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七十三章

    深夜的工程部外围园区,八月闷雨哗哗地下着,墨一般的乌云遮住了所有星云,一片黑暗之中,被雨柱冲洗着的汽车大灯显得有些刺目。许乐看着伞下那位官员,眼睛眯了起来,知道自己帮助工程部的事情终于泄密了,只是有些琢磨不透,对方究竟是想对付自己,还是想再次抢夺果实,可无论是哪一种,按道理都轮不到伞下这位大人物亲自来港都。

    果壳机动公司是一家技术至上的联邦巨型企业,在董事会的监管下,真正构成这家公司骨架的是那些工程技术人员。许乐也是工程技术人员中的一位,但他只是一位小小的三级技术主管,而伞下那位官员却是果壳机动公司席技术顾问。

    席技术顾问,自动成为果壳董事会的技术独立董事,以果壳在联邦中的地位,任何一名董事会的成员,都拥有极大的权力与地位。

    伞下那名果壳技术董事在说完刚才那一段话之后,便回复了沉默,隔着那副眼镜,等待着他的回答。此时雨越来越大,绷过了他头顶的黑色雨伞,溅了星星点点的水花到镜片上,可是这位大人物却顾不上去擦,只是看着许乐,想知道这个身份重要的年轻人会不会反抗。/

    四周站满了穿着黑色防雨作战服的白水公司警卫,许乐眼的雇佣兵或者是军方调拔过来实习的特种战士,就算对自己和白玉兰再有信心。可是他也没有想过暴起反抗,因为这些黑衣警卫地手里紧紧握着长枪。

    就在此时,一把雨伞来到了许乐的头顶,遮住了从天而落的雨水。许乐回头一看,只见白秘书低头站在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人像变戏法一般,从身边变成了一把伞来。

    雨夜黑暗湿漉。工业园区里一片寂清,只有汽车大灯照耀着的区域仍然在对峙。双方地人数实在是差的太多,所以这种对峙看上去似乎马上变要结束,然而这把雨伞一现。场间便只有那位独立董事大人和许乐没有风雨之虞,很微妙地将场间的气氛转了过来。

    许乐看待事物,有一种与他诚恳外表完全不符地犀利敏锐。从被关卡拦住,到这位独立董事大人现身。他快地分析了一下局面,确认对方大概知道自己的背景。所以不敢妄自动用武力,可是对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将自己与工程部隔离起来,以保证联邦科学院那边先把研制成功。/

    他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盯着董事大人的眼镜,开口说道:“我不明白自己违反了什么保密条例?不用解释什么,您是大人物,专门为了我前有些荣幸,但我想您也应该清楚,我现在拥有工程部地长期权限。”

    似乎就像是要为许乐的反驳增添声势,一直在他身后举着伞,微低着头的白玉兰,抬了起头,冷漠地向着四周地白水公司警卫扫了一圈,目光淡然宁静里却透着一股被压抑到极致的冷戾。

    汽车大灯地灯光本来被狂雨浇的有些朦胧不堪,恰在白玉兰仰脸地瞬间,天空中如墨雨云里忽然闪起一道闪电,将这昏暗的世界照亮了一霎,也将那张秀气地面容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四周穿着黑色作战衣地白水雇佣军,看见这张秀气宁静的脸后,本来一直冷峻沉默的队列却生了一些变化,不是骚动,而是警惕,绝对地警惕。

    因为他们都认出了这张脸,这张脸只可能属于公司第七小组原战斗主管白玉兰。

    在白水公司内部,这个秀气的男人并不出名,因为没有人愿意谈论他,杀人不眨眼的白水战斗人员,提起这个像个娘们儿,下手却比谁都要阴狠的大佬,都有些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独立董事冷漠地看着雨中的这两个人,没有与对方辩论的**,今日港都之行他亲自前来,主要便是要用自己在公司中的地位去压制工程部的反弹,关于许乐和他身后的那个秘书,他有些忌惮其人的背担心对方敢和这么多作战人员正面对抗。

    虽然隐隐有些不安,那些黑衣作战人员依然逼了上去,他们没有注意看上去十分平凡的许乐,却把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了看似弱不禁风的白玉兰身上,枪口对准了他的要害,目光不离他的手腕,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个秀气男人拥有怎样恐怖的近身格斗能力,当年在百慕大三角星域,这个男人甚至只凭一把小刀,便杀死了七名百慕大流匪高手,此时对方手中虽然没有枪,却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白玉兰依然举着伞,却往前踏了一步,拦在了许乐的身前,左手悄无声息地伸进了裤兜里。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身旁那些举着枪的警卫们的动作顿了顿。/

    这些人能从白玉兰的这个动作中感觉到危险,所以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有董事会的命令,白玉兰身为公司职员,却依然要护着许乐,这实在是很不符合白玉兰一惯的处世风格。想到这一点,许乐的身影在他们的心中便变得有些深不可测起来,明明这个年轻的技术主管身上没有丝毫出奇的气息,却能收伏这把秀刀,实在是令人难以想像。

    “拖点儿时间。”

    许乐知道现在的局势十分麻烦,如果束手就擒,以对方在联邦中的雄厚实力,也不需便可以轻松地将自己软禁很多

    那位席技术主管,看着许乐微微动了一下的嘴唇,忽然开口微笑说道:“不要试着反抗。虽然我并不乐意。但我想应该有很多人乐意看到走火地事故生。”

    许乐的手掌轻轻地放在了白玉兰的肩头,阻止了他正准备爆的阴狠出手。

    就在这个时候,从工程部那边匆忙地跑过来两个人,他们手中的伞此时根本顾不得去遮雨,他们在外围对着那些白水公司地作战人员恼怒地喝斥了几句。才赶了进来。独立董事的脸色有些微沉,虽然他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绝对没有办法瞒过工程部这帮地头蛇,但他也没有想到。有黑夜大雨地掩护,何塞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现了董事会的小动作。

    何塞主管浑身湿透,看着场间的紧张局势。深深呼吸,平伏了心头地怒气,回过头望着董事大人沉声说道:“许乐的长期权限是我亲自批准的。有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董事大人地面色微沉,不客气地指责道:“你的审批权限在哪里你自己应该清楚!做事还有没有一点儿规矩?你地眼里还有没有董事会?”

    果壳是一家巨型企业。下面分属的部门极多,而像工种重要地盘自然拥有不一样地地位。如果换在远古的王朝来比喻,何塞主管就像是一方诸侯。然而来自董事会地独立技术董事,却像是钦差大人。除非工程部敢造反,无论是在权力还是资格上,他都没有办法与董事会对抗,所以这位董事大人才会用训斥下属的口气言,根本不给何塞留一丝颜面,事实上到了今天晚上这种紧张状态,果壳公司内部地纷争也已经开始摆上前台。

    周玉举起雨伞遮在了何塞主管的头顶,关切地看了许乐一眼,许乐摇了摇头,示意没有问题。

    何塞主管平静片刻后,对这位大人物说道:“这里不是研究所,是工程部,按照董事会的章程,我有审批权限的资格,如果您对我的资格有异议,可以在董事会上提出,但不要为难我们的工作人员。”

    “许乐不是工程部的工作人员,从前不是,今天不是,以后更不是。”董事大人沉着一张脸说道:“你是拥有审批权限的资格,但不要忘记,许乐接触的是联邦绝密,按照密级来说,这些审批权限都在公司总部,我不记得董事会什么时候给你权力自作主张。”

    他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击碎了何塞想要保护许乐的想法。

    “董事会紧急会议,已经暂时剥夺了你的审批权限资过往两个月内接触过的新进人员,全部都要被带回审核,这是董事会的决定,如果你反对,请你自行保留。”

    这是一个很致命的问题,如果果壳董事会真做了这样一个决议,那么许乐拥有的进入权限便等于是非法的,对方可以以违反公司条例的名义对他进行审查,甚至可以用接触联邦机密数据的罪名,将他送上法庭。

    说完这句话之后,董事大人再也没有理会沉默的何塞主管,向前两步走到了汽车的大灯笼罩之中,望着许乐平和说道:“跟我们走吧,你知道我不会为难你,只不过这段时间你需要在别的地方休息一下。”

    许乐摇了摇头,在虎山道一事之后,联邦里的大人物都知道自己与邰家之间的关系,他们当然不敢随便把自己杀死,但如果自己反抗,他们便能找到合适的理由,如果自己不反抗,他们便可以把自己带走,极为阴狠地强行拖延工程部的机甲研制工作。

    他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明明是果壳公司的独立董事,却要损害公司的利益,站在那些人一方。

    “你只是果壳的董事,管不着我。”许乐从上衣口袋掏出证件,递给了这位董事大人,说道:“这是我的证件,上面标注着国防部总装基地的重复权限。”亲自下军令,不然今天晚上,谁也别想阻止我进工程部。”

    (这章写的不顺,不知道怎么搞的,挠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i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