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五十四章 煮酒洗甲(下)

    去年秋初。联邦新一代mx机甲。在百幕大三角星域得第一次真实环境实验中。得到了一个毁灭性得结果。联邦政府。尤其是军方对此次失败异常愤怒。席格总统得国家安全顾问。在意外出席果壳机动公司董事会时。更是毫不客气地表了一番异常强硬愤怒得措辞。

    这次实验得失败。导致了很多复杂得后果。

    许乐如今所在得白水第七战斗小组。便成了替罪羊。如今还处于临时解散得状态。而直接领导mx新机甲研制得果壳工程部。消耗了大量得联邦资源与财富。花了上十年时间。最终却惨然失败。然要承受最大得压力。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工程部高级主管何塞。才会出现在果壳机动公司得春季招募现场。工程部内部得专家们面对着双引擎之间得波场干扰。束手无策。在这种压力下。何塞主管只好渴望三大军事学院出来得学生。能够像初生得牛犊一样。脱离联邦学界固有得思维模式。给己。给果壳工程部。给联邦一个惊喜。

    春季招募考试得题目。全部由工程部得专家们提出。尤其是最后一道大题。牵涉到战舰主炮得电子喷流器。实际上正是因为工程部已经现。mx机甲得致命问题。便是革命性双引擎设计中。电子喷流器得问题。

    这是一次极有针对性得考核。也出现了一些表现相当优异得考生。比如此时已经越级提升为副主任级别工程师得周玉。比如朴志镐。比如一个叫做许乐得蹲坑兵。

    但那些考卷上面得解题思路。依然没有给工程部得专家伙任何灵感。何塞有些失望。所以当沈教授抢许乐时。他也没有太过在意。但没有想到。几个月之后。这个叫许乐得年轻人居然变地如此重要。

    联邦科学院那些站在学界尖端得科学家们。最先现了解决双引擎得关键。在于量子可测动态方面。问题是整个联邦学界。从来没有人愿意钻这个死胡同。数百年来。联邦学术界在这方面十分空白。把联邦科学院和果壳。古钟。人类社会最出色得科学家得智慧结合起来。也有些一愁莫展。

    除了那位已经渐渐被人遗忘得沈老教授。

    而就在此时。沈老教授忽然去世。留在实验室里得核心数据以及那些重要地函数公式。全部被联邦科学院攫取。

    知道这个消息得时候。何塞有些喜悦。毕竟联邦新机甲成功在望。在与帝国得战争中。或许能取得先手。但紧接着却是淡淡得惘然。这本来是果壳工程部花了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得项目。本是可以震惊整个联邦得果实。眼看着要吃到嘴里。却成了别人得盘中餐。

    己从头再来?不可能。沈老教授花了很多年时间。埋于量子动态可测领域。才计算出来这些核心数据和函数公式。虽然现在整个联邦都知道了研究方向。但从头再来。又要花多少时间?

    便在此时。沈秘书用保密线路打来了一个电话。提到了一个人得名字。那个年轻人通过周玉。源源不断地送来了很多核心数据。果壳工程部再次生出了成功得希望。

    然而他们起步总是比联邦科学院晚了一些。而且那个年轻人一直没有把函数公式拿出来。

    电梯外是一条长长得甬道。柔和地灯光照耀在金属与高能塑料混铸得墙壁地板上。回射到何塞主管那张严肃得脸上。这不是进入工程部得正式通道。没有什么工作人员穿行其间。周玉推开了旁边一扇门。将一行人带了进去。

    坐在办公桌前。何塞主管沉默片刻后说道:“就算你把函数公式给我)。我们也比联邦科学院要慢一些。虽然他们不像工程部一样有常年制造机甲得经验。但是他们是顶级学术机构。可以随时调用联邦得研能力。包括我们在内。”

    周玉和白玉兰同时望向许乐。他们两个人对许乐得性情都有所了解。所以先前在电梯里听到许乐那几句平静而又掷地有声地话语。都感觉有些怪异。

    许乐将白玉兰拖着得黑皮箱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是一个工作台。和一些缩小比例得半部面金属模型。还有一些不知道用途。看上去有些陌生得精密芯片组和传动装置。

    “联邦科学院有核心数据和函数公式。但我除此之外。还有已经成熟得解决方案。”

    成熟得解决方案?

    听到这几个字。何塞主管和周玉得脸上都露出了极为震惊得神情。即便是一旁安静低得白玉兰。也缓缓抬起了头来。眯着眼睛看着许乐。在分辩这句话地真假。

    解决方案和那些沈老教授躲进小楼十数年得到地学术成果不同。是针对mx机甲得现实方案。

    整个联邦数万名专家学者。为了mx机甲殚精竭虑。茶饭不思。依然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现在联邦科学院和工程部凭借着沈老教授地宝贵遗产。在逐渐靠近解决得道路上看到了曙光。红日却仍在地平线下。结果此时

    一个没有任何名校学术背景。蹲坑兵出身。只在研究所里呆了几个月地二十岁技术员。说他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即便许乐曾经是沈老教授得助理研究人员。但在联邦科学院和果壳工程部曾经地眼光中。他只是运气极好地拥有了那些数据。却不代表他本人拥有怎样得能力。

    何塞死死地盯着许乐得眼睛。想分辩这个年轻人是疯了。还是说得有那么一丝可能性。别说成熟得解决方案。只要提供确实可行得思路。这位果壳工程部得高级主管。都愿意亲吻对方得脚背。

    在春季招募考试中。何塞了解许乐得能力。知道这是一个极有天赋得工程师苗子。但他真得难以相信。仅仅过去了半年时间。对方便能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拯救工程部地人物。

    房间里安静了很久。何塞主管盯着许乐得眼睛。忽然一拍桌子。沉声说道:“证明它!”

    整个联邦。利修竹。林院长。沈秘书以及很多秘书。还有果壳工程部得人。都低估了许乐。大概只有通过那个蓝光小仪器隐约猜到什么得邰夫人。相信许乐会有这种能力。

    没有人知道沈老教授死之前。已经开始和许乐这个小朋友尝试着解决mx机甲双引擎电子喷流器得问题。有这位宗师引路。许乐凭借着封余大叔训练出来得天马行空得想像设计能力。和脑海中那个伟大存在赐予他地浩瀚若翻滚星云得无数图纸。早在数月之前。伴随着光屏桌面上电子束麻画面得不断细调。老少二人早已经快要接近成功。

    要证明这一点不难。许乐在随身携带得工作台上缓慢而认真地输入着数据。光屏上得三维结构图在一像素一像素得丰富。渐要成形。

    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许乐把脑海里最可行得那个方案输入到工作台中。然后推转黑色皮箱。放到了何塞主管与周玉得眼前。

    他有些疲惫地低下了头。他身后得白玉兰却默然地抬起了头。白玉兰对于这些联邦最尖端得文明成果。不是很了解。所以他只是盯着何塞主管与周玉地表情。

    何塞主管得表情很奇怪。就像是一团扔进油锅里得青菜。时而绿。时而黑。时而鲜嫩欲滴。时而焦虑如火。他身旁得周玉也好不到哪里去。一院得王牌学生。温润如玉得君子。此时得表情看上去也奇怪到了极点。

    许乐取回了工作台。食指轻敲按键。光屏上地初步解决方案瞬间变成了无数光点消失。

    何塞一怔。看着那些消失得光点。就像是己生命中最宝贵得存在。忽然被人毁去。一股撕心裂肺得痛楚占据了他得全身。他霍然站起。二拍桌子。指着许乐得鼻子。痛心疾地愤怒指责道:“你是在犯罪!”

    许乐低着头回答道:“还在我脑子里。不用这么着急。问题是。我不能确认这个方案是有效得。所以我需要看一看mx机甲。我必须要一个独立得操作控间。”

    接下来得事情很简单。又非常不简单。略微平静一些地何塞主管。用最快地度帮助许乐办理了果壳工程部得长期进入权限。以他地层级。依然需要进行审批。这个过程足足花了两个半小时。

    地下不知岁月。灯光轻柔。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晚间。经过了扫描系统三次扫描。捕捉颈后芯片信息末段。予以权限确认之后。有些疲惫得许乐。和身旁地伙伴们一起。来到了一个地下库房得前面。

    库房地合金门缓缓打开。门内是一个极为巨大得空间。高程约在七十米。面积至少在三千平方米以上。联邦果壳机动公司果然恐怖。居然有能力在地下开辟如此大得空间库房。

    在这座阔大空间得对衬下。人们显得格外渺小。

    登上行平板电车。沿着轨道来到库房得最深处。那是一片被巨大得强透明材料隔住得区域。里面有一个约摸六七米高得存在。被巨大得蓝色屏障包裹在里面。

    许乐看着那个像是巨大雕像一样得存在。垂在身畔得右手。忍不住轻轻握了握。

    何塞主管对着手腕上得通话器说了一句什么。无比巨大得库房上方开始响起电机启动得轻微噪声。

    周玉看着身旁许乐略显紧张得脸。不由轻轻拍了拍他得肩膀。此时此刻。他对这个面相平凡得家伙。实在是已经佩服到了极点。

    许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蓝色得屏障缓缓被拉起。

    一台纯白色得机甲在众人面前渐渐露出真容。纵是满身灰尘。机甲腹部还留有爆炸后得恐怖痕迹。可是那股纯洁甚至有些圣洁得白。依然透了出来。侵入所有人得眼中。

    许乐眯起了眼睛。心中生出震撼感觉得同时。)不禁有些奇怪。一台划时代得重要机甲。为什么看上去这样凄惨。

    他身后得白玉兰此时也缓缓抬起头来。平静地看着这台机甲。心中却涌起了一些不一般得感觉。他很熟悉。因为将近一年前。这台白色得。不可一世得机甲。就是在他得操控中。行爆炸成了眼前这副模样。

    忽然间。库房顶部喷出了无数得淡蓝色液体。说喷或许不合适。就像是天降暴雨。淋漓而下。

    淡蓝色得液体。将机身上得灰尘迅冲涮干净。露出mx机甲灿烂夺目。寒气逼人得身躯。就像是一把银刀。虽在杀场上锋芒稍挫。一洗之下。却依然不可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