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有一个绰号,叫玉兰油。”

    白玉兰细声细语地说道。那枝秀气的军刺,在他秀气的手指间翻飞舞蹈,寒光如流萤,破空却无声。

    “我十五岁下限参军,打了这么十年仗,会操作一百三十四项装备,所以在军中,他们都认为我是个老兵油子。”

    白玉兰的声音依然很温柔,他是在提醒许乐一些什么,毕竟对方是名义上的技术主管,总不可能真的一刀捅了,只是军队里有军队的规矩,第七小组被放逐到这水泥森林边缘的农场总部中,依然要按照他们的规矩做事。

    而且白玉兰对面前这个年轻的文职少尉也有些奇怪,他想摸摸对方的底细。

    许乐眯着眼睛,盯着白玉兰手中像黑色精灵一般舞蹈着的秀气军刺,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把这东西变到了手中,听着这些不咸不淡的话,他没有什么比较激烈的情绪,只是两只脚缓缓地蹭着水泥地面移开,脚掌实实在在地踏在了地面上。

    他把头一偏,深吸一口气,双腿快地抖动起来,震起地面几缕灰尘,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度,带动整个身躯向白玉兰压了过去。

    双腿的颤抖痕迹,实际上是在快移动,只是移动的度太快,看上去竟有些令人眼花。

    嗤的一声,白玉兰手中那柄秀气的军刺,斜斜地劈了下来,化作一道流光,第一次出了令人恐惧的声响。

    在这个动作的同时,白玉兰的眼瞳急缩,穿着皮鞋的脚尖一点地面,整个人弓了起来,向后快退去。

    他知道许乐这个技术主管有些问题。所以今天才必须试探对方一下,但没有想到对方雷霆一动,居然会有如此奇快的度。更关键的是,这种度里挟着地那股气势。

    白玉兰忽然间感觉到了战场上才能感觉到的危险,二话不说,手臂锐利前斩。身体却往后退去。

    嗤嗤嗤三声,许乐的身体就像是凭借本能一般闪躲。启动之时。他双腿快移动,上半身却异常稳定,此时冲到了白玉兰地身前,他的两只脚却像是生了根一般,上半身却开始在小范围内进行着精准有效的闪避。

    白玉兰手中那柄秀气的军刺,在军械库阴暗地空间里。就像是偶尔闪过的闪电一般。倏地出现,倏的消失。他那双秀气的手似乎有某种魔力,可以把一柄普通的军刺。**于手掌之间,玩出了某种境界来。

    嗤的一声。许乐肩头的衣服被削开了一大道口子,而他地人也往白玉兰地怀里撞了过去,左手横格于上,荡开白玉兰紧接着阴险的第二刺,右手直击此人地脖颈。

    白玉兰低声怪叫一声,右手的手腕一转,从许乐左臂下方钻了过去,军刺耀着寒芒地锋锐处一抹,颤出一片极微细的亮光,便要抹到许乐地耳下,这一抹实在是说不出的快狠辣。

    起始并不是要分个生死契阔,然而白玉兰的军刺太冷太险,许乐一直沉默不语,动起手来却是毫不留情,干脆利落,两相交织,始一相触,便知道彼此都不是什么善茬儿,说不上打出火气来,但在这关头,却也感觉到了一线寒意,谁也不敢缓手。

    许乐看着颌下飘来的那抹寒光,眼睛眯着,左手一翻腕便甩了出去,正是大叔传给他那十个姿式里最难看的那一招,像是歌甩长袖,又像是泼妇要挣开窝囊老公死死抱着的手。

    难看虽然难看了些,但绝对有效,像铁石一样的左臂直接打在了白玉兰的右手腕上,出了重重的啪的一响。

    白玉兰没有闷哼,只是脸色有些白,一脚踹向许乐的小腹,被荡到半空中的右手,却是直接一刀向着许乐的眉心斩了下去,就像是要用那道寒光,将许乐的直眉斩成断裂的几寸枯枝。

    许乐却根本没有理自己头顶斩落的军刺,脚下蹭蹭几声,死死地抓着地面,带动着身体,向着不停往后退去的白玉兰身体靠近,在极短的时间内,左右两只手就像是两个沙锤一样,向着对方的胸部击打。

    啪啪啪啪,一连串闷响,白玉兰的一只左手面对着两只像闪电一般快的拳头,根本无法阻挡,闷哼声中,寒光再作,他一低头,一抿唇,秀气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嗤的一声,右手上的寒芒在身前画出了三个一字。

    就在最后那个一字的笔画末端,军刺锋利的尖端,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许乐颈动脉的旁边一寸之地,似乎随时可能放出如瀑布一般的鲜血来。

    白玉兰在军中的外号叫玉兰油,不仅是因为他年纪虽轻,却已经是个老兵油子,更因为联邦军方以前的同僚们,都很清楚这个秀气男人杀人不眨眼的阴寒之意,和他手中那把秀气军刺是如何的滑不溜手,往往在近身作战之时,对手只注意到了引人眼目的寒芒,却死在那把秀气军刺最后润无声息的偷袭之中。

    军刺划开颈动脉,对方的鲜血会喷到自己脸上,也有可能喷到天花板上,就像一个逆流的瀑布。

    白玉兰这些年杀人无算,也不知看到多少敌人,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这种血瀑布他也看的有些麻木,然而今天他本不想杀死许乐,却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危险感觉,动用了杀招。

    他的右手食指微颤,准备将军刺戮搁在对方脆弱的颈部,让对方认输便好。

    然而此时许乐的肩头却忽然间耸了起来,右臂由外而内,横横的砸了过来。

    一声沉重的闷响,回荡在幽暗的军械库中。

    白玉兰低着头,秀气的眉头皱着,平静地站着,右手握着的秀气军刺上带着一点血迹,而他的右腿却在不停地颤抖。

    许乐站在他地身前。身上的衣服多了七八道细长的裂口,只有肩上那条裂口,在缓慢地渗着血珠。

    白玉兰抬起头来。细声细语说道:“你是吃什么长大地?”

    许乐愣了愣,说道:“牛肉?”

    白玉兰自嘲微笑,手指挽了个花,将军刺收到腰间那个隐秘的鞘中。转身向着军械库外走去。先前许乐最后一击,力量实在太大。他挡在脸侧的左臂竟似要断裂了,而他支撑着没有倒下的右腿,却开始颤抖起来。

    汗水从许乐地头里渗了出来,滴落在肩上的那道伤口,有些刺痛,许乐低头看了一眼。忍不住摇了摇头。白玉兰地出手果然刁钻狠辣到了某种境界。如果先前自己的反应再慢上一丝,只怕那柄军刺便要划破自己的咽喉。

    他只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地打了一架,受了一些伤。却没有把对方真正的打服,难道这就是联邦军人的作派。许乐心想,幸亏自己只是一个文职军人。

    6军总医院地走廊尽头,玻璃窗此时被人打开,楼下花园地深春气息一下子透了进来。

    许乐点燃了一根烟,沉默地吸着。

    白玉兰袖着双手靠在走廊墙壁上,沉默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他地五官秀气,神情宁静,只可惜他左脸颊上的那块青紫和仍然在颤抖地大腿,破坏了这幅画面。

    许乐递给他一根烟,白玉兰没有摇头,也没有接受。许乐蹲了下来,继续闷头抽自己的烟,想到了先前在特护病房里看到地那几个人,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

    高级特护病房里是白玉兰的家人。白玉兰出身星球,父母都在联邦重型制造工厂上班,因为一次泄漏事故中毒,就此躺在了医院之中。

    “来之前,我就和你说过,这是一个很俗气的故事。”

    白玉兰冷漠地看着窗外那些在春风中摇晃的树梢,说道:“联邦政府有医疗赔偿,足够让我父母就这样在病床上躺到自然衰竭而死,但我要让他们住最好的病房,我还请了六个特级护理,所以花钱的地方很多。”

    许乐蹲在他的面前,用手抹了抹肩膀上流下来的细细血渍,说道:“公司的薪金福利一向不错,加上你还有一份军队的俸禄可以拿,实在是用不着接什么私活儿。”

    就在实验联邦新一代型机甲的重要任务中,身边这个第七小组的战斗主管,居然还敢接私活儿,不知道是该说这个秀气男人要钱不要命,还是该说他太过孝顺。

    “这和孝顺无关。”白玉兰冷漠开口说道:“我只是喜欢钱,我自己也要过最好的生活,我要穿名牌衣服,开名牌跑车,上最好的女人,这都需要钱。”

    许乐默然,实在不知道白玉兰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时候一个护士走了过来,看着吸烟的许乐,大声训斥了几句。许乐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连声道歉,将烟头用脚尖踩熄,又一时间找不到垃圾箱,只好捏在了指尖。

    白玉兰静静地看着他的指尖,看着那个熄了的烟蒂,忽然间开口说道:“你究竟要我做什么?”

    许乐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正是利孝通为他办的那张,递了过去,说道:“卡里有两千万。”

    白玉兰沉默了很久,大概也被这个数字震了一下心弦,他在联邦之中也算是高收入人群,加上这些年冒险接的私活儿,再加上下午许乐给他的那张一百二十万的支票,也存了能有五百万,但他对于金钱的态度向来是极为尊敬,越多越好。

    他接过那张轻飘飘又很沉重的银行卡,平静说道:“成交。”

    白玉兰没有再问许乐需要自己做什么。许乐一时间却没有明白成交是什么意思,半晌后才有些醒过神来。他的双眼渐渐眯起,明白这个奇怪的秀气男人,是说要把这条命卖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