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五十八章

    半岛酒店附楼常青藤俱乐部的窗畔,林斗海看着楼下正向着酒店本部匆忙走去的那两个人影,忽然开口中说道:“如果他先前还敢留在这里,还有些说头,偏生寻了个理由便跑了,先前的镇定不过是装出来的。”

    他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个头不高,穿着一身淡银色的老式衫子,脖颈极粗,看上就像一块铁砣一般。听着林斗海的话,这个男人没有接下去。

    林斗海深吸了一口气,微讽说道:“这种心思太多的人物,出现在小美旁边,还真令人担心。小美性情温顺,不知道社会险恶,容易被骗,我可不想看到这种事情的生,你去把那个人留下来……不要伤了他,我只是想问问他究竟是什么来路。”

    矮壮男人沉默了片刻,他很清楚自己服侍的斗海少爷并不像此时表现的如此有涵养,所谓留下,所谓南相美小姐被骗,只不过都是借口,斗海少爷只是看那个年轻人不顺眼。

    壮男人低头应下,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你让孔叔做什么去了?”

    南相美走到了林斗海的身旁,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此时酒会仍在继续,虽然酒会里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林斗海与南相美的真实身份,但能察觉到这一对年轻男女家世的不凡,没有人会贸然上前打扰。

    孔叔就是先前林斗海身边那个矮壮男人。林家和南相家乃是世交,南相美很清楚那位孔叔的恐怖实力,看着孔叔被林斗海吩咐离开,她便不禁开始担心那个叫许乐的年轻人。

    林斗海回过头来。微笑望着她说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一向很怜惜你,也请你尊重我一点。”

    联邦里不是所有地大人物都城府深若海。也有不少是走了狗屎运的家伙。林家身为联邦七大家之一,自然不是走狗屎运的家族,但这位斗海少爷名字里虽然有个海字,却着实没有什么城府。

    林斗海一直无比嫉妒羡慕崇拜仇恨,自己那个叛出家门地亲哥哥,这些年里。他和那位气吞山河的兄长两三年才会见一面,但他总会下意识里在向对方学习,被对方影响。

    只可惜林子大了。什么样地鸟都有。蠢鸟更是不缺。林斗海意图学其兄学虎啸山林。却一丝海阔天空地气息也没沾染上。故作地平静里透着一丝猫儿般地无措与不稳定。

    南相美静静地看着他。缓缓低下头去。带着一丝歉疚说道:“我不知道父亲要我来参加这个酒会。是因为你要来。”

    林斗海地眼眸里有些慌乱。虽然对于家门指亲他也曾经有过意见。但这两年里。他是真觉得面前这个女孩子无比出色。忽然间他从对方地话里现。似乎一切将要变地有些不一样。

    “你这是在说什么话?”他强自微笑道。

    南相美低头轻声说道:“我在来港都地火车上看见了你哥。他说我们地婚事就此作罢。”

    “我哥?”林斗海地脸色微变。但依然强笑着挥了挥手。尽可能让自己地神态显得自然些。“二伯家那几个不成器地东西。也敢对我们地事指三道四?你应该很清楚。林家地家主现在是我父亲。他和你父亲论定地事情。谁能阻拦?”

    林斗海的笑容无比温柔,却带着一丝隐惧:“不用担心什么。”

    南相美缓缓抬起头来,那张秀丽的面容里透着一丝轻松与不忍,认真说道:“是你亲哥。”

    林斗海听到了这个自己最害怕的名字,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眼瞳里流露出了一丝恨意,旋即又转为惧意,他怔怔地看着南相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们地事,和先前离开的那个人无关,我和他也只见过两面。”南相美诚挚说道:“你让孔叔回来吧。”

    林斗海地脸上露出一丝惨笑,他不明白那个早就叛出家门,与家族圈子割裂关系的大哥,为什么会忽然去见南相美,更不知道大哥为什么会忽然间对南相美说那种话,可是他清楚,虽然父亲早就愤怒地与大哥断绝了父子关系,但在父亲地心中,大哥的地位远比自己重要。

    为了迎回大哥,父亲愿意做任何事,只是大哥他不屑罢了,如今大哥对自己地婚事了话,父亲就算愤怒,只怕也必须要尊重他的意见。

    谁叫那个人叫林半山?

    林斗海低下了头,这辈子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失败过,他旋即握紧了拳头,说道:“他能管我们地婚事,难道还能管我教训谁?”

    知道许乐有急事要办理,白玉兰订一了张时间最近的夜班飞机,也为自己买了一张连夜回都特区的高铁车票,他要负责带着那个沉默的黑色皮箱离开,不方便坐飞机。

    在半岛酒店顶层的房间里收拾完行李,许乐和白玉兰二人走出了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等着酒店方面为他们叫的车。

    许乐的脸上此时没有惯常的平静,略微显得有些紧张。白玉兰看了他的侧脸一眼,轻轻地踏前一步,站在了他的身边,细声细语问道:“既然知道对方是林家的少爷,你的语气就不应该那么直接。”

    白玉兰此时扮演的角色是秘书,除了订票这种事情之外,自然也要帮许乐分析一下局势,他是一个职业道德很好的人,也是一个很敏锐的人,早已察觉自从大区的那个新闻之后,不论是在果壳工程部的地下车间里,还是在先前地酒会上。身旁的许乐和白水公司里那个微笑诚恳的年轻人,已经渐渐拉开了一些距离。

    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许乐地心境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但他认为这是一种可喜的变化。要在联邦这个光怪6离的世界往上攀爬,一味诚恳那是升斗小民的作派。

    “毕竟是酒会,世家子弟总要讲究一个修养。”酒店喊的车还有三分钟才能到,许乐下意识里摸了摸口袋,想了想后,却没有掏出香烟来抽。

    白玉兰没有再说什么。收了两千万,他便要办两千万地事儿,他正在逐渐掘许乐的背景,许乐的实力,而掘的越多。他越被震撼,虽然表面依然平静,但情绪已经在了。

    先前在半岛酒店结帐之时,白玉兰才知道许乐并不是一个有钱人,准确来说,许乐自己已经没有多少钱了。这个事实让他有些没有显诸于面的感慨。

    如果一个人有两亿联邦币地财富,给了白玉兰两千万,那他会非常认真地卖命。可这个年轻人只有两千万,却将这两千万随手全部给了他。没有任何询问,没有任何监管。他应该怎样做?白玉兰一时间也没有想清楚。

    黄色醒目的出租车悄无声息地停在了庭园之中,许乐和白玉兰走下了台阶。走入了半岛酒店灯光照不到的阴暗之中。

    就在此时,一个人悄无声息地拦在了出租车前。正是林斗海身边的孔叔。孔叔的个头刚刚过一米六,隐藏在银缎衣裳下的身躯却无比强壮。尤其是脖颈处十分粗,粗到粗粗一看,竟像是个无颈之人。

    “许先生,斗海少爷请您过去一叙。”孔叔微微低头示意,很有礼貌地说道。

    有礼貌不代表没有战斗力,这位孔叔一低头,便能看见他双肩之上隆起的横肉,快要挣破如月光一般的衣衫,一股气势逼了过来。许乐没有什么经验,但白玉兰的眼瞳却微微缩小,他很清楚能练出这副身材地家伙,必然是修身馆中锤练出来的厉害角色。

    白玉兰很自然地悄无声息上前,不着痕迹地挡在了许乐地身前,右手依然提着那个沉重的黑色皮箱。

    目光掠过白玉兰低着地侧脸,落在了那名孔叔的身上,许乐眯了眯眼。先前在酒会中,他注意到林斗海地身旁这个人的存在,然而此刻,他只记起了火车上那个男人曾经说过地一句话:

    斗海那个蠢货。联邦里除了费城李家这种个人战斗力牛逼到某种境界的家族,其余的大人物,都习惯在身边带着一个生猛的保镖,像席格总统那种权力顶峰的人,自然有特勤局无数特工进行保护,而像七大家这种世俗存在,则更信任自己随身的高手。

    就像利孝通身边那位如布中铁枪的曾哥,又比如许乐曾经猜疑过很多次,却始终无法看出深浅的靳管家。

    拦在他们与出租车之间的孔叔,毫无疑问也是这种人物。

    白玉兰微低着头,稳定的右手,缓缓离开箱柄,一柄极为秀气的小刀,从袖口里滑落下来,轻轻地握住,就像拈着一朵花一般。前几次出手,他手中的小刀总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手中,但今天却是直接拿了出来,因为他知道,在面前这个矮子的面前,玩那些如花一样的手段,实在是很没有意思。

    白玉兰很认真,孔叔的眼瞳亮了起来,两只显得有些粗笨的手,露在了袖子外面,轻轻张开,就像要抓一把夜风,全部拧碎。

    他姓孔名武,本是林家老太爷的贴身保镖,只是十二年家林家家变之后,老太爷气的缠绵病榻,多年不曾再出庄园,而如今在七大家二代子弟纷纷现身的世代,斗海少爷开始出入公共场合,所以老太爷便把他派到了这个唯一的孙子身边。

    在孔叔看来,斗海少爷和其余那些家族里如奸似鬼的年轻人比起来,实在是没有任何优点可言。就像今天晚上酒会里这点小冲突,因为一个女人而失了分寸,完全不应该是林家接班人应该做的事情。

    面前这个秀气男人捏着一把秀气的小刀,却透着一股冷酷的味道孔叔知道这个秀气男人不简单,应该是军中出来的好手。关键是一个随从都有如此好地身手。那他身后那个小眼睛男人究竟是什么背景?

    七大家终究不可能在联邦里一手遮天,还是有他们不愿意得罪的人,这位年轻的许先生能一口道出林家和南相家两个子辈地身份。却只在果壳里当一个小技术主管,他究竟是谁?

    忧虑只是淡淡忧虑,就如同古皇朝那句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孔叔从来没有想过违抗斗海少爷的命令,既然少爷想要出气。那便把面前两个人拎回去,出个气再说,至于事后有什么麻烦,自然有林家的长辈出面安抚。

    就在这时,许乐忽然开口说道:“我不想得罪林半山。”

    从知道那位斗海少爷是林家的人开始。许乐就开始猜测火车上那个中年男人的真实身份,一个名字呼之欲出。此时场间剑拔弩张,如果自己不答应对方的要求,想必紧接着便是一场冲突,问题在于,如今地许乐或许不会在乎什么联邦七大家,但对于林半山这个名字,总有些说不出原因的忌惮与尊敬。

    孔叔沉默半晌,忽然沙声低笑了起来:“这事情和半山少爷没有任何关系。”

    这位林老太爷的贴身保镖。因为许乐的问话,而感到了一丝羞辱。那个姓许的年轻人竟是根本不担心自己,却只担心半山少爷出手。老姜愈辣。孔叔一笑即敛,冷漠说道:“请。”

    老姜有火。许乐急着离开,被这个叫孔叔地人拦在身前。心里的火气也渐渐地生了起来,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低头说道:“没枪吧?”

    这句放不知道是在问谁,但他身前握着秀气小刀的白玉兰低头微笑回答道:“没有。”

    “好。”

    随着这一个好字出口,一道亮光就在半岛酒店偏庭的阴暗中亮了起来,割裂了空气,带着一道凄厉的鸣叫,劈向了孔叔那张微黑的脸庞,在这一瞬间,孔叔的眼睛眯了起来,似乎被刀光所慑,下颌上的粗砺肌肤也开始生起一些极细地疙瘩。

    白玉兰的这一刀没有任何说头,出手地角度毫不刁钻,只是说劈便劈,说不出的干净利落,那把秀气地小刀,起始还在他的腰畔,此时便到了对方地脸上。

    古叔眯着眼睛,却像是根本没有看到这把锋利的小刀,然而他那只一直微张着地右手,却早已变成了一只虎爪,撕碎身前的夜风,就像一个机械臂般,迎了上去。中食二指分开,就像两根铁条,狠狠地捏着白玉兰细细的手腕,便要掐断对方腕间的筋脉。

    若让这两根手指捏实,白玉兰的腕部筋骨会不会断不知道,但至少在短时间内,他再也休想再能像拈花一般,**那把秀气的小刀。

    起始一秒错,今后生误,孔叔也没有想到这个秀气的持刀男人,第一刀便是如此的光明正大,堂堂正正,但在凶险里打磨了数十年的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意外,只是闷哼一声,便凭借着强悍的力量,后而先至,占了先机。

    然而紧接着事情出现了变化,因为孔叔现自己平时捏钢球练出来的手指,居然捏不住那个瘦弱的手腕。白玉兰的腕间几道筋肉,在瞬间内一紧一松,表面就像涂抹了一层油,变得滑不溜手。

    如果白玉兰此时再向前进,孔叔的铁指依然能掐死他的小臂上的肌肉,问题是从落刀之初,白玉兰想的便不是进,而是退。他微低着的脸庞上闪过一丝诡异的微笑,脚步一错,便往后面退去。

    他的外号叫玉兰油。孔叔的眼睛依然眯着,忽然觉得面前这个秀气男人有些意思,明明是军中出手的冷血高手,但不求胜先自保,居然从起始的第一秒起,便想着后路,这种人是怎么修出来浑身如闺秀般的宁静杀意?

    他忽然间觉得有些不妥,粗壮的左腿向前踏了一步,噗的一声,腿上的布裤顿时出现了几道裂口,如铁爪般的手掌依然扣着白玉兰的手腕,准备猛然力。

    便在此时,又一声闷闷的噗声响起,却不是响在孔叔的腿上,而是响在安静的庭园中,地面上,而且声音是如此的近,近到有些惊心动魄。

    一只穿着靴子的脚猛地跺到了地面上,干净的半岛酒店偏庭光滑地面,竟被这一跺生生踩出了几道本不应有的灰尘,那些灰尘实际上是受了巨力,被从缝隙里喷了出来。

    凭借着地面上传回来的巨大反震力,一个身影冲过了白玉兰的身畔,肩头一振,以关节为轴,将一只臂膀如铁鞭般甩了过去,砸向了孔叔的面门!

    那跺脚的声音响起那一瞬间,孔叔就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他的全副精神,都放在那个秀气的玩刀男人身上,浑然忘记了秀气男人的身后还有一位许先生。在他看来,这个许先生要不是某个家族的外姓子弟,或是政界哪位大人物的公子,因为某些方面的爱好,成为果壳机动公司里那些脸色苍白,无比瘦削的研究人员,却哪里想到,这位许先生本身竟然也如此生猛!

    许乐的身材看上去并不如何强壮,但当他一臂砸下去的时候,整个人竟是显得如此强悍。

    年轻人急着离开,去看这世间最美好的新生,却被人阻了去路,所以他怒了,却隐忍着,直到白玉兰极有默契地抢先动手,他才悄无声息地找到了最好的出手时机。

    在七月的港都夜空下,他的手臂就像是自天而降的流火,似乎要燃烧一切。晚上还有两章,只是更新时间未定,反正睡之前肯定更出来,因为七夕嘛,要陪领导去吃个晚饭意思一下撒,呵呵,同时祝大家七夕快乐,不论已婚未婚,没女朋友的抓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