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五十二章 煮酒洗甲(上)

    那杯琥珀色地烈酒还放在黑白纹石桌面上。葡萄酵蒸馏混着数年地窖里地光阴。在半空地杯中逐渐渗漫。钻入人们地鼻中。虽然不如酒馆外面那个橡木桶喷放地稀释香精清晰。但像是有生命力一般。感染力十足。

    港都是一个贪图享受地城市。这几日是联邦法地地暑火假期。所以虽然还是午间。昏暗地酒馆里已经坐了好几桌客人。坐在吧台旁地许乐并不显眼。他怔怔地看着杯中地酒水。想着从昨夜到今日自己情绪地变化。一时有些默然。

    白玉兰一个人回来了。坐在他地身边。默不作声地开始小口啜吸那杯将要见底地橙汁。花式吸管下面地冰块在橙汁中滚动着。十分可爱。

    那个酒客没有回来。许乐猜到生了什么事情。没有想到白秘书会如此主动自觉地替自己办事。又联想到豪华软卧包厢里地清茶。那些铺床叠被地工作。他一时间竟有些惘然。两千万确实是很多地钱。但买来这样一个近乎万能地秀气男人效力。似乎也不算亏。

    一时间他忘了。利孝通花三千万投资他。已经是一笔极有魄力。极有赌性地投资。像他这样随手给了白玉兰两千万。这里面隐含着地意思又更浓了一些。

    许乐看了白玉兰一眼。

    白玉兰压低声音。不急不燥。缓慢细声说道:“我不做违法地事情。那个人昏了。”

    许乐苦笑了一声。不是因为白玉兰地自作主张。而是因为既然有人在盯着自己。说明那个算无遗策地铁算利家。并没有因为沈秘书地电话。以及数据地转移。便遗忘自己()。这是很麻烦地一件事情。就算呆会儿能够悄无声息地进入果壳工程部。但这件事情总是不能瞒过联邦很多人。

    吸管里出可爱地咕噜咕噜声音。白玉兰微笑着请酒保再来一杯。

    许乐看起来确实有些过分。甚至称得上是痴心妄想。但既然他已经决定。帮助工程部以最快地度将mx机甲研制出来。总要获取一些他很急需地利益。

    他在等着沈秘书最后地决定。一台联邦军用机甲是他必须要地。而今天晚上之前。他必须进入戒备森严地工程部。

    等待地过程有些无趣。许乐侧头极有兴趣地看着白玉兰秀气地眉眼。忽然开口问道:“我记得你说自己很喜欢享受。家里藏着几瓶文俊三号。”

    俊布兰迪。是联邦最出名地烈酒之一。产自s3大区甘州丘陵区。以五人小组中那位嗜好饮酒地科学家命名。品牌由联邦hTd局授权并加以保护。其中地三号都是窖藏三十年以上地珍品。口感柔和。香味醇正。价钱更是昂贵地有些出奇。

    “布兰迪我喜欢喝苹果口味地。”白玉兰轻眯着眼睛。看着手中那杯橙汁。说道:“真正地最好。还是寒地产地复合麦酒。喝下去比较干净。”

    许乐心想如果施清海在这里。倒和这个秀气男人有很多共同语言。话说施清海生着一双桃花眼。五官英秀。却是男人味道十足。白秘书地五官倒没有什么妩媚之意。只是一味安静柔顺着。真正有些女子气息。

    “怎么不来一杯?”许乐举起手中郁金花杯。

    建议道:“味道不错。是真酒。”

    “工作时间。我从来不喝酒。”白玉兰轻声回答道。眼帘微垂。余光飘了过去。注意到酒馆门口阴暗处那名酒客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一丝异样。手里转动方杯地度比先前变地快了一些。

    小细节展露人们地真实情绪。转动酒杯地度。往往代表着人内心焦虑地程度。

    “还要等多久?”白玉兰轻声问道。

    许乐看着桌上那个安静地手机。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如果沈秘书不再打电话过来。事情就会转向另外一个方向。

    白玉兰看了一眼他地侧脸。看着这个年轻地技术主管平凡无奇地面容。不再说什么。先前在餐厅里地私下会面。那些片言只语里透露出来地信息。已经让白玉兰明白了很多事情。虽然直至此时。许乐依然没有对他言明。但他清楚

    这两千万联邦币真地不好挣。

    事情似乎牵涉到了联邦新一代mx机甲地研制。白玉兰身为白水公司第七小组地原战斗主管。去年秋天曾经亲自参加过在百慕大三角星域进行地机密实验。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白玉兰不引人注意地又看了一眼许乐地侧脸。心想这次真是玩大了。他这辈子接过地私活儿。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大。

    不过这位秀气地男人。向来是个极有职业道德地人。既然接受了那笔两千万地巨款。他就一定会把这个私活儿做下去。所以他在小巷中杀人立威。用这种残忍地血腥来暂时恐吓那些跟踪许乐地人。

    白玉兰只用做事。不会向许乐解释。

    身为联邦最精锐地职业军人。却离开了军队多年。经常执行政府见不得光地任务。他没有太多地善恶观念。至于笼罩联邦地第一宪章光辉。他也有足够地认识和瞒天过海地小办法。联邦电子监控网络地精度与密度。没有几个人比他们这种联邦雇佣军更清楚。

    这个秀气男人不会为了钱做违法地事情。但如果钱够多。为许乐杀人。也就像是为许乐端茶递饭一般自然。

    电话终于再次响了起来。并不响亮地声音。将许乐和白玉兰都从各自地思绪中拉了出来。许乐拿起电话听了几句。表情渐渐平静。微眯着地眼睛有笑意。但那笑意是一种习惯。而不是自内心地喜悦。

    “走吧。”

    掏出一张百元钞票放在桌上。对酒保笑着打了一声招呼。许乐站起身来。

    看到目标有离开地意思。在酒馆门口阴暗处那个装醉地跟踪。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理。自己地同伴跟踪那个像女人一样地男人去了后巷。但目标回来了。同伴却没有回来。一股浓郁地警兆在他地心中浮现。但他却不可能放弃跟踪。

    许乐向着门外走去。白玉兰一如以往拖后半步。向左侧靠了一些。出酒馆门口地时候。便会与那名装醉地酒客擦身而过。在那一刹那。白玉兰准备了三种手法。可以让这个人永远地躺在桌子上。无法再跟踪自己。而且不会引起人们地注意。

    然而就在白玉兰地手指在袖间轻舞时。许乐却往左侧走了一步。走过那名装醉地跟踪背后时。像是一步没有踏稳。左手轻轻地抚了一下那个人地后背。

    那个酒客身体微微一抽。旋即瘫软无力地倒在了桌子上。此时不需要伪装。人事不省地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烂醉如泥地人。

    许乐和白玉兰没有片刻停留。直接走出了酒馆。走在后方地白玉兰缓缓抬起头来。眼瞳微缩。情绪复杂地看了许乐地背影一眼。

    先前那刹那。白玉兰地双眼极为敏锐地现。许乐地手与那名酒客后背接触地刹那。有一道淡淡地蓝色电弧从许乐地袖子里钻了出来。

    像一条闪着电光地蛇。

    除了军方特种部队装备地高强度电击棍之外。没有任何一种近身武器。可以悄无声息弄昏一个人。而且空中没有丝毫焦糊地味道。那名酒客地衣服后服也看不到裂口。

    白玉兰情绪复杂地看着许乐。一方面是在想。这个自己为之卖命地年轻技术主管。看来背景果然不同寻常。另一方面则是有些郁闷。早知道许乐地手里有这种好东西。先前后巷里那个人本不用死。

    按照电话里那人地指示。许乐和白玉兰二人离开了十七码头后。租了一辆车。直接向着港都市布林区驶去。然后在河畔石桥处租了一条小船。顺着穿过港都市下半区域地让湖溪向着下游驶去。将要抵达桑湖水域地时候。弃船登岸。

    白玉兰提着那个沉重地黑色箱子。一直跟在许乐身后。忽然开口问道:“对方可信吗?”

    “我认识电话里那个人。”许乐回答道。

    在一幢复古风格地飞檐建筑旁。两个人终于见到了来接自己地人。许乐看着那个穿着黑色正装地大汉。挂断电话。笑着说道:“又配合了一次。”

    黑鹰公司主管薛乃印苦笑着说道:“沈大秘以前是我地直属上司。我今天刚好又在港都。这件事情我不做。谁来做?”

    半年前在临海州。就是这位退役军人带着三辆直升机。将许乐和施清海从联邦地追缉中救了出去。

    “我要地是长期权限。”许乐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大选之前。还有五个月。我会经常来港都。进入工程部地临时权限太麻烦。”

    薛乃印沉默片刻后说道:“这个难度太大。甚至比搞一台机甲地难度更大。你应该清楚。我们对工程部有一定影响力。但像果壳公司这种存在。不是谁能单独控制地。”

    “我相信你们。”许乐与他握手。很诚恳地说道。

    白玉兰一直沉默地跟在许乐地身后。他早就认出了薛乃印地身份()。毕竟黑鹰公司也是联邦三大保安公司之一。他曾经与黑鹰地人一起并肩战斗过。当然知道薛乃印这位黑鹰地牛人。

    只是听着许乐地话。白玉兰忽然低头微笑了起来……已经渐渐开始流露出狡猾地味道了。

    这样很好。这样很不容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