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四十七章 年少太不轻狂(上)

    面前不远处的女孩儿面容秀丽,黑轻遮耳畔,清爽中透着丝不忍让人打扰的宁静,足以悦目,但也只是悦目而已。**千载提供阅读

    许乐或许还没有到能真正欣赏异性美丽的年龄,但也能感觉到对方的出色,只是这种出色与他无关,他现在的心境真真已经出离色这个宇很久。

    先前窝在角落沙上,想着一墙之隔那位未亡人,之所以心生所感,默然吸烟,全是因为他想起了当初得知张小萌死讯时的心境,隐约间,他大致也能明白朴志镝未婚妻此时的伤痛,人类的悲欢在某种情况下应该是可以相通的。,年少初恋便碰着人世间最不可承受的遭逢,许乐小小年纪,就如利孝通曾经说的那样,竟多出几丝老宅落寞气息了,情爱之事离他渐行渐远,和利孝通几次出游,看着那些青春小明星的讨好态度,他连逢场作戏的情绪也没有。

    要从这种心境里摆脱出来,需要时间,或是另一个能够筷进他心里的女孩子出现。

    灯光昏暗,窗外轻响,秀丽女孩儿安静坐在身边,可惜时间不是那个时间,所以许乐只是沉默。,不知道行驶了多久,火车忽然缓缓地慢了下来,许乐从半梦半醒之中惊醒,下意识里往窗外望去,只见平原远处有好大一片灯火,应该是座大城市,他马上想到,这应该就是京高铁中途唯一停留的一站,南科州府。

    恰在此时,他身前沙里的南相美也从浅浅倦意中被惊醒,望向了窗外,两人的眼光在反射着车厢内景象的玻璃上交汇,同时怔住了。

    ,南相美揉了揉耳畔下方微微卷起的浓密黑。向玻璃上地许乐笑了笑。许乐微笑点头示意,却依然没有说什么。,许乐摸了摸口袋里地香烟,将烟盒放到茶几上,抽出一根点燃,深深吸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清楚地察觉身旁的秀丽女生正盯着自己在看,他竟无措紧张起来,呛的咳了两声。

    南相美好奇地沉默枯坐应有一小时了。没有说一句话,但总是有几分好奇挥之不去,尤其是此时安静车厢内的咳嗽声是如此的清晰,那双清亮的眼眸里溢出了关切之意。

    许乐有些窘迫,觉得不合适再在这里坐下去了,手伸向烟盒,便准备离开。

    便在此时,车厢也恰好停稳在站台,车厢门打开。应该是有乘客上车。

    许乐微感诧异,将目光投向了走廊处。这车厢里的豪华软卧包厢只有三个房间,他和白玉兰占了一间,朴志镐地未婚妻和面前这个不知姓名地秀丽女生占了一间。另一间一直空着。但问题是现在离港都只有几个小时的路程,难道竟然还有人中途上来?

    便是这一愣,中途上车的不之客便已经经过走廊。直接来到了休息间,三张沙占了极大的地方,许乐此时要出去,不免有些不方便。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玉兰忽然来到了走廊旁边,一脚蹬着车厢旁壁,微低着头,像平常那般安静。

    ,许乐心头微微一动,收回了去拿烟盒的手,小心地往沙后面躲了躲,将自己的脸隐藏在了阴暗之中。

    扑面而来一般形容的是春风,或是思念情哥哥,三月才相见的小、姑娘,但很少用来形容两个大男人。

    但这两个中途上车地乘客,却给了沙上的许乐这种强烈的感觉,他甚至觉得如果这两名乘客愿意,可以挟带起临海州冬天那种寒风,虽只是两个人,但那仿佛踏在人们心上的脚步声,却像是千军万马走了过来。

    两个人中,走在最前面那人约摸三十来岁,五官寻常,那双眼眸平静之中夹着一丝雍容感觉,双肩平直,却因为那件灰色地外套,而生出了几分陡峭地感觉。

    在高铁服务员的带领下,此人没有进入自己的包间,而是直接来到了休息间,走地是如此理所当然,似乎只要他愿意,他想走,挡在他面前的一切都应该为他让路。

    当这个男人走过白玉兰身边的时候,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走在这个男人身后是一名大汉,身高足有一米九,离车厢上方也差不了多远,锃亮的光头,刺青从后背的衣服里钻了出来,沿着脖颈蔓延到后脑,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刺的是什么,但大概应该是一株盛开的有些狰狞的花朵。

    本应是极有压迫感的大汉,但在前面那个三十岁男人的身后,却刻意收敛着自己的气息,尽可能地平静着,只是当他跟在那男人身后经过长廊,经过白玉兰身边时,不引人察觉地偏一眼。

    白玉兰依然低着头,似无所觉,只是蹬着车厢壁的右脚微微下滑了几寸距离。

    许乐对亍危险有一种天然的敏锐直觉,虽然这中途上车的两其他人并没有显示出某种恶意,但他感觉到了对方的强大,这种强大不知道指的是什么方面,但看在包厢里睡觉的白玉兰,居然悄无声息地来到自己身边,足以证明了一些什么。

    那名五官寻常的男人坐在了休息间唯一空着的沙上,那名光头刺青大汉自然而然地站在了他的身后。

    火车缓缓开动,驶离了南科州府,服务员见今夜豪华包厢里的尊贵客人们似乎没有什么睡意,强忍着倦意,礼貌地端来了几杯茶水和两盘小点心。

    那个男人很轻松自在地坐在沙上,没有喝茶,只是看着茶几上那包香烟,忽然欠身拿了起来,说道:“好烟,我能来一根吗?““不用客气。“那个男人的声音并没有什么魔力。只是低沉柔和。有些好听,许乐说道,同时递了打火机过去。,南相美一直安静地坐在沙上,她实在是不想去那个像高级酒店一样的包房度过这夜晚的旅程。先前见中途上车的乘客直接到了休间,她本以为是许乐认识的人,这时才知道自己想错了,不由疑惑地看了许乐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许乐似乎能明白这个秀丽女生地意思。微涩笑着摇了摇头。

    此时休息间里沙已经坐满,一个身高一米九几,光头刺青大汉像保镖一样站在那男人身后,秀气地白秘书则是在休息间一旁的走廊里闭眼养神,场面不免有些诡异。

    南相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站起身来,礼貌地向许乐点了点头,便准备回房休息。,坐在沙上的不知名男人忽然微笑着开口说道:(,南相小姐,我专程前来,她必须承认,这个明显已过三十岁的男人虽然谈不上玉树临风,但那种气质着实有些吸引人。更令她不能马上离开的是。这个男人居然一口就叫做了自己的姓名,难道对方真是专程前来看自己的?

    坐在角落里地许乐,听到南相小姐这四个宇。心神不禁有些轻颤,南相是一个有些奇怪地姓氏,但联邦里有这个姓的人也并不少,但问题是能够有钱住在豪华软卧包厢的南相小姐不多,能被面前这种男人专程拜访的南相小姐……更只有一种可能。

    联邦七大家中的南相家。

    昏暗中,许乐脸上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笑容,一次偶然起意的出行,竟然也能遇到南相家的小姐,物,还真是和联邦七大家犯冲啊。

    稍一出神之后,他更感兴趣地,却是沙上那个明显不是一般人的中年男人,为什么会挑选夜深人静,高车厢之中来专门拜访一位安宁的让人不忍打扰的秀丽女生。

    ,,请问您是?,,南相美好奇地,似乎根本不担心自己地安全问题。

    ,,当年我和南相守相熟。“南相美听到这句话便放心下心来,南相家的家教极严,除了真正的朋友之外,没有几个人会知道他们地本名,对方能一口唤出兄长的本名,应该没有作伪。

    ,b一直听说南相小姐是很出色的女子。“沙上的男人温和地望着南相美,眼神里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只是无尽的赞赏与怜惜”,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一听这话,南相美不禁微红了脸颊,她本不是一个极易害羞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沙上那个男人的称赞,就像是联邦里某位教授下了定论一般,给听以无穷的信心,自己真是很出色的女子?一念及此,不禁有些羞涩。

    许乐看着南相美洁白耳垂下的那抹暗红,也不禁微微一怔。

    “斗海配不上你。“沙上那个男人忽然正色说道:,,这门婚事就此作罢。“听到这句话,南相美心中一惊,马上猜到了沙上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

    隐藏在联邦阴影中的七大家,联姻是很常见的事情,一旦双方家长决定,谁也阻止不了,南相美也逃离不出这种命运,然而此刻一个陌生的男人半夜突然上了列车,满是怜惜地赞赏了自己,便开口要断了这门婚事。

    七大家这些年,大概也只有那个人才能如此无视那些父辈的权威,一句话便要破除两家之间的联姻。

    南相美缓缓站起,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怔怔地,在他们这些世家子弟的心中,面前这个男人已经是个传奇,深得尊敬。

    ,,谢谢。“一旁的许乐是局外人,他不认识南相美,更不可能知道沙上那个男人是谁,所以这番对话,他完全听不明白,他只是感觉到与自己沉默相对半夜的南相小姐似乎是自内心的喜悦。

    然后他便现,那个男人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