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六十七章 旧庙,许乐最大的

    倒是有个真正的错误要向大家报备一下:昨天说施清海搞的那些证据里,供辞上有血手印,后来我想了很久,现这个血手印太傻了吧,如果是电子扫描上去的,那有什么意义?低头认罪。

    认完罪,再低头向大家要月票支持,离前面不远了,只差一两百票了,很有冲动不是?这章节名是学着玩的,看看好不好玩。)

    当许乐和白玉兰走到那辆黑色机甲之前时,距离他们5.94光年之外的巴德星系——联邦中的大区那颗行政星接近高原却邻东海的畔山区域,将将迎来正午最炽烈的一拔光芒。穿着一身黑色礼服的靳管家挂断了电话,踩着桐木板连结而成的雨廊,来到了半山那座古色古香的建筑下方。

    这是一座久远皇朝风格的庙,在宪历时期中,联邦里关于皇朝的遗迹都在被有意无意间抹去,只有一些偏僻地区的旧式建筑,在某些专家学者的强烈要求下,被保存了下来。这座庙宇在数万年前大概是用光早已消散在历史中,唯有那些淡黄色的飞檐,深色的圆形古柱,带着一丝斑驳味道的粉墙,在提醒人们它的年纪。它地威严。

    整座庙宇依山而建,东临大海,头枕青山,迎这世间第一抹光,听夜里松涛最后一声,只可惜山后便是突兀崛起的那座高原,所以景致虽美,却罕人前来。

    登入名录的古建筑,每一个宪历便会由联邦拨款进行一次大修,然而不是旅游胜地。产权似乎又不在联邦手中,所以管护不力,渐渐沧桑将败,透着一股衰败的气息,似乎山后的松涛,山前的碧涛再波澜壮阔几分。这座庙宇便会化尘归去。

    正午炽烈的阳光照耀在琉璃材料的屋檐上,反射着令人不适的光芒。靳管家低下头,站在庙宇侧边的一个小房间外,对着房间里正在忙碌地那位妇人轻声说道:“沈离今天晚上要去见许乐,听说许乐手上有些重要的东西,可能与麦德林有关。”

    那名妇人听到这句话后。没有太多反应,依然低着头,在菜板上切着葱蒜,细长的尖刀在她那双白皙的手中,快地落在菜板上,出朵朵朵朵枯燥而令人厌烦的声音,那些葱根蒜头便伴随着这些声音变成了朵朵朵朵花与屑,渐渐堆砌成堆。

    靳管家安静地等着,他知做家务的时候,除了太子爷谁都不能来打扰。只不过今天沈离那边传过来地消息似乎与麦德林议员有关,事涉联邦总统大选,他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向夫人汇报。

    看着邰夫人忙碌的背影。脸上那丝平静的笑容,靳管家一时间有些惘然,他这样看着夫人看了多少年?即便是有可能影响到联邦总统大选的事情,也不能让这个女人情绪有太大的波动,联邦最有权力的女人,是不是天生就应该拥有这样地气度?

    油锅烧热,葱蒜爆锅,羊肉片滑入,异香弥漫在庙宇侧旁的房间内。过不得多时,邰夫人将锅中的菜盛入盘中。才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满意地抹掉了微红脸颊上的那几滴汗水。

    就在庙宇石坪上随意坐着,两个乖巧文静的女侍早已准备好了碗筷与白饭。一石桌。一蒲团,邰夫人坐在石桌之前,筷尖夹起一块带着麻香的羊片卷入饭中,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品味半晌后笑了起来,说道:“下次阿源回来,一定会说我的厨艺进步

    靳管家站在她的身后,一直沉默不语。

    正午阳光虽炽,但山间有风,所以倒也并不如何燥热,只是一碗白米饭吃完,小半盘羊肉锨,邰夫人的鼻尖依然渗出了汗珠,旁边的女侍端来之后,女侍收拾了碗筷,远远地退开。

    石桌上有一个茶壶,两个茶杯。邰夫人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轻轻指了指另一个空地杯子,靳管家走上前去,给自己倒了一杯,仍然并不坐下,只是站着轻轻啜了一口。

    茶杯乃墨山石雕空而成,天然石色里透着令人凉入心脾的墨丝,材质名贵而不俗。茶是蒙山冻茶,裹携着雪山特有的气息,被水冲开之后,刻意冰镇了二十分钟,此时从壶中倒出,再被墨山石杯一凝,扑鼻无味,入喉却有淡淡幽香渗了出来。

    靳管家沉默感受着唇舌间地滋味,虎口握着微凉的的墨山石杯,心头先前那一丝微急顿时也消失无踪,站立的姿式也稳定了许多。

    “东林大区的调查进行的怎么样了?”

    邰夫人缓缓放下茶杯,不再看山前大海,而是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庙宇一角的檐下窗宇,那里似乎有什么人正在看着她。

    靳管家并不奇怪夫人不关心总统大选的事情,而去关心东林大区两年前的故事,因为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内幕,但隐约猜到夫人眉间地那抹沉重,应该和靳教授有关,而且他也被调查出来地结果震惊异常,正准备马上回禀。/

    “东林太远,只来得及进行远程回报。”靳管家知道对面看人所能带来的真切感,然而这件事情没有办法,他轻声说道:“余逢逃脱联邦地通缉之后,化名封余,在河西州香兰大道开了一间修理铺。”

    如果是平常的时候,靳管家自己都会认为自己这次汇报会太没有重点,因为他并不知道那个叛逃的机修师与靳教授有什么关系。但这是夫人关注的重点,所以他按照材料上地东西,很细致地从头说了一遍,哪怕很多信锨夫人以前就知道的。

    邰夫人安静地坐在石桌之畔,坐姿和联邦里任何人都不一样,身体略向后去,压在自己的腿上,似乎是一种跪坐的姿式,腰身却极为挺直,就像是一颗白杨。那身略显宽大的淡色麻质衣衫遮住了脚上那双布鞋。也完全掩盖了依然保养极好的身体曲线,她认真而仔细地听着靳管家的叙说,安静祥和的面容上,那双眼眸渐渐地亮了起来。

    一个被宪章局定为第一序列的联邦逃犯,居然能耐得住寂寞,在那个荒芜的矿星上呆了十几年。还收了一个学徒工。邰夫人地唇角泛起一丝冷笑。

    “余逢的修理铺有一个学徒工,叫……许乐。”靳管家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微微一顿,看了一眼夫人的侧脸,现夫人并没有什么惊愕的神情,才安静继续说了下人可以证明。起初我很吃惊,但并不认为那个许乐就是现在这个许乐。”

    “因为在宪章局的档案中,东林大区那个郭许乐,已经被宪章确认死亡,因为他是第一序列地当事人,所以中央电脑进行了最严苛的确认,宪章局内部也没有人能做手脚。”靳管家沉默很久之后说道:“所以说,从法律意义上,从联邦档案上看,那个许乐早已经在两年前死了。”

    靳管家轻轻地眯了眯眼睛。似乎自己也有些不相信从东林大区回报的这些信息,微低着头轻声说道:“然则……当工作人员拿着许乐的照片进行确认时,那些香兰大道和鼓楼街的居民。都一口咬定,许乐就是许乐。”

    许乐就是许乐,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句式。邰夫人地双手安静地重叠放在自己的腿上,安静地看着山庙之前的幽深东海,轻声问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那些居民为什么还能如此确认?在照片对照比较中,东林的那个许乐和这个许乐虽然长的极为相似,但眉眼间总有些区别。”

    靳管家躬身回答道:“五官极像,然后便是笑容,河西州那些居民们似乎很难忘记修理铺里那个满脸笑容的年轻帮工。据说许乐以往在东林的时候。很得街坊们的喜爱。”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忍不住笑了起来。

    靳管家沉默片刻后说道:“从来没有人会认为宪章电脑会犯错。我也不这样认为。所以据我分析,只有两种可能。”

    邰夫人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可能是一个灵异事件,东林郭许乐,和出身都星圈的蹲坑兵许乐,确实是两个人,只不过他们的容貌气质太像,而且……名字恰好也重合了。”

    靳管家说出这句话后,忍不住心里叹息了一声,这确实是一个荒谬地说法,但问题是他接下来要做的第二种推测,在他看来,和灵异事件拥有差不多的荒谬程度。

    “宪历六十五年,联邦扑杀机修师余逢,帮工许乐死亡,而就在同一时间段,蹲坑兵许乐退伍,离开了东林大区,回到了。靳管家安静说道:“这两件事情太凑巧,所以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许乐就是余逢**来地那名帮工,只是他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居然能够在宪章电脑里重新编造了档案,瞒过了宪章的光辉。”

    靳管家的眉头皱了起来,身为一名联邦公民,他实在是觉得这种可能性为零,而且如果要做到这些,除非许乐能够……把颈后的芯片换了,然而这种可能性更是他想都不愿意想的。“邰夫人平静吩咐道。

    她不会像靳管家一样,对于联邦可能出现一个能对抗宪章光辉的芯片置换者感到震惊,因为她在很多年前就认识过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男人。当日在莫愁后山的湖畔,看到那个蓝光小仪器的刹那,这位联邦最有权力的夫人基本上就已经确定了许乐地出处,只不过她还没有确定许乐地生死。

    “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我建议立即通知联邦政府。”靳管家低下了头,轻声说道。在梨花大学里,他跟随邰之源与许乐有过几次接触,这位服侍了邰家很多年的老人,对于那个心性干净、纤尘不染地小家伙有几分好感,但他更清楚,如果事情真如夫人所推测那般,这个小家伙所拥有的能力,似乎已经危险到了联邦存在的基础。

    “他是第一序列当事者,如果家族想要保住他,将来事情一旦败,家族将要面临联邦政府前所未有的压力,最关键的是,宪章局的怒火,也要由我们来承担。”

    邰夫人沉默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