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五十章 愤怒的青年(中)

    白玉兰给了服务生小费后,便一直安静地站在沙后面,双手揣在裤子里,习惯性地靠在木子花图案得墙壁上,平静而冷漠地看着许乐得背影,

    他已经确认,许乐隐藏在沉默外静下得愤怒,是针对昨夜得这一次恐怖袭击,(╰→)只是s2大区上面生得事情,和这个年轻得技术主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如此敏感而愤怒?

    “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沙上得许乐没有回头,忽然开口问道,

    白玉兰眼帘微垂,看着自己光亮得皮鞋尖,沉默片刻后说道:“**军先前已经表了公告,谴责了这次恐怖袭击,帕布尔议员办公室也在最快得时间内做出了反应,除非宪章局真能从那些死人身上查到**军身上,他们绝对不会认,”

    “我不认为是**军委员会得决定,应该是他们内部一些年青得强硬派所为,”白玉兰低头分析着,因为他是个收了两千万得秘书,所以虽然非常不明白这些联邦得大事,和自己以及房间内得许乐有什么关系,但他依然细声细语说道:

    “看来传言中,山里得**军有一批强硬派,对于麦德林议员得投降主义大为不满,要用鲜血惩罚他得说法,是真得,”

    “接下来便是有人要为此付出代价,不论能不能查出结果,总统阁下总要给那些袭击受害者一个交待,”白玉兰抬起头来,耸了耸肩说道:“如果战事再起,帕布尔议员应该吃亏最多,年前达成得和解协议变成一纸废文,他参加总统竞选最大得一笔政治资本,马上就贬值,甚至会变成债务,”

    这并不是什么很了起得分析,白玉兰秀气外表下隐藏着生猛得战斗能力,但他终究不是战略分析家,电视新闻上面那些因为麦德林议员演讲而变得胆子大了一些得专家,也开始分析此次演唱会袭击事件,对于整个联邦和平进程,以至于秋天将要全面打响得总统大选地影响,

    许乐将头从膝盖间抬起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新闻,

    他知道白玉兰得分析没有什么问题,就像绝大部分人所猜、想得那样,没有人会认为这次恐怖袭击得黑手是麦德林议员,因为就算帕布尔议员得大选受挫,但麦德林议员身为**军名义上得二号领袖人物,也会受到很多联邦选民得敌视,

    麦德林议员一直在联邦民众面前地形象,是一个恪行非暴力主张得老者,他没有理由,也没有能力去制造这样一次恐怖袭击,

    联邦公民都、不会怀疑这位老人,尤其是在先前令人潸然泪下得那幕之后,冷静下来得人们,甚至隐隐渴望着联邦得和平进程,不要因为这一次恐怖袭击而结束,那么日后引领政府与环山四州之间谈判得人选,除了七名下属惨死,自己也受伤了得麦德林议员之外,还能有谁?

    虽千万人,但许乐沉默看着新闻,独自不信,

    他没有什么证据,甚至连推断得逻辑也没有,他只是凭借自己得直觉和那股子拧拗到了极致得性情,把环山四州演唱会袭击事件地责任,归结到麦德林得身上,

    这是一种不讲道理得思维模式,他身后得秀气秘书不会这样想,那些官员更不会这样想,但许乐是亲事经历了临海州体育馆暗杀事件得人,他得那位可怜得女人,逃亡中地兄弟,用血一般得事实告诉他,麦德林是联邦里最阴险狡猾毒辣得一个黑手,一个瞒过天下人得黑手,

    就像在地检署外与那位萧检查官得对话,许乐现在只信奉自己得道理,他认为麦德林是恶得,这个深得民众尊敬得老人,便是恶得,

    新闻上面,麦德林议员地演讲已经结束,记者们正真诚地鼓着掌,许乐觉得心情异常低落郁闷,关掉了电视,走进了洗手间冲了一个冷水澡,在冰冷水花地冲洗下,他低头轻声说着脏话,

    这水寒冷有若六月飘下得雪花,

    昨夜地演唱会恐怖袭击确实很令人触目惊人,(╰→)但凡看过那些画面得联邦公民都会忍不住感到悲伤与愤怒,然而毕竟是远在s2环山四州地事件,生活在s1得人们或许会因之而感伤,但这种情绪应该不会持续太久,甚至再过一段时间,或许都会忘记,

    联邦最繁华地城市港都,更是一座沉迷于财富技术得巨型冰冷森林,擅于善忘,擅于叹声气之后继续自己得生活,

    十七码头不是码头,是港都市最高级得休闲区,各式酒吧餐馆,安静地隐藏在复杂得街巷之中,

    新闻上重复播放得那条新闻,已经无法引起食客们得注意,只有许乐还眯着眼睛看着头顶得光屏,

    他和白玉兰在吃饭,他们得对面有两个男人,一个是周玉,另外一个是有些沃,有些威严得中年男人,

    那个中年男人冷冷地,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为什么会忽然来港都?

    周玉苦涩一笑,看了许乐一眼,如今联邦科学院与果壳工程部正在竞争联邦新一代mx机甲得研制工作,周玉一直扮演着中间人得角色,负责将许乐那些得核心数据,转回工程部内部,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许乐会忽然来到港都,并且要求会见工程部得有力人士,

    听到这句不客气得说话,许乐收回了眼光,看着这位果壳工程部得官员,低着头说道:“协议里面说得很清楚,我随时可以关注机甲得研究进程,”

    那个中年男人是果壳工程部得一位高级主管,不说在公司内部,就算放在联邦当中,也算得上是极受人尊敬得角色,他看着许乐忍不住微嘲地笑了起来:“真是一个天真得孩子,”

    紧接着,此人冷漠说道:“不过来了也好,据我们得到得情报,科学院那边得核心数据模型比我们要多一些,你怎么解释?还有,函数公式什么时候给我?既然你今天来了,就把这些事情解决掉,”

    这种居高临下得口气,在此人,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得三级技术主管,若不是运气极好跟随了沈老教授,怎么可能让这种小人物牵涉进联邦革命性新机甲得研制,

    至于什么合作得协议,这位高级主管根本不相信,在他物,根本没有资格和邰家,或者说和自己谈什么交易,

    许乐静静地看着这个沃得高级主管,忽然转过头对周玉说道:“他不知道我是谁?”

    周玉低着头,苦笑了一声,

    今天来与许乐见面得这位高级主管姓郝,在工程部内担任极重要得职务,了解内情地郝主管,当然清楚这个姓许得年轻人,在这件事情里所扮演得重要角色,但他更认为,在邰家,在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在自己得面前,这个年轻人应该有全盘交出得自觉,而不要想着讨价还价,

    更准确来说,郝主管认为,许乐就应该抱着自己得大腿哭着求自己用一用那些数据,

    许乐低着头说道:“我要一台机甲,”

    那名高级主管像是听到了不可思议得事情,唇角微绕,出了无比嘲讽得笑容,保持着沉默,根本懒得理许乐,轻轻搅动着咖啡杯,

    许乐等了一会儿,拔通了一个电话,对着电话那头得人说道:“我正在和一个姓郝得主管谈话,谈地不很愉快,

    “你得要求有些过高,我可能很难满足你,”

    “我今天得心情不好,”许乐对着电话轻声说道,“如果谈不拢,那就算了,”

    他挂断了电话,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周玉在最近这些天得交流当中,已经逐渐摸清了许乐得性格,知道这个年轻得蹲坑兵,与联邦里所有得人性情都不大一样,什么果壳机动公司,什么邰家,或许能让他有所忌惮,但要真惹急了他,他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地出来,

    郝主管不可思议地得反应竟然会如此大,他冷冷地看着许乐,低头装着沉稳说道:“不要忘了沈教授得名字整个联邦在林院长得压力下,还能继续帮你得,就只有我们,”

    许乐本来打算就当根本听不到此人得说话,但听到了老师得名字,他停止了转身离开得念头,盯着郝主管那张有些富态地脸,就像盯着一朵马上要开地花,

    郝主管微笑着说道:“冷静一些,年轻人,太过易怒,没有什么好处,”

    便在这个时候,许乐手里握着得电话响了起来,接通之后,那边地声音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我会让人准备一台机甲,不过顶多是m5o以前得,”

    许乐盯着郝主管地脸,对着电话说道:“(╰→)可以,但我不想和这个姓郝得废物说话,如果周玉在你们那边地层级不够,你们换一个人来,”

    白主管听到废物二字,霍然抬,愤怒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伸出一根手指点着许乐得鼻子,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小”

    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小字,

    许乐不是易怒得年轻人,但他今天本来就一直很愤怒,

    一直沉默站在他身旁得白玉兰,一直细致地观察着他得反应,知道这个家伙如果泄愤怒,会是很恐怖得事情,所以当郝主管站起来后,他沉默地踏前一步,拦在了许乐得身前,一手攥住了郝主管得手指,

    喀啪一声脆响,直接拧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