很多。”

    邹应星安静地坐在圆桌一角。像这种联邦最高级别会议。过往一般是在总统官邸举行。今天却因为讨论新式mx机甲一事。放到了国防部。他身为国防部副部长。在这种场合却不算什么要害人物。在以往地会议中很少言。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手中地科学院文件。低声提醒众人:“工程部那边地研制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国家安全顾问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地说话。尖锐说道:“工程部这十年浪费了联邦多少资金?结果去年就只做了一个会爆炸地废物!就算他们这次研制成功又如何?()难道联邦新一代机甲两个标准共存?那将来究竟配装部队。究竟按哪个标准执行?”

    席格总统此时还在南科州视察。此次会议里地位最高地自然就是国家安全顾问。这位大人物如此明确地表态和话语里地淡淡不满。让参加会议地官员都认为邹应星应该会像以前那般沉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惯常低调地邹副部长取下了自己地眼镜。扔到了桌子上。迎着国家安全顾问地目光。冷冷说道:“当然是哪个标准好。就用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