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六十四章 联邦军人

    许乐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说了这样一句话。邹应星缓缓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重新戴上了眼镜,俯下头去,认真开始审看那份需要总统先生过目的文件。

    沉默有时候就代表着态度,许乐不相信这位副部长会不了解年初时那件事情的内幕,邯之源当时的行踪是被张小萌泄出去,而张小萌则是麦德林议员办公室的人。然而对方依然沉默,这说明了很多东西,他有些疲惫地低下头来,没有出声告别,沉默地转身离开。

    他离开房间之后,邹副部长又一次抬起头来,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眼里飘过一些复杂的情绪。s2环山四州恐怖袭击的事情,震动了整介,联邦,无论是联邦调查局还是军方,都在暗中加紧着调查,最关键的是宪丨章局那边已经隐隐有了一些线索,只是他却不能对许乐说些什么。

    “还在想着那个小女朋友亦“,“邹应星轻轻抚摸了一项角花白的头,笑了笑。

    临海州的事情早已结束,那位夫人既然都已经平息了怒气,没有谁还会去掀开那个锅盖。虽然那件事情可能和麦德林议员办公室有关,但真正进行暗杀的确实是杨副部长和第二军区那些热血的军人。

    麦德林议员在这件事情里究竟存着什么样的念头,谁都没有办法完全摸清。如果说麦德林议员是想对付邹家,这完全说不通。包括此次的恐怖袭击也是如此,那个老人是一个很有政治智慧的人,将联邦弄的一团糟,加剧联邦政丨府与反政丨府军之间的矛盾,并不符合此人的长远利益。

    邹副部长有些疲惫地捏了捏眉心,觉得许乐这个年轻人虽然沉稳有加,但终究还是青年热血习气太多,说出来的话太不负责任,但是这个小家伙什么会提醒自己这个。难道他找到了一些什么线索?

    他闭上了眼睛,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喃喃说道:

    “军人可以有思想,但军队绝对不能有自己的思想,许乐,你必须明白这一点。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联邦军人。“麦德林就像联邦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地那些完美政治人物一般,永远能与前台生的一切黑暗事故拉开关系,纵使有人怀疑他,但在他地德高望重资历面前。在那些支持他的选民面前,那些人依然只能沉默。

    许乐先前说出那句话之后。便知道不会有什么效果,越是身处高位的大人物,在表意见的时候,越会小心谨慎,在没有切实证据地情况下,谁都不会有偏向性的情感表达,邹副部长的沉默,本就是理所当然之事。

    那名秘书军官一直在门外等着他,看着他出来后。微微一笑,领着他向附楼旁边的一间办公室走去。

    军靴落在柔软地红色地毯上,没有出一丝声音,许乐跟在这位秘书的身后走着,那些站在长廊两侧,全副武装地警卫,沉默而有力地敬礼。军阶森严,沿廊所见的敬礼场景,让许乐感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被尊敬感觉,他轻轻握紧了双手。让自己平静下来,告诉自已这不过是因为自己脑子里有那些事关mx机甲的数据而已。

    在那间办公室里。邹副部长的秘书军官从保险箱中取出一份文件夹,递给了许乐,微笑着说道:“这里面是国防部的通行证,还有升职命令,关亍进入权限的问题,你第一次去的时候,用通行证进行申请。

    另外就是,你现在的人事档案还暂时留在果壳里面,但要接受果壳公司和国防部地双重管辖。“许乐接过父件夹打开,快地看了两眼,看到里面有一张通行证,一封标准格式的公务信函,另外就是一对醒目的肩章。

    “现在除了果壳公司三级技术主管的职务外,你还拥有国防部总装基地技术军官的相应权限,虽然只是个上尉,但是部里特批,给了你溢出权限。“秘书军官面色凝重,认真地交待道:“邹副部长吩咐过,他不理会你和科学院之间的瓜葛,但既然你现在暂时不想让对方知道你参加了机甲研制,那总装基地的权限最好少用。”许乐认真地听着,这位秘书既然把话说的如此直白,肯定是极得邹应星信任的心腹。他将父件夹重新合上,思付片刻后问道:“如果不出什么麻烦,今年之内应该是用不上的。“说话地时候,他快打量了一下这间办公室,现衣架上挂着一套军服,那套军服的肩章上表明军服地主人,已经是一位少校。这间办公室很明显就是这位秘书军官的,许乐不禁有些讶异,就算是国防部长的随身秘书,很少也有校级军官这般离谱。那位秘书军官注意到他的目光,笑着解释道:“我跟着邹主任从总装基地一直过来,军衔熬了出来,但暂时还没有合道的岗位,所以一直都跟着老长。“许乐心头微微一动,知道如果日后邹应星能够在国防部主政,面前这位秘书必然会飞黄腾达,招摇而上。他四天前才去的港都,进入果壳工程部,今天便拿到了国防部的升职文件和相关的权限,绝对是连夜办成,面前这位秘书军官想必花了不少精力。“贵姓?,“,我姓焦,你可以叫我焦秘书,当然如果你愿意,叫我一声焦哥也可以。

    ,这位秘书明显有些擅谈,不像是长年跟着领导的人物。

    许乐伸出了手,笑着说道:“我应该称呼你为长官。,焦少校握住了他的手,很认真地说道:“我相信mx如果能够成功,你会成为联邦历史上最年轻的少校。”走下云后宾馆附楼,已经有很多辆黑色的公务用车,停在了庭园之中。就在上午阳光的照拂下,数十名军官沉默地站在庭院的四周。席格总统应该还没有到,但联邦军方的那些大佬们应该已经在宾馆里等着了。

    许乐微低着头,眯着双眼,跟在焦少校的身后从这些军官的身边走过,这些军官要不是上尉,便是少校。甚至还有几名中校,如果放在联邦别的任何一个地方。这些军官必然会得到民众的尊敬,官员地忌惮,然而此时此刻,这些军官在戒备森严的云后宾馆四周。也只能暂时充当保镖地角色。

    看到这一幕,想到腋下夹着的那份文件夹中的上尉肩章,许乐忍不住自嘲一笑,为先前那丝淡淡的兴奋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成为联邦军方机修工程师。是他自幼两个之一,如今成了联邦军队里地技术上尉。而且还拥有了总装基地的权限,难免会有些照进现实的满足感在云后宾馆入门处,焦少校与警卫说了几句什么,出示了证件和手令,转过身来,微笑着说道:“你可以走了。“昨夜靠在邹郁的床边,担心惊着那个刚刚生下来几天地小孩子,许乐睡眠的质量其实极差,一大清早便被揪来云后宾馆。此时心情放松之余,竟有些犯困。上午地阳光,透过宾馆庭园四周那些大枫树的青叶,变成了无数的光斑,在他的脸上眼帘上轻轻拂动,就像是催眠一般。以至于他愣了愣后,才反应过来,向对方说了声谢谢,走出了宾馆大门。

    一辆越野军车在门外等着他,许乐上车之前。下意识回头眯眼看去,看着宾馆里那些军官。军车,感受着一股充满了肃然味道的空气,心头微动,知道从这一刻开始,自己就是这些军官中的一员了。

    果壳机动公司半军半民,许乐只是一名文职少尉,并不在军事战斗编列之中,联邦与帝国间的战争,政丨府与反政丨府军之间的冲突,和他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然而当他对mx机甲研究地重要性渐渐显,并且被证明之后,联邦军队不会允许这种重要人物,还游走在体制的边缘“必须提前就把他吸收进来。此时此刻,那封文件夹里的肩章和权限,已经明确了他新的身份。

    他已经变成了一名真正的联邦军人。

    回到医院,听到婆儿清脆的啼哭声,许乐才从先前那种肃然的情绪中醒过来,他向着邹郁的病室走去,却被几名军官拦在了门外。

    许乐微微一怔,心想今天一天看过的军官,竟是比前半生加起来看到过的更多,这老天爷究竟是怎么回戍?是想用这些一脸严肃地同僚,来提醒自己的新身份?

    那几名军官毫不客气地拦在病房外,动作是如此地理所当然,透着一股战场上才能有的骄横之气。骄兵或许多败,但如果不是常胜之师,想必也不会养成部队军人这等习气。许乐的眉头皱了起来,说道:“麻烦请让一让。“一名军官认出了许乐,想到对方与病房中那位大小姐的关系,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轻声说道:“实在抱歉,刚才没认出来,请进。”许乐看着这名军官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想了想才想起来,是在林园里的那个夜晚,这名军官似乎是跟着那个人一起来的。既然对方拦在病房外,想必那个人正在房中。

    一股淡淡的警惕之意涌上心头,他直接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一眼便看见了正坐在病床旁边的中校军官,因为这名中校虽然只是坐在椅子上,但那具高大而充满了劲道的身躯,却让他像是站着一般。

    像挣开的硬弓一般的后背,和略带一丝青涩之间的侧脸,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打遍军中无敌手的李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