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五十六章

    能用一把带着锈迹的铁锤,猛砸着数十吨废铁,然后砸出一台金光闪闪的机甲,上面飘浮着七色彩云……这种人是造物主,不是许乐。

    许乐在果壳实验室里也抡过太平斧,在东林大区也曾在垃圾堆里找到过机甲中控芯片,但他终究还只是一个人。

    不过周玉的叹息也不见得全然是错,毕竟许乐这个人确实比较怪胎,两年前逃离东林大区的旅途上,在古钟号太空飞船的废弃物贮存舱里,他就能靠着那些简单的工具,和那些支离破粹的生活电器零件,便修复了一台三十七宪历初期的机甲。

    虽然那辆机甲只不过踏出一步,便碎成了无数零件,险些砸着可爱的小西瓜,但至少证明了许乐对于机械方面具有某种天然的禀赋,这种禀赋早已经得到过封余大叔的认可。

    东林大区的许乐只不过拥有机修方面天马行空的理念和日复一日锻炼出来的基础技能。

    在这两年时间中,他在梨花大学图书馆区认真地学习了联邦系列以前的所有机甲图纸,在区里夜夜无休触摸着那台原型机甲。

    那时的他已经能够按照手镯里的图纸做出能瞒过宪章光辉的蓝光小仪器,能对古董的拟真系统进行改造。

    进入果壳研究所,在沈老教授有意无意的教导下,他又系统的熟悉了那个庞杂数据库里地理论知识。最关键的是,他的脑海中又多了无数稀奇古怪,虽然不见得实用,但设计之巧妙,却绝对在联邦水平之上的结构图纸。

    如此多的机遇,无比勤奋努力的学习,加上他天生具有的才能,种种合在一处。才把一名孤儿变成了如今震惊果壳工程部的怪胎。

    那具庞大地白色机甲身躯,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把寒刀一般的肃穆庄严模样。

    三只巨大的自动机械维修臂,缓慢而精确地移动着。伴随着低沉的电机旋转声,扣件脱离声。精细电焊声,无数地构件被取下,新的构件重新组装,关节传动装置改道,悬挂隐藏式武器系统。就像是动物流血的内脏一样,被搁在了操作面上,被人不屑一顾。

    覆盖着白色复合材料地合金护甲已经被全部取下。巨大地高强度支架。袒露在空气之中。机甲左半部看上去就像是镂空了一般。看上去有些恐怖和别扭。整台机甲。此时就像是一个神话中地巨型僵尸帝王。穿着破烂地衣衫。提着锈迹斑斑地重锤。似乎每走一步。都会有血肉落下。

    许乐将头抬了起来。目光离开了工作台上那些快闪动地指令。以及果壳工程部方面反馈回来地技术数据。

    从黑色皮箱中取出一瓶眼药水。小心地往眼里滴了几滴。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他快步走到了操作平台之前。仰着头看着那台被自己操控机械臂分解地惨不忍睹地。

    回头和白玉兰轻声说了几句什么。他沉默地思考了片刻。然后顺着旁边地铺助梯道爬了上去。他地动作很灵活。只用了几秒钟便爬到了机甲地中腹部。小心翼翼地穿过巨大机械臂前端地工具头。站到了原来地操作舱位置上。看着那里裸露出来地数据接口。他又回身用力地拍了拍平衡仪。

    从机甲上跳了下来。许乐看着白玉兰摇了摇头。又走回了工作台。电器没有什么本质上地区别。这是封余大叔曾经说过地话。这个备用操作间里地空气湿度温度难以保持衡定。控尘等级也不够。但许乐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东西。军用机甲将来要投放到战场上。将要面临地恶劣复杂多变环境。比现在地环境要严苛更多。

    又滴了几滴眼药水。揉了揉眼睛。许乐再次走到了白玉兰地身边。问了几句什么。然后最后慎重地在工作台上输入了自己地指令。

    机械臂开始工作,而不远处那些忙碌的工程师们,也开始为他偶尔的一个念头,努力工作。

    如果换成是联邦标准配装的系列机甲,许乐或许早就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但面前的是全新的设计,里面包含着果壳工程师十余年来,无数科学家与工程师的心血。

    机甲是一个整体,要改变电子喷流器的设计,必然会影响到双引擎的入口设计,进而改变整个机甲的内部构造。许乐不是不敢动那些工程师们十年凝聚的心血,而是他必须承认,集体的智慧永远是那样的光彩夺目,他就算想改变,也有些无所下手。

    所以他走了一条别的路子,在这些负责研制的工程师帮助下,通过置换的非核心系统,用来匹配自己设计的新电子喷流器。

    改装机甲和重新设计电子喷流器,是完成联邦新机甲必须同时进行的两个方面。电子喷流器,在双引擎全幅功率状态下,运行痕迹会生严重偏差,许乐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好在他的身边有白玉兰白秘书,这个秀气男人,是联邦里为数不多亲自驾驶过的人员,他更是唯一一个把……开爆了的男人。

    有了机师的第一手资料和亲自的真实感受,许乐做起新设计来,变得更加得心应手。

    白天不知道夜的黑,许乐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个空旷的地下库房内工作了多久。他没有感觉到疲惫。反而有些淡淡地兴奋,金属,机油,这是最常见的东西,却依然使用在最新式的机甲之上,那些淡淡的味道,令他感到无比亲切,就像是回到了矿坑下边那个操作间一样。

    第一步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许乐看着那个依然惨不忍睹的机甲,心中生起一股满足与自豪的感觉,他眯着眼睛,叉着腰。仰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

    一大串五星刀之类的工具,就在他地臀部后方不停的摆动撞击,出像极了风铃般的声音,渐渐静止下来。

    距离最后的成功还有很久。白玉兰现在不需要充当试机师,所以在许乐艰苦工作地间隙,不需要他提供机师意见的时候,他便会靠在椅子上睡一会儿。

    被那些金属碰撞声惊醒,白玉兰安静地看着许乐的背影,看着许乐身前那个巨大的合金机甲身影,看着许乐臀后挂着的那串金属物。心情有些复杂。

    也不知道许乐是从哪里找出了这样一串金属工具,这些工具明显无法用在身上。偏他却挂在了臀后,极为难看地晃荡着。

    许乐双手叉在腰后。尽量地向后仰着头,就像是一个刚刚起床的小男孩儿。开心地看着机甲,听着臀后的声音。想起了引领自己踏上这条道路的大叔。

    “你至少可以留下来配合许乐试机,他在机修方面可能确实是个怪胎,但至少在操控机甲方面,没有几个人能够胜过你。”

    玻璃栈桥上,何塞主管安慰着周玉。

    周玉苦笑了一声,说道:“许乐带着的那个秀气男人叫白玉兰,是白水公司第七小组原先的战斗主管,那台他们正在改装的报废,就是在他手上报废地。”

    何塞微微一怔,没有再说什么,能被联邦军方挑中执行百慕大实验任务的机师,毫无疑问极为优秀。许乐既然带着白玉兰来,而且帮他要了一个临时权限,自然就是为以后地试机做准备。

    两个人离开了工程部,来到了那个空旷的库房,纵使有心理准备,可是看着那台被拆地七零八落的机甲,何塞主管依然忍不住一阵心痛,虽然他知道自己地心痛很没有道理。

    “你是个怪物。”何塞对许乐笑着说道:“而且将来整个联邦都会知道这一点。”

    许乐笑了笑,没有反驳这个评价,说道:“第一步的工作已经完成,我大概要离开港都了。”

    “你难道不留下来?如果你是担心那边……我有很多方法可以用正规途径把你调到工程部。”

    何塞主管严肃地看着他,同属于果壳机动公司,他这个工程部人事主管地权力,即便是白水总裁也必须尊重,他更不明白,眼看着的改造工作已经展开,许乐为什么要离开。

    “改造方案还要进行不断的修正,主要的工艺设计和计算工作,还是工程里的同事进行操作。”许乐回答道:“这段时间,我留在这里没有什么用,如果有什么问题,周玉也可以直接联系我。”

    何塞明白他说的有道理,今天的任务只是初步设计,要完善这项工作,还需要工程部数百名工程师日以继夜的繁重工作,在这段时间内,许乐在与不在没有什么关系。

    但下意识里,何塞不想让许乐离开,只是看着这个年轻人的表情平静但坚持,所以没有开

    白玉兰眉尖微蹙,猜到许乐应该是在拖时间,只是……他为什么要拖?何塞主管没有现到异常,但他感觉到了。

    许乐看了他一眼。

    如果果壳工程部抢先一步将机甲研制成功,无疑是在联邦科学院那帮大爷的脸上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憋屈了近一年时间的果壳机动公司,想必也会有扬眉吐气的感觉。

    机甲诞生在谁的手上,牵涉到总统大选当中,帕布尔议员一方与罗斯麦德林那一方的声势对比,把联邦科学院压回去,破坏对方的暗中协议,那位姓林的科学院院长,想必愤怒之余,也不会站出来表示对麦德林一方的支持。

    可是对于许乐来说,这种结局远远不够。他善待这个世间,可如果联邦里有人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他会非常记仇。比如麦德林,比如林院长,都是他的目标,虽然对方高高在上,距离他极为遥远,可是他相信技术的力量。

    等到联邦科学院按照实验室里的核心数据和函数公式,研制成功机甲,并且宣诸于众的那一天,许乐很想替墓园里的沈老教授,看一看那个靠抄袭与手腕站在联邦学术界顶端的大人物,会难堪成什么模样。

    关于实验室数据里动过的手脚,许乐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感觉到白玉兰猜到了一些什么,不过也没有解释,只是举起了手中的酒杯,说道:“我还是不习惯这种场合。”

    他们此时身处半岛酒店附楼的常青藤俱乐部,一个半正式的酒会之中。轻柔至快要听不到的音乐,落地窗畔被拉起的流苏大帘,直桌上那些精致的失去原本性味的佳肴,还有穿着礼服,带着矜持笑容的上流人士,让孤儿出身的许乐和白玉兰都感到不适应。

    白秘书爱钱,爱享受,但绝对不会认为这种酒会是一种享受,他平静地站在许乐身后一步,细声细语说道:“如果他们知道你对于果壳机动的重要意义,一定都会扑上来。”

    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起的酒会,何塞主管带着许乐二人前来,先前一番介绍之后,何塞和周玉便被人拉走了,自然没有人会注意到角落里的许乐和白玉兰。

    为了掩饰许乐来港都的真实目的,何塞偏带他出席这种社交场合,表达了果壳工程部对他的重视,有心人自然会注意到这一点,在真实的上面,还盖着一层真实,人们往往会把下面那层真实当成谎言,这位何塞主管对人心的认识,确实达到了一个很令人佩服的程度。

    “今天你对我说的话要多了些。”许乐笑眯眯地看着白玉兰。

    “你的心情也比那天好了很多。”白玉兰微垂眼帘,用下属的口吻回答道:“我确信跟着你,有钱赚,自然要真诚一些。”

    许乐身周冷清,身处酒会热闹处的何塞主管以及他身旁的周玉,身边却围着不少人。

    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主管的身份,足以令何塞面对联邦里任何层级的大人物,都有足够的底气。而那些宾客也清楚周玉的来历,虽然家世贫寒,却是一院出身的高材生,颇受果壳工程部器重,前途不可限量,在这人才最贵的六十七宪历,众人自然愿意在此时就多做一些情感上的交流。

    听着那些言辞中透露的善意与礼貌地赞扬,周玉低下头自嘲地一笑,下意识里望向酒会角落里的许乐,暗想和那个年轻人比较起来,自己没有任何资格得意。

    目光扫过,却看见一个女孩儿正向那边走去,他不觉有些诧异。

    略显一丝紧张,从而那张秀丽端庄的面容有些红润的南相美,小步走到了许乐的面前。许乐看着她那头末端微卷的茂密黑,不禁有些惊讶,旋即诚挚笑着说道:“你好。”

    (第二更四千,离老断还有五百票,后面土豆离我却只有一百多票了,呃,爆了,怎么形势更紧张了,汗颜……过会儿还有一更两千字送上,咱这努力求的甚?就是您手里的月票,明儿投,月末投,不如此时投了。

    阿加,南相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