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五十七章

    暑火节又名七月流火节,古习俗中,热情的男女们会在这些热情如火的夜里互诉衷肠,这个习惯在联邦的历史中渐渐淡了,但在大区的某些州郡却依然保留着。

    在港都太空港送好友苗淼登上了远去大区的飞船,南相美略感一丝分离的悲伤,为了平伏自己的情绪,她在港都市里游玩了好几日,她也住在半岛酒店,只是因为这些天许乐都藏在果壳机动公司的地下,两个人自然碰不到面。

    南相美本不想来参加这个酒会,因为她的家族向来低调,和邰家那种审时度势的低调不一样,南相家的家教向来严谨,很少允许子弟在外抛头露面。但这次不知为何,她的父亲给她打来了电话,让她必须参加这次酒会,却没有说明原因。

    南相美的性格就像她的端庄秀丽的五官一样,循规蹈矩,宁静安然,自然不会违背父亲大人的意思,于是她来了酒会,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她自己的目光,却被许乐吸引住了。

    许乐绝对谈不上英俊,只是那双小眼睛和时常挂在脸上的真挚笑容,还有些吸引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高火车上那一夜后,南相美却一直还记得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生。

    林家那位了不起的人物,在火车上告诉她,她与斗海的婚事中断后,南相美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轻松的感觉,人生里第一次,她似乎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被严谨家教束缚的心灵其实一直向往着少女最爱地浪漫。

    或许是因为七月流火。或许是当她有资格寻求浪漫的时候,许乐恰好坐在她的身边,还扶了她一把,所以没有任何道理的。南相美对这个小眼睛男人印象极深。本以为一别之后再无相见地可能,还有些许惘然,偏今夜酒会上重逢,这是不是就叫缘份?

    南相美这样有些紧张地想着。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到了许乐的身前。她微低着头,轻声回答道:“你好。”

    然后她抬起头来,认真地问道:“能知道你的名字吗?”人,她地面容并不如何夺人眼目,更比不上邹郁那种冷酷里的冷艳风姿,但是那端庄秀丽的眉眼。和茂密过耳的黑,会让人产生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

    和邹家千金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多天的许乐,自然对美女地抵抗力要强一些,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女孩儿真的很出色,听到这句勇敢的问话之后,他怔了怔,低头说道:“我叫许乐。”

    不知道朴志镐的未亡人,有没有在哭泣中说出自己的名字。许乐情绪有些复杂地想道。

    南相美微微偏头。疑惑地皱了皱眉,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说过。

    此时白玉兰早已退到了远处,身为秘书。他以为许乐不会喜欢这种场合下有自己的存在。

    许乐和南相美互报姓名之后,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一阵有些尴尬的沉默之后。南相美鼓起勇气,认真地说道:“许先生在哪里高就?”

    这种很正式的口吻让许乐愣了愣,有些不适应,挠了挠头笑出声来。南相美也忍不住捂着嘴笑了,她的家教严谨到甚至有些死板,像这样和除了斗海之外地异性随意谈话地机会不多,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叫许乐的人,居然和自己地反应差不多僵硬。

    就在许乐准备回答的时候,忽然一阵脚步声响起。

    一个身影直接从他地身边走过,有些不礼貌地撞了他的肩头一下,带着几位随从模样地人,很无礼地拦在了他与南相美中间。那个人微笑与南相美说了一句什么,才转过身来,冷漠地看着许乐。

    来者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一身淡蓝,轻麻材质加上精良的剪裁,让夏季里的休闲风格带上了一丝礼服气息,出现在这高级酒会中,显得格外合适,甚至那有些轻佻的淡蓝色,在这一刻都不怎么引人不适。

    “斗海。”

    南相美有些不悦却依然保持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她不想让此人误会什么,因为她很清楚这个年轻男人身后的家势多么的可怕。虽然身处酒会之中,世家的修养不会让他马上做什么,但如果许乐没有足够的警惕,真的得罪了这个人,她会感到很内疚。

    “我是南相美的未婚夫,林斗海,你是什么人?”

    林斗海看着许乐,这句意思很寻常,但直接的语句却透着股令人不快的味道。

    听到斗海二字,许乐便想到了高铁上那个男人对南相美讲过的话,知道对方一定和南相美关系不寻常,本准备忘记先前那不礼貌的一撞,但没想到对方居然没有息事宁人的意思。

    “我所认识七大家子弟,一般都比较有礼貌。”许乐看了林斗海一眼,笑着说道。

    七大家,在一般的联邦公民心中是遥远不可及的久远存在,都会下意识里给予尊敬或者低头,但不可能包括许乐。他替钟家小公主洗过头,带邰家太子爷破过处,和利家老七看过小明星跳艳舞……

    七大家在他面前,没有丝毫神秘感,相反因为很多过往的经历,他惯常的沉默微笑,很少给予这些七大家的子弟。林斗海,原来是林家的子弟,那又如何,斗海虽阔,却终究不若半山实在。

    听到许乐的话,林斗海的神情微变,南相美也有些吃惊,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小眼睛男人似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的家世。

    就在此时,许乐衣服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接通电话后,他面色微变,片刻后慢慢放松,紧张地问道:“没事儿就好,怎么提前了?我马上回来。”

    急促的三句话说完,许乐对着南相美点头致意了一下,看也没看林斗海一眼,走到酒会正中将周玉拉出人群,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便快地离开了酒会。

    惯常安静沉默的白秘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悄无声息跟到他身后,感觉有些奇怪:哪怕是进工程部核心区域的时候,许乐似乎也没有此时表现的如此兴奋与紧张,电话那头究竟是谁,又讲了什么事情?

    林斗海看着那个离开酒后的身影,听着耳畔随侍的说话,不禁愤怒起来,世家子弟自有修养,但对方只是果壳的三级技术主管,再加上先前那幕,他很难接受对方就此离开。

    (流火肯定不是七月流火那个意思,在联邦里,很多词意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先前把今天更的第一章里的错字改了一些,看来爆确实容易粗漏,今天一万字完成,明天和大家再见,祝大家看书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