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三十九章

    林园虽好,却不是许乐能习惯的地方,再入林园,依然不能适应。(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先前那些来往示意的人物,让他不能安座,此时忽遇周玉,虽然明知道对方必然也是带着某种目的而来,但不知为何,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年轻军官,许乐却觉得心情变得放松了许多。

    他与周玉第一次相见是在梨花大学的综合馆机甲对战室内,黑色机甲与银色之间的对抗,烟雾弥漫间的对话,这些回忆都在许乐的脑海中。

    那次机甲对战里周玉极有风度的表现给他留下的印象极好,他隐约觉得周玉已经知道了那台捧腹而走的原型机甲内是自己,但既然对方一直没有直接问过,他也没有承认什么。

    邰之源潜,施清海遁,许乐除了身边那位未婚妈妈之外,在都星圈里孤单的一塌糊涂,如果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那许乐毫无疑问可耻到人神共愤的程度。

    他是一个年轻人,自然也有与人交往的精神需要,加上对周玉的印像一向极好,所以春初招募考试别后,二人虽然未曾再见过面,但也有过几次通话联系。

    许乐让开自己身边的位置,给周玉斟满了一杯酒。

    机修师像是主刀的医生一般,最需要的便是双手的稳定,他是一个很自律的人,所以这些年来极少饮酒,只是这两年间被施公子影响着,除了三七牌香烟之外,也有了小酌的爱好。

    好在梅子酒色泽虽浓酽,实际上的度数却不高。

    周玉坐到了许乐的身旁,对桌对面的邹郁微微低头致意。

    邹郁却像是没有看见他一般,自顾自冷漠地望着窗外远处的白色崖壁,从骨子里来说,邹家千金依然是那个冷漠高傲的大小姐。她在邰夫人面前的淑宁是训练出来地,在许乐面前的平和是被东林石头硬生生磨出来的,她今天带着许乐进林园,只是为他与周玉的相见安排一次巧遇,对于周玉此人本身,她着实没有丝毫兴趣。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酒杯里的酒水,余光注意到周玉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温和一笑坐下。向着自己举起了杯子。

    人如其名,果然温润如玉,只是玉亦有魄,只是暂时没有机会表现出来而已。

    “真没想到是你来,而且来的这么快。”许乐摇了摇头,将自己杯中的酒饮尽。

    周玉将红泥酒杯放到唇边,微起手腕。杯沿不离唇,看似极温和,实则极快地将杯中酒饮尽,与许乐手中的酒杯同时放到桌上。

    “我也没想到,进入研究所几个月地时间,你就惹出了这么多事。”周玉饮完杯中酒后,才将军帽放到了身边的桌上,微转身体,看着许乐平静说道:“我来的意思,你应该很明白。”

    此时竹居桌畔流水之侧有三人。邹郁是邰夫人一手调教出来的女子,加上她家庭的关系,许乐与周玉的谈话根本不需要避着她。

    许乐手指轻轻握着酒杯,陷入了沉思,看到周玉的到来,他就知道了沈秘书接下来地安排。他不需要知道为了自己的顺利出狱,沈秘书与利家与联邦科学院方面达成了什么协议,他只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在果壳研究所里呆下去。自己脑中的那些数据,如果要变成实实在在的新一代机甲,中间还需要很多人的努力。

    迫于对方的压力,许乐马上便要被调离果壳本部,被配到果壳机动公司下属的白公保安公司,他的数据则要送到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这中间便需要一个渠道。

    虽然利家与联邦科学院已经不再管他,但对方一定会盯着许乐,许乐如果直接进入果壳工程部,肯定会引来那些人的猜疑。要和联邦科学院竞争时间。这种猜疑必须被消除。

    恰好,许乐与周玉之间那丝可以被确认的私人关系。就成了天然地掩饰。

    “以后多联系。”

    许乐举起了酒杯,望着周玉很诚恳地说道。虽然直到今天晚上,他才知道原来周玉也是邰家可以影响的人,不禁有些震惊于邰家在人事方面的控制力度,但他直觉周玉是个可以交往的人,所以他的态度很诚恳。

    周玉将杯中的酒再次一饮而尽,笑着说道:“上次在梨花大学和你切磋了一次,以为你在机甲操作方面天赋惊人,但真没有想到,你现在居然能够影响到联邦新机甲的研制,你给我带来的惊奇太多了,所以请放心,我会很好地配合你。”

    被周玉直接提到了往事,想着当年梨花大学里两台机甲之间的战斗,许乐看着周玉地双眼,忍不住自嘲地笑了起来,没什么英雄相惜,两个人只是现彼此有些意气相投。

    “我现在在工程部办公室,安达被特招做了机甲试机师。”周玉放下酒杯,侧身望着许乐,沉默许久之后说道:“说来说去,还是你这个东林的蹲坑兵展的最快。”

    许乐没有说什么,给他又斟了一杯酒,同时将自己的红泥酒杯补满,举起酒杯。

    竹居竹叶落入曲水之中,窗畔三人沉默饮酒,周玉观察着许乐,却现有些看不明白这个人。

    他出身西林大区,那是联邦与帝国交战的最前线,西林人多浴血火,性情悍勇而辛辣,骨子里有一种宁折不弯的精神,周玉此人虽然表情温和,如温润君子般令人心生可亲之意,但内心深处依然有那么一抹不甘人后的意思。

    今夜在林园里看到许乐,周玉却知道不甘也必须要甘,或许是运气,这个出身东林的蹲坑兵先遇邰之源,后遇沈教授,掌握了联邦最重要的机密数据,还得到了邰家的大力支持,仅凭此点。已经将自己甩在了后方。

    周玉沉默地饮着酒,来林园之前,他已经从沈秘书那里知道了整个事件地全部细节,明白许乐靠地并不是运气,不论是虎山道的刀光,还是研究所里地斧痕,到最后诱使或说逼着邰家出手,无处不透着这个年轻人地执着。

    执着是一种优秀或令人烦恼地品质。但若到了极致,便会显得格外可怕。

    就像此时,林园内美仑美奂,无音乐烦耳,却有流水淙淙可以清心,用餐谈话的人们,或说人物。衣着简约而名贵合体,举手投足间优雅而安静,唯有他身边的许乐,穿着一件不知道什么牌子,大概也没花多少钱,还有很多皱纹的休闲衫,就这样坐在林园最贵的竹居隔间中。

    坐便坐了,还曲着一条腿,捏着酒杯的手放在膝头之上,微低着头。像极了电影里那些街头上的无业游民模样。

    周玉却不知道,许乐本来就是一个东林矿工家庭出身地孤儿,过往没有遇到那位大叔的时候,他和李维那帮人,最习惯做的事情,就是跷着腿,坐在钟楼街人行道旁,看着咖啡馆里的电视光屏。

    这是一个思考的姿式,许乐确实也在思考。从很小的时候他就习惯了在沉默中思考,在他看来,人如果不思考,那和电子围墙那头只识低头吃草的野牛没有什么区别。

    他在想这林园,想桌上美食,想窗外风景,想日后,他想地清楚,所以他曲起腿来,拈着酒杯。隐约间又变成了当年那个街道上的孤儿。

    望都的府明公寓没有人进来过。布置在单元楼四周的监视设备,确认了安全。邹郁的预产期在七月末。已经搬回了西山大院,想必她脸上依然残留的淡淡刀痕和已经大到不能大的肚子。可以断绝国防部长家最后的希望。

    至于邹家的大和解里,究竟邰夫人有没有话,许乐并不清楚。只是房间里忽然少了一个人,他有些不适应,所以他埋头便睡,睡醒后便开始大口地吃被自动热好的即食饭盒。整整三天,他地生活便是睡觉与吃饭,直到将体内消耗的那些能量与精神全部补充回来,他才走出了公寓,回到了研究所。

    很多果壳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亲眼看见许乐将实验室砸了一个稀烂,还有些有背景的人,知道他牵涉到工程部一名现役军官的死亡案件,此时看着他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走进研究所,那些目光顿时变得极为震惊。

    研究所三部主任亲自替许乐开具了电子介绍信,他确信自己前些天没有做错,面前这个年轻少尉果然与邹副部长的关系密切,不然不可能在惹出这么大的乱子之后,还能留在果壳机动公司。

    许乐拿到了介绍信,拒绝了这位热情的主任亲自送到白水保安公司的请求,自己开车向着介绍信上地地址驶去。

    黑色汽车再次驶过财政部大楼所在的霍金大道,驶过那条通过宪章局的死路,他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公路尽头那台无所不能的宪章电脑。

    就在此时,电话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利家七少爷利孝通极为爽朗的笑声。

    “听说你被配到白水公司?”

    许乐微感意外,没有想到青藤园一夜之后,这个人居然会主动联系自己,他相信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对方需要的东西,无论是利家还是联邦科学院,此时都已经确定,那份核心数据全部在他们手中。

    “是的,我这时候马上去报道。”许乐回答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那个声音说道:“晚上能不能赏脸出来吃顿饭许乐下意识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确认今天的太阳运行轨迹很正常。

    或许是这一段沉默,让电话那头地利孝通有些不适应,他极为认真地说道:“没有别地意思,我只是想……跟着你混一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