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会合

    与挣断那根高强度塑料相比,那名特种兵的昏迷反而没有令莱克上校吃惊。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爆力的少年,又怎么可能是一名特种兵所能抵抗的。在莱克上校的这一生中,他也只碰见过为数不多几次。

    一想到这一点,莱克上校对于机修师余逢——这个军队的耻辱——更生出了强烈的好奇心与杀意,少年已是如此强了,那名机修师会强大到何种地步?不过他并没有丝毫的动摇,就如同许乐一直坚持的观念一样,莱克上校根本不会在意目标个人武力的强大,他认为再如何强大的目标,面对联邦军方强大的武器装备时依然不堪一击。

    将墨镜扔到脚步,上校走到了临时营地指挥光幕的前面,沉默地注视着光幕上那些闪动的青点还有两种截然不同的颜色区域,红蓝两色区域代表着目标12可能藏身的所在,只是由于定位有时间延迟,所以只能是逐渐地蔓延开来。

    随着都星圈的指挥信号不断地传回来,光幕上红蓝两色的区域也在逐渐的缩小。莱克上校冷冷地注视着这个无声却惊心动魄的过程,等待着光幕上这两块区域最终集合成一个定点的刹那。

    四分十二秒?莱克上校的眼瞳忽然猛地一缩,知道自己犯一个极其愚蠢的错误,东林大区和都星圈之间的信息辩认定位是一个来回的过程,如果想要定位目标1或者目标2……实际上需要八分多钟!

    他的脸色阴沉无比,却没有对身边的下属说些什么,他只是觉得无比地难堪,想到无数年前,第四军区第一次来到东林大区时所犯的那个烟花错误,那一次的错误,让第四军区直接被从东林调离,去往西林那个原始落后的地方,今天自己又犯了一个错误,难道这代表着某种不祥的预兆?

    如果有军事参谋或者情报人员在身边,这种愚蠢的错误自然不会犯,可问题在于莱克上校是位一线作战人员,为了此次行动的保密性,也没有按照程序组构参谋本部。

    “必须再抓紧一些时间。”莱克上校盯着光幕上两块逐渐接近的颜色区域,在心里想着,只要这两块颜色区域重叠的最深处,大致上便是目标1和2的会合地点。

    “一旦定位,马上通知我……组员准备行动。”莱克上校将临时营地的工作交给了东林警备区作战人员,在肩挂式通讯器里通知了那些隐藏在城市里的组员,坐上了装甲军车,向着暮色下的河西州城市深处走去。

    ……

    ……

    许乐连滚带爬地从矿车上跑了下来,根本没有注意到坑道里没膝的黑水,找到那架钢梯,拼命地向上攀爬,他必须节约所有的时间。爬到了顶端,他用力地将盖子砸开,然后爬了出去,非常熟练地抬起手肘,将那块极粗大的电力开关顶了上去,一阵明亮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

    正是少年呆了四年的矿坑操作间,他打开房间的隔尘门,穿了过去,来到了生活间,然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正以一种熟悉的姿态横倚在沙上。

    修理铺老板封余像没有骨头一样,懒洋洋地陷在软软的沙中,手中的纯银打火机刚刚熄灭,空气中似乎还飘着煤油的味道。他干枯嘴唇里的烟卷刚刚点燃,烟头一阵明红,还没来得及释放出烟雾。

    一个逃亡中的叛国贼,就以这样的姿态迎接他在这个城市里最亲近的雇工和学徒,荒谬之中透着一份令人心折的安稳情绪。

    满脸汗水和血迹的许乐怔怔地看着他,看着他大腿上那道凄惨的伤口,没有等喘息平伏,开口问道:“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封余有些无力地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这个陪伴了自己四年的小家伙,微微一笑,说道:“电子监控查知芯片方位,传回都星宪章局,再进行精确定位,再传回这边的执行部队,至少需要八分二十四秒。你是坐矿车过来的,度不错,但是定位系统一直在跟随你,大概六分钟之后就能通过下水管线找到你的痕迹,这样算下来,你大概还有三分多钟时间和我说话。”

    “没想到你居然能跑出来。”封余有些白的脸色满是骄傲,“看样子我随便教点儿东西,就不是国防部那些废物能比的……只是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敢跑出来,还愿意来找我。”

    他们两个人彼此心知肚明,许乐胆敢从军队的控制中逃脱,已经等于是将自己放到了联邦的对立面,为此必将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只是封余那张脸上依然没有一点感动的神情,有的只是平静。

    “三分钟的时间可不能用来聊天,毕竟我还没准备好听你的遗言。”许乐低着身子从沙底下翻出几根绿色军用负重带,便准备去捆封余,“我背着你赶紧跑。”

    封余明显没有当粽子的兴趣,轻轻拍了拍许乐的手,眼中闪过一丝歉疚之意,说道:“跑是跑不掉的,我本来以为如果你不来,顶多也就是被拘留几天的罪名,毕竟联邦政府不是帝国那些野人,能够把什么事情都做的那么野蛮。”

    “我知道你能屏蔽电子监控。”许乐有些不甘心甚至是愤怒地看着老板的脸,说道:“试都没有试过,怎么知道逃不掉?”

    “因为我已经逃了十几年。”封余咳嗽了两声,笑着从怀里取出那件小工具,塞进了许乐上衣口袋里,说道:“你说的那个东西,只能保持半个小时的屏蔽能力,又不能永远地用下去,半个小时之后怎么办?河西州总共也就这么大点儿地方,与其徒劳无功地去逃,不如好好地把这几分钟过完。”

    许乐拿着军用负重带的手僵硬在半空中,他看着封余憔悴的脸,咬牙说道:“你能瞒过第一宪章十几年,为什么不能继续瞒下去?”

    封余没有回答这个最关键的问题,似笑非笑地看着少年,反问道:“以你的性格,似乎有些话忘了问我。”

    许乐低着头问道:“当年战场上的爆炸是怎么回事?你真的是帝国的奸细?”

    他问的很直接,封余回答的也很直接。大叔吐了一口烟圈,懒洋洋说道:“当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