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七十章

    “你操控的机甲是什么风格?”许乐抽完了最后一口烟,好奇地问道。

    “没有风格。”白玉兰靠着平台上的墙壁,轻声回答道:“可能就是比较准确。”

    许乐耸耸肩,虽然不满意这个回答,但也没有办法,真正的王牌机师作战风格,必然是要在真正的战场上才能表现出来,只用言语确实很难形容,他只是有些好奇,像位姑娘家的白玉兰真正将机甲操控到自身极致时,会不会也有对镜梳妆一般的宁静秀美自然。

    随着夕阳的不断下沉,院墙那边的联邦农场也开始从火海之中安静地摆脱,变成一片幽静的青色油画,渐渐黯淡,快要看不清楚。许乐从白玉兰的手中拿了一把车钥匙,带着那个沉重的黑色皮箱,抓紧时间离开了白水公司,迳直去往了与沈秘书约好的地点。

    那是一间很普通的快餐店,许乐将工作台里藏着的那个附件,传到了沈秘书的随身电脑中,皱了皱眉头,说道:“以前我和邰之源有个约定,他答应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不让那个人当选联邦副总统,但那小子却无声无息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不用说些什么,我不会问你的,只是他既然不负责任地跑了,我总要做些事情,这个附件里的东西,应该对你们沈秘书轻轻地搅拦着身前的溶咖啡,微笑着沉默不语,心情却有些怪异,他不知道太子爷以前居然和许乐达成过这种协议。他抬起头来,很敏锐地查觉到许乐正在用余光打量着什么,不由笑容加深,说道:“不用找了,我出门办事的时候。身边没有带人的习惯。”

    许乐确实是在找沈大秘书的保镖。沈离如今是邰夫人的大秘书,站在前台负责处理邰家与外部世界的沟通交流,邰之源远赴而沉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沈秘书便等若是邰家在联邦中的代言人,他地安全。对于邰家来说,自然是重中之重。

    听到沈离的解释,许乐笑了笑。开始专心致志地消灭面前盘子里的四个酸盐大面包。没有带人的习惯,一方面是说明这位与施清海一样,出身一院的人物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另一方面说地是,既然整个联邦都知道沈秘书是邰家的代言人,谁会敢不长眼睛来招惹他?

    邰家七代单传,邰之源的生死,或许有些胆大包天之辈敢于动些心思,但对沈秘书起杀心,除了能激怒邰家之外。没有任何好处。沈秘书地这句解释,虽淡然,却充满着对邰家恐怖实力的无穷信心,许乐啃食着面包,心头也不禁有些震动。这大概便是来自于度。

    沈秘书不知道自己地一句话,让许乐想了这么多,他只是真有些吃惊这个年轻人的饭量,已经吃了四个大酸盐面包,喝了三杯豆浆,许乐居然还没有停止的意思。

    许乐低着头将面包撕成几块,感受到盯着自己的目光,含着面包屑含糊不清解释道:“我这个人容易饿,特别是干活儿之后。”

    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许乐便将操作杆上那十七个灵敏触键的方位作用牢记于心。又花了不长的时间。他便熟悉了操作杆替借数据指令地方式,左手开始极为流畅地进行操作。毕竟是自幼便沉浸在机械的设计中。这两年里对联邦系列机甲进行了认真、甚至称得上入神的研究,熟悉军用机甲的操控方式,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很难。

    左手控制操作杆,右手顺着符合人体工程学的滑槽放在触式光屏上,遮住了大半张脸地头盔中,高滚动的信息分析画面出现在他眼前的光屏中。

    机甲头部的红外线感应仪与视野,准确地传递到许乐的眼前。许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推操作杆,右手的五根手指像闪电一般快地在触屏上输入了几道数据指令。在密闭的操作舱中,他没有听到机甲腰后部引擎所传很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推动力从身后臀下的附着垫上直接穿透进他地身躯,就像是从地面乘坐太空转接舱往太空里去那一刹那地感觉,只是这种推动力来的更为凶猛,震动更是大到一般人难以承受。

    许乐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在梨花大学区里,他曾经操控着原型机甲做了很多次机甲六级地测试,还和邰之源做过很多次对战,所以隔了大半年之后,他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便习惯了这种感觉,更隐隐有些爱上了这种感觉。

    黑色的机甲高地运转了起来,戴着头盔的许乐眯着眼睛,享受着机甲大尺度纵跃给自己带来的快感。

    身处合金机身之中,感受不到劲风扑面,所以没有太强烈的高感,但剧烈的震动和头盔视界里比真实世界多了一抹淡绿色的画面——那些快闪过的画面,却让许乐很轻易地便捕捉到了机械力与人类意志合而为一的感觉,这大概是一种能够摧毁一切,保护一切的威严感。

    说威严或许也不大合适,许乐盯着淡绿画面上的那些数据回馈,快地通过操作杆与右手的数据指令,调整着机甲的趋避姿式,旋转,跳跃,他没有闭眼,却有些走神,想到了被大叔逼着在河西州大学看过一本美学著作,那本著作中,一位联邦十七宪历最出名专家提出一个论点,人世间最极致,最震撼人心的美丽,就是——静穆。

    就是静穆。

    虽然人类机甲的瞬移无比迅捷,在小空间内的机动力强悍到了极点,可是因为机甲金属本质所带来的庄重感,与身处操控舱中机师相对的静止,却能产生一种静穆的美感,这或许有些矛盾,却又是那样的浑然天成。

    一个人操控着高达六米的沉重机甲,感受着操控舱里地机械及电元淡淡气息。四周只有监听器里的细微电流杂嘈和机甲透过操作舱传来的沉重脚步声,极动之中有着极静……

    许乐忽然之间有一种错觉,操控机甲的自己,只要平静下来,便是大海中的那团黑色礁石,只要自己动起来。/便是划过大气层的暴烈流星,随时可以将这湛蓝地青天烧出一片焦糊的伤疤。他心头一动,再也难以控制心头的那份渴望。将脑海中那些联邦军方标准动作全部抛开,左手猛地一转操作杆,右手在触屏上一扫。在一秒钟内连续输入了四条数据指令,机甲腰后地引擎猛然倒车……

    “你疯了!不要做这种动作!”

    头盔里忽然传出了一个极为暴怒的声音,往常那个声音的主人,总是习惯轻声细语地说话,然后此刻,竟是如此地愤怒。许乐微微一怔,清醒来。却已经无法阻机甲在猛地一挫身之后,右机械腿猛地上踢,沉重地机身顿时向着上方掠去,画出了一道漂亮的线条。

    白玉兰端着一杯清茶,沉默地观看着机战室里的动静。内心却不像表面上那般平静。

    许乐如此风轻云淡地扔了两千万给他,他便已经做好了卖命的准备,只是和这个看似平凡的年轻人接触越多,却越能感觉到对方的不平凡。至少他很肯定,如果自己身边没有枪械,绝对不愿意和许乐正面近身作战,既然如此,他怎么卖命?更令他有些吃惊的是,许乐此时操控机甲地表

    他从来没有想像过,一个第一次真正接触军用机甲的人。竟然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机甲操控到如此程度。

    他知道许乐是个怪胎,是个机修方面的天才。在梨花大学里也接触过原型机,可他依然无法理解许乐如何做到的这一点。机战室中那台虽然做地动作有些迟缓和僵硬,但从数据反馈的结果来看,许乐完成军方标准动作的质量并不差,而且趋避反应更是高的令人吃惊。

    这样的表现太过惊人,除非许乐这个人天生神经粗,对于未知的事物根本没有什么畏惧。白玉兰不知道,许乐操时的反应基本上是通过身体里那些热流,神经确实比一般人要粗很多。

    白玉兰很满意甚至有些吃惊那台的初次表现,他端着茶杯想到,许乐这个怪物现在所欠缺的只是与机甲之间的熟悉,和在无数次真实对战之中所培养出来地经验。

    当然经验这种东西,也正是最关键地东西,就像开车一样,新手上路也能把汽车开动,像许乐这种神经粗的新手,甚至能把汽车开到二百码,但却无法像真正地赛车手那样,在高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完美地躲避障碍,保护自

    “如果他能上前线锻炼个六七年,说不定还真的可以开着机甲与李疯子对抗一下。”

    白玉兰如此想着,眼角的余光却注意到高的机甲,却在光滑的地面上,做出了一个难度极大的极刹车动作。

    他霍然抬。

    坚硬的合金机甲机械腿,在作战作态下将履带内附,用合金趾用来完成抓地,在高下进行急刹车,凭借着引擎的作用,可以完成这个动作,但那种巨大的重力负荷却无法被机甲操控舱的自主变形所吸收,基本上要全部赋加到机师的身上。

    光滑坚硬的地板上被沉重的机甲刹车,**了一长道火花青烟,白玉兰眼瞳微缩,不明白许乐为什么要突然做这个紧接着他却现黑色机甲在重挫之后,机身微微下沉,右机械腿却是抬了起来。

    机甲格斗技!自杀式跃起攻击!

    白玉兰猛地站起,对着通话器吼道:“你疯了!”

    (晚了晚了,正在努力,有家的男人就是不得已啊,嘿嘿,张嘿嘿,下章十一点左右,米兰伤人心,贝淫贼去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i章节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