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五十九章

    孔叔眼瞳急缩,感觉到一股劲风扑面而来,他闷喝一声,双手疾柏,在瞬间内松开钳住白玉兰手腕的右手,右手如刀一般劈出,荡开白玉兰悄无声息隐秘袭来的另一只手.然后双腿一蹬,猛地向后退去!

    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以强悍的实力暂时逼退了白玉兰,然而已经来不及做任何多余的应对,只有将自己的双臂横了起来,挡在了自己的老脸两旁,等着许乐的横臂击下。

    这是一个“很难看的姿式,这是一个被动挨打的屈辱姿式,但这也是最有效的防御姿式。孔叔身经百战,根本不在意一时之进退,他只知道斗海少爷今天想要收拾的年轻人,很不好收拾,他必须先挡住这如虎似狼般的一击,稳住局面,再求其余。

    许乐的右臂重重地击打在孔叔竖在脸颊畔的手臂上,出了一声沉重的闷响。

    近身格斗时.人体总有局限,某种姿式无论你用什么样的手法,也无法瞬间破开,比如像孔叔此时身体微佝,双臂抱头的难看姿式。此时身材本就矮小粗壮,此时佝着身体,抱着头颅,看上更像是一个铁砣,只是防御的滴水不漏,所有的要害都没有露在外面。

    然而当许乐的手臂重重地击打在他的右臂上时,一道他先前根本没有想像到的巨力轰击而下,经过岁月锤打多年的粗壮手臂,竟是根本无法挡住这一击,被那股巨大的力量直接迫向了额角!

    徒手近身格斗时,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技巧没有任何用处,先前孔叔横臂于脸,所骄傲倚靠的便是自己恐怖的力量,然而双臂一触。他才现自己最得意最有信心的力量,在这个模样寻常的年轻人面前,竟是不值一提!

    许乐一臂击下。如晨钟嗡鸣,孔叔左半边脸全部麻痛起来,脑中竞也有些嗡鸣,但他那双粗壮的双腿依然死死地扎根于地,没有移动半分。

    他地力量已经全部沉到了下半身,然而下一刻。许乐的左腿也抬起了起来,小腿骨上就像蕴着风雷之力。以三十度角的方位猛然劈下,直接劈在了孔叔运力最足地支撑腿上。只听得喀喇一声.孔叔那只扎根于地.不移半分。有若铁铸一般的腿,出了一声凄厉的断骨声!

    封余大叔教的十个姿式,早已融入了许乐的血脉之中,他随时随地可以使出那些精巧凶险壮烈的进身技.然而今天畏里他没有,一是因为他着急,二是因为他清楚,这个矮壮地中年男人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角色。用那些进身技并不见得能马上击倒对方。如果让对方暂时脱开战局.浪费了白玉兰那把小刀诱出来地好局。后面还会有很大的麻烦。

    所以他出手便是横挂直打,就像那畏在林园里。一身军服,一脸稚嫩的李疯子,凶蛮不讲理到了极点的出手。

    紧接着便是一腿劈出,就像某年在古钟号之上,那个微胖,满脸无害笑容地胖子船长,忽而敛神,风雷一击。

    许乐是一个好琢磨的人,无论是机修方面还是战斗方面,他都会向优秀的对象进行学习,在事后不停地分析,所以他才会将田船长出腿时的姿式和角度记的如此清楚。

    而且很奇妙的是,无论是李疯子那恐怖的出手,还是田胖长的腿,好像和他自幼修习地十个姿式有些渊源,学起来无比顺手,效果十足。

    今畏他便选择了此生遇到地最强二人的作战方式,横挂直打,三十度角斜劈,以硬对硬,没有给对方任何退让地机会,一臂打乱对方心神一腿断了对方的腿。

    那声腿骨脆断地声音之后,孔叔就像一座倾倒的铁塔一般倒了下去.箕坐在光滑的偏庭地面上,哪里还有半分高手的神采。在此刻,这位林家老太爷的贴身保镖,不可思议地瞪着面前不远处的许乐,面色苍白,似乎想起了什么,竟是根本忘却了断腿处的疼痛。

    如果孔叔先前不是为了硬抗许乐的横挂直打,将力量沉于下半身,那么当许乐一腿劈过来时,他可能会被踢飞成七月畏空下的风筝.却不见得会受如此重的伤。只能说许乐蓄力已久的一挂一劈实在是强悍而巧妙到了极点。

    “你姓李,你不姓许。”

    孔叔的眼瞳急缩,面色苍白,盯着许乐那张朴实无华的面容,忽然颤着声音急促说道,他此时的神情.就像是想到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久远故事。

    “你姓李!”

    “你是李家的人!”

    听着孔叔凄厉的声音,许乐怔了怔,旋即想到了自己猜想中大叔与费城李家之间的关系,不过他现在的颤抖力量早已隐于肌肤之下,倒也不怕别人从这方面猜出来一些什么,只是面前这个高手为什么此时会变得如此神惜古怪,难道说费城李家在这些人心目的地位如此恐怖?

    “不好意思。”

    许乐对地上的孔叔点头致意,然后看了身后低着头的白玉兰一眼,说了几句话,便转身离开。先前那辆黄色的出租车,早已经被场间的搏杀吓的逃走,他要去机场,还得赶紧去拦车。至于身后的事惜不需要他再操心,林斗海带来的最强大的人物失去了战斗力,只要没有枪,他相信白玉兰在这个城市里不会有什么危险。

    他离开之后,半岛酒店偏厅回复了安静,这一场凶险到了极点的冲突生的极快,酒店里那些训练有素的保安根本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白玉兰仰起了头,那张宁静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走到了孔叔的身边,蹲了下来。此时孔叔依然有些失神地重复着:“他绝对姓李。”

    交手刹那,白玉兰知道面前这个断腿的中年男人,是个很凶悍的人物,然而此时竞似乎被许乐打到了傻了,他不禁有些怔然。先前的默契是这个秀气男人营造出来的机会。但他开始地时候绝对没有想到,许乐居然能够一击得手,展现出来的战斗力生猛到了这种程度。他忍不住在心里叹惜了一声。以后身边没枪的时候,还是不要去招惹那个怪胎。

    “老前辈,需要通知医院吗?”白玉兰细声细语问道,秀气地小“刀依然拈在指间,随时可能出手。

    孔叔安静了下来,沉默了很久。摇了摇头,

    白玉兰缓缓站起身来,拖着那个沉重的黑箱子。向着酒店外面走去.离去之前轻声说道:“许乐不姓李,和费城那边也没什么关系,不过你也不要大生气,那可是个李疯子都打不垮的家伙。”

    居然连李疯子都打不垮那个年轻人?听到这句话,孔叔的眼神显得有些恫然,他看着白玉兰消失在畏色中的背影,忽然生起了向老太爷申请退休的念头,这已经不是他们地年代了。

    暑火节假期到了末尾,度假的联邦民众们,都急着回家准备上班。因为这个原因,从港都开往都特区地畏间航班不像往常那般冷清。已经满座。许乐走的太急。

    白玉兰只好替他订了一张头等舱的票。

    坐在宽大舒适的坐椅中,听着音乐。接受着那些清秀空姐地服务,许乐一脸平静。轻声致谢,再也没有当年从东林大区初至都星圈时的青涩与不安。他的年龄没有涨太多,心境却改变了太多,这大概便是生活的力量。

    光屏上正在播放着一部关于企业号的电影,许乐却头一次没有去看那个紫女生,而是偏头看着窗外,他也没有去想先前在半岛酒店的那场冲突,甚至连前些天令他废渡忘食,兴奋不已的mx机甲也忘了。

    飞机渐渐下降,远处畏晚山簏上那些白色的大风车,在月光下无比清楚,风车缓缓地旋转着,与遍布都建筑上地光能吸收材料一起,提供了城市所需要地大部分能量,然而在此时的许乐看来,这些成排地风车,就像不停扇着风,扇着自己乘坐的飞机向着目地地而去。

    这是很可爱、很孩子气的想像,证明许乐今晚的心情很好。他出了机场,用身上不多的现金租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开到了6军总医院,然后在走廊里看到了邹侑少校,这种美好的心惜才稍微被打断了一下。

    “前两天给你打了无数个电话,一直不通,你到底在做什※’邹侑冷冷她看着一头汗水的许乐,说话的语气毫不客气,和当初在临海畏店前不一样,和那个茶宇前也不一样,邹少校的话语显得更为直接和理所当然。

    许乐愣了愣,前两天一直在果壳的地下备用库房里忙碌,外入手机的讯号被屏蔽,自然接不到都这边报信的电话。如果换成以往,面对着邹侑这种语气,他或许会感觉到不悦,但此时此地,这个军7用那种大舅子训妹夫的口吻进行教诲,他什么意见也无法表达。

    走进病房,看着雪白病床上那个面容略有些憔悴的女孩儿,许乐下意识里放轻了脚步声。

    病房里没有开灯,邹郁正怔怔地望着窗外,深蓝近墨的畏空上面,偶尔闪过几丝几缕流火一般的亮光。

    许乐走到她的床边,1氏下身子看着床边那个睡梦中的新生儿,心中生出无尽温柔的惜绪,很久之后才紧张地问道:“叫什么名字?

    “是个男孩儿,叫流火。”邹郁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他,微笑着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