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七十一章

    在这三个字后面,白玉兰还说了几个字,然后戛然而止。因为他已经看到,那台黑色的已经在尖锐的呼啸声中,跃离了地面,伴随着右机械腿的强悍踢出,沉坠之后瞬间释放了所有动力的机身猛然一顿,在空旷的机战室半空中,整体倒挂,迅捷地画了一个弧圆,高的机甲表面与空气摩擦加剧,呼啸之声更加凄厉……

    黑色机甲似乎在空中停滞了一般,猛然结束了倒挂动作,一阵金属关节的剧烈响声之中,开始快地向着地面摔落,然而就在最后极短的时间内,明显快要失去平衡的机身,却似乎重新被注入了动力,强行扭转机身腰腹,将两只机械腿分前分后,硬生生地站在了坚硬的地面之上。

    哐哐两声闷响,黑色粗壮的机械腿承载着这股巨力,直接将坚硬的对战室金属地面,踩出了两个变形的小陷坑,而机甲的机械腿也开始颤抖起来,似乎随时可能倒下……它却偏偏没有倒下,强硬地控制着平衡,引擎生猛地输出动力,让机身在这种危险的状态下,不断地进行微细的操作调姿,最终成功地完成了这次粗暴的落地动作!

    嘶嘶液压输动声中,黑色机甲缓缓地下降了约二十厘米,各个重要部分的金属关节进行了重新较正,引擎徐徐降低输出功率,不再有任何动作,两只机械腿一前一后,机械手却是伸展在半空之中帮助着平衡,巨大的机甲身影在这个动作中。显得是那样的安静与强大。

    白玉兰沉默地看着控制台下那台静止地机甲,快跳动的心脏渐渐平静。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从这台黑色地身上。竟然找到了一种叫做静穆的感觉。

    这当然不是标准地军用机甲格斗技动作,联邦军方的教程里,从来没有这种跳到半空中去找死的案例。自身重量达到数十吨之巨的军用机甲,它的机动性依靠地是强大的引擎,以及行星表面所提供的巨大反作用力。

    就像第一军事学院机动系的那句标语一样:“机甲不能存在于空中楼阁之中。机甲必须脚踏实地!”

    半空跃进的动作,是每一位军方战斗机师都要掌握的动作,但像先前黑色那种暴烈地空中翻身,却极为考较机师在落地之前那刹那的操作,因为伴随着机甲自身的高旋转,用来稳定机甲地自动平衡系统。会出现短时间内的数据流失。尤其像黑刚才还有一个空中劈腿地附加动作,最后一瞬间所需要的计算和指令输出,更是令人难以想像地困难。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动作了。如果你是在军队里,这时候已经被上级关了禁闭。”白玉兰对着通话器安静的说道。内心先前那一瞬间地震惊被他掩饰的极好,虽然他认为许乐是个怪胎。但他依然认为这个家伙先前只是运气太好,才能让勉强平安落地。

    “战斗机甲的机械腿主要用于趋避和行进。攻击方式却集中在上半身的火力系统以及格斗技上。虽然因为操作拟态的关系,人类始终还是驾驶人型机甲最为合适,但……机甲终究不是人的身躯,如果在高下还要做下半身动作,只会摔的很惨。”白玉兰用淡漠的语气,认真地对通话器说道。

    控制台下的黑色操控舱中,许乐听着头盔里响起的声音,沉默了许久,然后他取下了头盔,胡乱地揉了一把已经被完全打湿了的头。他自己都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自己要做那个动作,这确实和军方教材上的要求完全相背,可是他就是有这种冲动,而且他也做出来了。只不过听着机载电脑的数据分析与白玉兰的警告,他的心中也生出了淡淡余悸,先前最后落地前那刹那,确实有些危险,如果不是最后那刻,他体内的那道热流将自己的意志用最快的度转换为手指间的数据输入,身下的或许真的会狠狠地撞到地面上,以先前那一刻的率,这一摔只怕这台要受重创,而他也会受伤。

    因为先前最后那刹那短时间内地引擎功率输出。机甲自动关闭了一些消耗能量地附加功能。操控舱内地温度有些闷热。许乐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抹了抹流到下巴上地汗珠。忽然间想到。自己先前最后那一刻地手达到了多少?

    “只有那些把自己看成天才地白痴。才会做这些危险而没有实际用处地动作。”

    白玉兰端着茶杯。看着坐在自己身边刚刚洗完澡地许乐。平静说道:“我虽然没有上过军事学院。但也曾经听同僚们说过。在三大军事学院和西林军校地机动系。每年都会有几个白痴因为不按照军用标准手册进行操作。想操控机甲完成飞踢。翻倒叉。旋转七百二十度落地……诸如此类地白痴想法。被成功地摔成了重伤号。”

    许乐用毛巾擦着自己湿漉漉地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并不知道去年在梨花大学地机战室里。周玉便曾经对他地操作产生过类似地疑问。他毕竟是个野路子出身。在区第六级测试中。只知道用尽一切方法去闪避。哪里想到现实当中地机甲操作是严禁这些东西。

    “不过我觉得这些动作如果掌握好了。在机甲近身格斗里应许很占便宜。”许乐感觉手臂有些酸麻。往后一靠。

    “机甲地机动性。主要在于地表上地移动。跳到空中。并不能让你地瞬移更快。动作花俏。并不能让你地攻击力度更强。”白玉兰喝了一口茶。说道:“其实这和近身格斗是一个道理。我注意过你地出手。你地双脚从来没有全部离开过地面。那说明你很清楚这个道理。”

    许乐沉默了片刻,封余大叔教给他的十个姿式。全部是古奇壮烈地进身技,双脚的步法确实十分奇妙,但这十个姿式里确实没有飞跃进击地动作,甚至双脚从来没有同时离地过,每一足踏前都是滑步。离地面的距离顶多只有几公分。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许乐的眼睛习惯性地眯了起来,感受着先前机甲在空中劈腿时的暴烈感觉与翻跃时的重力加载感,总觉得机甲和人体地格斗应该不一样,那些动作让他很有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以后会小心的。”许乐笑着对白玉兰说道:“你先回吧,谢谢你今天教了我很多东西。”

    这句话不是客气。野路子出身的许乐,能够把一台军用机甲在短时间内就操控的如此得心应手,绝对离不开白玉兰将这些年的军中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

    “那我先走了。”白玉兰也不客气。端着茶杯轻轻柔柔地站了起来,低头问道:“你还要再练?这时候没有后勤人员。如果有问题,恐怕比较麻烦。”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钟。许乐就是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自己操控机甲,当然不会介意没有后勤技术人员的问题。向白玉兰点了点头。

    白玉兰沉默片刻,走之前最后说道:“不要想太多,你毕竟不是费城李家的人。”

    空旷地对战室内只剩下许乐一个人,他休息了片刻,然后走到控制台,关闭了所有的数据采集器,又打开了基地对战室外地自动关闭系统,确认夜深之时,没有别的人在场,这才提着那个黑色地皮箱重新跳进了的操控舱。

    操控舱是标准单人设计,却预留了一些存贮空间,所以黑色地皮箱放进去没有什么问题。指纹检验通过,打开黑色皮箱,从工作台的下方,取出了一套看上去十分软柔,实际重量却有些沉重的衣服。

    实际上这当然不是衣服,而是许乐从沈老教授实验室数据库中获得某种启,重新进行了改造的古董拟真系统。这套拟真系统外面的材质是一种高分子聚合材料,内部却有无数个微米级的感应芯片,复杂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在前人的设计理念下加以改造,许乐只怕永远做不出来这个东西。

    怔怔地看着这套拟真系统,许乐一时间竟有些隐惧,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够成功,在区的成功只是瞬间的效用,能够在电光火石间破开周玉操控机甲的防御,全部依赖于此。

    利孝通投资的四千万,除了给了白玉兰的那张卡之外,其余的钱大部分都投在这套拟真系统的改造中,与之相比较,那个工作台真的是很便宜。

    拟真系统与系列机甲的接口已经事先备好,系列后期的机甲虽然早已经去掉了输入口,但内部的芯片组构线却没有大的改动,许乐开始认真而小心地进行重新驳接。

    操控机甲和开汽车一样疯狂,改造机甲像改造汽车一样胆大妄为,胡作非为,大概联邦的机修工程师中,也只有许乐这个被封余大叔教坏了的学生,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许乐才重新抬起了头来,滴了两滴眼药水。刚刚洗过的头,被汗水占据了每一根丝,他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

    脱下衣服,放下黑色皮箱之中,在存贮位置处固定好皮箱,他摁动了手中一个小工具的按钮,淡淡的蓝光从手中渗了出来,迅即占据了整个操控舱,却没有渗透到机甲的外表

    许乐确认这种干扰并不会影响到机甲自身的系统,才放下心来。这种蓝光小仪器他已经丢了两个了,这是做的第三个,不过他并不担心什么,因为这个小仪器的自毁装置非常生猛,任何企图破解指纹锁的举动都被限死,无论被谁拣去,也不可能知道这个小仪器的真实用途。

    这个蓝光小仪器的构造并不复杂,却可以让人在第一宪章地光辉下暂时隐藏。只有大叔天才的大脑才能做出如此逆天地设计。许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静静地看着手中的蓝光。从中吸取着勇气和信心,自己既然是大叔唯一地学生。对拟真系统的改造,肯定也不会失败!

    只穿着一条内裤的许乐,坐在机甲闷热的操控舱中,就像一个**的不安婴儿,穿上拟真系统后。他感觉身上像是盖上了一床沉重地丝绸被,每一寸肌肤都有微微紧绷的感觉,这种皮肤上的触觉与压觉完全相反的现像,令他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

    接通电源,进行初重动,进行电脑系统重新认证。拟真系统开始运作,无数酸麻的感觉,出现在他**的皮肤之上。渐渐地这种感觉消失不见,却又有些小刺痛出现。就像有很多蚂蚁在往他的毛孔里奋勇前进,好在这种感觉也没有持续多久。不然许乐一定会认为前代工程师牛人设计的这种系统,完全是用来刑讯逼供地。

    舱门缓缓关闭。密闭空气出嘶嘶的最后声音,紧接着高大腰后方地引擎开始轰鸣作响,只是这些声音许乐已经听不到了,他只是紧张地看着头盔里的数据显示,等着拟真系统完全接驳地瞬间。

    黑色的依然静穆地矗立在对战室地正中央。

    操控舱内的许乐闭上了眼睛,缓缓地感受着自己肌肤上的奇妙感觉,然后开始调动自己体内的力量,一股略有些灼烈之意的暖流,随着他的心意而走,迅即占据了他的全身,随着那些宽宏的通道穿过骨骼筋络血肉,微微释放于皮肤表肉皮肤生理信号,许乐从沈老教授的学识中汲取的养料,让他似乎找到了一种让拟真系统还能识别自己体内力量的方法,这种双重信号采集,才是成功的关键。

    然而他没有丝毫信心,要知道联邦科学事业的每一次成功,都是以无数次的失败做为基础。

    许乐睁开双眼,看着近在眼前的淡绿色显示光屏,沉默片刻后,动了动小手指。

    空旷的对战室中,黑色的机甲垂在机体腰侧的合金手指,忽然间滋的一声,动了动。

    如此细微,如此美妙。对战室,此时只有他和许乐才有进入的密码。他打开了那扇门,然后看到了对战室内的景象,下意识里停止了一脚步。

    因为港都半岛酒店前孔叔最后的凄厉言语,白玉兰一直在猜测许乐的真实身份,所以先前才会提到费城李家。他本已走了,却又有些担心许乐不听自己的警告,要强行去试验那些危险的机甲动作,所以他又半路折回。

    做为联邦军方最冷血强大的机师之一,白玉兰有很多隐藏着的实力,甚至他也曾经完成过那些凶险的动作,甚至更为漂亮,所以先前虽然惊讶于许乐的悟性,却有些不以为然,毕竟机甲的作用是来攻击目标,而不是用来表演。

    然而他此时却看到一台黑色的机甲,正在对战室内用一种怪异的身法快的前行,在最高的度等级下,居然轻易地一挫一跃,又做出一个空中劈杀翻滚动作!

    白玉兰的眼瞳微缩,当他看到那台在许乐的手中,十分轻松地连续做出了七个空中跃进突击动作时,他的右手终于忍不住下意识里伸进了自己的左衣口袋。

    从不吸烟的他,沉默地为自己点燃了一根烟,专注地看着那台黑色机甲,快而疯癫的颤抖着,突进着。

    就算是表演,这样的实力,也太恐怖了些吧。白玉兰将香烟塞进了自己的唇里,狠狠地吸了一口,忽然想到了今天下午和许乐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心想看来自己说错了,就算李疯子在机甲里,这小子也应该能和那家伙有一战之力,只不过还需要一些经验和杀气而已。

    许乐并不知道那天夜里,白玉兰亲眼目睹了自己用拟真系统操控机甲时的景象,他只是确认了一点,那套被改造后的拟真系统虽然还有很多缺陷,比如太不方便,比如数据采集度偏慢,但已经能够为他提供强大的支援,让他操控的机甲,做出那些匪夷所思的动作起来。

    当然,他也并没有就此放弃机甲的标准训练,毕竟日后如果要操控机甲,最主要的方式,还是这种操作杆加触屏输入的方式,许乐总不可能把所有的机甲全部都改造成这台一样。

    他标准训练时的表现让白玉兰有些不解,因为和那天夜里的疯巅操作突进完全不同,而且白玉兰也现那台似乎被许乐进行了某种改造。

    许乐并不担心白玉兰会知道什么,因为他相信他,他也必须相信他,如果身边连一个值得信任的伙伴都没有,这样的人生未免也太苦恼了些。

    就在这种枯燥的重复中,数十天的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流走。邹郁早已出了院,小婴儿现在比以前更可爱了一些,只是婚礼的遥遥无期,让那位部长夫人有些不悦,而邹郁的哥哥却似乎察觉到了一些什么。

    在这段时间内,许乐去了港都四次,加快了帮助果壳工程部研制机甲的过程,毕竟现在一股暗流已经在涌向那位麦德林议员,而帝国那边也在抓紧,许乐在思考之后,终究没有因为个人的仇恨而影响到联邦的利益。

    就在八月末的闷雨陪伴下,许乐和白玉兰再次坐上了高铁,熟悉地向着港都走去,只是他们此时都没有想到,有一个麻烦正在等待着他们。

    (我现自己经常把许乐写成许光……这一章五千多字,所以又慢了一些,真真不好意思,下章正在写,不说时间了,汗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