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七十六章

    邹副部长最后这句话,终于透露了一丝他所承受的压力,然而这道巨大的压力,却又能过这句话成功地转嫁到了许乐的身上,以至于他放下电话后,沉默了很久,才重新开始自己在果壳工程部的工作。

    联邦新一代机甲的研制工作一向是果壳工程部在单独进行,只是后来失败之后,联邦科学院很迅的现了这件事情里的可趁之机,攫取了沈老教授的核心数据之后,机甲的研制早已天然分成了两个派系,双方的竞争又间接会影响到联邦的总统大选,无论哪一头都是不容放弃的筹码。

    双方彼此间的竞争其实一直都隐藏在水面之下,只是因为许乐这个变数,科学院一方感到了焦虑,才会有雨夜中的那一场冲突,将这种竞争摆到了台面上。

    在那次冲突中,港都警备区部队奉国防部的命令,正式接手了果壳工程部的保安工作,在这次事件之后,双方正式撕破了脸。

    许乐清楚自己在研制中所起的作用不再是一个秘密,但现在身边有那么多的联邦军人保护,他在稍微感觉有些不自由之余,却又觉得心情放松了许多,有联邦军方,或者说至少是军方一部分力量站在他的身后,这种踏实感是以往的他所不感想像的。/

    军方效忠于总统与联邦,历史与宪章的监控,都能保证这种忠诚绝对不会掺杂别的东西。但毕竟是一个庞大而特权的体系,所以内部依然是山头林立,依循着各大军区或者是当年大战时期的作战部队分划,分为了几大势力。

    在这些军队势力中,地位最特殊然的,自然是由那位三星女上将率领的联邦太空战舰部队,四个整编舰群巡游在宁静的宇宙星辰之中,独立而自然。

    除此之外联邦军方拥有四大军区,其中装备最先进。实力最为强大的自然是驻守星球的第一军区,以及常年处与与帝国对峙状态下地第四

    每每想到联邦的军力部署,身为一名东林孤儿的许乐,心里便会涌起一些很复杂的情绪,东林大区也是联邦的组成部分,然而东林星上却只有一个警备区,一个荒芜的资源星系。又没有帝国那样的恐怖外敌,也难怪联邦会如此不重视东林。

    如今一直停留在许乐身边地,是一个以兰晓龙少校为的装甲战斗营,隶属于部队。/一军区6基独立十七装甲师。是一个拥有光荣传统的王牌师,在联邦军方的地位特殊,因为军神李匹夫当年便是出自这个部队,曾经率领着这个装甲师。在与帝国间地战争的神话。

    很多年前,李匹夫离开十七装甲师。青云直上成为联邦军方统帅,最后隐居之后。国防部及第一军区司令部,对于如何安排十七装甲师。都感到了无穷的苦恼。

    联邦的政治要求,注定不能让这种神话破灭。就如同没有人敢让军神李匹夫这个雕像级人物失败一次。所以十七装甲师从西林前线,被整体撤回了星球。变成了联邦最繁华都市警备区里地主要军事力量,部队。

    既然要一个不败的神话,那么不让这支部队去做战,自然永远不败。禀承着这个不能宣诸于口的隐秘意思,十七装甲师自很多年前便再也没有参加过真正地战斗,就连联邦军方这些年在西林前线安排的各军区轮战,都没有他们地份儿……

    直到有一次那位军神大人在费城老家表示了对老部队战斗力的忧虑,军方他地那些徒子徒孙,才像一个小媳妇儿一样,从十七装甲师里抽了一些排级以下的战斗编制,投入到了百慕大,以作为对军神大人地尊重。/

    堂堂王牌装甲师,就因为政治的需要,变成了一个摆设。长驻地方,与社会接触,被灯火酒绿薰陶着,铁血地部队在联邦最繁华的区域日渐沉默,日渐平庸,就像他们的驻军番号一样,变得有些起来。

    “军队里虽然山头比较多,但像第一军区这种地方,都是各大高级将领的沉默之地,因为第一军区一直笼罩在军神他老人家的光辉之中。”周玉提到那个名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似乎不如此不能表达一位职业军人,对那位军神的尊重。

    “听说利家对第一军区有些影响力,毕竟是久远世家,而且这些年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对军区生活区进行赞助,有些不计成本,只求讨个好处的意思。不过你不用担心什么,利家毕竟不是钟家,对于军队的影响力再大也有限。”

    这已经是几天之后的事情

    许乐在向周玉打听关于军队复杂派系的事情,军队的小道消息和密闻,并不比社会上更少,在第一军事学院深受同学尊敬师长喜爱的周玉,对于军队派系的认知非常清楚。

    他的手指离开了工作台,有些疲惫地揉了揉额角,靠在了椅子上,听着周玉的解说,余光却飘到了库房的角落里。在这几天中,他已经注意到,那个叫兰晓龙的少校应该认识白玉兰,因为忘记了白秘书曾经提过自己出身十七装甲师,所以他有些不明白。

    在那个角落里,兰晓龙少校正蹲在地面上抽烟,与身边么事情,白玉兰依然是副宁静温柔模样,揣着双手,靠着墙壁,微低着头,很久才会轻声回答对方一句。

    “那件事情已经淡了,要不要我去找师长说一声,把你从白水调回来。”兰晓龙蹲在地上说道:“部队里拿钱肯定没你现在拿的多,但终究有个身份,而且稳定很多。”

    白玉兰看着自己光可照人的靴尖,轻声说道:“你都已经是个少校了,我回去从大头兵干起?”

    “我这少校是拍马屁得来的,这次为什么我带着两台直升机就冲了过来?明明知道是联邦大人物之间的关系。可我总要扎一头。而且那位副部长大人,说不定明年真能变成正的,我这赌一把怕什么?”

    兰晓龙唠唠叨叨说道:“你本事比我大多了,当年新兵营里我当连长,你就能生吃了我,回十七师熬个两年,师长再把你调到身边打磨打磨。当个少校又算个屁。”

    “部队。”白玉兰轻声地重复着自己老部队的番号,自嘲一笑,轻声说道:“不是十七装甲师了,港都的生活太安逸。你小子天天受邀去那些会所**,我可不习惯这种生活,我也喜欢享受,却不愿意穿着军服做这种事情。”

    “老子每次去都是穿便衣!”兰晓龙恼火地说道。低着头。微笑着说道:“可我还是没脸回去。军神老大人了话,国防部才肯让我们师去轮战,我带着第一拨去了。结果就我一个人活着回来。我把十七师的脸都丢光了,从那以后军区甚至提都不再提轮战的事情。从这个角度上说,我把军神大人地脸都丢了一次。”

    “别扯蛋。军神他老人家在费城钓鱼,哪里知道你这个小杂鱼。”兰晓龙低声骂道:“你那是运气太差。国防部当年为了安全起见,把咱们派到了百慕大边上。以为屁事儿没有,舰上就降了你们一个班,谁知道会在那颗鸟不拉屎的矿星上,碰见帝国皇帝特种兔崽子营?”

    “一个班对上一个营,就算帝国那些机师真的都是兔崽子,也只有全军覆没的下场,你能逃回来,就算特生猛了,不然以师长那性子,不早毙了你,怎么会在军事法庭上替你说话?”

    重复听到师长的名字,白玉兰微垂眼帘,很自然地想到自己刚刚参军时还是个少年,被师长大人瞧中了自己安静机灵,调到身边当了一个传令兵,然后在十七装甲师内风生水起,只是……他抬起头来,淡淡地看了一眼工作台边正在沉默工作的许乐,轻声说道:“我还是不能回去,现在这条命可不是我自己的了。”光一看,知道白玉兰在说什么,不由皱起了眉头,他现在负责保护那个面相平凡的技术主管,实在是没有看出来那人有什么出奇之处,更不明白白玉兰为什么会一直守在那人的身边。

    “我用两千万把自己的命卖给他了。”白玉兰微笑着说道。

    兰晓龙愣了愣,然后低声骂了几句什么。不过这位军人现白玉兰比前几年见着时,似乎话要多了不少,也开朗了一些,他不禁在想,难道是那个年轻人地功劳?一念及此,他对许乐的观感倒也好了不少。

    就在工程部忙碌异常,白玉兰与兰晓龙同袍叙旧之时,何塞主管匆忙地走进了这个空旷的地下库房,他的脚步有些沉重,脸上地表情更加沉重。

    “看新闻。”

    他对许乐说道,眼角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焦虑。

    许乐微微一怔,隐约猜到生了什么。与工程部网络联结的工作台无法上网,他取出了手机调到了联邦电视台新闻频道。

    只见光屏上那位男主播,正用一种激动地口吻说道:“关于这种革命性的机甲诞生,对于联邦地军事意义究竟有多大,我们来请问一下科学院机动所的张教授。”

    许乐马上登上了网络报纸地即时新闻布平台,只见现了一个极为醒目地标题。

    “联邦科学院正式宣布,新一代双引擎机甲研制成功!”

    (晚上还有一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i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