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二十章 有拳头就要出拳

    老板受伤了,许乐从听到这句话后,心情就开始不安,紧接着,又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进入了他的脑海,就像两年多前在州立大学门口时那样。

    如果军方能够找到老板,是因为那根电击棍,那么现在李维和那一群郭,只怕也已经被控制起来。他很了解李维的性格,如果不是被逼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绝对不会出卖自己这个好朋友。李维现在还好吗?

    人权?什么是人权?难道是身上的疼痛,还是这些军人坚硬的拳头和更加坚硬的皮靴?许乐并没有产生如何怨愤的情绪,虽然他这十七年的人生里一直坚信着世界上有正义道理的存在,但他更清楚,如果老板真像先前那名上校所说,犯了叛国罪,那在捉拿他的行动中,一切法律法规和个人权力都只会被整个联邦的怒火所掩盖,被踩在皮靴之下。

    他是个倔犟坚持的少年,但不是脑子里充满了虚无词语的学生,不会奢望自己这时候还会有请律师的权力,反而他很理解这些军人的所做所为,这种理解不代表着他甘心接受,毫不愤怒。可即使愤怒,他也不会像个狼崽子一样恶狠狠地看着殴打自己的军人,因为那样的情绪表示只会带来更多的痛苦,他只是安静的低着头,忍受着。

    平静之中,其实夹杂着极大的辛酸和不安——老板真的是一名叛国的军人?叛国和军队逃兵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许乐虽然信任封余不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可是眼前这些军人的愤怒,还是让他有些捉摸不定。

    我要去见封余,当面问他,如果这一切是个天大的冤局,那我就帮他,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一记重拳击打在许乐的左腮处,鲜血迸了出来,牙床开始松动,疼痛阻止了他有些恍惚的思考。

    那个长着倒三角眼的军人喘了两口气,蹬了倒在地上,像条死鱼一般的许乐一脚,走到营地旁边拿起一瓶水灌了几口。他是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少年竟然这么能抗,不止是意志坚定,一直没有求饶,没有开口认供,最厉害的是,在这么大力的打击下,少年居然还没有昏过去。

    最后那记打在少年左腮处的拳头,依照那种力量,足以打落半排牙齿,结果反而震的那名军人手有些疼痛。

    许乐动了动脖子,把眼睫毛上挂着的血珠擦在了左臂上,以免影响自己的视线。他眯着眼睛注视着室内的一切,寻找着脱身而出的可能性。在那名戴着墨镜的上校出去之后,这间房间里便只剩下三个人,而这个时候,更是只剩下了一个。

    要想逃出去,先便要挣脱手腕上捆着的那根塑料绳……许乐刚才被刑讯的时候,已经暗中用力试探了一下,现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他有些不明白,军队为什么要用这种东西来替代手铐。第二件事情便是必须在房内这名军人现之前,钻进侧后方的那扇窗户。

    透过那扇窗户可以看见远处的晶屏广告牌,对这一带无比熟悉的许乐,早就知道了这处临时营地是在第四街区外面某处。他更清楚,只要钻过那扇窗户,跑过营地外面的草地,便能一个一直没有盖上盖子的下水道入口。

    一切的关键就在于时间,许乐不敢奢望自己钻窗户的时候,会一点响动都没有。此时房间的四周全部是全副武装的军队,窗户那边虽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然而从那名军人现异动开始到他钻进下水道的入口,依然只能用四秒钟,时间再长一些,子弹便会覆盖整个区域。

    这很冒险,即使如此,许乐也没有想过将室内这名军人击倒来换取更多的时间——今天出现的军人都是东林警备军里的精锐特种部队,这很容易从他们的军服和配备上面便看出来——他很清楚,特种部队的军人拥有怎样恐怖的实力和杀人技巧。

    一连串的分析思考,其实只花了极短的时间,那名倒三角眼的军人还在仰着头喝水,将后背留给了许乐,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

    ……

    熟悉的颤抖依循着熟悉的渠道,在许乐胸部及上臂处的肌肉里运行,少年的身体感到微微热,上半身颤抖起来,就像极怪异的波纹,渐渐传递到他的手腕处,然后化作了极为集中的一股力量!

    啪的一声脆响,许乐手腕上的塑料绳应声而断!

    他用最快的度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双手一撑,站在原地,却并没有往窗户的方向跑去!

    他的眼眸里充满了绝望的情绪,盯着霍然转身而回的那名特种兵,一言不。

    绝望是因为他错误地判断了一件事情,当他挣断那根塑料绳时,绳子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正在喝水的特种兵马上警醒地转过身来。这个时候如果许乐再想钻出那扇窗户,就算不被那名军人开枪击中,也不可能争取到四秒钟的时间。

    那名有一双倒三角眼的军人转过身来后,却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张着嘴看着站在地面上的少年,手中瓶子里的手向着他的皮靴上淋着,似乎他很震惊于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似乎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先前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少年,怎么能够站在自己的面前!

    便是这一愣的功夫,军人的倒三角眼里闪过一丝疑惑的神情,下意识里向着许乐扑了过去,一膝顶向许乐的胯间,反肘砸向许乐的颈部,正是军方犀利至极的技巧。

    本已绝望的许乐,看着那个如猛虎一般扑过来的军人,眼睛却忽然亮了,就像一个在沙漠里干渴多日的旅人,忽然看到了熟悉的青树林。

    对于这名军人的动作,他并不熟悉,但对于这种感觉,许乐异常熟悉!感受着扑面而来的风声,他双腿一分,随意而自然至极地摆了一个马步,身子一侧,双手齐出,左手紧握成拳,右手掌五指并拢,沿着那名军人的肘下反击了过去。

    这个动作极其自然而准确,就像是每天拿筷子吃饭一样,谁也不会认为筷子夹起一颗花生米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下一刻。

    噗的一声闷响,许乐的左拳狠狠地砸在了军人的腋窝中,他右手并着的手掌,却是狠狠地砍中了军人的咽喉。

    许乐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姿式反击,但他的身体似乎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按照某种本能,根本没有丝毫迟纯,极快地再踏前一步,用大腿顶住了对方的下阴,左拳画了一道曲线,绕过对方的臂膀,轰在了对方的太阳**上。

    拳头上的中指微微突起,指节微红,就像一颗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