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五十五章 怪胎

    一见钟情,一生悬命。

    从看见机甲的第一眼起,许乐便爱上了这个东西,就像很多年前,他在咖啡馆的大门上,看见口无胶真空接缝那道美丽的线条时一样。这是一种从骨子里生出来,令他感到麻痒的感觉。

    机甲外表纯白,被淡蓝色的专用液体清洗过后,一片光滑,就像镜面一般,仅从肉眼判断,便能看出机甲表面的空气阻尼系数,已经被降到了最低。

    白色的物质是一种新型的复合材料,许乐在果壳研究所的数据库里,见过相关的记载,这种材料以经极细微的颗粒态覆盖在合金表面,噬合的非常紧实,除了抗高温,抗辐射的效果之外,还有减弱敌方电子干扰的加成。这层复合材料之上,可以重新着色,以便于机甲可以在不同环境中获取粗略的伪装能力。

    机甲表面工序,便集合了联邦最前沿的科技成果,不知道内部的动力系统及传动系统又有多少令人眼花燎乱的设计。

    四个人站在透明的隔障之前,沉默地看着纯白色的机甲,淡蓝色的液体沿着光滑的机身表面,不停下滑,最后沿着合金机械腿落到地面,转瞬间被库房地面的吸纳系统吸收,再也看不到一收存留。

    就像是雨后的荷花,露珠在青青叶面上滚动,最后悄无声息地落入湖中,给人一种安静到了极点的美感。

    场间的四人都清楚,这具充满了安静美感地划时代机甲。一旦动起来,便会变成联邦的一把利刃,划破安静了十几年的宇宙星空。

    革命性的双引擎设计,强大的动力输出,被提高了一个数量级的度支持,喷流主辅设计,如果辅以小飞翼,机甲的机动性。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恐怖程度。

    “一颗钉子可以导致一个兵团地覆灭。”何塞主管用一种温柔的眼神,抬头望着隔障里的机甲,缓缓说道:“一台,可以改变整个宇宙的形势。”

    许乐有些不舍地将目光从机甲诱人地机体表面收了回来。看了何塞主管一眼,他知道前面一句话,是联邦初期的一个寓言故事,一个不起眼的小细节,会产生谁也无法预料的深远后果。

    一台划时代地新型机甲。从军事战略意义上来讲。并不足以改变联邦与帝国之间地平衡。就算联邦抓紧生产。将机甲成序列配装到四大军区。似乎也不算什么。

    然而自从很多年前。费城李家那位军神。驾驶着一辆机甲。突袭狙杀帝国皇帝陛下之后。联邦军方对于机甲地崇拜已经到了一个无以复加地程度。

    这不仅仅是情绪上地一种狂热。而是那些负责战略计划地军事参谋们。忽然现在战舰光能量武器渐渐失去了用武之地地当下。星球6地上地战略争夺。在很大程度上要倚靠于特种作战所带来地致命性后果。这一整套战法被称之为低限锋突战。虽然不是堂堂正正地战略推进。可如果能够完成作战目地。却能为联邦带来极大地利益。

    可惜整个联邦只有费城李家那位军神才有执行此种恐怖任务地能力。所以联邦只有在机甲本身地性能上下功夫。而众人眼前地新式机甲。可以用本身强地性能。帮助联邦军方地特种机甲战士形成恐怖地战斗力……甚至不再局限于特种作战。完全可以投入到正面战场之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联邦才会因为去年秋天地那次失败而愤怒震动。而眼下科学院及工程部两方面又会如此急迫。

    许乐明白这一点。眯着眼睛看着流露着肃穆之美地白色机甲。脑海中很自然地出现一个画面。以三十架机甲为编队地特种作战小队。像一把利刃般成功地突破了帝国地电子监控网络。直插敌方司令部……

    然而他脑中的画面,紧接着却转成一台孤独的机甲,在联邦都阔大的宪章广场上,在无数人的眼中,化作了一道流光,就像一把刀一样破开联邦军警的防御圈,刀锋直指一个头花白的政客……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脑海间多了这个画面。

    “修好这把刀,整个联邦都会感激你。”何塞神情复杂地看了许乐一眼,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许乐进入果壳工程部,帮助重新设计电子喷流器,这一切都是在绝对机密的情况下进行的。

    为了保证秘密,果壳工程部虽然暗中授予了许乐长期进入权限,十四台机甲原型机里,他们却只能提供在百慕大三角星域爆炸后的那一台。

    同时何塞将一个备用的绝密厂房拔给了许乐使用,正是此时这座极大的库房。

    透明隔障已经拆去,许乐将自己的黑色皮箱,与库房内的中控电脑进行联结后,便开始在工作台上进行自己的工作,他没有感叹什么,也没有拖延任何时间,马上开始进行。

    金属巨墙后方,支架将白色的机甲的巨大身躯固定,三只巨大的自动维修机械臂从墙后伸了过来。这台半废弃的原型机因为双引擎爆炸的缘故,此时调试所用的动力输出,也完全依靠墙后的高压电源。

    白玉兰一直沉默地站在许乐身后,偶尔低头看一眼工作台光屏上那些复杂的结构图纸和命令输入,偶尔抬起头来,看着那台机甲在数据命令的指控下,作着一些很僵硬的动作。

    外部控制要避过机甲中控芯片组,数据命令需要进行配对。所以机甲的动作显得并不流畅。这只是进行初步地调试。

    白玉兰一惯揣在裤子里的双手,此时也已经抽了出来,安静的背在身后,他觉得自己此时就像是当年刚入伍时那般,站在上校的身后,充当一名称职的勤务官。

    他有一种错觉,面前这台高大肃穆的白色机甲,在许乐的眼前。就像是一个傀儡玩具,上面牵着很多根线,而那些线头全部都捏在许乐的掌心中,只要许乐愿意。他随时可以让这台白色机甲活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

    随着巨大地机械声音响起,空旷的库房角落里,一个半密闭的通道打开,自动流水线开始滚动,机械臂开始进行自动组装。一个用于设计电子喷流器的自动装备操作间,开始成形。

    低头很久地许乐,终于抬起了头来。经过这段时间的调试与查阅,他终于对机甲的内部构造有了一个粗略的认知,以往在研究所里,他曾经赞叹惊讶于双引擎的美妙设计,今天在工程部地内部电脑中。看到了机甲更多绝妙的设计,和天才般的构造。他的内心再次被震动了。

    他离开了工作台,走到了机甲的下方。伸出手掌轻轻地拍打着冰冷的机械合金履带,眯了眯眼睛。

    如今的。在他地眼中,那些泛着金属光泽的白色护甲。已经全部剥落,就像是一个脱光了衣服地少女,有些羞涩,有些愤怒,纤毫毕见,白嫩迷人。

    没有外表,只有内部那些复杂的动力输出装置,合金球状关节,天才地双引擎横桥设计,那些密密麻麻的线路与芯片组,可就是这样,才更加美丽。许乐也在工程部地备用库房内勤奋工作了整整两天两夜,在这数十个小时之中,他没有休息一分钟,饮食用水都是白玉兰为他端了过来。

    他没有亲眼见到,但也知道就在机甲后方,厚重的墙壁后方,果壳工程部有很多极为专业,值得尊敬地工程人员,正在按照自己的要求,像自己一样忙碌,准备着各式数据,还有通过半封闭流水线上源源不断运送过来的部件与半成品。

    许乐是人不是神,要对联邦新式的机甲动力总成系统进行全方面的改造,凭他一人永远也无法完成,好在他此时已经拥有了联邦里最成熟的一批工程人员支持,虽然那些工程人员或许永远不知道知道,他们此时正在协助的设计人员是谁。

    果壳工程部地下绝密操作库上方,有一道玻璃栈桥,何塞主管端着咖啡,透着脚下的透明材料,看着那些沉默工作的工程师们,看着他们喝着咖啡,跷着二郎腿,骂着娘,时而惊呼,时而紧锁眉头。

    许乐提供了解决方案,完成这个方案,还是需要他的这些下属工作人员。何塞主管眯了眯眼睛,知道这些嗅觉极为敏锐的下属们,一定已经现整个工程部的氛围已经不同,一定已经察觉到了停顿很久的研工作,在工程部的某一个角落里,正在用一种难以想像的度推进。

    周玉走到了他的身边,看着下面那些紧张工作着的工程师,轻声说道:“根据推算结果,许乐的设计是正确的,而且他对动力总成系统的改装设计,也没有影响到机甲本身的平衡。”

    何塞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他也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虽然疲惫但却又有些亢奋,以至于两个黑眼圈都在着光。

    “不得不承认,那就是一个天才。”

    周玉沉默了很久之后,忽然微笑着开口说道:“如果能够在今年之内成功,我想申请调离工程部。”

    何塞主管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他亲手将周玉招进工程部,自然是极为看好他,而且周玉也是夫人为将来准备的人才,他不明白为什么周玉会忽然想要申请调离。

    “你准备调去哪里?”

    “第一军区特种机甲小队从两年前就在要我。”周玉说道。

    何塞看着他,沉默片刻后说道:“以你的机战能力,如果想去早就去了,为什么是现在。”

    “操作机甲和对机甲的认知,我一向认为自己都不错。”周玉微笑着说道:“所以以往总在这两个方向之间游移。”

    “这两天您一直在监督工程部同事们的配合,我却一直在那边盯着许乐和那位白秘书。”

    周玉沉默片刻后说道:“看了许乐两天两夜,不免有些垂头丧气,他不是军事院校出身,想必以前也没有碰过机甲,但他从一开始就表现的像是从小就在机甲里长大一样……无论是眼光还是解决问题的思路,还有那些我不知道他怎么想明白的线路走向,都证明他已经远远地抛离了我。”

    “机修方面真的有所谓天赋吗?我以前不信,但现在必须相信。”周玉叹了口气,看着透明玻璃栈下方那些紧张工作的同事,说道:“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的是太大了。”

    何塞主管沉默很久,旋即苦笑着摇头说道:“不要让自己去和一个怪胎相比,那样确实很打击自信心。”

    承担着研制联邦新机甲的任务,还要与联邦科学院那帮老爷们竞争时间,果壳工程部里的这些顶尖工程师们,自然没有什么暑火节假日,但是难免也会有些心情不愉快,然而当他们现,由技术总控部门交待下来的任务后,这些智商都在一百七以上的人才们,都现了异样。

    他们做的是技术支援,按照工程部某种库房提出的要求,负责提供数据模型,进行海量的计算。最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当他们提供了相关的参考意见之后,那方的反馈会来的极为迅,转瞬间便会提供了一个与先前完全不同的结构图纸。

    工程师们都有些愕然,心想就算果壳研究所里那些骄傲的家伙,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如此正确的反应,一时间,他们竟对那个神秘的工程参与者,感到了隐隐的佩服。

    当然,他们不知道不远处那个空旷库房里,只有一个孤独而拼命工作着的年轻技术人员,不然他们一定会像何塞和周玉那样,将对方看成一个怪胎。

    周玉向前靠在透明玻璃栈桥的扶手上,眼看着热火朝天的工程本部,心想着不远处那个空旷库房里的孤单身影,眼神有些复杂,叹息道:“我有一个很幼稚天真兼冲动的想法。”

    “是不是给那小子一把铁锤,再加几十吨废铁,他也能砸一个机甲出来。”

    (这是今天的第一章四千字,请大力投月票支持的我的勤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