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四十三章

    许乐沉默,不代表木讷,许乐常笑,不代表没心没肺。(提供最新章节阅读>他自幼生长的环境,教育的背景,让他并不能充分地理解一些用人方面的手段,就算理解,以他的性情或许也很难去做。所以逃离东林大区至今,除了结识了几个臭味相投,却又因为这种倔犟的臭味而没有什么好下场的朋友之外,他竟是连个伙伴或帮手也没有。

    当然,要求一个孤儿出身,刚刚二十岁的青年忽然变成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术子弟,实在是有些过苛。

    然而做为一名在钟楼街上混了几年的孤儿,能够平平安安地度过青春期,除了封余大叔的照拂之外,许乐查颜观色的本事并不差,用那位大叔的话说,这小子似乎天生就有一种辩明人心的能力。

    许乐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弄明白身边的人究竟想要什么,比如李维要得到尊重,所以他要拳头和权力,比如张小萌要跟随圣乔治那个老混蛋的脚步,趁着青春幼稚正确一把,然后化为满天烟火,不顾他人眼泪,比如施清海要平静,却因为那位局长的纵身一跃化为泡影……

    秘书白玉兰需要钱,虽然不知道他对金钱的迫切渴望由何而来,但从那天晚上京高老路的赛车可以看出,这个秀气若处子的男人,一旦为了钱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而且事后他的表现,也证明这个人很尊重金钱。

    白水公司的组织架构有些类似于军队编制,但又有些很不一样的地方。最不一样的地方便体现在技术主管的权力方面。公司的作战人员承担着替联邦军方试验新型武器的任务,在边缘星球为工程飞船进行护卫,或是替联邦政府执行一些黑暗的使命,新式武器在这些战斗中地表现,间接决定了新型武器正式进入联邦军队标准配备的时间序列。

    战斗小组配备地技术主管,也因为这种背景。而拥有了相应更大一些的权力,毕竟新型武器的实验数据。以及跟踪式监控,都需要这些技术主管来把握。从研究所或工程部被下派到白水公司地技术人员,毫无疑问是被配。但在各自的小组中,却拥有极高地权威。就像许乐一样。

    许乐所属的第七小组却又和别的战斗小组有些不一样,因为他们现在分属于安全顾问部门,这个部门是白水保安公司中最边缘最不受重视的部门,专门负责替联邦里的一些权贵人物进行人身安全方面的综合策划,简而言之,便是:保镖。

    第一次和白秘书见面。许乐便知道对方不是一个普通人。那天晚上地赛车,更坚定了他地信心。于是他愈地不明白,为什么拥有白玉兰这种人物的第七小组。居然如此得不到公司地重视,被配到安全顾问部门。还整整半年时间都有接到什么业务。

    最关键的是,这个第七小组居然没有战斗组长,最高地长官就是许乐这个技术主管,这种人事架构透着一种诡异。

    阴暗的军械库内满是机油地味道,逐渐下沉的太阳照不进这片被遗忘的角落。进入白水公司总部一个星期之后,许乐才知道看似农场的总部地下,居然是一个占地极为辽阔的综全基地,军械库和演练场地,全部都在地下。

    “第七小组以前的组长是我,只不过后来犯了事儿,所以被革了职,不过上级也知道,这个小组里的家伙都不怎么听话,再派一个新的组长来,也没什么用处。”

    白玉兰靠在一辆报废的矿星自行履带炮前,那双秀气的双手插在荷包内,秀气的眉宇间透着一股冰冷,只是军械库里的机油味道和四周散放着的武器装备,让他整个人变得与平时有些不一样,就像是颓废的艺术青年,忽然间站在了油笔之旁,再无闺秀之意,开始像一个真正的军人。

    这是第七小组专属的军械库,里面的武器装备看上去依然完好,只是很久没有进行保养,也不知道在战场上能支持很久。许乐躺在滑板上,透过护目镜看着自行履带炮里面的构造,确认这件武器如果真运到矿星上去作战,只需要开两炮便要散架。

    白玉兰的眼光有些冷,冷里藏着一丝寂廖,他看着伸出自行履带炮下的那两条腿,心头微动,暗想如果这架炮此时如果垮了,下面那个人大概也会死的比较透彻。

    “我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大人物,被人赶到了我们第七小组,但你既然来了,恐怕也就再出不去了。”

    许乐依然钻在自行履带炮下,不知在忙碌什么,没有回答他的话。白玉兰似乎也并不在意,只是平静地讲述着一些事情,他一直不知道这个年轻的,看上去没有一丝不寻常之处的技术主管是什么来历,但那天夜里赛车时,居然看见他站在山丘之上,他便开始警惕起来。

    尤其是今天看到那张一百二十万的支票后,白玉兰对于许乐虽然没有什么好奇,但态度却改变了不少,就当是讲故事吧,看在那张支票味道的份儿上,他在心里这样想着,等着对方真正的要求。

    格格滑板响动,许乐终于从自行履带炮下钻了出来,他看着军械库四周的那些装备,忍不住摇了摇头,问道:“这是咱们小组专用的军械库?难道每次出任务时,还要带着装备走?”

    听到咱们小组这四个字,白玉兰的眉梢颤了颤,双手依然放在口袋里,却渐渐握紧。对于他来说,第七小组永远是属于他和他的那些兄弟的,谁也别想染指。

    “每个战斗小组都有自己的专用军械库,按照技术主管从公司处获得的资料,分批配。”

    许乐用清洗剂洗掉了手上的污渍,走到他的身前,沉默片刻后说道:“安全顾问部门……怎么会有这么多重火力?这里的装备。完全可以占据一个小矿星了。”

    白玉兰低头看着自己光滑地皮鞋尖,眉眼柔顺。微微一笑说道:“第七小组,原本就是公司的王牌作战小队,我以前是队长。”

    依然是柔顺秀气。带着一丝冷漠地微笑,像极了一个骄傲而平静的少女。但许乐却第一次从白玉兰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地情绪,那大概便是所谓军人的骄傲。

    王牌作战小队?许乐明白了为什么第一次看见对方时,会感受到一抹令他有些警惕地气息,白水公司的王牌作战小队,一向只是执行政府交付的黑暗任务。一年大概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宇宙各个地方进行血腥的厮杀,他们的战斗经验。只怕比联邦军方那些特种兵还要丰富极多,甚至有可能他们本身就是联邦军方秘密地特种部队。只是在白水公司里进行训练。

    这样地一支队伍,为什么现在会堕落成这个样子?

    “你刚才说出了事。究竟是什么事?”许乐望着白玉兰问道。

    “刚才告诉你的那些内容,算是我送你地,从现在开始,一个问题十万。”白秘书收回了一只脚,双手揣在口袋里,脚尖轻踢着地面。

    “没问题。”

    “去年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小组接了一个私活儿,最后任务虽然成功,但是损失太重。”

    “接私活儿是不是你很差钱?”

    “是。”

    “一百二十万够不够?”

    “接近了,还差一点

    “去年你们执行地什么任务?”

    “涉及联邦机密,既然你本身就不知道,那我就不能说。”

    “这个问题五十万。”

    “我爱钱也需要钱,但我更爱联邦的法律和我这条小命,主管大人。”

    “是不是试验联邦新一代机甲?”

    白玉兰缓缓地抬起头来,一直轻踢着地面地脚也踏前,冷冷地站立着,看着许乐,很久之后说道:“是。”

    “我的问题问完了。”

    许乐没有去问这个秀气的男人,为什么他如此渴望金钱。他只是微笑地看着他,继续说道:“我现在莫名其妙变得很有钱,如果你有需要,可以向我开口。”

    “私活儿我能接,但我不做犯法的事情。”白玉兰淡淡说道,语气无比平静而无害。

    许乐这时候已经明白了沈大秘书的安排,当初莫愁后山露台谈判的时候,他便提出自己要最近距离观察新机甲的研制,然而自己却又不能在工程部露脸,所以对方竟选择了如此一个令人意外的方法,将自己送到了联邦廖廖可数,曾经亲自操控过新一代机甲的人身边。

    “当然不是违法的事情。”许乐说道:“是我私人的一些事情。”

    “私人的事情往往是麻烦的事情。”白玉兰微垂眼帘,看着许乐身侧满是清洗剂颜色的手,缓缓说道:“我可以为钱卖命,但也要卖的清楚。”

    那双秀气的双从口袋里抽了出来,右手多了一把军刺,白玉兰声音微沉说道:“但如果你是要我们这个小队,这就不是钱的问题了。我总不能让你这样年轻的一个公子哥,就把我们三十几号人拉到坑里去。”

    许乐看着秀气的手中那把秀气的军刺,微怔说道:“你想做什么?”

    其实这句话如果是秀气的白玉兰说出来,场景或许会更妙一些。但白玉兰只是微笑着向他走了过去,说道:“如果你想买下第七小组,总得让我看看你的真实实力,不够强大的人,怎么有资格提出这些要求。”

    许乐无言,他始终还不能完全明白某些人的思维逻辑,比如联邦这些军人的思维逻辑,他看着拿着秀气军刺走过来的秀气男人,只好握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