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四十六章 车厢中

    ′苗苗,姓苗名寡,相熟的闺蜜或是家人喊她名字时,心里却只会想着两个青苗的苗的字。$$她今年二十岁,正是青苗探头长尖,在春风里招摇的季节,偏生这一束苗生的挺拔又收敛,向来只令人喜,不惹人多眼

    她现在是临海州大学城里的一名学生,还有一个身份则是朴志镐的未婚妻。一头金的朴志镐,虽说此生命途大不顺,碰见了许乐这个克星,还没有来得及大展宏图便戛然止了己的脚步,但要说在男女方面的运气着实不错。

    朴家苗家本是世交,当年一同在s3打熬出家业,又一同迁回sI,两家便按着旧时规矩指了亲,虽不是像七大家这种恐怖家族,但终究也是些根基,朴志镐本也没指望己能够由恋爱,再加上苗淼这女孩子温顺可人,他的心思大部分都放在前途上,两个人相处的倒也不错。

    虎山道那件惨案生之后,苗淼身为朴志镐的未婚妻,是去了都特区,前些日子才刚刚安排完葬礼,女孩儿从心中来的悲戚却是一时间消抹不去,两家长辈有些不放心,干脆向学校请了假,连着暑假一共三个月的时间,让她回s3老家散散心,今日出现在高铁的车厢中,正是往港都那个最大的航空港去。

    未婚夫新亡,苗淼在这深春时节里穿着一身黯淡的黑,便很然,那张小脸上脂粉未涂,苍白里透着一丝凄楚。

    与她同行的女孩儿叫南相美,是苗淼的好友。恰在特区遇着,便相约一起去港都。亲戚或许还残留着悲伤。未婚妻或许要花数年地时间才能从这噩耗中摆脱出来。但他人却没有这么多想法,虽不见得歌之舞之,但南相美终究没见过那个传闻中一头金。帅气逼人的男孩儿。所以看着女伴地悲容,然也难有同声同悲之感,只是沉静着安慰,宽解。

    南相美绝对不是令人一眼惊艳地女生。一头茂密的黑被随意剪栽至耳畔,不似一般的长美女般柔顺,又不像短女生透着那股俏美,只是一味沉静,五7里也透着股澄静地味道。细细看去。长久看去,倒能品出越来越多地秀丽感觉。

    听着南相美的安慰。苗淼勉强笑了笑,但想着如今墓园中的未婚夫,心里依然忍不住抽了抽,她与朴志镐见面不多,但二人心意相通,知道那个金男人拥有怎样的高远志向,不料一别三月,对方竞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苗森并不知道南相美地家庭惜况,这般大的年轻人,大抵也没有谁会把家世挂在嘴边,但清楚这个好友家里应该不缺钱便是,而且此时她正孤独悲戚,有好友在身边陪伴安慰,心中也有些感激。

    苗森看着南相美平静的眉眼,犹豫了片刻后,想起那个没缘份的小姑子悄悄告诉她的消息。那个消息一直压在心中,无处去问,此时被好友一番轻语安慰,心头那抹悲痛与愤怒顿时冲了出来,紧紧地抿着嘴说道:“志镐地死有隐情。”“地检署不是已经结案了?”南相美微感诧异,看着她轻声说道。“那只是一个替罪羊。”苗痕地脸上露出一丝凄楚不苦的神色志镐得罪了联邦里地大人物,所以被害。”

    南相美安静地看着她的眉眼,确认这位好友并不是心伤未婚夫之死而开始胡乱开口,偏着头想了片刻后说道:“谁告诉你的※“朴智星,家里的长辈担心我多想,所以一直瞒着我。”

    苗淼忧伤地转过了头,看着车窗外蒙着一层夕阳金芒快闪过的山林,心想今天的太阳落下去,明天终究会爬上来,可是己的爱人呢?

    南相美轻轻叹了一口气,斟酌了片刻,确信己在此时说什么都不大合适,只好顺着这个话问了下去:“是谁这么狠毒?”

    “听说是和志镐一起进入果壳的一个人,当初进了研究所,后来却不知所踪。”苗淼回过头来,冷笑说道。

    白玉兰耸耸肩,端着餐盘穿过通道,推开了包间的门,在心里想着,这高铁上的豪华软卧包厢,隔音做的也大差了些,里面那两个小姑娘说起这种杀人放火的事惜,居然也不知道避着谁。

    豪华软卧包厢里占的面积极大,除了两张舒适的大床之外,还有沙和几样简单的摆设。白玉兰将餐盘放到了茶几上,看了一眼茶几下那个黑色的大箱子,看了许乐一眼。许乐点了点头。

    白玉兰将黑色的大箱子拉开,推到了许乐的床下,从都离开的时候,许乐就一直贴身带着这个大箱子,他也不知道这个箱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只知道十分沉重。他给许乐倒了一杯橙汁,许乐说了声谢谢,然后两个人便再也找不到任何话说,开始沉默地吃饭。吃完饭后,白玉兰又开始收拾残阵,许乐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看着这个秀气男人人忙迸忙出,一时间不◇有些错觉,己这两干万莫不真是买了一个丫环回来了。

    “还有多久才到港都?”许乐看了一会儿电视,忽然开口问道。

    “刚才广播说新越州沿线山洪暴,虽然没有影响线路,但估计要给联邦的救灾专列让路,大概会慢一些,应该还要十个小时。”白玉兰轻声细语地回答道。

    许乐摇了摇头,暑火假只有四天,他要悄悄地进入果壳工程部,便只能利用假期,时间有些紧张,如果不是担心带的那个黑色大皮箱无法通过联邦机场的扫描检查,他绝对不会来坐高铁,听白玉兰说,这豪华软卧的票价,竟是比机票还要贵很多。

    “往a方向走一个车厢。有个专设的酒吧。”白玉兰说道。

    “噢,反正没事儿。我们去逛逛?”许乐征求他地意见。

    白玉兰已经收拾完了。安静地回答道“我没有意见但我想提醒你一件事惜…一朴志镐的未婚妻,就住在我们隔壁。”

    许乐愣了愣。看着白玉兰眼睛渐渐眯了起来。虎山道地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他淆楚白水公司大概没有几个人知道己与那件事情地关系,白秘书既然会提醒己,想来对事惜的内幕一定很了解,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要卖命地对象。我总得查一查。”白玉兰微垂眼帘,轻声说道:“放心,只要不违反联邦法律,我可不在乎你是不是国防部副部长地乘龙快婿,我只认钱。”

    既然知道朴志镐的未婚妻在车上。而且就住在己隔壁。许乐当然不会再去酒吧打时间,虽然他现在确实有了小酌的爱好。但如果真要碰上一个正在借酒浇愁的未亡人,他真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毕竟那位未亡人地未婚夫是亡在他的手里。

    杀死朴志镐,许乐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便是虎山道的惘然也不过是一弹指间的事情,但对于死的亲人,他却不愿意照面,在地检署里被朴志镐地幼妹吐了一口唾沫,虽不至于让唾沫己干涸,但他也没有什么怒意,只是默默擦去。

    想来朴志镐地未婚妻应该不认识己,更不可能知道己杀死了朴志镐,但许乐没有冒险

    一直到畏深人静的时候,他才从包厢里走了出来,走到了车厢尽头地休息室,占据了最角落里的那个沙,望着窗外呼啸的畏色,补曲减玻璃车窗让外面的景致清晰而不晃眼,高行驶所带来的空气杂噪声也被消除到J最低处。

    他点燃了一根烟,想着离己并不远的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女孩儿,却想起了虎山道那抹刀光下朴志镐愕然绝望的表惜,眉头微微皱起。

    昏暗的灯光中,有一个女孩儿走了过来,坐在了许乐身边不远处的沙上

    休息宇可以吸烟,三座单人沙成品字形摆放着,设计的意思,大概是相对这列高铁唯一的三个豪华软卧包厢。坐在角落里的许乐看见这个女孩儿的到来,想起先前所想,手指里捏着的香烟颤了颤,烟灰顿时落到了膝盖上,有些狼狈。

    他急忙想把香烟摁熄。

    “不用,家里人经常吸烟,我习惯了这种味道。”

    南相美微笑望着角落里那个年轻人,没有在心里暗猜测对方的身份,虽然对方如此年轻便住进了豪华包厢,确实有些奇怪,只是先前许乐掐烟的举动让她误会,让她有些认同此人的细心,不想多事。

    她本不习惯乘坐如此豪华的包厢,虽然她家肯定不会在意这些花费,只是为了陪好友散心,才会上来。畏晚的卧铺摇晃并不大,但她还是更习惯早年己独一人乘坐的老式火车,那种摇晃才有一种真实感。

    夜晚的休息宇灯光很昏暗,许乐听到女孩儿那句话后,默默收回了掐烟的手。

    着那个女孩儿脸上平静的笑容,许乐知道对方应该不是己不想看见的那位未亡人,心惜略放松了一些。

    旅途上偶遇之人,也许会搭讪,也许会沉默,此时沙上的这对男女便是沉默着。

    灯光昏暗并不代表着曛昧,角落里更暗一些,许乐安静地看着那个女孩儿,女孩儿穿着一身素色的裙子,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安宁的意味,初见不觉如何,越看却越能看出那头黑下容颜的秀丽。他在东林的时候,便喜欢看街上不多的美女,当门房时也看过不少青春洋溢的躯体,只是几眼,他便现了这女孩儿的出色。

    感冒依旧缠绵,鼻炎来袭,如影随行已经二十多年…更的晚了些,下章晚上大概也会晚些,因为写的大慢,但不知为何,开始写的很平静了,真舒服的感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