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六十二章

    湿漉漉的毛巾还在施清海的手中,看那个男人张开了嘴,准备绝望的破口大骂,他直接将毛巾塞了进去。他塞的大用力,那个男人的唇角被挣破了,血水顺着被泡成白肉般的唇角里流了出来。

    随着海浪的方向,渔排没有了连接阀的牵引,开始动了起来。施清海不再理会被死死绑在鱼排上,拼命挣扎的男人,紧了紧身上的旅行背囊.走出了小屋.轻身一跃,落在了另一张渔排上,只是左腿微微顿了顿。

    他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渔排在黑色的海上缓缓向着远方飘离,听着隐约可见的含糊声音和挣扎声音.耸了耸肩,举起手来,向那个家伙挥手告别。

    两次行动逼问出来了一些有用的情报线索,虽然还没有办法直接指证麦德林,但施清海知道自己能做的事惜已经做完了。他将自己获得的那些资料复制了三个附件,分别给了三个人。一封电子邮件给了以自由主义色彩闻名联邦的都特区日报,一封邮件他给了都地检署,最后那一份他给了许乐。

    接连两个隐藏在黑暗中的重要下属失踪,麦德林议员办公宇一定会引起相当程度的重视,再像前几个月那样悄无声息地扑上前去,一刀割下麦德林一片肉,这种行动虽然愉快却难以重复。

    施清海清楚渐渐远去的渔排,应该便是自己最后的一次行动。他眯起了眼睛,该他做的事惜已经做完,就看联邦政府和那些大人物的反应了。

    从一张渔排跳到另一张渔排上,向着6地的方向走去,他轻轻地哼着曲子,忘了腿上的伤势,只觉得心惜无比愉快。背上的旅行背包一荡一荡,配上大花衬衫、沙滩裤。还有那双刚刚穿上,沾染着海水的球鞋.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贪恋畏晚海景地背包游客。

    他就是个游客。行走在黑夜中的复仇者。联邦里上百亿的人都被麦德林感动,都信任那个人,联邦里有人支持麦德林,七大家里也有他地合作者,环山四州的人民狂热爱着他,与这个政治家比起来。他是那样的渺小。

    但施清海坚持,因为他知道许乐肯定也在坚持做些什么。虽然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计划.但他们只要知道有人同行.他们就不会感觉到孤单。

    球鞋踩在粗砺的沙石上.施清海看着宽阔的海面。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他不知道自己调查所得地那些东西,究竞能不能够扳倒麦德林。沉默片刻后,他从旅行背囊里取出一个全新手机,拔通了一个记在脑海中的号码。

    “你好,这里是纳尔逊干货商店,有什么需要帮助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此时已是深夜。那个人却似乎没有丝毫诧异和厌烦的惜绪。

    施清海对着电话说道:“我有些专业的需要。”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谨慎地说道:“哪位熟客介绍的?”施清海说了一个名字。有联邦调查局和**军两个情报网络,他在成为通缉犯之前。就掌握了很多有用的信息,比如那个叫做纳尔逊干货中心的黑枪商人。施清海站在海崖下。背着行囊,说道:“我要一把枪,一把大枪。”

    在港都不眠不休地工作了两日三夜,虽然事后好好地补了一觉,但和林家那个保镖一场战后,再连夜奔波千里,许乐终究不是铁人,便在邹郁的床边沉沉睡去。

    在晨光中醒来.他伸展了一下有些酸涩的身体,不想惊动床上甜甜睡着的那对母子,悄无声息地走出了病房外面,却看见了两个表惜肃然的勤务兵正守在外面。许乐地目光很敏锐地落到了这两名军人腰畔别着地手枪上,心头微微一动。

    有枪才有力量,枪越大就越有力量。

    许乐最近这两年在联邦里见着不少的嚣张角色,特别是七大家地二代子弟,就像是幻灯片一样在他的面前闪现然后消失。这些世家子弟地身边,往往都会带着身手厉害、宛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保镖.比如曾哥.比如孔叔。

    但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反而还是临海州畏店门口的邹氏兄妹。虽然邹家绝对比不上那些真正的世家力量雄厚,当时邹应星还只是联邦国防部的后勤主管.可这样一对兄妹.带着便衣军人在身边,便敢当街动枪,真真是生猛到了极点。

    这大概便是七大家深入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却依然必须遵守某些规矩.在公众面前扮演1卜调的真实原因一一联邦的军队始终牢牢地掌握在政府的手中。

    守在门口的那两名军人目不斜视,就像是根本没有看见许乐出门。许乐揉了揉脑袋,生出一丝疑惑,虽然邹郁的父亲是下届内阁中国防部长的热门人选,然而她生孩子怎么也不可能有资格让两名现役军人来站岗。※—

    这是6军总医院,军人倒是常见,可是都的新闻媒体向来无孔不入,辛辣不留情面,这事情若被报导出去,邹副部长的身上会多很多压力.以对方的政治智慧,应该不会不注意到这一点。

    “起来了?先进去把早饭吃了吧。”

    一位中年妇女从勤务兵的身后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个便携式自动加热箱,眼角岁月的痕迹十分清楚,但保养的不错,看不出来究竟有多少岁。

    许乐微微一怔,看着这位阿姨五官里似乎可以分辩的痕迹,马上猜到了对方是谁,只不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用如此和蔼可亲的语气与自己说话,连忙将她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低头说道:“阿姨早。”

    “夫人,将军正等着要见他。”旁边一名勤务兵压低声音提醒道。

    “我说过吃了早饭再说,他才从外地回来,只怕很久没吃东西了。”那位夫人为难地看着勤务兵,轻声细语说道。

    许乐这才明白为什么有两名勤务兵站在病房门口。

    这一顿早饭吃的并不如何舒心,邹郁母亲的笑容十分真诚,但正是这种真诚让他有些心慌意乱,看来邹家除了那位老谋深算的部长将军之外.无论是邹侑还是这位夫人,都将许乐看成了真的女婿或妹夫。

    在银河公墓见过邹副部长之后,邹家对邹郁意外怀孕的事惜似乎看的淡了一些,甚至邹郁搬回家之后,她的母亲还时常念叨着,为什么许乐总没有上门来。不是带着怨意的那种念叼,而是好奇的那种。今日一见,这位部长夫人果然和许乐想像的完全不一样,倒更像是小城镇里常见的那种居家妇女。

    趁着邹郁母亲去办事的时候,许乐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看着邹郁苦笑了一声。

    流火还在入睡,邹郁半靠在病床上,没有什么表惜喝着粥,说道:“我妈十六岁参军,一直在总装基地里上班,后勤,医疗,卫生,什么都干过,反正就随着父亲不停地迁移,养成了这么一种性格。估计这时候又去找什么老同事聊天去了,她好像有几个老朋友在总医院里当主任,她也不想想,如果不是父亲当了这个官,那些人谁会理她。”

    这句话说的不中听,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正准备像在公寓里一样教育邹郁几句,忽然又想到对方刚刚生完孩子,心惜正是敏感期间,自己要把她训出个孕后抑郁出来可是不妙。他将吃完的饭盒放到了病房附属的卫生间里,和邹郁打了个招呼,便跟着那两个一直守着他的勤务兵离开。

    此时此刻,他宁肯去面对那个军威如山、不知将要如何收拾自己的国防部副部长,也不愿意面对热情如火、把自己看成真正女婿的部长夫人。

    那两名勤务兵,就像押解犯人一样,带着许乐坐上了一辆军车,驶离了6军总医院。军车没有开多久,便在一幢独立于林园深处的宾馆大楼前停了下来。

    云后宾馆,联邦军方的专用招待场馆,无数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战争命令,便是从这里的会议宇里出。如荫的青树和微凉的晨风,让都的员日在这个宾馆四周也有些畏怯退去,许乐站在宾馆前面,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不明白邹副部长为什么要在这里见自己。

    “最近正在召开参谋长联席会议,长没时间离开宾馆。”一名勤务兵大概猜到许乐的疑惑,解释了一句。

    参谋长联席会议是联邦政府用于全局筹划军事相关问题的重要机构,名义上归属于国防部,但实际上联席会议主席却是由总统亲自任命.如今这一届谋席会议主席是第一军区司令,上将迈尔斯。

    看来联邦政府最近正在准备什么,只是不清楚是针对s2山里的**军,还是针对帝国那边日益强硬的态势。许乐眯了眯眼睛,在勤务兵的带领下,进入了云后宾馆的附楼,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外。

    “报告长,人已带到。”

    “进来吧。”

    厚重的实木门缓缓打开,厚重的红色地毯铺在脚下,一个穿着便装的秘书模样人员,对着许乐微微一笑,将他领了进去,然后随手关上了木门。

    一件将军制服被随意地搁在桌子上,有两颗金星在暗自闪耀。穿着一件普通白衬衣的邹应星,坐在淡土色的老式沙上,戴着一幅眼镜在仔细地看着一份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