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六十三章

    没有**,故而刚强,没有亏心事,半畏寒风扑打着铁门,也可安然入睡。如今在6军总医院的那一对母女,或许可怜可叹,但这和许乐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可以说,他在这件事情里面所扮演的角色.是很值得称许的。

    沙中那位将军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按道理来讲,许乐面对着邹郁的父亲,不应该感到任何的紧张与压抑。可当他走到沙面前.沉默地行了一个军礼后,依然觉得这个宽大而有些简朴的房间里,脚下厚厚的红色地毯与墙壁上的黄色墙纸,依然让他紧张起来。

    有些像那天在莫愁后山第一次看到邰夫人的那种感觉,但今天这种感觉更真切,更实在。安稳坐在沙上将军头花白,在云后宾馆这个充满了军人气息的地方,显得不怒而威。

    国防部副部长是重要的阁员,在联邦的政治体系中也算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但要论起真实的实力,其实还远远不如平级的几大军区司令,或者是太空舰队的那位联邦三星女将军。

    但沙中这位邹副部长不同。

    年初临海州体育馆暗杀事件,杨劲松副部长自杀而死,席格总统阁下为了平息这场**,为了向邰家有个交待,邹应星顺势招摇而上.便坐到了这个位置上。因政治因素,利益交换而谋取的位置,在联邦军方这种论资排辈的地方.实在难以得到尊重,但只不过过了半年多的时间,他便开始沉稳的在军队中挥自己的影响力,这位将军沉默外表下的能力可见一斑。

    若仅仅如此倒也罢了,现在的问题是,谁都知道今年总统大选之后,如果是帕布尔议员成功当选总统。沙中的这个男人便会成为国防部长。只不过是少了一个宇,除非大战开启,总统穿上那件元帅的制服。他便要成为联邦军方名义上地最高长…一

    许乐安静地站在邹应星的身前,邹应星似乎是在处理一个紧急文件,又或者只是纯粹地想把这个年轻人晾一晾。不论是哪种意图,许乐都并不在意,他刚好借着这段安静的时间,观察一下对方。平静一下自己。

    站在未来地联邦军方第一人面前,谁都会有些紧张。

    十几年前。联邦远征军攻克帝国一资源星球,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毁掉了远征军的希望,联邦战士死伤惨重。补给困难,在帝国反扑的危险关头,时刻都有可能全军覆灭的危险。就在这个时候,当时还只是联合作战部队后勤部临时主任的邹应星,冒着上军事法庭地风险,强硬地命令第三舰队在行星表面进行了硬着6。最终在损失了两艘企业级战舰的代价下,留在行星表面地远征军余部,组织起了有效的防御能力。为最后的全军撤离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许乐在心里回忆着面前这位将军地履历。那一次雷厉风行的命令下达,让邹应星在联邦军方那群老人的心中。有了一个位置。

    然而此人终究是技术7倘出身,在总装基地里打熬多年。没有在前线作为主7单独指挥过大型战役,应该算是对方升任国防部长一职最大的软肋。

    就在许乐低头思考的时候,沙上的将军终于抬起了头来,他揉了揉有些涩的双眼,平淡说道:“坐吧。

    下午席格总统要过来听取联席会议的报告.我必须先审定一下。”

    这句话大概便是表明了邹副部长地态度,我不是故意在晾你。以他今时今日地地位.完全不需要向许乐解释什么,但他解释了,这便奠定了今日谈话的基调。

    许乐点点头,在旁边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邹副部长将眼镜放到桌子上,笑着说道:“当年在舰队上地时候,军医都劝我动激光手术把眼睛治好,我没有答应,现在看来还算是有些先见之明。”

    许乐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当初联邦军方推广激光手术,就是为了在千变万化地战争之中,尽可能地提高军人的战斗能力。但是三四十年之后,那些接受了治疗的军人眼睛也渐渐回复了当初的水平,甚至变得更恶化了一些.前些年老兵协会游行,据说也拿这件事惜当成主要的宣传手段。

    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如果是谈论致治,国防部的副部长应该有更好的谈话对象。

    “对于联邦的强大来说,纯技术的提升,有时候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邹应星坐在沙上,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面相寻常的年轻人.说道:“四个宪历以前,因为晶矿资源的匮竭,联邦军队的方向已经在开始进行改变。舰载光能武器用的越来越节省,而关于单兵光能武器的研究更是无疾而终.因为一…我们已知的宇宙似乎根本就无法提供这么多的资源。”

    许乐安静地听着。

    “联邦机甲第一次出现在什么时候※

    “很多年前。”

    “正式配装军队是什么时候?”

    “四个宪历之前。”

    “你说的不错”邹副部长看着许乐,缓缓说道:“而且机甲真正开始挥作用.就是我们所处的这个宪历时代。在这个时代,联邦多出了帝国这个强大的敌人,而且军队的作战方式也已经从太空战转变为了登6作战为主,拥有绝对机动能力的机甲,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许乐没有想到.今天在云后宾馆的谈话与邹郁完全无关,这位父亲似乎根本没有在意自己的女儿刚生了一个孩子,而是开门见山,提到了机甲,他隐隐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见自己。

    “刚刚收到惜报,帝国方面已经加快了新式机甲的开步伐。”邹应星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眉间用一种微带忧虑的声音说道

    联邦引以为傲的宪章光辉,确保这几十年来,没有一个帝国的间谍可以渗透到联邦内部,或许百慕大三角那边也为了利益,而忘记祖邦的人们,但帝国方面终究还是相信他们同一种血脉的人。但宇宙中地事惜总是这般的巧妙。第一宪章的存在让每一位联邦公民地颈后都藏着一块芯片,就凭这一点,帝国方面便可以阻止联邦优秀特工的潜入。

    联邦目前只知道帝国加快了机甲研制的步伐。却根本不知道对方所研的方向,更不可能拿到帝国机甲的构造设计。

    “这是绝密的惜报,我不应该听。”许乐忽然醒过神来,说道。

    邹副部长摇了摇头,倚靠在沙上,静静地看着他,

    说道:“你已经拥有了果壳工程部地长期高级权限,而且联邦的新机甲似乎就握在你地手中。这种情报.我必须在第一时间内通知你。”

    许乐知道自己前往港都的事惜,不可能瞒过面前这位大佬,姑且不说联邦军方有多少双眼睛盯着那片工业园区。只说邰家与邹副部长之间的关系,对方就应该很清楚他在其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军用机甲地机动性提高一倍,它在战争中所起到的作用便能提高十倍。”邹副部长用一种压迫感十足的目光盯着他,说道:“果壳最初的设计中,mx的瞬间最高功率,可以比现有m系列提高四倍,你应该很淆楚这代表着什么。”

    “我以往在总装基地工作,和你们果壳打的交道很多。所以很清楚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实际上军方内部所有的人都很清楚。mx,就是将来与帝国作战中地一把利刃。一把大枪一这是是我们这些年来一直等待着地东西,希望你不要令我们失望。”09“I◇

    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像一座山般压了过来。邹副部长所说地我们,自然包括了联邦军方里的那些功勋骇人地将领,会不会包括费城李家那位军神※许乐忽然间觉得自己的双肩有些沉重。

    “我不在乎总统大选的结果,我也不理会联邦科学院的科学家会不会参合到致治里面,我只在乎mx。”邹副部长冷冷地看着他,“我是一名军人,只要这台机甲能够研出来,无论是工程部还是科学院,我都会感激他。”

    许乐不知道面前这位将军说的话有几分真诚可言,如果是真的,他的心中会油然生起一丝敬畏之意,联邦多有英雄人物,尤其是军中。这种不计个人前途,只为联邦前途着想的铁血军人,其实才真正是能够挑起无数星辰的大枪。他1氏下了头,清楚邹郁的父亲或许并不知道自己曾经在核心数据里做过手脚.但今天的见面,对方习惯性地开始进行敲打.警告他不要在这种关乎联邦前途的大问题上出问题。

    “我会抓紧时间。”许乐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将军略显疲惫的脸.回答道。

    “你暂时还是在白水里面呆着。”邹副部长吩咐道:“呆会儿秘书会给你留个电话,这几个月里,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让他帮着办。”

    略微停顿片刻后,这位国防部大佬眯着眼睛说道:“这是联邦的机密事业,你可以向国防部申请一笔资金,不要再去向利家老七伸手。那一家子商人一一”

    评语到此为止,有许多不尽之意,许乐微微1氏头,在心里叹了一声,知道从今天开始,自己算是真正地成为了一名联邦的军人。

    他忽然抬起头来,问道:“这两天的联席会议,是不是和上次体育馆的恐怖袭击有关※国防部是不是准备重启被搁置的春季攻势※

    邹副部长目光如刀般在他的脸上刮过,沉默片刻后1氏头说道:“这不是你应该问的事惜。”

    许乐隔着衣服,轻轻摁着手机,忽然开口说道:“我认为那件事惜是麦德林议员做的。”

    (今天一万字完成,嗓子冒烟,向大家拱手,要一下月票,前面不远,有想法,后面太近,有害怕,噢,买嘎…手头有票的兄弟姐妹,支援一二.多谢。)

    邹副部长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