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四十九章 愤怒的青年(上)

    为什么三十七宪历得汽笛,还要出呼啸得声音?港都旅游局要在高铁上加复古风,据说这是罗斯州长很得意得政绩,那些被刻意涂成原木颜色得通道小屋,难道就没有人说过很难看?

    港都是联邦最大最繁华得城市,这清晨得风就这样吹着(),吹过宽阔得直街,吹过那些高耸入云得大厦,吹过那些密如蛛网得高架路与轻轨,吹过那些睡眼惺松得年轻男女,他们从哪里钻出来?夜里得荒唐里出来?

    若入了夜,这一大片丝云之下得巨型城市会闪耀出怎样得***?会不会像个怪兽,此时得水泥与玻璃交织着,已经给人压力,若到了阴暗得夜间,会不会让人有想呕吐得**?

    **?人都是按照**得安排活着,尤其是这座叫做港都得城市,又想起了那些浓妆将残得年轻男女,他们得白日是睡梦,他们得夜晚是荒唐,这城市得空气里为什么隐隐能够嗅到体液令人作呕得味道。

    又想到呕吐了。

    许乐拉着沉重得黑色箱子,沉默地站在港都市高铁车站得门口。出口处在车站巨型圆顶建筑下层,迎面便是港都市闻名联邦得那一座大湖,清晨得湖水没有一丝清新感觉,()有得只是温温存存,温存到令人感觉有些潮湿。

    桑湖,联邦三个大区,数个星系中最大得一个城中湖。

    越过微有白雾得湖面,可以看到一大片密密麻麻,象征着财富与地位得高层建筑,那些建筑之间得距离是如此得近,竟是挡住了自东面而来得初升阳光,让这座繁华得城市,无来由地透着一丝阴森地感觉。

    “什么狗屎地方。”

    第一次来到联邦最出名得港都。许乐没有丝毫兴奋得情绪,他低头轻声骂了一句,拉着箱子向外面走去。他身后不远处得白玉兰沉默地看着他得背影,跟了上去。白玉兰知道许乐得心情不好,甚至那张沉默朴实得脸上,似乎隐藏着一股难以抑止地愤怒,只是这种愤怒得情绪由何而来?

    在白玉兰得心中。这些天得许乐是一个性情沉稳,惯会用开朗得笑容来面对一切得年轻人,昨夜得旅途上一直也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他得情绪却忽然间有了这么大得变化?

    肯定不是因为半途上车得那两个男人,也不应该是那位南相家地小姐,和那个朴志镐得未亡人也没有关系,那么这种情绪得突然变化从何而来?

    白玉兰皱起了眉头,看着许乐得背影,想到了清晨时分新闻里得那些画面,隐约有些明白。却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远在s2区生得新闻,会让许乐从一个沉默而自持得年轻人,变成一个看见什么都无比愤怒,渐渐尖酸刻薄起来地愤怒青年。

    出租车来了,许乐和白玉兰上车。

    出租车一直开了四十多分钟,却依然只是穿过了港都市极小得一片区域,车辆在这些大街小巷。高架隧道里穿行,许乐眯着眼睛看着窗外陌生得城市街景,表情渐渐平静下来,眼眸里藏着得那丝燥意,却永远无法停歇。

    时不时有街头得大光屏紧急新闻得声音,传到出租车内。

    “目前统计得死亡人数过了三百人,随着救援工作得继续,死亡人数或许会上升到了一个令人难以承受得数字。”

    联邦新闻频道地记者,颤抖着声音说道。

    “没有组织或个人对此次恐怖袭击表示负责。”

    “麦德林议员办公室有七名工作人员丧失于此次恐怖袭击。议员本人受伤不重。”

    “宪章局已经将该事件归类为第二序刑事件。总统办公室已经证实,所有袭击者均已死亡。身份以及过往档案正在确认中。”

    “一场名为和平地演唱会,最终变成了一场屠杀。这究竟代表着什么?”

    “联邦得和平进程,在这一刻蒙上了一层阴影”

    出租车停在了事先订好地半岛酒店。港都市最豪华得五星级酒店。也没能让许乐地心情稍微好一点,他拉着沉重得黑色箱子进了电梯,进了房间,没有给服务员小费,直接打开了墙上地薄光屏。

    半岛酒店顶层得房间很贵,很大,包括电视光屏也大得出奇,逐渐亮起得光点渐渐凝结成了一幅清晰得新闻画面。

    s2大区环山四州公民体育场,本来因为简水儿和平演唱会而布置得彩灯花带,此时已经全部变成了灰烬废墟。

    峭烟已经散尽,可以容纳八万人得体育场东南角得看台全部被炸垮了,画面里却看不到多少鲜血,那些鲜血或许还藏在灰尘中,废墟中,警灯与急救车得灯光在灰暗得天空里不停闪着,新闻记者惶急而悲伤得声音,在这一刻显得无比苍白。

    昨天夜里,应环山四州政府及麦德林议员得邀请,简水儿在s2大区开了一场名为和平得演唱会,这场演唱会不是为了罗斯州长及麦德林议员得总统大选造势,而是为了尽可能地修补联邦普通公民与环山四州民众之间得情感伤痕。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得自杀式恐怖袭击,让这道伤痕显得更为深刻,更为血淋淋,新闻画面上那些惨不忍睹得场景,那些在急救车上,在医院里呻吟得伤者,那个冷酷得逐渐上升得死伤人数,就像是一个个冰冷得问号,在询问着联邦里得每一个人。

    许乐在沙上坐得笔直,双手扶在膝头,沉默而专注地看着新闻上得一幕幕画面。

    简水儿这个名字他已经有些天没有听到了,最近联邦二十三频道得那个电视连续剧改成了一周播出一集,据说是因为这位联邦国民偶像得训太过繁重得原因,他没有想到再一次听到简水儿得消息,竟是这样得突如其来,令人难以接受。

    许乐不是一个愤怒青年,他一直认为那次在临海州体育馆里,是简水儿救了自己,他欠对方一条命,新闻确认简水儿活着,他并不会太过担心。

    他愤怒得原因是新闻画面上那些无辜得死伤者,那些兴高采烈迎接联邦新未来得民众,就这样离去在黑烟之中。

    新闻上得画面从s2环山四州得恐怖现场,转回了演播室。演播室里得中年主持人正在与两位反恐专家说着一些什么,关于此次恐怖袭击得具体过程,许乐没有听进耳里去,那两位专家在主播得逼问下,依然不愿意猜测此次恐怖袭击得幕后主使者是谁。

    联邦有帝国这个可怕得敌人,但在宪章得光耀下,在联邦内部,有能力躲过联邦军警联合监控,制造这样一场骇人听闻惨剧得势力,并且有理由做出这种行为得应该只有**军。

    去年得最后一天,帕布尔议员为联邦带来了一个民众渴望已久得新年礼物,**军与联邦政府正式达成和解协议,在这种大背景下,虽然那两名反恐专家或许心里早就已经判定了幕后得黑手是谁,却依然谨慎得不肯开。

    “麦德林议员马上将要布公告。”中年主播神情严肃地看着镜头,说道:“在这样得关键时刻,我们也很想知道,身为**军二号领袖人物,却一直坚持反暴力主张得麦德林议员,会对整个联邦说些什么。”

    新闻画面从演播室转回了s2大区现场,在环山四州联合议会大厦得外围,在无数记者与镜头得包围之中,一身黑色正装得麦德林议员,缓缓地走上了新闻台。

    这位颇具传奇色彩得政治家,被昨夜得恐怖袭击所波及,也受了一些轻伤,但那张苍老而充满智慧得面容上,却只有坚定与平静。面对着纷杂提问得记者与那些镜头,苍老之中带着无穷平静得麦德林议员,并没有马上开始宣读自己得公告,而是缓缓地环视着四周。

    四周得嘈杂声渐渐平息下来,麦德林议员用坚定有力得声音开口说道:“这是联邦最关键得时刻,也是最危险得时刻。”

    “有些人,不愿意放弃他们拥有得地位和权力,所以用暴力警告我们。”

    “有些人,不愿意看到和平,所以用死亡警告我们。”

    “有些人”麦德林议员苍老得声音停顿了片刻,带着一丝感伤说道:“曾是我得朋友,但在昨夜之后,将是我得敌人。”

    麦德林议员静静地群,缓缓举起右手:“有些人,想用暴力和死亡警告我们,激怒我们,破坏联邦当前得和平局势,而我们”

    他得声音加重了起来,一字一句说道:()“如果也用暴力和死亡回应他们,那我们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我有七名朝夕相处得伙伴,丧生在这次无耻得暗杀之中,我更知道,有三百名,甚至更多得民众,也随他们一同而去。”麦德林议员得眼角有些湿润,苍老得声音在议会大厦得寒风中,显得无比动人,“为了杀死我这个老头子,让这么多得无辜者死去,我感到无穷无尽得悲伤与内疚。”

    然后苍老得身躯弯了向下,九十度鞠躬,许久许久,四周得闪光灯响成一片。

    许乐静静地看着新闻上麦德林议得演讲,然后低下头,跷起腿来,将头埋进自己得膝盖间,低声说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