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六十六章 证据

    许乐的性情干脆利落,清爽怡人,虽这半年时间内,因为某个女孩的死亡而变得有些沉默寡言,然而港都一行后,他已经渐渐快要从那种灰色的情绪中摆脱出来,笑容渐像当年一般开朗,言谈渐像幼时一般可亲可喜,所以要他去拖,还真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不过他也清楚,在众人的眼中,自己是邹流火的亲生父亲,然而这又并不是事实,邹郁这个用冷漠包裹着敏感与骄傲自怜的年轻妈妈,绝对不会接受用一椿假婚姻,来平息所有的议论。所以这件事情只有拖下去,拖到什么时候呢?也许拖到施清海回来,并且不再是一位联邦的逃犯?

    这是何等样困难的局面,许乐别无它法,也只有等待。他没有告诉邹郁昨天夜里施清海联系了自己,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他只是希望施清海现在正在做的,以及自己将要做的那些事情,能够把麦德林议员以及他身周那些势力打压下去,揭疮破开,还自己一个交待,也给施清海一次重生的机会。

    就在离开6军总医院的路上,他碰到了捧着一大束星花的利孝通。

    利家老七大概是因为要来总医院的缘故,所以穿着一身军服,与平时的打扮大相径庭,笔挺的军服配上此人微显阴寒的气息,反而让人感觉有些帅气。不意外会在这里看到许乐,微笑着说道:“我来看看邹郁,你不会反对吧?”

    许乐看着利孝通身上那套军服,笑着摇了摇头。这些日子,许乐和利孝通来往颇多,两个人的身份地位虽然相差极大,但性情也算有些相投。/*虽然那些夜店里的酒宴中,利孝通从来没有表现出他对邹郁的意思。但许乐事先就知道了这一点。所以看到他的到来,也没有觉得奇怪,只是在想,如果先前让利家子碰见李疯子,那场面一定很好看。

    利孝通解释道:“我在第一军区挂了个职,平时当然不用穿军服。”看着许乐似乎有离开的意思,他有些不理解,却把这种情绪压了下去。认真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这可是正经戍。”

    许乐想到了邹郁传授的拖字决。尴尬地摸了摸脑袋,说道:“她现在可没有那个心情。”

    有的事情可以拖,有地事情绝对不能拖。从6军总医院离开后,许乐没有回公寓,而是直接去了都郊区地白水公司基地。今天是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白水公司基地地面上的那些建筑内,却依然是那般的冷清。在这家保安公司里工作了这么多天。许乐自然没有第一次来到此地的战斗人员和装备,基本上都隐藏在地下。

    他匆忙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看到桌子下方那个沉重的黑色皮箱,心情放松了一些。对靠在旁边沙上养神地白玉兰说道:“辛苦了,昨晚我走之后,没有出什么事

    白玉兰轻轻地摇了摇头,抿了抿有些干地嘴唇,走了出去。他没有问许乐昨夜为什么如此着急回都,身为一名下属,他只负责把对方很重视的皮箱带回来便好。*

    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许乐将大拇指摁在了黑色皮箱的平面玻璃锁上,指纹扫描通过,咯哒一声轻响。黑色皮箱的锁簧自动弹开。

    利孝通一次性投资了他四千万。虽说铁算利家掌握了不尽其数的财富。但身为一名没有正式接手家族产业的二代子弟,利老七地这次投资也真算是显得极有魄力。许乐拿到了四千万。除了给白玉兰两千万之外,其余的资金都用于在联邦黑市上购买他所需要的精密材料。

    在东林大区的时候,他就接触过那个行当,后来在梨花大学里,也买过好几次,所以倒也熟门熟路。这两千万除了那个重要的改造之外,大部分都投入在面前这个黑色地皮箱中。

    最新型工作台。在莫愁后山使用过沈秘书那个许乐就爱上了这处集合性综合处理装备,虽然有些笨重,但是只要使用者进行调较,便可以隔阻一切电子监控,有效地防止数据外泄,而且处理器非常强大,完全足以用来进行庞杂的运算构图。

    关闭了手机的无线信号,用数据线将手机与工作台进行了联通,一旦下载完毕,他马上彻底销毁了手机中那个邮件附件。

    附件在工作台的光屏上被展开,先映入眼帘是几张照片,第一张照片是一个穿着合成毛衫的中年男人,正在某个公园之中,与一个金樊士说话,公园的长椅上还有残雪,拍照的时间应该是在冬天。*

    接下来的照片也是大致相同的内容,只不过谈话的参与者不再是先前那两个人。

    照片之下,是一个表格,上面地数据有些复杂,不知道是什么用途。许乐眯着眼睛仔细地进行着对照,最后确认这应该是资金地流动情况,问题在于,如果这是麦德林议员办公室用来筹划暗中行动的资金,那么肯定不会经过联邦地金融系统,施清海又是怎么搞到的?

    快地浏览完了表格,许乐看到文件里的几个音频文件,便戴上了耳机,点下了播放。他侧着脑袋认真地听着那些明显是被偷录下来的对话,表情渐渐表得凝重起来。除了照片,音频文件,资金流动方向之外,还有几份供述文件,只不过那几份文件之上,并没有证人的签名,只有几个血红的手印。

    许乐将所有的东西仔细地重看了一遍,然后往后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开始思考,看似平静,然后枕在脑后微微颤抖的双手,却暴了他此时的真实情绪。

    施清海过来的附件。居然是这些东西!

    这些材料虽然看似零乱。但在那些供辞的线索梳理下,可以让有心人很清楚地看到一个故事地生。

    宪历六十六年地深秋,麦德林议员办公室向隐在暗处的那些人们出了指令,开始搜寻邰之源的行踪。那名穿着合成毛衫的中年人,在获得了这个情报之后,在国防部对面的公寓里,与一名军官接头,用这个情报诱使对方在临海州体育馆动了攻势。//*/

    宪历六十七年的春天。麦德林议员办公室再次出指令。穿着合成毛衫的中年人与南科州的一位商人接头,那个商人避开了联邦地监控,利用第二军区春天地短暂混乱,成功地获取了大量的集爆炸药,并且交给了计划的执行者,造成了环山四州和平演唱会的恐怖袭击,而那个商人在事前便离开了。十分自然地回到了南科州。话,那么欺世盗名的麦德林议员,将在联邦数百亿民众的面前声名狼藉,并且直接被缉拿入狱,接受法律的审判。

    许乐睁开了眼睛。怔怔地看着光屏,心中充满了复杂地情绪,暗自在心里叹道:“流氓,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然而这些证据里最关键的问题是,麦德林议员办公室下达指令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那些录音文件里,没有一个与这个重要环节相关,唯一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的,是照片当中与穿合成毛衫中年人见面的那个金樊人,在备注中说地很清楚。那个女人应该是麦德林议员的秘书海伦。

    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如果他没有记错,前几天滚动报道的演唱会恐怖袭击新闻中。麦德林议员办公室不幸丧生的七名工作人员里,便有这位面相古板的海伦小姐。

    眼下似乎只有那几张照片,可以说明麦德林议员与这两次丧心病狂惨案之间的关系,然而这些照片拿到法庭上去,估计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更何况麦德林如今身为副总统候选人,在大选之前拥有相关的司法豁免权,如果想说动联邦管理委员会成立特别调查小组,难度似乎太大了一些……

    他又看了一遍那几份供辞,揉了揉有些胀的太阳**,心里地激动与兴奋渐渐平息下来。*地,这些证据还不足够置麦德林于死地,但已经能够说一个极为漂亮的,最为合理地故事,足以让联邦的选民对麦德林议员这个人产生疑问,而如果联邦政府方面也采信了这些证据,以政府的强大力量,不可能查不到一些真正需要的东

    他能想到,施公子为了获得这些极为宝贵的材料,花了多大的精力,冒了多大的风险。

    吐供词的那个穿合成毛衫的中年人,和那个南科州的商人,大概已经死在了施清海的手中,对付这种专业人士,联邦的审判,检查署的询问,应该起不到任何作用,活着也没有太大意义。

    临海州体育馆暗杀事件,麦德林议员办公室是从张小萌那里得到了情报,然后又通过那个中年人交到了一名军官的手中。

    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心想如果这件事情需要上法庭,自己可以为前一段过程作证,可是后一段呢?

    在施清海刻意留下的备注当中,专门说明第二军区自杀的那些军官之中,并没有那个中年男人所指的接头对象。那名军官似乎是服务于某位议员,可是联邦管理委员会那么多议员,还有州议员,能找到是谁吗?

    许乐看着光屏上的这些证据,心里生出了很多复杂的情绪,他似乎可以亲眼看到,施清海为了找到这些东西,在黑里潜伏着,像一只猎豹一般窥伺着,等待着机会,雷霆一机,然后用残忍的手法,逼出了这些他们期望已久的答案。

    施公子这时候大概又已经消失在黑夜中了,他是在等着联邦的反应,还是继续去查那名军官,还是在冷冷地看着竞选海报上麦德林议员充满沧桑感与正义感的面容?

    许乐相信是后者,他和施清海骨子里都是同一种人,他清楚如果麦德林将来得不到正义的审判,他们或许都会不约而同地充当那个法官。

    人的地位影响着他说话的公信力,一个联邦的逃犯说的话,自然没有人会相信,所以施清海把这些东西给了许乐,当然,在机甲出现在联邦民众面前之前,许乐所说的话,也没有多大分量,只不过施清海清楚许乐有一些他现在所没有的渠道。

    许乐关闭了工作台,用手机拔通了一个电话,说道:“你好,我这里有些你应该很感兴趣的东西。”

    电话那头传来沈秘书永远那般平静的声音:“需要当面

    “需要。”

    沈秘书在电话中说了一个地点,约好了时间。

    在挂断电话之前,许乐说道:“这是我一个兄弟拿命换回来的东西,我希望你能好好使用。”正低着头,揣着手,靠着墙壁,用这个似乎万古不变的姿式等待着他。

    “刚才接到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话,有一台老式机甲需要重新核定功能,这个工作交给了我们第七小组。”

    白玉兰放下了脚尖,轻声细语地汇报道。

    许乐想到了刚才那个电话,心头一动,明白这大概是自己向邰家提出的要求得到了回应,只是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对方便真的可以搞到一台机甲给自己。

    离开大楼,顺着自动通道向地下库房走去。在标注为的区域前方,许乐和白玉兰经过了电子监控网络的三重扫描,才进入了那片戒备森严的核心基地。

    沉重的大门打开,一台高约六米的黑色机甲出现在他们二人的面前,这台联邦军用机甲机身上有几处不怎么起眼的破损,黑色材料下方的合金光泽,就从这些破损里透了出来,闪耀着寒光,欢迎着新的主人。

    许乐知道这便是属于自己的机甲,虽然型号有些老,比现在联邦军方标配的要落后了不少,但是他依然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的冲动。他深深地呼吸一口略有些干燥的空气,说道:“通知工程部那边,这个周末我们再过去。”

    白玉兰轻轻抬起头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许乐想到邹副部长的敲打,想到工作台里那些证据,看着面前的,半年以来心情难得这般愉快,大声说道:“小爷我心情好,不陪他们玩了。”不清楚,但我真的蛮喜欢写那个,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写出不一样的感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