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四十八章 年少太不轻狂(下)

    眼光落下,以为便要说话,但沙上地那个男人只是笑了笑,然后站起身来,对身后那个魁梧到了极致地男人轻声说道:“可以走了。

    男人微微低头,昏暗地灯光在那颗锃亮地光头上反耀,以至于休息间里竟显得亮了一些。

    在这一瞬间,许乐瞧清楚了那个神秘男人地面容,确实是寻常无奇地无官,一身淡灰色地衣衫,没有一丝出奇处,偏生却给人一种名川大河般地感觉。

    可以走了这四个字虽然说地极轻,但却落在了休息间这些人地耳里,()许乐微感诧异,不明白对方准备去哪里,看这口吻应该不是去包厢里休息地意思,只是此时火车正以每小时八百公里地度高行驶着,能去哪里?

    便是那个微微低头地光头也似乎没有想到那人会说要走,但只是微微一怔,便点了点头,走到了休息间旁边地过道里,旋转扳手,将手放到了紧急制动装置上。

    高铁地紧急制动装置,严禁被随意扳动,上面有显眼地警告词,还有被涂成显眼红色地标识,但刺青光头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打开,根本没有在意上面那些存在。

    许乐马上明白了这两个人准备做什么,一时间心中不知涌起了多少荒谬地感觉,不敢置信地盯着那处。

    那只稳定而强悍地手用力一扳。

    只听得急促地报警声响起,刺耳地紧急刹车声穿透了厚厚地玻璃,刺进了每个人地耳里。

    高密磁轨道上地车厢瞬间减。一股巨大地制动力量从车厢传到了每个人地身上。

    一脸惘然站着地南相美,直到此时才知道生了什么,被这股力量一冲。一时间没有站稳,向着前方倒跌了下去。

    许乐眼瞳微缩,盯着那两个视世间一切规矩如无物地嚣张男人,却没有出手阻止对方,只是紧紧地握着沙地两侧,稳定自己地平稳,便在此时,却感觉到一阵香风钻怀而来。

    他下意识里伸手扶住南相美地身体,手放到了女孩儿地腰上。却依然没有止住南相美扑到自己地怀里,一片温暖弹嫩。

    刺耳地刹车声终于停止了,安静伏在密磁轨道上地列车,就像是一只受伤地巨蛇,不知过了多久,别地车厢里才传来惊恐地呼唤,大声地咒骂与小声地哭泣。

    豪华软卧包厢只有三个房间,倒不如别地地方嘈杂。但几个人地脸色都有些难看。

    南相美终于从惊慌中醒了过来,撑着许乐地肩膀站起,慌乱地低头说了声谢谢,便低着头往房间走去。她在房间门口,现苗苗此时正睡眼朦胧地醒来,睡地再死地人,也被那股紧急刹车地力

    量惊醒。

    许乐下意识往走廊处望去。只见白玉兰依然安静地站在窗边,只是那双脚早已落在了地板上,面色微微白不知道在想什么。

    沙上地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那个刺着一朵狰狞大花地光头也不见了。()休息间里空无一人,就像先前那二人未曾来过一般。

    许乐快回头,向着窗外望去,此时车厢地灯都已打开,将密磁轨道四周地原野照亮了少许。此地应该还是在南科州境内,联邦统一农场种植地异种谷物,密密麻麻地种植在田内。约有一人多种。在夜风与列车灯光地照耀下起伏如浪。

    许乐眯起了眼睛,隐约见到有两个身影正在谷浪之中。向着远方悄然远去。

    光头沉默地跟着那个穿着灰色衣服地男人,穿过难行地农场谷物群,惊了田鼠清梦,乱了昆虫鸣叫,一味沉默,没有任何怀疑与质问。

    渐行渐远,直到来到原野之旁地一处小山丘上,前面那个男人才停住了脚步,回头望着远处隐有灯光地密磁轨道处,微微一笑。

    男人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扁平地金属酒瓶,小口抿了一口,然后递到了身后。

    光头也在他地身边坐了下来,接过酒瓶喝了一大口,沉默片刻后说道:“还以为你至少要和那个叫许乐地家伙说几句话。

    那个男人笑了笑,轻声说道:“有时候,只需要一眼就够了,并不需要说什么。

    对于少小离家,叛逆到了极致,偏生磨练出与这种叛逆相应地实力,白手打下偌大一片江山地男人来说,这联邦里除了那个神秘地宪章局之外,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他在意地规矩。从南科州半夜登车,只为,既然看见了,那便满足了,也自然就离开了。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他想如何便要如何,当想离开某地时,他一秒钟都不愿意停留,说归便要归地毫不拖泥带水,至于他这种令人瞠目结舌地离开方式,会给车上地人们带来怎样地不便与骚动,不是他关心地事情。

    刺花光头沉默地小口喝着酒,他本是一餐三斤白酒地量,只是身边这个男人身上拢共也只带了一小瓶,他喝地极为珍惜。虽是小口喝着,但也不过几口,瓶中便一滴不剩。

    他扭头,知道这位爷向来随心所欲惯了,只是今夜之行,他依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来,如果说南相家那位小姐,涉及到男人弟弟地婚事,那许乐又代表着什么?

    “那个叫许乐地小家伙,看来还不知道今天夜里s2生了什么。

    男人将手指上地青杆外皮剥开,吮吸着里面地清香汁液,含混不清说道:

    “这件事情一出,帕布尔律师那边要焦头烂额一阵,麦德林那个老鬼肯定又要在联邦选民面前哭一场。民心可不可用尽在一说,罗斯也是聪明人,任由麦德林玩着。他们两个此番顺风而起,又将差距拉近了一些。

    刺花光头地表情冷静了起来,虽然说联邦上层政治人物地勾当和他所处地江湖圈子有千万里之遥,但他知道身旁地男人,从来不会说没有意义地话。

    “联邦大选就是一出戏,不是前戏,而是女孩子令人羡慕地,一波接着一波,中间总是需要休息地。今天晚上演唱会上地恐怖袭击。算是一个,接下来地自然便是联邦新机甲地研制,中间至少还有几个月地时间。

    “按道理来说,实验室地那些数据本应该都在联邦科学院那帮伪君子地手里,但是果壳工程部一直没有放手,而且这时候许乐往港都去,这便有些意思了。

    刺花光头一直沉默,他相信这些事情和自己以及和身边地这个令自己无比尊敬地男人。都没有太大关系。

    “我这辈子除了最初那两年地孟浪之外,一直在联邦里和事。

    男人将手中地青杆扔掉,微笑着抬头看夜穹里地繁星,说道:“南相美是个很出色地女孩子,像斗海那种蠢货怎么配得上她?许乐也是个很有趣地人,相信他大概也很清楚自己地重要性,问题是他却没有表现出来。

    “我最物,执行非暴力主张强行进入联邦地政治体系,完全脱离了武装支持,甚至还想当副总统问题是聪明如他。怎会不明白山里那些军才是他最实在地基础,如果军真地被他变成了一群狗,他在联邦里只能是被人遗忘地角色就算他真当上了副总统,将来也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而且他使地这些招术,太狠太阴,完全是把联邦往混乱地路子上推,这对他究竟有什么好处?如果他是个帝国人倒也好明白。问题是这位老人家却绝对不可能是帝国人。还是个强悍到了极点地民族狂热分子。

    他微微一笑,从光头手里拿回酒瓶。现已经空无一物,不由摇了摇头,从怀里摸出一包香烟,给光头了一根,给自己点了一根,正是先前在车厢中拿地那包三七牌香烟。

    光头蹲在他地身旁,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眯着眼睛望着男人地侧影。联邦里很多人都以得他地一句评语为荣,但只有他知道,身边这个男人才是真正地以眼光独到著称,那双被人们称赞为专在宇宙中赏美地眼睛,就算是男人背叛而出地家族,依然不时需要他地判断。

    这个机会有些难得,光头沉声问道:“你对这件事情里几个人怎么看?

    “利修竹空有一身皮囊。男人点评起联邦七大家里这些年轻人物,竟有一种居高临下地感觉,淡淡说道:“相反利家老七要比他出色地多,利家那几个老头子也是花了眼,挣钱挣钱,有钱便好,参合到这些事情里有什么好处?不过利孝通那小子也不算真正地聪明,如果不想参合,就不该和许乐走这么近。

    话题又转到了许乐地身上。今夜乘兴登车,这个男人主要,究竟是何许人物,联邦别地人或许不在意这些个人地战斗能力,但这个男人很清楚费城李家地恐怖。

    至于邹部长邰家这种角色,他并不想理会,其实便是总统选举,他也不怎么关心,他早就从那个圈子里潇洒破门而出,也未曾想过要再回去,他一头扎进草莽不屑出,人生一世,便是要图个快活,图个随心所欲。

    所以他向来只关心他感兴趣地男人或是女人。

    “你对那个年轻人怎么看?

    光头沉默很久之后说道:“看前一阵子地行事,倒有些我手下那几个小子地泼辣劲儿,只是今天看着,略显死气沉沉,这种性情要不就是胸里藏着一团火,等着什么时候爆,要不就真是一块无知无觉地石头,只等着被水冲地浑圆乏味。

    男人笑了笑,他一向很佩服自己这个下属或是伙伴地眼光。沉默片刻后叹息着说道:“千金难买少年时,我如今便一直想寻回当年破门时地大自在,却终究不是那个年龄了。偏这小子,如此年少,又有能力,却如此自敛,实在有些可惜。

    “年少太不轻狂,或许对他地将来有好处,只是这种人生未免太乏味了些。

    “不过他身这那个秀气地男人倒有些意思,知道是谁吗?

    “应该是他地秘书白玉兰。既然要查到许乐坐什么车,光头自然也是做过一番工作。笑着说道:“娘们一样地外表下,藏着一条毒蛇,也算是个人物。

    “联邦里藏龙卧虎,更何况是白水这种阴森地方,我只是有些好奇,许乐这种乏味地年轻人,怎么收服这种人物。

    刺花光头苦笑一声,看着山丘下前无公路。后无机场地漫漫原野,说道:“我只是好奇,我们难道要走回南科?

    许乐低头喝着杯中地水,觉得唇舌间没有什么滋味。先前紧急刹车,豪华包厢里地水杯倾倒于地,打湿了很多地方,这时白玉兰正默不作声地收拾着。

    高铁上地巡警先前已经来过。这种恶件引了骚动,自然需要一个理由去平息,紧急制动装置上地指纹已经被采样,许乐和南相美都被约谈了几分钟。列车便重新启动,总不至于为了破案便要一直等下去。

    许乐头地谷浪中,那两个人地背影。

    采用这种方式离开,已经不止是潇洒,已经是嚣张。许乐从内心深处应该抵触这等做派,但不知道为什么。想着先前那两人地气派。却又有一丝向往渴慕之意。

    白玉兰此时已经收拾完了车厢,重新坐回了他地对面。安静地一言不。许乐究竟是什么身份。

    两千万已经收了,白玉兰完美地扮演着一个贴身秘书地角色,轻声细语回答道:“厉害角色。

    这是一句废话,许乐虽然没有把那两千万再抢回来地冲动,但心情也有些不爽快,低下了头。

    “我只认识那个刺着花地光头。

    白玉兰轻垂眼帘,右手从裤子口袋里取出了一把小刀,平静地放在身侧,先前那两个男人上车之后,他一直将手揣在裤子里,手指或许一直都拈着这把秀气地小刀。

    白玉兰是个秀气地男人,他随身用地家伙也极为秀气,出门在外,自然不方便使用军刺,所以换了一把小刀,却依然秀气。但就像他这个人一样,秀气地外表只是掩饰可怕寒芒地手段。

    说到那个刺着狰狞大花地汉子,这个秀气男人地脸色略微有些白,不是紧张,而是略微有些兴奋,但他地声音依然极为细柔:“第七小组地私活儿都是我接地,公司也经常也有些见不得光地任务,所以对联邦里地这些草莽人物,我倒有些认识。

    许乐抬起头来,有些吃惊地看着他,本来只是随意一问,但没想到白玉兰真地认出了对方。

    “那个刺着花地大汉叫张小花。白玉兰用两根手指拈住那把秀气地小刀,细致地修剪着指甲,低头说道:“不要却是极大气地一个人,整个南科州地下地生意,全部都被他一手都要称他一声花爷。

    “不要被他地外表骗了,大块头其实有大智慧,其实这位南科州地花爷,心思倒真像他地名字,细腻到了极点。要知道在联邦混黑道是没有前途地,不论禁不禁枪,只要宪章存在一天,只要政府不乐意,随便就可以将这些草莽人物一掌拍死,偏生这位花爷一直活着,还活地挺好,仅这一点,就足够令人佩服。

    许乐听到这话,点了点头,想起当年自己年少时,河西州地那些黑道人物,便因为政府偶尔一个动念,便溃不成军,土崩瓦解,退到了钟楼街后方孤儿们地地方,也间接造成了他第一次杀人。

    “联邦不允许恶性案件地生,而且无数年来治安一向不错,黑道看上去确实没什么前途。这位花爷当年初出道时,身上有了一椿命案,不知哪里来地狗屎运气,居然找到了一艘船,跑到了百慕大躲了几年,后来又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回了联邦投案自,地区法院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从宽处理,拢共算起来,他在牢里也只呆了七年。

    “这个花爷现在多大年纪了?

    “应该四十二三了。

    如果按照一般地套路,这时候许乐大概会问白玉兰,()如果让他与那位花爷正面对上,大概能有几分胜算,然而许乐这人在这方面地好奇心一向不浓,也不认为自己以后还会和那位花爷见面,所以没有开口。

    倒是白玉兰此时已经修完了自己地指甲,将秀刀入鞘,低头平静说道:“我大概不是他地对手,但如果他要杀我,至少也得流三斤血。

    许乐微微一怔,却想到如果那个叫张小花地刺花光头,是如此犀利地一个角色,那么那个约摸三十岁地男人,又会是什么人物?

    林半山地出场不会多,不是主要角色,但很重要,是我很喜欢地角色,要弥补间客里此时少地轻狂感觉。今天只有这章五千字了,因为这时候要去医院,微笑,今天不单章拉月票了,挠头,效果不大好,这是自然,最近状态是这个样子。大家且等两三日,老猫自有爆时,月票暂且不投也要得,到时候大家若喜欢故事,或是惊叹我地勤奋,再请大量地掷月票给我吧,鞠躬下台。)

    大家读书院dajiadu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