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七十五章

    雨渐渐地小了起来,夜风却开始抓紧最后的夏末时间,在港都南方的平原山野间穿行,再加上那两架直升飞机所卷起的风,便显得更强劲了一些,卷起微湿的水珠,扑打在人们的脸上,一片湿冷。

    风雨之中,许乐第一次听到有人称呼自己为长,不由怔了怔,他心想自己只不过是名上尉,这名军官却是位上校,这个阶级究竟是在怎么分?

    旁边的何塞主管早已被这些神兵天降的联邦军人震慑住了心神,他虽然和军方打交道极多,但是看着两台战斗直升机和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军人,仅仅为了许乐便悍然进入工业园区,心中自然多想了一些事情。

    那名叫做兰晓龙的少校,向许乐敬礼,得到了他的回应后,往左边踏了一步,一脸严肃地看着半靠在汽车前方的那位董事先生,沉声说道:“因为涉嫌干涉联邦军队机密要务,意图谋杀现役军官,这位先生,您可能需要接受调查。”

    时间过去的不久,先前董事先生配给许乐的罪名,此时却被这名军官还了回来,人世间的事情总是这样的妙不可言。

    董事忍着腿根部的剧痛,冷漠望着面前的少校军官说道:“只不过是个小小少校,也敢如此放肆。”

    少校啪的一声立正行了一个礼,说道:“报告,少校不并不放肆,我只是依据上级军令请您配合调查。当然,我们相信身为联邦军方最忠实的伙伴,果壳公司令人尊敬的董事会成员一定不会是一名罪

    这位少校忽然话锋一转,微笑着说道:“但您现在受伤了,我们用直升机送您去警备医院治疗一下可好?”

    起始严肃中正,后来低身调笑,礼貌之中带着一丝戏谑,许乐和

    何塞先生看着这名军官。不禁有些愕然。先前货车被关卡拦住之时,许乐便通知了焦秘书,但他真没有想到从电话打到国防部,再到国防部派人前来,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而且来的人还是如此看不透彻的一名军官。

    果壳机动公司董事会成员,是地地道道的大人物,就算面对着强大的军方力量,他也不会有所畏怯。所以这位少校军官先前的处理,应该说是非常得当。

    白玉兰一直微低着头,听到这句话后。很随意地反手拔出了那把秀气的小刀。

    董事先生痛哼一声,只觉腿根处一阵冰凉,以为自己地动脉被割断了,吓的魂飞魄散。双腿一软便要往地下瘫去,却被两名军人一左一右扶住。

    兰晓龙少校蹲下来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安慰说道:“放心。只是皮肉伤,这把下。”

    穿着黑色护雨作战服的白水战斗人员。在联邦军队的看押下,向着四周散开。他们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太过担心的神情,毕竟从根骨上来说。大家都是一个体系的成员,今夜地冲突只不过是联邦大人物之间的一次较量。他们被逮捕到警备区后想必也不会太过凄惨。/

    面色苍白的董事先生在军人地扶助下,登上了直升飞机,有些狼狈不堪地离去,只留下了这一地雨水,昏暗灯光,一道被机炮轰出来的深沟。

    因为联邦军方的悍然插手,一场专门针对许乐的行动土崩瓦解,无论是七大家还是联邦科学院,面对着军方力量地加入,他们也必须选择退让,想必一开始的时候,那些大人物肯定没有想到,内部派系林立的联邦军方,居然会为了许乐这样一个人统一意志,不惜与他们撕破脸皮,终究还是这些世俗里地大人物,不了解联邦军队铁一般的意志与对帝国战争胜利地强烈渴望。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被周玉制伏地那名杀手,在生生断了一臂的情况下,还是嚼碎了埋在口腔粘膜深处地毒药丸,这种绝决的埋毒方式,即便是受过专业训练地周玉,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内现。

    “没有杀手愿意死,他肯追踪下,他唯一的后路就是离开联邦,远赴百慕大。”周玉脱下了湿乎乎的衣服,对许乐说道。

    要用最快的度脱离联邦的追踪,这名杀手的后路只可能在港都的太空港,许乐马上明白了周玉的意思,转头对兰晓龙少校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对方称呼他为长,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开玩笑,但他可不会真以为自己可以命令对方办事。

    兰晓龙神情严肃地点点头,将这个情报通知了警备区相关部门,打完电话之后,他的余光却是落在了许乐身旁的白玉兰身上,那个秀气的男人令他的心情有些复杂。办公室里拔通了焦秘书的电话,略等了一会儿时间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平静而又疲惫的声音。

    “部队很多年没有全编制上过前线,但战斗力很不错,从现在开始,一直到研制成功,你的安全由他们负责。”

    许乐拿着电话点了点头,面对着那些世家政客们的窥视,还有那些权势与黑暗的手段,他确实有些疲惫,能够得到联邦军队的保护,那自然是最好的方法,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

    只是他从这位国防部大佬里听出了一些别的东西,邹副部长似乎也正在承受着某种极大的压力。

    “这件事情我会在联席会议上向上面提出。”邹副部长在电话里说道。

    许乐嗯了一声,心里明白参谋联席会议的上面,那自然只有席格总统阁下,总统先生让办公室工作人员去敲打一下那边,那边自然不敢再做任何手脚。紧接着,他却有些明白了邹副部长的压力从何而来。

    调动警备区部队,肯定不是国防部副部长一个人能说了算的事情,只是在这件事情里所表现出来的明显偏向,有可能会让众人认为他与邰家的关系太过密切,而这绝不符合一位联邦政府内阁成员的政治道德。

    “上次我说,联邦只需要研制出来便好。”电话那头沉默片刻,邹应星冷峻严肃说道:“但我现在希望,第一个成功的是工程部,或者说是你。”兰少校,这个章节名应该很清楚,部队是一个很有光荣传统的部队,也将是许乐同学以后的部队,以上,马上写总结和公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i章节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