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二章 一百个黑衣少年的背后

    有人的地方不见得会有江湖,但一定会有聚居地,这便是城市。东林区最大的城市就是河西州府。在这个城市里,除了那些时常可见的汉之外,最多的便是从事黑事贸易的小商人,在阴影中警惕注视巡警的黑暗人物,还有……郭。

    东林曾是联邦社会最富庶最达的矿星。不论是在怎样的文明中,从事采矿工作的人们总要承担更多的风险。虽然晶矿自动掘进机的明,电脑无差漏覆盖控制,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采掘业的安全,然而星球内部复杂的矿脉变动,以及那些怎样也无法通过计算预知的地质变动,依然在这数千数万年的岁月里,葬送了不少矿工的性命,这些矿工的孩子,则成了流连于东林区城市街道上的异类。

    无父无母,无父有母,不一样的人生造就了这些郭们不一样的心理,联邦政府全额负担了他们的生活及学习费用,却没有办法不让这些孩子们天天逃学。不到合法饮酒的年纪,在体内芯片的监视下,他们不能像矿工大叔们一样饮酒度日,他们也不可能去从事黑市的贸易,虽然政府有配给的食物,然而这像小猪罗一样毫无光明的生活,并不能完全消耗他们体内旺盛的荷尔蒙,所以暴力,模仿冷酷,争夺地盘,一切随之而来……

    鲍副局长阴沉的语气说出来的王八蛋郭,指的就是这样一群人,这样一群令州长办公室和警察系统无比头痛的人。

    虽然在成功地进化成黑帮之前,这些少年郭们还有许多的路要走,单纯的模仿也不会让他们有太大的杀伤力,可是郭这个敏感的身份,实在是令人有些难办。尤其是当东林矿产渐渐枯竭之后,这一批郭基本上都是因为十年前最后一次矿难而形成,而那次矿难给东林区所带来的影响……

    ……

    ……

    “我们要看简水儿!”

    “简水儿!”

    警笛声不停响起,负责钟楼街一带治安的河西州第二警察分局,接到了副局长愤怒的指令,用最快的度前来支援,将过一百名的郭们隔离在了街道的中心。

    然而面对着手持警棍和盾牌的警察们,钟楼街黑衣少年郭们没有丝毫畏惧,叫嚣仍然在持续,只是那些被写在破油布上的标语被举的歪歪斜斜,或许是这些孩子们感觉到累了?

    最可笑的是,那名年龄最小的郭似乎喊口号也喊累了,只是一味地重复着简水儿简水儿这三个字,似乎这三个字有什么魔力一般,偏生又有气无力……

    “给我认真点儿喊!”郭的领急了,瞪着那双清亮的眼睛,揪着小家伙的耳朵。当警察包围了钟楼街,他才感觉到了一丝后怕,只是……既然许乐已经说了,今天有记者在,那个姓鲍的肯定不敢做什么,那么他一定不敢做什么吧?许乐什么时候判断错了的呢?一想到那个名字,郭领顿时将腰杆挺的更直了一些,把胆气放的更壮了一些,脸上的表情也更悲愤了一些,对着警察封锁线后方的摄像机镜头高声喊道:“我们要看二十三频道!”

    一百个请愿的少年郎,同时悲愤起来,在街头与联邦政府对抗,却只是为了看电视,这是……何等样荒谬的场景啊。

    ……

    ……

    然而鲍龙涛并不认为这是一出闹剧,也不认为这是何其荒谬的事情。因为从听到二十三频道和简水儿这个名字之后,他就知道,这群野孩子今天是玩真的了。

    当州长办公室没有办法抵挡住河西电视台几位董事的哀号和暗中威胁之后,鲍龙涛就知道这一天必将到来。事实上,当州长办公室的命令下达到警局,通过电信安全条例,寻找到一个借口,暂时停止了联邦23频道在整个河西州的信号接收后,州长办公室以及警局相关部门已经收到了一千多封抗议信。

    这些抗议信的内容和今天郭们的要求都是一样的,他们都要看二十三频道,要看那出在都星圈刚刚播出两个月的电视剧,最主要的是,他们要看简水儿……

    鲍龙涛看过那出叫做全金属狂潮的电视剧,也知道那个饰演战舰上校指挥官的简水儿是怎样能够撩动人心的人物,那张精致像画儿一样的可爱小脸庞,那头时而微乱时而柔顺的淡紫头,那个娇小的身躯穿着标准的英武制服,那些眯眼偏时的稚嫩神情,多像自己的女儿啊,只是比自己的女儿还要更可爱一些……

    忽然一个寒颤,鲍龙涛从走神里醒了过来,这才注意到身旁的女记者正不停地对着摄像机在说些什么,摄像机的镜头越来她的肩膀,对准着那些义愤无比的郭们,女记者的眼角里流着一丝幸宰乐祸的笑容。

    新闻部和制作中心的关系已经差到这个地步了?鲍龙涛在心里有些郁闷地叹息了一声,河西电视台的那些长官们为了保护自己电视台的收视率,不惜花了这么大的代价,用了这么荒唐的理由,暂时停止了联邦23频道的播出,谁想到同一个电视台,却直属大区委员会管理的新闻,却时刻想着从背后捅他们一刀。

    不是东林人,不知道电视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联邦23频道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就如鲍龙涛先前那句恶毒的评语一样,愚民的人生,有肥皂剧就够了,渐趋死寂冷清的东林公民们,已经习惯了自己生活的无趣,却不妨碍他们有从电视里追寻美好,幻想美好的自由,而这种自由对于他们来说,是生活里的油盐酱醋,无法缺少的。

    简水儿……一向冷酷的鲍副局长唇角忽然泛起了一丝温暖的笑容,便是街中心这些令他厌恶的郭竟也不是这么可恶了。只是转瞬间他的笑容就凝结了起来。

    这些可恶的郭今天让自己的颜面大为受损,今天这一幕如果真的上了新闻,新闻部与制作部之间的矛盾,肯定会闹到州长办公室甚至是委员会,那自己会不会被当作替罪羊?

    鲍龙涛的眼睛微眯,缓缓地在这些亢奋喊着口号的郭们脸上滑过,似乎想要寻找到一些什么——这些郭怎么可能知道今天自己带着记者参观的行程?他们闹这样一出究竟是为什么?难道真的就是为了简水儿这个名字?简水儿对于这些郭来说,就像是遥远星界的小仙女儿,可是也不足以支撑这些郭们有这么大的胆子。

    事情好像有些有趣,总感觉像是有人在幕后操控了这一切,如果郭们的身后真的有那个人,那个人难道能够准确地知道新闻部与制作部之间的斗争,确保今天钟楼街的乱像能够登上新闻?

    鲍龙涛警惕了起来,目光落在了满脸通红的郭领脸上,他知道这个十六岁的野孩子是个狠角色,叫做维哥儿,可是维哥儿肯定不敢当着自己的面这么嚣张。

    忽然间他心头一动,顺着维哥儿有些闪烁的眼神转过头去,投向了钟楼街下某一片阴影处。

    然而那里什么也没有。